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话引领铸见证

218

山东省 肖敏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农村,从小过着贫困的生活。结婚后,为了使自己的小日子尽快富裕起来,我便拼命地干活劳作,最终积劳成疾,原本健康的身体落下了一身的病。此后,我活在了病痛的折磨中,开始到处求医问药,钱花了不少,但病却总也不见好转。1999年春天,两个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传给了我。借着读全能神的话语,我感受到神的话带着权柄、能力,是任何一个人都说不出来的,全能神的话的确就是神的声音,我确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他能拯救人脱离一切的痛苦。随着读神的话越来越多,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对人世间的许多事看透了一些,痛苦、压抑的心灵得到了释放,随之我的病也慢慢地好了起来,我对神感激不尽,便积极传福音见证神的末世作工。

然而时隔不久,我却因信神传福音遭到了中共政府连续三次抓捕,每次我都在全能神的带领下胜过了撒但的逼迫。2012年,在一次尽本分中我再次落入魔窟,遭受了撒但恶魔的酷刑折磨……

2012年9月13日傍晚,我回到接待家,像往常一样停下电动车按门铃,没承想,一开门却有四个彪形大汉像恶狼一样向我猛扑过来,强行将我的胳膊反拧在背后戴上手铐,把我摁在椅子上使我动弹不得。随即,几个警察去翻我的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凶猛阵势,我吓蒙了,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羊落入了恶狼手中,毫无反抗之力。紧接着,他们把我押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在车上,大队长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回头诡秘地奸笑着说:“哼哼,你知道怎么把你逮着的吗?”因怕我跑掉,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押着我,就像对待重刑犯一样。我心里既愤恨又着慌,不知这帮警察将要怎样整治我、折磨我,我很害怕自己胜不过酷刑而当了犹大背叛神。之后,我想起神的话说:“只要多在我前祈求、祷告,我会把所有的信心赐给你们。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五篇》)全能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是啊,恶警再猖狂凶恶也只不过是神手中的一颗棋子,都在神的摆布之中,只要我真心祷告呼求神,有神与我同在,一切都不在话下。这些恶警若对我严刑拷打,那也是神要检验我的信心,不管他们怎么折磨我的肉体,但丝毫拦阻不了我的心仰望神、呼求神,即使他们取缔我的肉体,也取缔不了我的灵魂,因我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此时,我不再畏惧撒但恶魔,立志为神站住见证。于是,我在心中呼求:“全能神哪!今天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我都愿意去面对,虽然我肉体有软弱,但是我愿靠你而活,不给撒但留有可乘之机,愿你保守我,使我不背叛你,不当可耻的犹大。”一路上,我一直默默地唱着一首教会诗歌:“临到患难经历试炼,是神主宰安排,怎能消极怎能躲避,神的荣耀第一。患难之中神话引领,信心得成全,为神尽忠死何可惜,神旨意胜一切……”(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只求神满意》)唱着唱着,我心中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决心依靠神加给的智慧与力量与撒但决战到底。一进到审讯室,我就看到与我一起尽本分的姊妹、接待家的姊妹和一个教会带领竟然也在这里,原来她们都被抓了!一个警察见我看姊妹,便瞪着眼训斥道:“看啥看!到那间屋里去!”警察为了不让我们说话,就把我们分开关在不同的审讯室里。他们强行搜我的身,还拽开我的裤腰带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此时,我感觉受了莫大的侮辱,看到中共政府这些恶魔爪牙真是邪恶、卑鄙、下流到了极点!我非常气愤,但又敢怒不敢言,因为在这个魔窟里根本没有我讲理的地方。他们把教会的一辆新电动车和我身上的六百多元钱没收后,就开始审问我:“叫什么名字?在教会里担任什么职务?你们的带领是谁?现在在哪里?”我没搭理他们,警察便冲着我怒吼:“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吗?你也不想想我们是干什么的!告诉你,你们的上层带领也被抓了!”他们又一连串说出了几个人的名字问我认不认识,还逼问我:“你们教会的钱都弄到哪里去了?快说!”我一口回绝:“我谁也不认识!什么都不知道!”第一次审讯失败后,他们便使出了绝招,用“车轮战”的方式对我进行审讯、折磨。警察一直审问折磨了我三天四夜。在这难熬的日夜中,我迫切地呼求神,神的话带领我:“你不要怕这怕那,无论千难万险,你都能稳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拦阻,让我旨意得畅通,这就是你的本分……除去你的惧怕,有我作你的后盾,何人能把路横?切记!切记!事事都有我的美意,是我在其中鉴察……”(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篇》)对!全能神是我的坚固台,有全能神作我坚强的后盾,我什么都不怕!只要我有信心与神配合,相信神会帮助我胜过撒但的试探而渡过难关。

第一天,这帮警察因没能从我嘴里得到想要的信息便恼羞成怒,其中一个大队长恶狠狠地说:“我就不服她硬,给她用刑!”听到这话,我又软弱、害怕起来,担心自己经受不住他们的折磨。我只有切切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哪!此时我很软弱,浑身无力,可警察又要对我用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站立得住,愿你与我同在,加给我力量。”警察把我背铐着的双手挂在一张破桌子上,逼着我半蹲半跪,他们一边虎视眈眈地瞪着我逼问:“你们的带领在哪里?钱到底在哪儿?”一边又迫不及待地等着我受不住酷刑而向他们妥协。恶警这样折磨我半个小时后,不一会儿,我的腿就开始发酸、发抖,心脏“突突”地直跳,胳膊也撕心裂肺般地疼痛,我的承受力到了极限,感到实在支撑不住了,便在心里急切地呼求:“全能神哪!求你救救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不想背叛你当犹大,求你保守我。”这时,我想起了神的一段话:“在你们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后都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背后都有争战。……撒但与神在灵界争战的时候,你该怎么满足神,该怎么为神站住见证?你该知道,每一件事临到对你都是一次大的试炼,都是神需要你作见证的时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神的话让我清醒起来,使我认识到,撒但这么折磨我就是想让我背叛神放弃追求真理,这是灵界的一场争战,是撒但的试探,也是神对我的试炼。此时此刻正是神需要我作见证的时候,神在期待着我,多少天使在看着我,撒但魔鬼也在看着我,都在等着我的表态,我不能趴下,不能向撒但屈服,我得让神的作工在我身上开展达到满足神的心意,这是我一个受造之物天经地义该尽的本分,是我的天职。在这关键时刻,我的态度、我的表现直接涉及到我能否为神作得胜的见证,更涉及到能否成为神打败撒但得荣耀的证据,我决不能让神伤心失望,不能让残害我的撒但恶魔的诡计得逞。想到这里,我心中一股力量油然而生,我坚定地说:“打死我也不知道!”就在这时,一个女警进来看了看说:“快把她放下来,要出人命了,出了事谁负责!”我心里清楚,这是全能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在危难之际保守我躲过了一劫。当恶警把我放下来的那一刻,我立时瘫倒在地,无法站立,胳膊、腿完全失去了知觉,就只剩下呼吸的力气,已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当时我心里极其害怕,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以后我是不是就成残废了?”即使这样,恶警仍不放过我,两个恶警一边一个架着我的胳膊就像拖死人一样将我拖起来摁到一把破椅子上,其中一个恶警狠狠地说:“再不说拿绳子把她吊起来!”很快另一个恶警拿来一根细尼龙绳将我戴着手铐的双手吊到了暖气管上,胳膊立时被拉得很直,不一会儿后背和肩膀就疼痛起来。恶警继续审问:“你到底说不说?”我仍不搭理。他们便气急败坏地端起杯水就往我脸上泼,说让我清醒一下,此时我早已被折磨得没有了一丝气力,眼睛也累得睁不开了。见我仍是不说话,一个恶警竟卑鄙无耻地用手使劲扒我的眼睛戏弄我,经过几个小时的审讯折磨,恶警用尽了招数,最后仍以失败告终。

恶警们见从我身上审不出结果便又施行阴谋诡计,从市里调来一个自称是“审案高手”的人来对付我。他们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房间,命令我坐在铁椅子上,然后把我的脚腕牢牢地铐在椅子腿上,并把我的双手也铐在椅子把手上。不一会儿,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人夹着公文包走了进来,对着我笑嘻嘻的,并假惺惺地将椅子上的手铐、脚铐给我打开,让我坐在旁边的值班床上,一会儿给我倒水,一会儿给我剥糖吃。他凑到我跟前,虚情假意地对我说:“你这是何苦呢?遭这么大的罪,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说了就没事了……”面对这种场面,我不知该怎么与神配合了,便赶紧在心里默默祷告,求神开启带领我。这时,我想起全能神说:“能经得住一切试炼,能接受一切出于我的,圣灵怎样引领就怎样跟从,灵里敏锐有分辨,认识人,不盲目跟从他人,灵眼时时明亮,认透一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八篇》)神的话给我指明了实行的路,使我认识到魔鬼永远是魔鬼,永远都改变不了其抵挡神、仇恨神的恶魔实质,它们不管用硬招还是软招,目的就是要让我背叛神离弃真道。在神话语的提醒下,我对撒但的诡计有了分辨,心思清明起来,有了坚定的立场。接下来,他又说:“中共政府现在不容许人信神,你要再信全能神,不但祖宗三代要受牵连,以后孩子长大、就业、考公务员都会受影响……你好好考虑一下吧……”听了这些话,我里面又有些争战,倍受搅扰。迷茫中,我忽然想起彼得在撒但面前站住见证的成功经历:他总是在撒但施行诡计之时去认识神。于是,我在心里向神仰望交托,寻求神的心意,不知不觉想起全能神的话说:“只有神在抚慰着这个人类,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顾着这个人类。人类的发展与人类的进步不能离开神的主宰,人类的历史与人类的未来都不能逃脱神手的安排。……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将会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这个人类将何去何从也只有神自己掌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神的话使我里面亮堂起来。对!神是造物的主,我们人类的前途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魔鬼是抵挡神的种类,它连自己注定下地狱的命运都改变不了,怎么还能掌握人的命运呢?人的命天注定,我的孩子以后无论做什么工作、前途是好是坏都是神说了算,撒但丝毫掌控不了。想到这里,我更加看清了撒但恶魔的卑鄙与无耻,它为了逼我否认神、弃绝神,竟用阴险的毒招——“攻心术”来诱惑我上当,若不是全能神及时地开启引导,我早就被撒但攻垮、俘虏了。认识了撒但的卑鄙、邪恶,我更坚定信心不屈服于它的诡计。最后,恶警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便灰溜溜地走了。

第三天,刑警大队长见审不出任何结果,简直气红了眼,嫌那些爪牙太无能,他便来到我跟前皮笑肉不笑地讽刺挖苦说:“你怎么还不交代?你想当刘胡兰吗?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的全能神怎么不来救你呀?……”他边说边拿着一个“啪啪”作响冒着蓝光的小警棍在我眼前吓唬我,并指着另一个正在充电的大警棍威胁我说:“你看见了吗?这个小的快没电了,一会儿用充足电的大警棍电你,看你说不说!我就不信你不开口!”我望着那个大警棍,心里不禁又惊慌起来:“这伙恶警这么凶狠、毒辣,还不得把我往死里整呀?我能经受得住吗?会不会被电死?”此时,软弱、胆怯、痛苦、无助一齐向我袭来……我赶紧向神呼求:“全能神啊,虽然我的肉体极度痛苦、软弱,但我不愿意体贴它,我的肉体是低贱的,不值钱,只愿我的心能被你得着,蒙你悦纳,求你保守我决不背叛你成为叛徒犹大。”呼求中,我脑海里浮现出一首神话语诗歌:“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让神掌权占有全人》)还想起主耶稣的话:“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太10:28)神的话使我泪流满面,激动万分,心中的力量犹如烈火在熊熊燃烧,今天就是让我死又有什么可怕的?能为神死这是荣耀的事,豁出一切也要与撒但决一死战!此时,又有一首神话语诗歌在我脑海里出现:“耶稣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犹如刀绞痛苦万分,但在他心中丝毫没有一点反悔的意思,总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支配他走向被钉十字架的地方。最终他被钉在十字架上,成为罪身的形像,完成了救赎全人类这一工作……”(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效法主耶稣》)我在心里唱着唱着,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情景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主耶稣被法利赛人讥笑、辱骂、毁谤,被刽子手用带着铁钩的鞭子抽打得遍体鳞伤,最终被残忍地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自始至终一言不发……主耶稣所忍受的一切都是因着对人类的爱,这爱胜过了爱自己的生命。此时,我的心被神的爱激励着、感动着,里面有了极大的信心与力量,我感到什么都不怕了,觉得自己如果能为神死那是荣耀,若当犹大是莫大的耻辱。没想到当我豁出命来也要为神站住见证时,神又一次帮助我脱离了死亡的辖制,同时给我开辟了出路。就在这时,一个恶警跑进来说:“广场闹事了,赶快调动警力去镇压、维护!”恶警们匆匆地走了。当他们出警回来时已是深夜了,再没有精力审讯我了,便恶狠狠地说:“既然你不说,那就把你送到看守所!”

第四天早上,恶警给我拍了照,又将一个用毛笔写有我名字的四方大牌子挂在我的脖子上,我就像一个被批斗的罪犯一样,被他们在一旁讥笑、戏谑,我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心里很软弱。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赶紧在心里默默地呼求神:“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不中撒但的诡计。”祷告后,一段神的话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才是,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你们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你们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二》)神的话带着权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驱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着的价值与意义,认识到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能够追求真理,为敬拜神、满足神活着,这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今天,我能因着信神而被抓捕、拘留,忍受这一切屈辱、痛苦,能在基督的患难、国度里有份,这不是羞辱,这是荣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极力打岔、拦阻神的作工,这才是最卑鄙可耻的。想到这里,我里面充满了力量和喜乐。恶警见我脸上有笑意,很惊讶地看着我,说:“你怎么还这么高兴呢?”我理直气壮地说:“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并没有错,为什么不高兴?”在神的带领下,我又一次依靠神胜过了撒但。

之后,我被带进了看守所,这里的一切更是阴森可怕,我犹如掉进了阴间地狱:每顿饭只有一个小黑馒头、一碗漂着几片菜叶的清水煮白菜,我整天饿得饥肠辘辘,即使这样也还得像牛马一样干活,若完不成定额就会挨打或被罚站班。由于一连几天的残害折磨,我浑身是伤,行走都很困难,但管教仍逼着我搬很重的铜丝,因着干重活,我原本受伤的腰疼痛难忍,每天只能爬着上床。夜间恶警又逼着我给犯人站岗,过度的疲劳让我实在承受不住。有一天晚上站岗时,趁恶警不在,我偷偷蹲下想休息一会儿,谁知恶警从监控室里看到,他就冲过来恶狠狠地喝问:“谁让你坐下的!”一个犯人小声告诉我:“赶快给警官道歉,不然会让你‘坐大床’(就是把木门板抬到牢房里,把犯人的腿、脚铐住,手脖子绑住,再把犯人绑在床上,一绑就是半月不让动)。”听到这些,我又气又恨,但又不能有半点反抗,只好忍气吞声。面对这样的欺压、折磨,我感到难以忍受,晚上躺在冰冷的床上,委屈的泪水直往下流,心里对神满了怨言与要求,心想:“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真是一天也不愿待在这个鬼地方了。”我想起神的话说:“你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走上了人生的正道,以后不管神怎么发落你都任神摆布,没有任何怨言和选择,对神没有什么要求了,这样你这个人就有价值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怎样走末了一段路》)神的话使我自愧蒙羞。想想自己平时口口声声说要为神忍受一切痛苦,不管临到多大的痛苦患难都能像彼得一样对神百依百顺,没有自己的选择与要求。然而,当逼迫患难临到需要我受苦付代价时,我却没有一点实际的活出,对神满了无理的要求与反抗,总想摆脱困境,让肉体不再受苦,这又怎能得着神赐给我的真理、生命呢?此时,我才明白神的良苦用心,神许可这些苦难临到我,就是要磨炼我受苦的心志,让我在苦难中学会顺服,达到任神摆布,有资格承受神的应许。神作的这一切对我都是爱,都是拯救,都是为了把我变化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从此,我心里得到了释放,不再觉得委屈、痛苦,只想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在这个环境中好好地与神配合,追求得着真理。

一个月后,警方虽因证据不足将我释放,但却强行给我扣上“破坏法律实施,参与邪教组织”的罪名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一年之内不许出省、出市,并要随叫随到。回家后才得知,我放在接待家的所有财物都被恶警洗劫一空。另外,恶警还像土匪一样将我家搜了个遍,并威胁我的家人得拿出两万五千元才放人。我婆婆因经受不住惊吓心脏病突发,住院治疗花了两千多元才恢复过来。后来,我的家人被迫四处托熟人凑了三千元给他们,才把我放了。因着恶警的酷刑折磨,我的身体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胳膊和大腿因严重拉伤常常肿胀酸痛,连五斤的菜都提不动,衣服也洗不了,完全失去了劳动能力。中共政府的残酷迫害让我更加痛恨撒但,痛恨这个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撒但恶魔。

通过经历这次逼迫患难,我真实地体会到神的作工真是太实际又太智慧了。在苦难环境中,神把真理一点点地作在我里面,使我走出了黑暗,摆脱了死亡,在真理中得以释放自由。神就是这样带领我在撒但的逼迫患难中一次次得胜撒但,使我得到了神话语的浇灌与供应,明白真理长了分辨,而且还磨炼了我的意志,成全了我的信心,使我学会了仰望神、依靠神,生命逐渐成熟长大。我真实地看到神已得胜,撒但已败亡,正如神话语诗歌中唱的:“子民越成熟证明大红龙越垮台,这是让人明显能看出来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敌灭亡的预兆。神亲临大红龙盘卧之地与之‘较量’,当所有的人都在肉身中认识神,能在肉身中看见神的作为时,大红龙的巢穴也就随之而归于乌有、化为灰烬了。”(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子民越成熟大红龙越垮台》)

相关内容

  •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神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安慰与鼓励,也让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因着我们是在无神论的国家中信神,所以注定要受到撒但恶魔的逼迫、迫害,但这苦受得有价值、有意义,是神许可的。藉着这样的逼迫患难临到,神把真理作到我们里面,使我们有资格、有能力承受神的应许。这“苦”是神的祝福,是神打败撒但的见证,也是我被神得着的有力证据。今天,我因着跟随神而经受恶魔如此的迫害,这是我的偏得,我应高兴踏实地接受才是。

  • 苦难试炼——偏得的祝福

    揣摩着神的话,我认识到苦难试炼成就的的确是神的祝福,是神对我最实际的生命供应与浇灌。现在,虽然神赐给我的话语超过了历代圣徒,但还得需要我有信心、有毅力去承受,能在患难中不屈不挠,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接受神的拯救,这样我才能进入神话语的实际,才能看见神的奇妙作为,若没有这苦的代价,我就没有资格承受神赐给的应许与祝福。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使我里面更加刚强有力量,我立定心志:要好好与神配合,在这苦难环境中满足神的要求,为神作见证,能使自己有最大的收获。

  • 誓死忠心

    中共政府的逼迫恰恰使我们彻底看透了它的恶魔实质,更加激起了我们彻底背叛它而追随神走人生正道的信心与勇气,全能智慧的神是我们永远的依靠!以后,不管道路有多么艰难险阻,我都坚决跟随神走到底,为神作响亮的见证!

  • 患难中神光引领

    经历了恶魔的残害,我彻底看透了中共与神为敌、逆天而行的反动实质,也真实体会到神的爱,看到神的实质就是美丽、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难熬的时候,神的话都在里面引导我、开启我,加给我力量,赐给我信心,使我灵里苏醒过来,真实感受到神的陪伴与引领而一次次渡过难关,站住见证,神的爱太大了!从今以后,我要献出我的所有来还报神的爱,为得着真理,更为活出有意义的一生。

  • 全能神使我绝处逢生

    多少次我身处绝境,是神的奇妙保守使我脱离了撒但的魔掌,绝处逢生;有多少次我软弱失望,是神的话语来安慰点活,作了我的后盾与依靠,使我得以超脱肉体,胜过死阴的辖制;有多少次我命悬一线时,是神的生命力支撑着我顽强地活了下来,正如神的话说:“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敌势力都是难以压倒他的生命力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闪烁耀眼的光辉,天地巨变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变,万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为神是万物生存的起源,是万物赖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愿一切荣耀都归给全能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