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一名基督徒的人生感言(下)

16

再起波澜

过了一段时间,小灰被调到文稿组尽本分,面对新的本分,她心想:“以往尽本分追求名利地位被撒但愚弄、苦害,这次我得多多祷告神,注重反省认识自己,在真理原则上下功夫,以免再做出让神厌憎的事。”接下来在尽本分中,临到事她就寻求真理,按照神话语的要求去实行,每天脚踏实地地尽本分,心里感到很充实。谁知就在这时,试炼悄然临到……

一天,组里的李姊妹问小灰:“小灰,上次我听负责人说,西西写的一份文稿很好,被提拔到上层文稿组尽本分了,现在正交接工作呢!”小灰一愣,有些惊讶地说:“哦!是吗?”李姊妹肯定地说:“是的。对了,你们是一个地方的,你认识她吗?”小灰一时有点语塞,结结巴巴地说:“认……认识。”她心里不禁翻腾开了:“西西,一个很有才华的姊妹,但没想到她竟然因着写了篇好文稿就被提拔了。上次我在福音组没有被提拔,这次如果我能写出好的文稿,被提拔还是很有希望的,若通过写文稿被提拔,弟兄姊妹肯定会觉得我还是不错的……”本来踏踏实实尽本分的小灰,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为了写出好的文稿被带领重视,每次落实工作,小灰都积极迎合,写的文稿也有被选上的,她心想:“只要我不断努力,带领迟早会发现我这个人才的。”为了在本分中崭露头角,她更加卖力地工作着,见那些相对有点难度的文稿,姊妹们不是太愿意整理,她就主动担起来,点灯熬油也在所不惜,她心想:“有难度的文稿我能整理得好,才更能显出我的水平不一般,让大家看看在这个组里我是最好的。”接下来,小灰便重点整修有难度的文稿,解决文稿中存在的疑难问题。经过一番努力,小灰整理文稿的果效越来越好,并且还能给组里姊妹们一些指导帮助。看着姊妹们羡慕的眼神,小灰心里美滋滋的,她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能被选拔到上层文稿组尽本分,那多风光啊,要是让家乡的弟兄姊妹知道她被提拔了,肯定会竖大拇指夸赞她。

功夫不有心人,一天负责人对小灰说:“小灰,这次上层文稿组选拔人才,我们推荐你去参加聚会……”听到这个消息,小灰心里乐开了花:终于盼到出头之日了!

在去聚会的路上,看着街道两旁争奇斗艳的花儿,小灰心花怒放:“这次若是被选上了,我就可以去上层文稿组尽本分了!”想到这儿,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因她记错了两个字,没有找到聚会地点,错失了这次聚会的机会。她像斗败的公鸡蔫头耷脑地回来了,她的心情很沮丧又很无奈:“眼看马上就要实现自己的理想了,却眼睁睁地看着机会溜走了。人生,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为什么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却偏偏阴差阳错地绕我而去了呢?难道是我这个人不合神心意,神不喜欢我而故意摆设这样的环境显明我?……”转而又想,“不对,也可能神是摆设这样的环境来试炼我的信心,我不能误解神,可是……”她左思右想也不明白神的心意。

痛定思痛

晚上,一个姊妹跪在地方祷告

夜深人静,小灰无法入眠,她来到神的面前祷告:“神啊!每次都是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达到我的目标了,为什么机会却总是这样偏偏离我远去呢?难道我哪儿做得不合你意吗?神啊!此时我心里很难受,但我不愿意活在误解中猜测你,只求你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随后,她看到神的话说:“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生命的道你不注重,只注重地位、称呼,你的生命怎么样了?你付了这么多代价我也不否认,但你看看你自己的身量,看看你那些实行,走到今天还讲条件,这就是你的心志换来的身量吗?你还有没有人格?你还有没有良心?是我作错了吗?是我对你要求错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神审判刑罚的话语就如两刃利剑扎在小灰的心上,使她感到无地自容。她意识到这次的失败不是偶尔的碰壁,而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她,也是神的公义性情在向她显明。尤其看到神说的“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这话时,她更加感到蒙羞惭愧:“是啊,我明知名利地位是撒但捆绑人的枷锁,还紧抓着不放松,为它而喜而忧,我这样的追求不是太低贱、不值钱了吗?”小灰回想刚来文稿组尽本分时,她还能安静在神的面前寻求神的心意,当听说西西因文稿写得好被提拔到上层文稿组尽本分时,出人头地的野心欲望瞬间占据了她的心。为了证实自己也是个人才,她专门挑选难度较大的文稿来整理,以此突显自己的工作能力,让带领发现她这块“金子”,有朝一日好能实现她高居人上的愿望,谁知机会来了,却因看错两个字而与她的人生目标失之交臂,她活在对神的误解、猜疑中痛苦不堪。在事实的显明中,小灰看到自己的地位之心实在太重了,一旦有合适的机会就会萌芽重生,走上与神为敌的道路。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她在尽本分中一心追求名利地位,又怎能不临到神的审判与对付呢?想到这儿,小灰明白了这次没聚上会失去了被提拔的机会,这有神的美意在其中,只有在这样的挫折失败中她才会反省认识自己,看清自己依然走在错误的道路上,从而扭转自己不对的存心观点,走追求真理的路。明白了神的心意,小灰的心里敞亮了,她为自己对神的误解而感到愧疚,也看到自己的本性太顽固、刚硬,太需要神这样审判刑罚的作工了。

接下来在尽本分时,小灰有意识地背叛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存心,慢慢地,她的情形有了好转,尽本分也比以往更用心了。

挖掘根源

一段时间后,小灰在组里整理文稿的果效越来越好,有些文稿还被录用了。看到这些成果,小灰不禁又想:“在组里不管是业务水平还是交通真理,我都比其他姊妹好,如果上层选拔人才,肯定非我莫属……”小灰沉浸在了自我欣赏、有望被提拔的美梦中。

一天,小灰收到了上层负责人的来信,让她去参加上层文稿组的聚会。虽然想到上次的失败她的内心有些忐忑,但她还是很高兴的,心中不由地想:“看来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的,终于发现我这个人才了。”带着对未来的期许,她踌躇满志来到聚会点。可从下午等到晚上也没见到来参加聚会的人员,小灰心里有些焦灼:“这次若是再聚不上会,那可真是丢人丢大了,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呢,上层负责人约我两次聚会都聚不成,他们会不会认为我这个人有问题,提拔我不合神心意呀?唉!如果是这样,那以后别说被提拔了,说不定现在的本分都不保了……不对,这次是我来了,他们没来,不该是我的问题吧……”小灰心思烦乱,坐立不安,她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不时地望向窗外。眼看天都要黑了,还不见来人,小灰有些慌了,她不敢再往下想,只能一遍遍地祷告神,求神保守她的心能够安静下来,顺服神的主宰安排。

第二天上午,接小灰的姊妹急匆匆地来了,对小灰说:“因着中共的疯狂逼迫抓捕,这几天风声比较紧,考虑到安全方面,我去接人时晚了一会儿,负责人有事没等我就走了,这次的聚会只得取消了……”小灰虽然意识到可能有不幸的事情发生,可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当事实真的摆在她面前时,她内心还是很软弱:“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是我做得还不够好神才一次次显明我?神啊!我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称许呢!”她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带着无奈与辛酸,小灰离开了聚会点。

小灰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划上了句号,她也不再奢望去上层文稿组尽本分了。可没想到的是,两天后负责人告诉小灰:“上层带领来信了,让你和另一个姊妹一块儿去上层文稿组尽本分。”“我被提拔了?”小灰喜出望外,她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一个曾两次错过提拔机会的人,竟这样奇迹般地被提拔了,难道我被提拔的方式也是这样与众不同吗?”虽然事情转折的跨度有点大,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被提拔了,小灰还是感到挺幸运的。谁知,她的高兴劲儿还没过去,晚上负责人又来告诉她:“现在环境不好,你先别跟姊妹一块儿去了,等我们商量商量再说吧!”听到这话,小灰刚被暖热的心又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她呆呆地坐在电脑前不知如何是好。为了控制自己不胡思乱想,小灰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本分中,似乎只有忙碌才能麻痹自己脆弱的神经,她害怕自己一松懈或谁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痛处,眼泪就会决堤再也抑制不住。可不管她怎么抑制自己的思想,灵魂深处还是发出了屡屡幽怨:“也许以后我只能在这儿呆着了,永远不会再有我的出头之日了,既然神不喜欢我这样的人,那我还留在这儿有什么意义?”此时,小灰心里一惊,“我怎么会这么想呢,这不是要背叛神吗?”转而又想,“不背叛又能怎样呢?两年前福音组选拔人才,我落选了;两年后文稿组选拔人才,又与我无关无份,这些事实不都说明神对我的否定吗?背负这样的人生,我前行的方向又在哪儿?”

小灰眼望天空,看着鸟儿在空中自由飞翔,可属于她的天空到底在哪儿?极度痛苦中,小灰来到神的面前祷告,求神指引她前方的道路。祷告后,小灰看到神的话说:“人的这个痛苦是怎么造成的呢?是因为神的主宰带来的呢,还是因为人的命不好呢?很显然这两者都不是,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人所走的路造成的,是因为人所选择的生存方式造成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你们是不是也总想展翅高飞,总想单飞呀?总想做鹰,不想做小鸟,踏踏实实的,是吧?人追求的目标,追求目标的原动力、出发点都是违背神主宰一切、神摆布一切、神掌管人类命运这一规律的,所以你那个追求在人的认为里、在人的观念里再正当,再合理,在神那儿看都不是正面事物,都不是合神心意的。因为你违背神主宰人类命运这一事实,想要自己单干,摆脱神的主宰,摆脱神的掌管,没有任何的顺服,所以你的难处就很大,是不是这样?(是。)那现在这个事实是不是越说越清楚了?人的难处是哪儿来的?(想摆脱神的主宰。)是什么指使人总想摆脱神的主宰呢?总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自己规划自己的未来,自己掌管自己的前途、方向、人生目标,这个出发点是从哪儿来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下明白了吧!撒但败坏性情给人带来的是什么?(与神对抗。)与神对抗,人的下场是什么?(痛苦。)何止是痛苦啊,是灭亡!眼前是痛苦,是消极,是软弱,是抵触,是冤屈,带来的结局是什么?是灭顶之灾呀!”(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顺服神才能解决败坏性情》)小灰反复揣摩着神的话,从神的话中她找到了使她如此痛苦的根源。她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这么痛苦不是神在难为她、看她的笑话,而是她自己的追求目标出了差,使她不知不觉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处处凭着撒但败坏性情与神对抗,活在痛苦中失去了神的带领。她看到自己受撒但思想观点支配,总想出人头地,总想把自己变得另类,脱俗超群,追求做与众不同的人,做高人,做名人,成为精英。信神前,她就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活出居里夫人那样的人生得到大家的认可;信神后,经历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她对名利地位对人的苦害虽有了一点认识,对自己的败坏性情也能看清一些了,但就她根深蒂固地追求观点——出人头地,高居人上,总想出类拔萃,被人高看的野心欲望还时时困扰着她,一旦机会合适,这些撒但观点就会破土萌芽,促使她与神顽固对抗,妄想凭借自己的能力摆脱神对她的安排。当现实与她的理想不相符时,她再也掩饰不住自己内心的狂妄、骄纵,一遍遍地质问神,活在悖逆性情中抵挡神还不以为然,好像神这样的作工让她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小灰认识到自己若始终持守这种谬妄观点不肯回头,只能越来越远离神,背叛神,最终被神厌弃淘汰。想想古往今来有多少仁人志士,受撒但这些思想观点的支配,怀揣理想总想干大事、出大名,追求与众不同的人生,但最终因无法接受命运的安排而以各种方式终结自己的生命;多少莘莘学子名落孙山,追求出人头地的野心欲望破灭之时,有的选择跳楼,有的服毒自杀,有的精神失常,等等,这就是活在撒但的权下受着撒但愚弄、残害的惨状。想到这儿,小灰感到害怕,看到凭撒但灌输给人的荒谬邪恶的人生观活着,带给人的尽是黑暗、痛苦,如果一直沿着错误的道路走下去,最终只能沉沦灭亡,失去蒙神拯救的机会。认识到这儿,小灰真心地感谢神的开启带领,使她对自己持守的错谬人生观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她不再为自己没有被提拔而痛苦难过,能坦然地面对神对她的试炼与检验了。

找到方向

一个姊妹坐在书桌前看神话

为了进一步扭转自己错谬的人生观,小灰继续在神的话中寻求真理,她看到神的话说:“神看着这些人惋惜啊!也痛恨,也惋惜,想当年这些人撇家舍业,跑路,花费,甚至有些人献青春,代价没少付,但到头来为什么就没得着呢?归根结底是什么原因?就是这些人不务正业,就在外面做,追求名利,与世人走一样的道路。这话听起来好像是不太合逻辑,他们信神,跟随神,为什么就走了世人的道路呢?你们理解理解,分析分析,‘走了世人的道路’这话什么意思。(就是人追求名利、地位,这些都是撒但的观点。)说得差不多。这就是说你信神仍然不追求真理,还是追求外面做,出人头地,追求得福,为经营自己的名利,跟世人走的道路、出发点、观点没什么区别。不在乎你怎么跟随,不在乎你人在哪儿,在神那儿看就是这么回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现在是人尽本分得真理的关键时刻》)揣摩着神的话,小灰很受触动。她反思着自己信神这几年经历神的审判刑罚,道理上也知道走追求名利的道路是神所厌憎的世人的道路,但却因被撒但毒害太深,仍是身不由己地凭撒但生存法则“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活着,持守错谬的人生观点与神顽固对抗,小灰看到自己太瞎眼了,信神读神的话,享受着神的生命言语,却不宝爱真理,一直追求名利走世人的道路,被撒但牵着鼻子走,到头来两手空空,生命性情没有真实变化,反而更加悖逆伤神的心。小灰在心中呐喊着:“不,这不是我要追求的人生!”此时,小灰才看清自己追求的所谓有意义的人生,仍是充满了撒但的邪恶欲望,这样的人生观除了给她带来痛苦之外,就是心灵的控告与不安,这根本不是神对她的要求,而是背叛神、抵挡神的罪恶人生。感谢神话语的开启带领,使她有所醒悟!

后来,小灰又看到神的话说:“追求做伟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呕、令人唾弃的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才是受造之物最当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当追求的唯一目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神要的是一颗什么样的心,你们往实际上说,越实际越好,哪怕是最不起眼、最小、最常说的一个词都可以。首先,人得有一颗诚实的心。这颗心得诚实,老老实实的,脚踏实地的,没有远大的志向,没有高的目标,就是在地上一步一个脚窝地跟随神,敬拜神,做受造之物,不想做天上的飞鸟,也不想做外星球上的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更不想做什么有特异功能的人。还有,这颗心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一颗心呢?喜爱真理说白了主要指什么?(喜爱正面事物。)对了,喜爱正面事物,有正义感。”(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从神的话中,她看到自己这样的追求的确太可耻了,自己只是一个受造之物,却总想超越自己的身份做高人、伟人,最终给自己带来的都是痛苦和伤害。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唤醒了她,她不愿再做让神厌憎的事,只愿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受造之物,脚踏实地地追求真理、实行真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满足神。

看见神恩

小灰看到神摆设不合自己意的环境、人事物,把她追名逐利的丑相显明出来,使她反省认识自己,接受真理,败坏性情得着变化,这是神对她的拯救。正如神的话说:“神成全人有多种方式,借着各种各样的环境对付人的败坏性情,又借着各种各样的事来显明人,一方面对付人,一方面显明人,一方面揭示人,给人内心深处的‘奥秘’都挖掘出来,都给揭示出来,通过揭示许多情形,让人看见人的本性。神成全人借着揭示,也借着对付,借着熬炼,也借着刑罚,有多种方式,让人认识到神就是实际。”(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注重实行的人才能被成全》)“他不忍心让你们再堕落下去,也不忍心看着你们这样活在污秽之地,让撒但任意践踏,不忍心让你们坠落阴间,只愿意把这班人得着,把你们彻底拯救回来,这是征服工作作在你们身上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拯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四》)神审判刑罚人都是为了变化人的败坏性情,使人能够认识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注重追求真理,凭神话活着,不再被撒但愚弄、残害。小灰从神的话中认识到神的作工太实际,就她身上赖以生存的这些思想观点和根深蒂固的撒但败坏性情,如果不是神一次次精心摆设环境来审判显明她,她根本认识不到凭这些错谬观点和败坏性情活着带来的后果,也不会对这些撒但的败坏性情产生真实的恨恶、背叛,更不会寻求光明的路途,神的爱太真实了,她只愿在神给的托付上好好追求真理,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来还报神的爱!有了这些认识与收获,小灰感到轻松了许多,她的人生从此不再迷茫。

后来因工作需要,小灰又调换本分了。虽然这次她还是没有机会去上层文稿组尽本分,但此时的她不再受名利地位的辖制,能够坦然地接受神对她的安排。尽管有时看到身边的弟兄姊妹有的被提拔,她心里还会有一点点波动,但她能及时来到神的面前祷告神,背叛自己不对的存心与观点,立志在现有的本分上学会体贴神心意,履行自己的职责,注重在神每天摆设的环境中寻求真理,按照神话语的要求去实行,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当她以这样的心态尽本分时,心里是踏实平安、坦然释放的。

人生感言

一天,小灰看到神的话说:“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不敬拜神,活在污秽的肉体之中,不成了衣冠禽兽了吗?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才是,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像彼得一样。……你们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你们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二》)“人如果认识神有真理了,那才是活在光明中,人的世界观、人生观转变了才是根本的变化。人有了人生的目标凭真理做人,绝对顺服神凭神话活着,心灵深处感觉踏实亮堂,心里没有一点黑暗,完全释放自由地活在神面前,这才获得了真正的人生,是有真理的人。另外,你所有的真理是从神话中来的,从神那儿来的,整个宇宙万物的主宰——至高的神称许你,说你是真正的人,你真正活出人生了,这不是最有意义的吗?这就是有真理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揣摩着神的话,小灰对什么是有意义的人生有了新的定义。以往,她把追求被人高看、受人尊崇当成了正确的人生观,认为这样活着才有价值,为此她受尽了撒但的愚弄和残害,活得身心俱疲。是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她,使她在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中逐步明白了,人活着只有追求真理,活出神话语的实际,达到认识神了,才能不再受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辖制,得着释放自由,活出最有意义的人生。就如彼得和约伯,他们信神能够蒙神称许,成为神在地荣耀的彰显,是源于他们对神的追求以及喜爱真理满足神的心志。小灰深知自己败坏至深,根本无法与历代圣徒相比,但在末世她能蒙神拣选,有幸经历基督台前的审判,扭转自己错谬的人生观,解决自身的撒但败坏性情,自由释放地活在神面前,这已是神莫大的怜悯与高抬,虽然自己的生命进入还很浅,撒但性情还没有多少变化,但她愿意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早日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来见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