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女儿命在旦夕 祷告神看到奇迹

46

山西省 王月

女儿突遇车祸 神话语来安慰

2011年10月8日中午十一点多,我正在家做饭,突然电话铃响了,接通后只听对方着急地说:“你家兰兰出车祸了,正在县医院抢救,你赶紧来医院吧!”听完这话,我的头“嗡”的一下大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对方就将电话挂了。放下电话,我愣了一会儿,心想:“女儿早上骑着自行车出去办事,怎么会出车祸了呢?不会是骗子吧?可听对方的口气,不像是骗人的……”我来不及多想,放下手中的活儿就出了门,急匆匆地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县医院赶。坐在出租车里,我焦急地紧握双拳,不停地望着车窗外,心乱如麻,不住地想:“不知女儿现在的伤势怎么样了?伤着哪儿了?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女儿才十七岁,一个人在医院肯定很害怕……”我越想心里越是慌乱没有着落,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到女儿身边看个究竟。无助中我想到了神,便赶紧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听说女儿出了车祸,我心里很乱也很担心,不知道女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伤势严不严重。神啊!愿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静在你面前,不管女儿的伤势如何,我都愿顺服你的摆布安排,不埋怨你。”祷告后,我想起神的话说:“因我是你们的父,我是你们的坚固台,我是你们的避难所,我是你们的后盾,我更是你们的全能者,而且是你们的一切!”(摘自《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零九篇》)是啊,神是全能的,神主宰一切,掌管万有,神是我们坚实的后盾,也是我们最大的依靠,我应该把女儿交托给神,女儿伤势怎么样、情况如何相信都在神的手中主宰安排!想到这些,我慌乱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车祸中 神奇妙保守

到了县医院,我匆忙跑进急诊室,看见躺在病床上的女儿浑身血迹斑斑,面色紫青,呼吸非常困难,见女儿伤势这么严重,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女儿用微弱的声音叫了一声“妈妈”,我一把握住女儿的手,又轻轻地摸着女儿的脸,嘴唇颤抖着,心疼得说不出话来,泪水已模糊了我的双眼。这时,站在一旁的肇事女司机一个劲儿地向我道歉,从她的话中我得知了女儿出事的过程。原来女儿被撞后直接被卷压在了车底,由于车的底盘太低,女儿在车下面被卡得死死的,围观群众怎么拽也拽不出来,情况特别危急,正在大家束手无策时,女儿竟然自己慢慢地从车底下爬了出来。听到这儿,我在心里一个劲儿地感谢神对女儿的保守。这时,医生进来着急地对我说:“你是病人的家属吧,孩子被卷压在车底时肺部受到严重挤压,现在孩子呼吸很困难,加上下身流血不止,建议你们赶紧去省医院,否则孩子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听完医生的话,我的心都快碎了。为了女儿的伤势能及时得到医治,我决定立即转院,同时打电话把女儿出车祸的事告诉了丈夫和亲戚。

救护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快地行驶着,车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我的心紧张得揪成了一团,视线一刻都不敢离开女儿。这时,女儿睁开眼,再次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妈妈,我喘不上气来……”看着女儿痛苦难受的样子,我的心绷得更紧了,生怕女儿支撑不住发生不测。我紧紧地抓住女儿的手,俯下身趴在她耳边悄悄地安慰她:“兰兰不要怕,咱们祷告依靠神,相信神是咱们的后盾。你再坚持一会儿,咱们马上就到省医院了。”女儿眨了眨眼睛,示意我她明白了。此时,看着满身是伤、生命垂危的女儿,我的心好痛,不禁有些软弱,女儿若真有什么不测可怎么办?我不敢继续往下想,只能不住地呼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愿神带领我面对接下来的环境。

人心冷漠 神来搭救

两个半小时后,我们赶到了省人民医院急诊室,等待医生抢救,谁知医生出来看了看女儿的伤势,不负责任地说:“病人的情况很严重,现在住院部没有病房,急诊室也没有床位,你们赶紧联系别的医院吧。”说完扭头就走了。丈夫和随同的亲戚赶紧打电话联系附近各大医院,谁知也都是人满为患,根本腾不出床位来,而且如果再去别的医院又会耽延时间,恐怕女儿撑不下去了。看着女儿气息微弱,难受得喘不上气,我心急如焚:“医生不是救死扶伤的吗?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女儿如果不及时救治,随时都面临着丧命的危险呀!”我焦急万分,多么希望有个好心的医生能出来救救孩子,但是没有一个医生肯出面抢救女儿,我急得团团转,绝望和恐惧也袭上心头。无助中,我再次急切地呼求神:“神啊!孩子的情况十分危险,医院也不肯接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神啊!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愿你给我们开辟出路吧!”祷告后,神的话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人的心、人的灵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切,然而,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头》)是呀!神是万物的主宰,每个人的心思意念都在神手的掌握之中,医生给不给女儿医治,什么时候医治,女儿会不会有生命危险,都是神说了算,我应该相信、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将女儿向神交托仰望。有了神话语的开启带领,我不再那么着急了,愿意依靠神等候神的安排。

急诊室

半个小时后,之前的那个医生又出来了,见我们没走就问我们到底怎么回事,听了我们的回话后,他站在那儿停留了片刻,忽然对我们说:“快,快,快把孩子推进楼道,我先给她做简单的急救。”那一刻,激动的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知道并不是医生有医德,是神垂听了我的祷告,感动医生来救治女儿,这都是神的作为啊!我在心里不住地感谢神,同时也真实地体会到神一直陪伴在我们的身边,作我们随时的依靠!

女儿生死未卜 神话语加给我信心

医生简单地给女儿做了检查后,看到女儿下身不停地流血,就让我们赶紧转到妇科。妇科医生检查完立即给女儿安排了手术,术后又打电话让骨科赶紧安排床位,等女儿到了骨科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骨科的主治医生、胸外科和内科的专家给女儿做了会诊,之后医生把我和丈夫叫到办公室,对我们说女儿现在的情况很危险,骨头没有大的损伤,但她的肺部受到严重挤压造成肺肿胀、发炎,导致呼吸困难,因炎症和肿胀不能一下子消除,接下来的三天是最危险的,女儿随时随地都可能死亡,让我和丈夫作好最坏的打算。听医生说女儿随时都会死,我心如刀绞,不敢再听下去了,我含着泪水转身跑回病房,紧紧抓住女儿的手,生怕女儿随时离我而去。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的女儿,又想着女儿从小到大的一颦一笑,我心痛极了,紧紧握着女儿的手哽咽地哭了起来,恐惧充斥着我浑身的神经线,心想:“女儿真的没救了吗?难道我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吗?”绝望中,我在心里一遍遍地向神呼求:“神啊!医生说孩子随时有生命危险,我好害怕。神啊!愿你带领我面对这样的环境……”

祷告后,一段神话语诗歌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让神掌权占有全人》)神话语的开启带领使我明白了,自己这么害怕、痛苦都是因为我对神没有信心,对神掌管我们人的一切包括生死没有真实的相信,才不知不觉活在恐惧害怕中中了撒但的诡计,被撒但愚弄。想想我虽然知道神主宰一切,但只是道理上的认识、承认,并不是实际经历后对神的主宰有真正的认识,因此,当听到医生说女儿随时都会死亡时,我就特别害怕,认为医生能决定女儿的生死,他说女儿有生命危险,那女儿肯定逃不过这一劫了。可仔细想想,当女儿被撞卷到车盘底下,围观群众都束手无策时,是神保守女儿奇妙地从车底下爬了出来;当医生不愿救治女儿时,借着祷告呼求,也是神改变了医生的心思意念开始抢救女儿。神已经借着事实向我显明了他的权柄、能力,使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奇妙作为,万事万物都是神在摆布安排,人的命运、人的生死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一切都由神说了算,医生说了不算,我怎么还这么小信,相信医生的话而被撒但愚弄呢?我真是太愚昧了!这时我才意识到,神许可这样的环境临到是要成全我对神的信心,使我不管经历什么样的环境都能相信神主宰一切,对神有真实的顺服,这样才能识破并回击撒但的诡计,不活在痛苦、害怕中被撒但愚弄。明白了神的心意后,我向神作了个顺服的祷告,无论女儿最后怎样,我都愿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正确对待。慢慢地,我心里踏实了许多。

病情恶化 陷入绝望

下午四点钟左右,女儿突然呼吸困难,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丈夫赶紧通知医生。医生和专家赶来后,说女儿快不行了,必须马上切开呼吸道,借助呼吸机来帮助呼吸,否则马上就会死。我一听紧张极了,担心女儿的呼吸道被切开后,万一恢复不好的话会终身带着呼吸管,但为了能让女儿有活下来的希望,我和丈夫同意了手术。半个多小时后,手术结束了,医生说:“这是最后一招了,如果借助呼吸机也呼吸不上来,我们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听了医生的话,我的心又悬了起来,唯恐女儿再出意外,那一天我和丈夫守着女儿仔细地观察着她的呼吸,一刻都不敢大意。

晚上十一点左右,女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睁开眼伸出手示意我给她笔和纸,随后她在纸上写着:“妈妈,我喘不上来气,可能不行了……”写到这里,女儿的手瘫软地滑了下来,陷入了昏迷中,怎么叫都叫不醒了,丈夫见状赶紧去叫医生,我哭着不停地呼唤着女儿。不一会儿,骨科、耳鼻喉科、胸外科的所有专家都来了,他们围着女儿检查后就去办公室会诊了,丈夫也跟着医生去了。我趴在女儿脸旁,心痛不已,那一刻我宁愿躺在病床上的是自己,也不愿意看到女儿受这么大的痛苦。

二十分钟后,丈夫红着眼圈回来了,有气无力地说:“医生说女儿不行了,让咱们回家。”看着软弱无力的丈夫,又看了看昏迷的女儿,我心里突然有一股强大的信念:女儿不会死,神会救她的!于是,我坚定地对丈夫说:“我们现在不能回去!”后来,主治医师也找我谈话,劝我说:“我们都在一起会诊了,实在想不出救治的办法了,你女儿救不活了,你们还是回去吧!”听着医生的话,我忽然想起神的话说:“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我相信神有这样的权柄与能力,神掌管着人类的命运,掌握着人的生死存亡,女儿会不会死神说了算,医生说了不算数,我相信神一定会救女儿的。所以,不管后来医生怎么劝我,我都坚定地回答:“不到最后一刻,我们是不会回去的。”并要求医生再次抢救女儿。在我的坚持下,医生无奈地拿起一根大约四十厘米长的吸痰的管子从女儿被割开的呼吸道塞进去,用电来回吸了四次,没想到孩子竟然缓过气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我高兴地一把抓住孩子的手,一个劲儿地感谢神。可医生还说:“就你女儿这情况,虽然缓过来了,但肯定活不过今晚,我看你们还是提前回家吧!”说完摇着头走了。我没有理会医生的话,看着女儿有了气息,我心里对神充满了信心,便轻声给女儿唱经历诗歌《爱神无悔歌》和神话语诗歌《让神掌权占有全人》,女儿听着歌静静地睡着了,平平安安地度过了一夜。

谁知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钟,女儿的呼吸又开始急促,看起来非常痛苦、难受,她伸出手示意我给她笔和纸,她拿起笔艰难地写着:“爸爸,妈妈,我呼吸困难,感觉自己不行了,可能活不过今天上午了。”看着女儿写的字,我感到揪心般地痛,绝望再次涌上心头,我紧紧地握住女儿的手,心里不住地呼求神:“神啊!女儿特别痛苦,好像真的不行了。神啊!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求你帮助我。”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你既信神、跟从神就得为神献上一切,不应有个人的选择与要求,你得做到满足神的心意,既是一个被造的人,那你就应顺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本能。你既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应追求圣洁,追求变化。”(摘自《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我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顺服造物主的摆布安排,不应对神提出各种要求来满足自己的奢侈欲望,这是没有理智的表现。回想从得知女儿出车祸到现在,我向神祷告时一直都是求神救我女儿,不要让女儿死,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信神跟随神却对神没有丝毫的敬畏与顺服,没有站对受造之物的位置,还对神满了无理要求,一味地向神索取祝福、恩典,真是太狂妄自大、自私卑鄙了!神是造物的主,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一个人什么时候生,什么时候死,在神那儿早就命定好了,都有神的安排,女儿的命也在神的手中掌握,神无论怎么作,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都应该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没有任何选择,这才是作为受造之物该有的态度与理智。于是,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立志:“神啊!我愿意真心实意地把女儿交给你,无论你是收取还是留下,我都毫无怨言,只愿真心顺服你的主宰安排,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我作了最坏的打算,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握住女儿的手,忍住眼泪说:“兰兰,咱们的生命是神给的,不管是生是死,都应该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虽然咱信神时间短,但是跟不信的人相比,咱们已经很幸福了,咱不白来人世间一趟,因为咱们听到了神的声音,知道了宇宙间有一位造物的主,也知道了咱们人活着就应该敬拜神。所以,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咱们都要感谢神,绝不能埋怨神,知道吗?”女儿似乎听懂了我的话,点了点头又眨了眨眼睛,两行眼泪从眼角滑落。之后,女儿呼吸越来越困难,再次陷入了昏迷中。看着女儿,我整个人瘫坐在那里,眼泪扑簌簌地滑落下来。

姊妹很伤心

绝境中 神爱不离不弃

这时,主治医生过来了,他看了看呼吸机和心电图,拿起手电筒翻开孩子的眼睛照了照,用手掐了掐孩子的人中,又掐了掐孩子的胳膊,摇摇头,冷冰冰地说:“告诉你们孩子活不过今晚了,你看现在不行了吧!她的瞳孔在散大,脸色也发紫了,没办法抢救了。”医生说完转身吩咐护士看着输液情况,如果液体不滴了就拔掉输液管,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听了医生的话,丈夫趴在女儿头顶伤心地痛哭起来,同病房的人也都流下了同情的眼泪。我虽然有了思想准备,但听到医生的话,心里还是很痛,瞬间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样,我趴在女儿的床边向神呼求,愿神保守我的心。此时,我脑海里忽然闪现出神的话:“在这步工作当中需我们极大的信心,需我们极大的爱心,稍不小心就会失脚,因为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见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话语成为信心,话语成为爱心,话语成为生命。达到人都百经熬炼,具备高于约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极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论何时都不离开神,当人都顺服至死,对神有极大的信心,神的这一步工作就算结束了。”(摘自《路…… 八》)神的话加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感觉神就在我的身边,告诉我得对神有极大的信心,要像约伯一样,当试炼临到时他失去了万贯家产、漂亮的儿女,自己还浑身长满毒疮,虽然很痛苦,但他相信一切都有神的许可,不管是得福还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得站对自己的位置,无论神怎么作都应称颂神的圣名,无条件地顺服、接受神的主宰,没有丝毫的怨言,这是人当具备的理智。因着约伯有这些认识,最终在试炼中他凭着对神的信心、顺服与敬畏为神站住了见证。此时我被神的话安慰激励着,于是,我跪在床边向神祷告:“神啊!在死亡面前,我看见人的渺小、可怜,看到人生命的脆弱,更看到自己身量的幼小,面临女儿即将死亡的试炼,我顺服你的心太小。神啊!愿你保守我不发怨言,有勇气面对女儿的死,约伯在试炼中能说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记1:21)这话,我也愿意效法约伯,对你有真实的顺服……”祷告后,我握住女儿的手静静地看着女儿,心里平静了很多,能坦然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了。

顺服中迎来新的希望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我看见液体还在一滴一滴流进女儿的身体里,这就说明女儿还没有死!这时,我心里又燃起了新的希望:女儿还没有死,不能就这样放弃了。我赶紧让护士把医生找来,主治医生特别不耐烦地说:“跟你们说不行了,不行了,你们怎么还不走?”在我再三的要求下,医生不情愿地拿起吸管塞进孩子的呼吸道里面用电往外吸,吸了三次,吸出了一些痰和血水,女儿突然睁开了眼睛,脸色慢慢地变红润了。我握住女儿的手,特别激动,心里一个劲儿地感谢神。这时那个主治医师伸过头,看了看心电图,又看了看呼吸机,惊奇地说:“怎么一下子都正常了?真是不可思议!”紧接着医生又看了看女儿的脸,确实有了气色,他举起双手在病房跳了起来,高兴地说:“我救活了兰兰,我救活了兰兰!”女儿听见医生的话,伸出一只手示意想写字,我给她递过笔和本,女儿写道:“只要我有一口气,神就不会让我死,我能活到此时,这是天注定,我感谢神!”医生看完之后一声不吭地走了。此时,我流着泪不知怎么表达对神的感激,只能在心里不住地感谢神:“神啊!感谢你对我的爱,感谢你对我女儿的拯救,在这短短的三天之中,我得着的实在太多了。在我痛苦无助时,是你时时陪在我的身边用话语安慰激励着我,加给我信心,扭转了我错误的信神观点,使我真实地顺服在你面前,看到你的全能主宰和奇妙作为,我愿把一切的荣耀都归于你——独一真神!阿们!”

从那天起,女儿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呼吸道也恢复得很好。快出院时,医生和护士让我和女儿给医生写一封感谢信,我们拒绝了,因为我知道女儿的这条命是神给的,我们只感谢神!

在家休息了一个多月后,女儿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后来还在教会里尽上了本分。

小姊妹在拍照

心灵的感悟

这件事已经过去几年了,但每每想起女儿死里逃生的经历,我对神的奇妙拯救都有很深的感慨:神不单单给了女儿第二次生命,更重要的是,借着这件事我对人的命运掌握在神手中这一真理有了真实的认识。同时我也明白了,不管什么样的环境临到都应真心依靠神、仰望神,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顺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放下自己的存心欲望,不去无理智地要求神,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感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