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205

河南省 王华

我和女儿都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在跟随神期间,我们母女俩同时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判刑劳教,我被判刑三年,女儿被判刑一年。我虽经受中共政府惨无人道的迫害、摧残,但每次在我绝望危难之时,神都在暗中看顾保守为我开辟出路,是全能神的话语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带领我胜过了酷刑的折磨和长达三年地狱般的牢狱生活。在患难中,我看到了全能神的爱与拯救,体尝到了神话语的权柄与威力,能有这些收获都是偏得,我立定心志坚定不移地跟随神走人生的正道。

在没信神之前,我是做生意的,生意经营得还不错,也赚了一些钱,但在为生计忙碌的同时,我也饱尝了人世间的冷暖,每天不仅要挖空心思地算计如何赚钱,还要应付政府各部门的各种名目检查,整天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假面具与人相处,我感觉这样活着很苦很累,但也无可奈何。就在我为生活奔波得身心疲惫不堪时,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看到全能神发表的话语揭开了人生的奥秘,也揭露出了人痛苦的根源与被撒但败坏的真相,同时还给人指出人生的光明路途,我的心一下子被神的话吸引了,从心里认定这是真神的作工,信神是一条人生正道。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我感到自己实在太有福了,想到世上有太多像我一样生活空虚、找不到人生方向的人需要全能神的末世救恩,我愿把这末世的福音传给更多寻求真理之人,使更多的人都能得到神的拯救。在神爱的感动下,每次谈起神的作工与拯救,我总有说不完的话,也传过来一些真心寻求真理的人,我的心特别激动。那时,我女儿刚从学校毕业,她看到我跟随全能神后整天乐呵呵的,还看到来我们家的弟兄姊妹都很单纯、和善,大家在一起聚会谈心、唱歌、跳舞,特别祥和、快乐,她很向往这样的生活,因此也很愿意信神跟随神。从此之后,我们白天做生意,晚上就在一起祷告、看神的话、学诗歌,交通对神话语的认识,生活得特别幸福。

就在我们沉浸在神的爱中享受神爱的温暖时,不承想中共的魔爪却伸向我们母女,给我们带来了噩梦般的残害,让我刻骨铭心。那是2007年12月7日,我女儿在家洗衣服,我正准备出去尽本分,突然闯进来五六个便衣警察,其中一人吼道:“你们是信全能神的!还出去给别人传道!”然后对着其他两个警察指着我女儿说:“先把她带走!”随即女儿就被两个警察带走了。留下的警察便开始翻箱倒柜地搜查,连衣服口袋都不放过,顿时床上、地上被翻得乱七八糟,他们还穿着皮鞋在床上乱踩乱踏,最后把我们的神话书籍、光盘、两台CD机、两部MP3、两千元现金与一对金耳环抄走。接着他们连推带搡把我押上警车,我责问他们:“我们信神犯什么法了?你们凭什么抓我们?”谁知他们当着众多围观者的面明目张胆地说:“我们就专抓你们这些信神的人!”我气愤不已,这哪里是人民警察,简直就是一伙专门打击正义的土匪、流氓、黑社会!

到了公安局,警察给我戴上手铐后把我拉到审讯室。看着他们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我心里不禁有些害怕:“今天落在这群恶警手里,又被他们搜出那么多神话语书籍和光盘,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若我经不住他们的折磨做了犹大,那可是背叛神的千古罪人呀!”我在心里默默向神祷告,求神保守、带领我。这时,我想起神话说:“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神不喜欢任何一个背叛他的人。我又想到神的话说:“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五篇》)是啊!我不能怕他们,这帮恶警再厉害也在神的手中,神若不许可,他们再厉害也不能动我一根毫毛。神的话使我有了信心和胆量,于是,我向神立下心志:“神啊!这是你检验我的时候到了,我愿为你站住见证,誓死不做犹大。”祷告后,我心里便平静了下来。这时,一个领导模样的恶警骂我:“你这女人!干什么不好,非得带着女儿去信神,你女儿长得那么漂亮,出去傍个大款一年能挣几十万,瞎信什么神!快说,你什么时候信的?谁传你的?你的书从哪儿来的?”听他一番胡言乱语,我气愤不已,没想到堂堂国家政府官员竟能说出如此卑鄙无耻的话!在他们眼里,出卖肉体倒成了干正事,竟怂恿人去行那些恶事,而我们信神敬拜神、做诚实人却被他们定为不干正事的罪犯,还成了严厉打击、抓捕的对象,这不是扶持邪恶、欺压良善、扼杀正义吗?中共政府真是太邪恶、太黑暗了!看到他们胡搅蛮缠、不可理喻,我深知跟他们没有什么公理可讲,于是就闭口不言。他们看我一直不说,就把我押上警车,恐吓道:“从你家搜出那么多东西,不老实交代就把你拉出去枪毙!”听到这话,我心里不禁恐惧起来:“他们这些人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若真把我枪毙了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我越想越痛苦,心里不住地向神呼求,求神保守我的心,除去我里面的惧怕与担忧。这时,我想到神的话:“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此时,我的心豁然开朗:是啊,我和女儿的生命都在神手里,是死是活由神说了算,撒但恶魔掌握不了我们的命运,若没有神的许可,谁也别想把我们的命挪去。今天撒但就是利用我的致命处来威胁、恐吓我,想让我陷入它的诡计向它屈服,我绝不能上它的当,哪怕神许可我作死的见证,我也甘愿顺服,宁死不背叛神。想到这里,我顿时有了与撒但争战到底的决心,不再胆怯、害怕了。

警察把我拉到了看守所。一进大院,管教就对我强行搜身,勒令我脱掉鞋子和外衣,随后他们让我赤身站在寒冷的院子里足足有半个小时左右,冻得我站都站不稳,浑身直打哆嗦,牙齿“咯咯”直响。管教见没有搜出什么,就把我带到牢房,并教唆牢头和犯人说:“这个人是信全能神的……”话音刚落,犯人们一拥而上,强迫我把裤子脱到脚脖处再拉上来,这样反复数次,她们在一旁不住地笑。一番戏弄侮辱后,牢头让我学做鸡毛,因这是个细活,到第二天我还不会做,牢头就拿着竹条子朝我手上狠打,我的手被打得又麻又疼,连鸡毛都捏不住。我捡掉在地上的鸡毛时,牢头一脚踏住我的手使劲碾了一下,我顿觉手指像断了一样钻心地疼。可她还不解恨,又拿竹条子朝我的头连打数下,打得我头晕目眩。最后牢头又恶狠狠地说:“今晚罚你站夜班,明天你要被提审,今天必须得把明天的活儿赶出来,赶不出来明天罚你站通宵!”此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压抑和痛苦,想到这些恶警和犯人联合起来这样残害我,我现在已经受不了了,那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一阵酸楚,委屈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在心里默默向神诉说自己的苦衷:“神啊!面对这群魔鬼的捉弄与折磨,我感到孤单、无助、恐惧,不知以后的路该如何走,愿你带领我,使我能刚强起来。”祷告后,神开启我一段话:“神所说的得胜者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撒但的围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势力里人还能站住见证,还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对神的忠心,不管怎么样你还能持守在神面前贞洁的心,持守你对神真实的爱,这样在神面前就站住见证了,这就是神所说的得胜者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神的话使我的心得到了极大安慰,也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就是借着撒但的围攻与迫害来成全人,使人脱离撒但权势,能够被神作成得胜者进入神的国度之中。在中共掌权的这个黑暗邪恶的国家,只许人走邪道,不许人走正道,它的目的就是要把人都败坏得黑白不分、是非不辨,让人崇尚邪恶,背叛正义,最终因抵挡神与它一起灭亡。只有在面对黑暗权势围攻时仍不屈服,能持守住在神面前的信心、忠心与爱心,能为神站住见证,这才是真正的得胜者,才能羞辱撒但让神得荣耀。于是,我就向神祷告:“神啊!你借用这些恶魔撒但效力来检验我的信心,给我一个为你作见证的机会,这实在是你对我的高抬,我相信这一切都在你的摆布之中,你在暗中鉴察着一切,我愿在这次的试炼中为你站住见证来满足你,只求你加给我信心与力量,加给我受苦的心志,使我无论受什么苦都不跌倒、失迷。”

第三天上午九点,警察把我带到审讯室,拿着我女儿的手机逼问:“手机上的信息是你发的吧,你对你女儿说要买房子,看来你有不少钱啊。”这些恶警真是卑鄙,为了搜刮榨干我的钱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放过,我说:“那是我和女儿说着玩的。”恶警脸色大变,拿起一个记事本朝我的头上、脸上猛抽,打得我头昏脑胀,脸上火辣辣地疼,他咬牙切齿地说:“快说!钱在哪里?不老实交代,拉你出去枪毙!要不就判你十年八年!”我说不知道。一个五大三粗的恶警恼羞成怒,上前抓住我后背的衣服,把我摔出两米多远,又朝着我的头、背和腿上狠踢,边踢边说:“叫你不老实交代!你说不知道,鬼才相信!不说我今天就打死你!”我咬着牙忍着疼痛,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呼求神:“神啊!这些魔鬼太凶残了,求你加给我力量使我能胜过他们的毒打,保守我能为你站住见证。”这时,我想起神的话说:“基督的精兵要勇敢,灵里靠我刚强,争当作战的勇士,与撒但决一死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二篇》)“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勇气胜过死亡的辖制。此时,我感受到了神的爱,看到神时刻都在我的身边,心想:“你们越这样拷打我,我越能看清你们与神为敌的真面目,就是死我也决不向你们妥协,让我背叛神,休想!”顿时,我觉着浑身轻松了许多。他们上午边打边审,下午让我跪在冰凉刺骨的地板上,一直折磨我到天黑,最后打得我浑身疼痛难忍,无法站立。他们见实在审不出什么,便又把我押回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管教心如毒蝎,每天不让我吃饱饭,还给我下达超强的任务量,让我每天干十五个小时以上的活,若完不成就让牢头折磨我。由于我刚开始干不熟练,牢头就拿干活用的铁锤朝我头上砸,我的头上立时鼓起个大包,接着她又对我拳脚相加,打得我浑身疼痛难忍,嘴也流血了。遭受这样残酷的折磨,我不由得想起了女儿,她从被抓到现在不知会受到恶魔怎样的残害,更不知此时在监牢里又是怎么过的。突然,我听到隔壁男牢房里传来一阵阵惨叫声,同室的女犯人说:“这里杀个人就像杀只小鸡一样,有个男犯人受不了折磨逃到后山,狱警发现后把他活活打死了,然后告诉他的家人说他是自杀的,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听到这些,我不禁毛骨悚然,心里更加担心女儿,她才刚满十九岁,从小到大没有受过苦,更没经历什么挫折,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什么卑鄙事都能干得出来,不知女儿能不能经受得住这些恶魔的折磨与残害。因女儿生死未卜,我心里倍受煎熬,就连晚上做梦都是女儿被恶魔残害的惨景,我经常在梦中惊醒,醒来后熬得彻夜难眠。

第二天,管教找借口说我不好好干活,无缘无故就猛扇我的脸,打得我脸火辣辣地疼,耳朵也“嗡嗡”作响,但是她还不解恨,又吼道:“我不相信治不了你,让你尝尝‘铁姑娘’的厉害!”说罢,一声令下,马上就来了五六个人把我的头发剪得不成样子,然后将我按倒在地,给我戴上监狱里最厉害的刑具——“铁姑娘”,他们有的把铁圈套在我的头上,有的给我铐手,有的给我铐脚。戴上这一身刑具后,我连站都站不稳,只能靠在墙上。管教罚我从早上五点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连续站十九个小时),并吩咐牢头:“你们给我好好看着,她如果想睡觉,就用脚给我踢!”于是,牢头每天都监视着我,不让我闭眼。因为刑具是铁的,把我浑身包着,我的血液就像停止流动一样,后来眼睛实在无力睁开,牢头就骂我,有一次还踢我,我浑身都跟着震动,疼痛难忍。晚上休息时,四个犯人把我抬到白天干活的案板上,第二天早上再抬下来。那几天正赶上雪灾,天气格外寒冷,可恨的管教为了折磨我,让我整整戴了七天七夜,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大小便都是让没完成任务的犯人帮我,犯人们每天忙着干活,每次给我喂点饭都是敷衍了事,也很少给我水喝,我真感到饥寒交迫,分秒难度。每天早晨,她们把我从长桌上抬下来时,我就特别痛苦,真不知这一天该如何才能熬过去,只盼望天马上能黑下来,永远不亮才好。因这种刑具太重,戴到第二天,我的双手就肿得乌黑发紫,皮快要崩裂似的,浑身上下也肿得像气球一样(十个月后还没消肿),此时的我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痛苦到一个地步,我便在心里要求神:“神啊!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了,我现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求你早日把我这一口气息取走,我一分钟也不想活了。”当我无理要求神想以死来解脱痛苦时,我想起神的话说:“现在多数人认识不到,认为受苦没有价值……有些人痛苦到一个地步都想到死,这还不是真实爱神,这样的人是狗熊一个,没有毅力,是懦弱无能之人!……所以,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不敬拜神,活在污秽的肉体之中,不成了衣冠禽兽了吗?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才是,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像彼得一样。……你们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你们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二》)神的话如甘露一样滋润着我干涸的心。是啊,现在正是神要我为他作见证的时候,我若因不愿受痛苦而死去不是太懦弱了吗?虽然我今天遭受这些恶魔的残害、折磨,但能为神作见证,被神称为义,这不是最有意义、价值的吗?我跟随神这些年享受了神这么多的恩典祝福,今天就应在撒但面前为神作见证,这是我的荣幸,再苦再难我也要坚强地活着,让神心得满足。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与灵,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不再想着死了,只愿忍受一切痛苦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七天七夜的体罚终于结束了,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脚后跟上的皮脱落了,嘴上的皮也褪了一层又一层。后来听隔壁的男犯人说:“有一个三十多岁身强力壮的男犯人就是死在了这种刑具上。”听到这话,我在心里不住地感谢神,因我知道这不是我的命大,而是神的带领和保守,是神带有生命力的话语支撑着我挺了过来,否则我这个柔弱的女子早就死在这种刑具之下了。

经历了这次酷刑,我真看到了神的全能,更体会到自己的无能,在试炼中我连自己都顾不了,还担心女儿站立不住,这不是庸人自扰吗?女儿的命运在神的手中,我的担心丝毫帮助不了她,只能让撒但钻空子,使自己受其愚弄苦害。万事万物都由神摆布安排,我应该把女儿向神交托仰望,相信神怎样在患难中带领我,也会怎样带领女儿渡过难关的。于是,我就向神祷告,想起神的话说:“为什么不把这些交托在我手中呢?是信不过我吗?还是怕我为你安排得不妥当呢?为什么一再地挂念家里呢?挂念别人!我在你的心中占有一定的地位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五十九篇》)神的话使我的情形得到了扭转。是啊,人该经历什么磨难、该受哪些痛苦都是神命定好的,女儿所经历的苦难也都有神宝座的许可,我虽看不透也不知道,但肯定有神的爱在其中,因神对人的爱是最实在、最真实的,我愿把女儿交托给神,让神主宰安排,我愿顺服从神来的一切。就在我放下这一切甘心顺服神的摆布时,在法庭上我见到了女儿,她偷偷地跟我说神带领她胜过一些苦难折磨后,看见了神的祝福:神调动监狱里有钱的犯人帮助她,有的给她衣服,有的给她买吃的喝的;当牢头找她茬儿想欺负她时,有人替她打抱不平;等等。女儿通过这样的经历对神奇妙智慧的作工有了认识,体会到神的爱是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的。听了女儿的话,我非常高兴,眼里充满了对神感激的泪水,从女儿身上我再次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与奇妙作为,看到是神一直在带领保守着我们母女俩渡过患难逼迫。因此,我对神更加有信心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管教不顾我浑身肿痛仍强迫我干活,没过多久,我就累得旧伤未愈新伤又来,以至于我的腰椎疼得直不起来,只要一动、一翻身,浑身寸骨、寸节就钻心地疼,感觉就像断了一样,夜晚不能入睡。尽管如此,管教还是不放过我,让牢头处处找我的茬儿,因我没钱给她们买东西吃,牢头就狠踢我的下身,我本能地躲了一下,她恼羞成怒,往我身上乱踢乱跺;因着吃的菜里没有一点油,我经常便秘,在厕所蹲的时间长一点,她们就骂我,还罚我倒十多天的马桶;本来不该我站岗的时间,她们随便找个理由就罚我夜里站岗;还说我干活时原料用多了,要罚我五十元钱,管教借机把我带到办公室引诱说:“如果你能说出和谁在一起信神,我就给法庭的厅长说说少判你刑,这五十元钱也不罚你了。”这些恶警诡计多端、软硬兼施,想方设法逼我背叛神,真是妄想!我一口回绝了她。

2008年8月25日,中共政府以“参加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判我三年劳教,押往省女子劳教所服刑,并判我女儿劳教一年,在当地看守所服刑。

我到监狱半个月后,狱警要给我们分牢房,听说老年队的活儿轻些,想到自己在看守所里受到了严重摧残,身体已经垮了,没有力气再干重体力活了。我就把这事向神祷告,求神开辟出路,如果真需要我继续经历那样的环境我也愿意顺服。感谢神垂听了我的祷告,我顺利地被分到了老年队,别人都说意想不到,我心里清楚这是神在摆布着一切,是神在体恤我的软弱。在这里,狱警讲得非常好听:“谁好好干,挣得分多,就给谁减刑,我们不会偏待任何人……”我相信了他们的话,以为这里的狱警会比看守所的管教好点,于是我就加班加点地干,将近三百人的队里,我干活一般都是前十名。可到减刑时,狱警只给那些好打架的、给他们送礼的人减刑,我却一天刑也没减。有个犯人为了能减刑拼死拼活地干,不料狱警却说:“你这么能干怎么不判个无期徒刑呢?”听到这话,我真恨自己太瞎眼,对中共政府凶狠残暴的实质看不透,被他们的谎话蒙蔽欺骗。其实,神早已说过:“因为整个人类的上空混浊黑暗,毫无一点清晰之感,人间又是漆黑一团,活在人间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阳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正的“人”指什么》)通过神话语的揭示与事实的对照,我才看到中共政府从上到下都是漆黑一团,没有一点公平公义。那些恶警只会用谎言来欺骗、玩弄人,根本不把我们当人待,犯人在他们眼里就是赚钱的工具,越是能干的他们越不给其减刑,他们要让人一直效力,做他们的牛马榨取更多的钱。这些恶警为让我们赶活,连厕所也不让我们去,有几次都憋得我尿了裤子。由于我干活成绩突出,主力队听说后要把我调过去做“标兵”,我已经看清了他们的丑恶嘴脸,知道若被调过去他们肯定会变本加厉地逼我干活,我心里害怕被调走,一个劲儿地呼求神:“神啊!我知道这是魔鬼的圈套,可我没有办法摆脱,愿你给我开辟出路。”没想到祷告后,大热天我的手冰凉缩成一团掰都掰不开,还乌紫发青,主力队的管教说我装病,硬让两个人把我抬到楼上干活,我只有拼命地呼求神,结果我从三楼一头栽到二楼,他们见状害怕了,随即让我回到了老年队。过后,我的身体没有丝毫损伤,我又一次看到了神对我的保守。

在监狱里,信全能神的人被定为政治犯,中共恶魔处处监视,以至于我们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我如果跟谁说句话,狱警看见了就问我们都说了什么,晚上还让牢头监视我,看我是否与别人谈论信神之事。每次家人来看我,狱警就逼我学说毁谤神的话,否则,他就故意搅扰我与家人说话(和家人说话有时间限制),因我知道说这些话是得罪神的,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就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这是撒但的试探临到了我,求你保守我的口,不说触犯你性情的话。”因我始终没有说,他们最后也没办法了。

三年的牢狱生活让我彻底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实面目,它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外表打着“信仰自由”的幌子,背地里却百般逼迫、搅扰神的工作,对信神的人疯狂抓捕、刑讯逼供、残暴虐待,用尽卑劣手段逼着人弃绝神、背叛神而屈服于它的权下,企图达到它永久霸占、控制人的邪恶目的。人是神造的,本应该敬拜神,可中共政府却竭力驱逐神的到来,拦阻人信神、传福音见证神,彻底暴露出了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恶实质。经历了这次逼迫患难,我虽肉体受了一些痛苦,但我无怨无悔,因为我从神得着的太多了。想想在我软弱无力时,是神一次次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了与撒但争战到底的决心;当我伤心颓丧、痛苦绝望时,是神用话语来安慰、鼓励我;当我濒临死亡时,是神的话语给了我生存的动力和活下去的勇气;每次在我危难之时,都是神及时伸出拯救之手,保守我脱离险境、转危为安。在这样的经历中,我不仅对撒但魔鬼与神为敌的实质看得更清,对它恨得更深、更彻底,同时,对神的奇妙作为及神的爱与拯救也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对基督的美善、卑微及基督为拯救人所受的苦有了实际的体会,也加深了我对神的信心与爱心。

出狱后,因着中共恶魔的挑拨离间,亲人朋友都弃绝、远离我,但弟兄姊妹却关心照顾我,给我送来生活上的一切用品,这是我在任何地方都体尝不到的温暖。感谢神对我的拯救,无论以后的路多么艰难,我都要跟随神走到底,追求活出有意义的人生来还报神爱。

相关内容

  • 经历逼迫苦 爱憎更分明

    六天不寻常的经历让我切实看清了中共政府的丑恶嘴脸与它邪恶反动的本性实质,看到它就是与神为敌的恶魔,就是一个流氓集团;同时也让我领略了神的全能主宰、奇妙智慧,体会到了神的爱与拯救,认识到神是全能、信实、伟大、可爱的神,是永远配受人信赖、敬拜的那一位,更是值得人去爱的那一位。这样的经历成了我信神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因为没有这次的经历我对撒但就没有真实的恨,对神也就没有真实认识,这样我对神的信就很空洞,也就不可能蒙拯救。

  • 苦难试炼——偏得的祝福

    揣摩着神的话,我认识到苦难试炼成就的的确是神的祝福,是神对我最实际的生命供应与浇灌。现在,虽然神赐给我的话语超过了历代圣徒,但还得需要我有信心、有毅力去承受,能在患难中不屈不挠,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接受神的拯救,这样我才能进入神话语的实际,才能看见神的奇妙作为,若没有这苦的代价,我就没有资格承受神赐给的应许与祝福。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使我里面更加刚强有力量,我立定心志:要好好与神配合,在这苦难环境中满足神的要求,为神作见证,能使自己有最大的收获。

  •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的话带着权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驱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着的价值与意义,认识到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能够追求真理,为了敬拜神、满足神活着,这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今天我能因着信神而被抓捕、拘留,能在基督的患难里有份,这不是羞辱,这是荣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极力打岔、拦阻神的作工才是最卑鄙可耻的。想到这里,我里面充满了力量和喜乐。

  •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痛苦中,我想起了当初主耶稣为救赎我们忍受兵丁的羞辱、耻笑、鞭打,被钉十字架的那一幕,想起了神的叮咛与嘱托:“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我的心得到极大的安慰,认识到自己今天所受的羞辱与痛苦都是蒙神纪念的,这是为得真理而受的苦,这苦是荣耀的见证,也是生命的祝福。我既然是信全能神的人,就得有信心、有勇气来接受神的祝福,就得有骨气作神得胜的见证。

  • 神的爱浩瀚无比

    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对人都是拯救,都是爱,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爱,痛苦患难更是神的爱。而且,我也真实体验到,我能在群魔残酷折磨、凌辱时依然站立,能从魔窟中走出来,这都是全能神的话语加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爱激励着我,使我一步步得胜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谢神对我的爱与拯救,我愿把荣耀颂赞归给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