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自命不凡的她改变了(有声读物)

71

辛 蕾

自命不凡 独揽大权

窗外阳光明媚,室内十几个弟兄姊妹正在投票选举。投票结束,带领宣布辛蕾被选为负责人,辛蕾站起来微笑地面向弟兄姊妹说:“感谢神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好好珍惜,和大家一起把本分尽好……”走在回家的路上,辛蕾想到刚临到的神的托付心里特别高兴,立志要努力尽好本分满足神。

3個姊妹在戶外交通神話

随后,辛蕾就投入到了本分中。因为刚接手本分,一切都是陌生的,她常常把自己的难处向神仰望交托,有什么看不透的问题也会向同工刘杨姊妹寻求、商量。慢慢地,她对本分的相关业务掌握得越来越娴熟,再加上神的祝福与带领,组里的工作越来越有果效,弟兄姊妹的情形或本分中遇到的难处她都能交通解决一些,辛蕾不禁有些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有些真理实际了。在与弟兄姊妹讨论工作时,辛蕾能第一时间把自己的观点、想法谈出来,看到坐在一旁的刘杨没有发表建议,而且一脸茫然时,辛蕾不由得就开始小瞧她,心想:“你尽这项本分两年多了,比我时间长,怎么现在还不如我了呢?看来你的水平也不过如此。”后来,弟兄姊妹遇到难处寻问辛蕾时,辛蕾很少跟刘杨商量,就自己一人去解决,因为她觉得刘杨看事能力没她强,即使去了也解决不了根源上的问题,还不如她自己去呢。渐渐地,辛蕾变得越来越狂妄自大,觉得自己在组内是不可或缺的顶梁柱,组里离了她不行,从心里瞧不起刘杨,觉得刘杨哪方面都不如她,做什么她都看不上。

一次,辛蕾有事外出,这期间她心里一直放心不下组里的工作,担心刘杨作不好。这时,其他组的负责人发来一封急信让她们处理,看到这个消息辛蕾心里很着急,怕耽误工作,心想着要不要把信件转给刘杨让她处理呢?但转念又想:“她文字表达能力不太好,能处理好这封信件吗?还是算了,等我把事办完再回来处理吧。”最后辛蕾还是没有把信件转给刘杨,直到她回去后才处理。在调整组内人员上,多数都是辛蕾拿定主意后才跟刘杨打声招呼,即使刘杨提出不同建议,辛蕾也会用各种理由拒不接受,因为她觉得自己比刘杨有工作能力,也会根据每个人的特长合理安排本分。就这样,组里的工作几乎都是辛蕾拍板定案,她不跟刘杨商量,不知不觉把刘杨架空了。渐渐地,辛蕾把能解决点弟兄姊妹的情形和组里的一些问题当作有真理实际了,把工作有点果效当成资本了,便活在自我欣赏的情形中,开始在聚会中打着认识自己的旗号拐弯抹角地见证自己尽本分如何如何有果效,变相地高举自己、显露自己,甚至还站地位教训人。

有一次组内要配合一项工作,当时弟兄姊妹提出两个不同的方案,但是迟迟定不下采用哪个更合适,组长赵宁弟兄便找辛蕾和刘杨商量,辛蕾从心里嫌弃赵宁,心想:“你也太没有工作能力了吧,什么事都找我们商量,你还能做什么呀?”接着就教训道:“这样的问题组长就应该主动担起来,与组员共同寻求解决的,你怎么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啊?……”赵宁因此活在了消极中,尽本分受辖制,并多次提出不想尽组长本分了。面对此事,辛蕾不但没有反省自己,反而还一个劲儿地“教导”他要如何忠心尽本分。后来,一个小组在作一项工作时,有一个环节不知是否需要再改进,辛蕾觉得不用,但刘杨却觉得需要再改进一下,辛蕾便不耐烦地对刘杨说:“我觉得这一处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别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上细抠了,这又不是实质性问题。”就这样,辛蕾把这个问题撂在一边。没过几天,有的弟兄姊妹又提出那一处确实需要改进,本来很快就可以完成的本分就因这个问题延误了几天。面对这些,辛蕾只是心里稍微有点难受,但过后却不了了之了。

刚硬悖逆 审判临到

一天傍晚,小雨正淅淅沥沥地下着,聚会结束后大家陆续离开,房间里只剩下辛蕾和另外两个弟兄姊妹。这时,姊妹提醒辛蕾说:“姊妹,我感觉你这段时间挺狂的,在商量工作时,总以自己为中心,不听取别人的建议……”弟兄也直言不讳地对她说:“姊妹,我也觉得你最近火气挺大的,动不动就发火,容易让人受辖制,你这种作工方式不造就人啊!……”辛蕾听后很想反驳,但是又怕弟兄姊妹说她不接受真理,就勉强答应着:“你们提点我这方面的问题,我现在还没有认识到,那我再反省反省吧。”虽然辛蕾外表上没有辩解、反抗,但是内心却丝毫不接受,还把眼光盯在提建议的弟兄姊妹身上,认为是他们太多事了。因着辛蕾在临到的环境中一直不寻求神的心意,慢慢地,她越来越摸不着自己的情形,平时也不知该看哪些神的话,读神的话时也没有明显的圣灵开启光照,有时祷告还睡着了。与组里弟兄姊妹聚会交通,辛蕾也发现不了弟兄姊妹尽本分中存在的问题,工作没有果效更不知道该如何跟进解决。因着弟兄姊妹不对的情形和尽本分中的难处没得到及时的解决,以致大家都陷在消极的情形中,没有了生命进入,组内各项工作也受到拦阻。

一天下午,带领找到辛蕾严肃地说:“辛蕾姊妹,有弟兄姊妹反映你做事好独揽大权,与人没有和谐配搭,有些弟兄姊妹都受你的辖制。”当时她愣了一下,心里有些不服气:“你们是从哪儿听说的?这是不是谁对我有成见背后打我的小报告?你们也不能偏听偏信啊。”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带领又结合神的话和讲道交通指出她的问题,说她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对付,而且在工作上什么事都是自己说了算、自己掌权,所作所为就是敌基督的性质……辛蕾接受不了这样的对付修理,内心翻腾开了:“我尽本分时是有败坏流露,但也不至于像你们说得那么严重啊,你们是不是把我的败坏流露当成实质问题对待了?这不是对我上纲上线吗?昨天说我跟人不能和谐配搭,今天又说我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对付。配搭不和谐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啊,为什么总说我,怎么不给配搭姊妹交通呢?你们说我想独揽大权,关键是组内没有拍板定案的呀,我身为负责人不得担起这个责任吗?这不是有负担的表现吗?怎么还跟独揽大权扯上关系了?真是‘枪打出头鸟’,以后我什么也不说了,免得你们再对付我……”临到这样的对付修理,辛蕾丝毫没有反省自己的意思。

过了几天,带领找到辛蕾,把弟兄姊妹对她的评价读了一遍:辛蕾姊妹聚会交通尽高举见证自己,好站地位辖制人,让人不得造就;辛蕾姊妹贪享地位之福,不作实际工作,尽讲字句道理;等等。弟兄姊妹的这些评价句句都扎在辛蕾的心上,她简直难以置信,没想到自己在弟兄姊妹心目中竟是这样的人。紧接着,带领又对她说:“通过你的一贯表现,看到你特别狂妄自大,丝毫不接受真理,教会给你好几次机会了,你的心太刚硬,仇恨真理,你已失去圣灵作工,不适合尽负责人的本分了,现在也没有合适的本分安排给你,你就到厨房帮忙吧。”听到这样的安排,辛蕾如同五雷轰顶一般,整个人瘫坐在那儿,实在难以接受眼前临到的环境,她心里难受极了,心想:我就这样被撤换了,而且还被安排去做饭?……一想到让她戴着厨师帽、穿着围裙站在那么多弟兄姊妹面前盛饭、端菜,辛蕾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心里痛苦极了,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哭了起来……

姊妹很沮喪

痛苦迷茫 神的话引领

刚来到厨房的那几天,辛蕾一连几顿饭都没吃,整天愁眉不展,一直躲在后厨不敢出来见弟兄姊妹。情形也反反复复,有时她想到自己因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而失去本分,心里就像刀扎似的,痛苦得要窒息,她偷偷地抹眼泪,恨自己为什么不追求真理,为什么不接受修理对付;有时她心里的埋怨、误解又出来了:“弟兄姊妹为什么不能公平对待我?带领为什么给我安排这样的本分呢?神啊!这太难熬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临到这样的事……”就这样,辛蕾心里左右拉锯,备受煎熬,委屈的眼泪也时常不自觉地流出来。随之,她对带领也产生了想法:“她们是不是有意针对我啊?这样安排是神的心意吗?……”想到这里,辛蕾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不敢再往下想了。这时,她想到神的话说:“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发生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不是谁有意跟你过不去,也不是谁有意针对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摆布的这一切。神摆布这一切为了什么?不是亮你的相,不是显明你,显明你不是最终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这是目的。怎么成全,怎么拯救啊?先让你知道自己有败坏性情,先让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里明白了,你才能脱去。这就是给你机会了,你得学习把握,知道把握,别顶牛,也别较劲。”(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就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神话语的带领引导使辛蕾的心不再痛苦迷茫,从神的话中她明白了,今天临到的这一切事,无论是撤换还是在厨房做饭,都不是哪个人安排的,也不是弟兄姊妹和她过不去,更不是带领有意整治她,而是神主宰安排的,这是神的公义性情临到她了。神摆上这样的环境不是要显明淘汰她,而是她身上的败坏性情需要这样的环境来刑罚审判。这时,她意识到不能总活在自己的观念想象中,也不该生发怨言跟神对抗、较量,得反省认识自己身上的败坏。于是,她便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虽然现在我很软弱,心里也很痛苦,但是我知道你所作的都是为了我的生命着想,是为了拯救我,只是我太麻木痴呆,对自己还没有什么认识。神啊!愿你开启带领我,使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能有真实的分辨与认识。”

一次灵修时,辛蕾看到讲道交通中说:“那些狂妄自大、特别自是、谁也不服的人,总好辖制别人,总看不起别人,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好,所以总是高高在上谁也不服,这样的人就是对自己的败坏实质没有丝毫认识的人。好辖制人的人,总想控制别人,总想让人听他的,总想让人都围着他转,这样的人对自己也没有认识,因为他一点儿理智都没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有些人有点地位就要辖制人,就要控制人,有个地位就想称王称霸,让人都听他的,有个地位就搞以他为中心,让人都围着他转,一切都得按着他的意愿做,无论谁所作所为若不合他的意愿,那谁就是他的仇敌,就是他打击的对象。这样的人认不认识自己呀?这样的人没有理智,没有理智的人都不认识自己。”(摘自《讲道交通(四)·什么是真实的认识自己》)看到这儿,辛蕾觉得讲道交通里说的这些都是她的情形表现,她想起自己刚尽负责人本分时,因着神的祝福与带领作工有点果效,就开始窃取神的荣耀,把这些归结为自己的功劳,认为自己的素质好、工作能力强,便活在沾沾自喜、自我欣赏中,狂妄自大的本性越来越膨胀,不知不觉心里没有了神的地位,开始瞧不起配搭刘杨姊妹,她觉得自己哪方面都比她强,作工作时就独断专行,什么事都不和她商量,不知不觉把刘杨架空了。平时尽本分也都是自己说了算,让大家都按着她的意思来,丝毫不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议,还站地位教训人,导致弟兄姊妹受辖制,不能按时完成任务,拦阻了工作的进展,无形中打岔搅扰了组里的工作。身边弟兄姊妹的提醒、对付修理她都是满不在乎,不屑一顾。当带领指出她不接受真理时,她不仅不反省自己,反而还认为是弟兄姊妹在挑她的毛刺,对她上纲上线。此时,辛蕾才看到自己实在太狂妄自大、不可理喻了,已狂奔在敌基督的道路上还浑然不知,若不是神及时的审判刑罚制止她作恶的脚步,她还不知道会作出多大的恶抵挡神。她认识到这次被撤换是神的公义性情临到,更是神对她极大的拯救与爱!同时她也明白了,一开始尽本分有果效,完全是因为心对获得圣灵作工,当她活在自我欣赏,认为自己行的时候,神就向她掩面,没有圣灵的带领与引导,她灵里就麻木痴呆,什么都做不了。在神家尽任何一项本分都是圣灵作工决定一切,任何人都没有值得可夸的,人离开圣灵作工就是废物,一事无成。明白这些后,辛蕾便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在尽本分中不追求真理,狂妄的性情不但没有变化,还越发膨胀,若不是你的审判刑罚临到,我只会作恶更多,将自己断送。神啊!我感谢你的审判刑罚,我愿意老老实实地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把现在的本分尽好,以此来安慰你的心。”当辛蕾顺服下来时,渐渐地,她的情形也好转了,每天都能在神摆设的环境中学到功课,即使临到不合己意的事,也不再狂妄自是让别人听自己的了,和弟兄姊妹也能和谐配搭了。

老病重犯 又想掌权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厨房门口的走廊上,窗台上几盆花儿在盛开着,辛蕾正在走廊拖地板。透过窗子,辛蕾无意间听到原来组里的两个姊妹坐在餐厅里说话,张姊妹说:“唉,现在组里还没有找到负责人,一些问题也没有解决,工作果效一直不好,这该怎么办呢?”李姊妹说:“是啊,没有负责人,有些问题就不能得到及时解决……”听到这话,辛蕾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心想:“看吧,现在也没找到合适的负责人,是不是把我撤换错了?”晚上躺在床上,辛蕾辗转反侧,心里不住地琢磨:“以前我在组里时不管出现什么问题都能及时解决,工作进度快,现在组里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果效,看来组里离了我还是不行吧。我得赶紧好好反省,到时说不定带领看我情形好有变化了,就给我官复原职了。”之后的几天里,辛蕾尽本分的劲头更大了……

一天晚上,辛蕾在厨房切菜,边切边想:“到现在组里还没来新负责人,现在任务量又那么大,不妨我和他们一起探讨解决问题?唉,还是算了吧,我都没有圣灵作工了,还能解决问题吗?万一把路途指偏了或者出错了,打岔搅扰不说,还容易作恶触犯神性情呢!……”可转念又想:“我还是有些素质和工作能力的,当时我做负责人的时候,弟兄姊妹也经常找我寻求解决问题,曾经我也和弟兄姊妹一起做出几个成品,要不我和带领说一下?她们是不是不了解我的情况啊?……”正当辛蕾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的时候,突然她的左手大拇指被菜刀切到,鲜血立即流了出来。钻心的疼痛打断了她的思绪,立时一阵害怕袭上心头:“怎么会切到手指呢?难道这是神的管教临到我了?”想到这儿,她赶紧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啊!临到这事,不知道是不是你对我的管教,愿你带领、引导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我愿意反省认识自己。”

审判揭示 显出真相

深夜,窗外寂静的夜空中星星眨着眼睛,草丛里的蛐蛐儿在轻声吟唱着,此起彼伏的蛙声打破了凉凉夏夜的宁静,小区居民楼里的灯逐渐关闭了,唯独辛蕾房间里还亮着灯,透过窗户看到辛蕾正坐在书桌前看神的话。辛蕾看到神的话说:“你看人没有资本的时候,人还知道小心谨慎,别做错事,有点资本就端起来了,一端起来,这就面临个问题。面临个什么问题呢?知不知道?(狂妄自是,目中无人,目中无神。)一端起来就麻烦了,这是肯定的。人这一端着,一论资排辈,一觉着自己有资本了,这个时候人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人与神之间有没有关系了?(没有了。)没关系了,很危险。没关系了,把神摆一边了。人自己私下里成立了团体,独立的团体,独立的团队,把尽本分的场所变成了人搞独立王国的场地,把人事奉神、敬拜神的场所变成什么了呢?变成人的团伙啦!变成了人的团伙,那这里还有没有真实的敬拜?(没有。)没有了,有没有真理生命的进入?(没有。)这些人是在做什么呢?是在尽本分吗?(不是。)那是在搞什么呢?是不是在搞人的事业呢?是不是在搞人的经营呢?搞人的经营,搞人的事业,那你搞得再好,人心里都没有神了,人做事、尽本分不凭着真理了,是不是就都与神无关了?这是不是很可怕的事?在一个人群里,人是不是最容易走这样的路?(是。)最容易走这样的路。”(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时时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看到神审判揭示的话,辛蕾感到胆战心惊,她意识到神的话所揭示的正是她现在的情形表现。她把自己以往作工有点成果当成了资本,把自己端了起来,觉得组里离了她不行。前段时间被撤换后,她以为对自己的狂妄性情有点反省认识了,但是如今听到组里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负责人时,她的狂妄本性又膨胀了,觉得是带领把她撤换错了,甚至还拿以往的作工成果当资本来跟神讲条件,认为自己有工作能力,企图东山再起。在神话语的开启带领下,辛蕾才看到狂妄本性已深深地扎根在自己身上,致使她目空一切,总想重新掌权,与神争夺地位。辛蕾认识到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活撒但,跟天使长一样,企图与神平起平坐,搞个人的事业,搞自己的独立王国,所走的正是敌基督的道路。这时,她又联想到两千年前的敌基督保罗,他把外表的恩赐、素质当成了资本,性情越来越狂妄,目中无人,心中无神,处处高举自己,见证自己,甚至还说自己活着就是基督,死了对人都有益处,最终触犯神的性情,遭到了神的咒诅。想到这儿,她看到神的性情公义不容人触犯,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与保罗没什么区别,把恩赐、素质当作资本,总想掌权,搞自己的经营,搞独立王国,这正是在步保罗的后尘,如果再不悔改,这样下去肯定会遭到神的惩罚与咒诅。此时,辛蕾感到恐惧战兢。

那段时间,每次听讲道交通中揭露解剖假带领狂妄自大、仇恨真理的表现时,辛蕾心里都很沉重,尤其是听到讲道交通说:“你要是掌权能称王称霸,让别人俯伏敬拜你,这不是魔鬼吗?大红龙掌权不都成魔王了吗?没掌权的时候好话说尽,掌权以后坏事做绝,是不是这么回事啊?”(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一百六十六辑》)“这些假带领、假工人太恶心,多一天都不让他留,赶紧淘汰。”(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一百六十六辑》)“你里面最明显、最严重的大红龙毒素是什么,把这些涉及撒但本性实质的毒素找出来,这才是真正认识自己的致命处了。……你们说敌基督最后垮了,弄个身败名裂,败在啥地方啊?有的人就败在狂妄上,狂妄得没理智,狂妄得不可一世,狂妄到‘老子天下第一,谁也不服’,狂妄到我行我素、唯我独尊,狂妄到以他自己为中心,不管在哪个人群中,必须得他为首,就是不甘居人下,最后就败在这地方——狂妄性情上。”(摘自《讲道交通(八)·实行认识自己必须解决的偏差与误区》)这些揭露解剖的话使辛蕾感到特别扎心,句句都打中她的要害。懊悔自责中,她不禁反思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狂妄,总想掌权,想给别人当官呢?借着圣灵的开启她意识到原来这都是因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唯我独大”这些撒但毒素深种在她心里,已成了她的生命,使她身不由己地凭着狂妄自大的本性说话、做事。这时她不禁想起当初做负责人期间,她做什么事都想一个人说了算,还在组里高举、见证自己,站地位教训、辖制弟兄姊妹,即使被撤换安排到后厨尽本分,还觉得自己有能力负责工作,妄想统领原来的组。正是这些毒素使她变得越来越狂妄自大,和撒但一样专横跋扈,目空一切,目中无人,心中无神,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走到哪儿都想掌权。今天若不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她将成为占山为王的响马,成了地道的敌基督。揣摩到这儿,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自己信神多年因不追求性情变化,不知不觉就能作恶抵挡神,同时也为自己在神面前留下的恶行感到懊悔和亏欠。这时她想到神的话说:“那我现在正式告诉你们:我不管你劳苦功高,或是资格大大,或是追随左右,或是名望顶天,或是态度好转,只要你没有按着我的要求去办,那你永远不可能获得我的称许。你们还是把自己的种种想法打算趁早都一笔勾销,把我的要求都认真对待对待,否则,我会将所有的人都化为灰烬来结束我的工作,充其量将我的多年作工与苦难化为乌有。因为我不能把我的仇敌与带着邪恶味道与撒但原样的人带入我的国中,带入下一个时代。”(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过犯会给人带入地狱》)从神的话中,辛蕾认识到神太公义、圣洁了!神不看人的外表素质、恩赐,也从来不以人的劳苦功高、资格大大给人奖赏,而是根据人有无真理实际,是否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与有无性情变化来断定一个人的命运与归宿,即使人再有恩赐、素质,外表看尽本分有些果效,也不代表人有真理实际,更不代表人脱去撒但败坏性情了。相反,如果人不追求真理,没有敬畏神的心,不能尊神为大,总凭着自己的恩赐、素质,在神面前摆资格,与神较量,只会让神厌憎、恨恶,最终被神淘汰。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能脱去败坏性情,才能得着性情变化从而蒙神拯救,此时她看到追求真理太重要了,从心里恨自己不追求真理,不体贴神的心意,看见自己实在太没人性!想到这儿,辛蕾不由得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错了!我看到自己本性太狂妄,太自是,总觉得自己有头脑、有素质,处处尊自己为大,丝毫没有敬畏与顺服你的心,这样下去只能触犯你的性情被你厌憎、咒诅。神啊!我不愿再那样活着,我只想好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真正活出个人样来安慰你的心,我现在也不盼着什么时候调本分了,只想顺服你的摆布安排,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地尽好现在的本分,满足你的心意。”

实行真理 有了变化

一次聚会中,辛蕾敞开自己的情形向弟兄姊妹寻求解决狂妄本性的实行路途。之后,组长给辛蕾读了一段神的话:“作为受造中的一员,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给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别做让神厌憎的事,不要追求做伟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为神,这些都是人不应该有的‘愿望’。追求做伟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呕、令人唾弃的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才是受造之物最当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当追求的唯一目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看了神的这些话,辛蕾感到心明眼亮,有了追求的方向和目标,她激动地交通道:“是啊,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守好自己的本位,脚踏实地地尽好本分,不应该追求做高人、伟人,不应有任何的野心与欲望。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在神眼中蚂蚁不如,神是造物的主,我理当敬拜神,顺服神,尊神为大,尊神为高,这是一个有理智的人起码该具备的。感谢神!现在我明白了,神把我放在这样的环境中经历,是为了击打、破碎我的狂妄性情,恢复我的良心与理智,使我无论在什么环境中都能站好自己的位置,老老实实、脚踏实地地尽点受造之物的本分,达到真实地敬拜神、顺服神、爱神。”这时,辛蕾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她在内心深处深深地向神忏悔,愿神饶恕她的过犯。

姊妹在哭着交通自己的經歷

午后,暖暖的阳光照在辛蕾身上,她正聚精会神地看教会刚上传的电影。这时,带领来找她,重新给她安排本分。面对失而复得的本分,辛蕾特别宝爱、珍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常常把自己的缺少与难处向神诉说,时常告诫自己要吸取以往的失败教训,存着敬畏神的心尽本分,不再凭狂妄自大的性情做事,要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共同尽好本分。一天,辛蕾与李敏姊妹在一起商量工作时意见不同,产生了分歧,当时辛蕾觉得自己的观点很对,就想让李敏听她的,但是李敏却坚持自己的观点。看到这种情况,辛蕾不由自主地又流露出狂妄性情,心想:“一直以来我都在配合这方面的相关本分,我知道的比你多,难道我还看不出问题出在哪儿?何况之前我还做过负责人呢,这类问题之前也遇到过,难道我不如你?”于是,辛蕾就想按着自己的观点提建议。正在回复建议时,她想到讲道交通中的一段话,就找出来看:“你们说狂妄自是好不好?狂妄得有理,狂妄得对好不好?对也不好,对也是可耻,这个性情可耻、可恨,这个性情太让人厌憎,太恶心了!如果人真认识到自己狂妄自是这个撒但性情,就能感觉到无地自容,不配活在神面前哪!什么时候能活出神的性情?神那个卑微隐藏太可爱,是真理、符合真理也没有狂妄自是,也不坚持自己的意见,还能放下自己,还能顺服别人,这种生命是最美丽的。那你们羡不羡慕神的这种卑微隐藏的生命啊?(羡慕。)这生命太美丽了。为什么说他太美丽、太可爱了?美丽在什么地方?可爱在什么地方?为什么狂妄自是就不可爱呢?就可恨呢?就可憎呢?就恶心呢?这个能不能认识透啊?这里面是不是有真理可寻求?有没有奥秘?追求真理的人在这个地方就该下功夫了。那现在我们在弟兄姊妹相互配搭中,总坚持自己的意思,总强调让人听自己的话,这个性情好不好?如果你说的很对、很合乎真理,应该站什么角度说这句话?以什么样的口气说这句话让人听着合适,让人听着有理智,让人听着心里舒服?这里面值不值得探讨啊?(值得。)……即使证实是对的,该以什么口气说话?该不该有狂妄自是的性情?知道是对的也不能有那样的性情。因为刚才咱们看了道成肉身的神说话的态度,在人看那么说话也对,但是他都不那么说,神的性情才真是美好啊。认为对的时候也不能那么说,也不能有撒但自是的性情。慢慢经历经历就入门了,就有路了,慢慢就解决狂妄自是了。”(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的讲道交通(三)》)接着又看到神的话说:“两个人配搭尽本分有时候因为一个原则性的问题发生争执,有不同的看法,产生了不同的意见,这个时候怎么办?这个问题是不是常常出现哪?这是正常现象,因为人的头脑、素质、见地、年龄、阅历都不同,再说人与人本身脑袋里想的东西就不可能是完全一致的,出现不同意见,出现不同看法,这是很常见的现象,这是太平常不过的事了,不要大惊小怪的。关键的问题是,临到这类事你怎么配搭,怎么寻求能够达到在神面前合一,让意见统一。意见统一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都寻求这方面的真理原则,不按你的意思,也不按我的意思,咱寻求神的意思是什么。这就是达到和谐配搭的路途,只有寻求神的意思是什么,神要求的原则是什么,这样才能达到合一。”(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谈和谐配搭》)揣摩着神的话和讲道交通,辛蕾感到蒙羞惭愧,她想到神那么至高无上,那么伟大,所发表的一切都是真理,但神从来不强迫人,更不摆资格让人听他的,这就是神卑微隐藏的美善实质。而自己本身就没有真理,说的也不一定符合原则,却又想要唯我独大自己说了算,真是太没有理智了。想到这儿,辛蕾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凭着败坏性情活着,更不能把自己的意思强行灌输给别人,得放下自己和姊妹在一起寻求神的心意与相关真理原则,这样对教会工作才更有利。于是,辛蕾对李敏说:“咱俩都别坚持自己的观点了,还是问问其他弟兄姊妹,根据原则来衡量吧。”李敏也同意了,后来问题也得到了解决。过后,这样的环境辛蕾也陆陆续续地经历了好几次,每次当流露出想让别人听自己的想法时,她都会在心里祷告神,寻求该进入的真理,背叛自己的想法。渐渐地,辛蕾感觉自己在这方面能实行出点真理了,心里感到踏实、平安,体尝到了实行真理的快慰。

数算神恩 竭力追求

清晨,太阳冉冉升起,辛蕾坐在电脑前写灵修笔记,揣摩着神在她身上所作的点点滴滴,她真实感受到了神的审判刑罚就是拯救人的光。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后,她对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点真实认识,知道了凭狂妄性情尽本分的危害后果,对自己产生了点恨恶,也看到了神美善与可爱的实质,不愿再凭败坏本性活着。她认识到,若没有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她将永远活在撒但的权下,凭败坏性情活着抵挡神。如今,她逐渐有了点敬畏神之心,为人处事、尽本分也不再那么张扬、狂妄了。看到自己身上这点滴变化,辛蕾心里对神充满无限感激,她知道自己身上的败坏性情还有很多,但她相信只要不断地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竭力追求真理,败坏性情必定会得到变化。

相关内容

基督徒的成长——脱去狂妄
放下 你会更轻松
神的审判洁净变化了我的狂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