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检举之后

2022年1月26日

韩国 心睿

2016年的一天,我突然收到一封检举我的信件,是我之前撤换过的两个姊妹写的,检举我在她们那里尽本分期间,独断专行、任意妄为,提拔选用了两个假带领,其中一个假带领张某还是个恶人,此人在教会里搅扰、打岔,导致整个教会的工作几乎陷入瘫痪。信里还说,当时我要是多听听她们的建议,或者深入弟兄姊妹中间多打听了解一下,也不至于选用这两个人做带领,给教会工作带来这么大亏损。突然收到这样一封信,我一下子蒙了,心想: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搞错了?虽然我心里有些害怕,但却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心里对写检举信的两个姊妹看法很大,觉得她们可能是在抓把柄报复我。因为她俩原来是这个教会的带领,因为素质差作不了实际工作,还包庇袒护假带领,甚至打击定罪写检举信的人,最后被我撤换了。想到当时我提拔张某也问过她们的意见,她们只是说这个人人性不太好,跟人配搭不来,也没明确说她就是恶人啊,现在张某被显明出来了,她们就检举我,不就是因着我把她们撤掉了她们不服气吗?再说了,当时共产党抓捕那么厉害,环境恶劣,不能正常选举,只能改由提拔任命,但当时又找不到特别合适的人选,相对来说张某素质好些,有点分辨,在那种背景下不提拔她提拔谁呢?总不能不选带领吧?而且提拔张某时我也跟几个弟兄姊妹打听了解过,没有人说她是恶人。人尽本分都有失误,谁看人能一下看透实质啊?提拔的带领有不合适的这也正常吧,谁能保证提拔的人都合适呢?她们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挑毛拣刺吗?我在心里一个劲儿地为自己辩解,对检举信的事心里很抵触。但是因着检举信中提到的这两个人现在被显明的确是假带领,其中张某还是恶人,她们做带领给教会工作和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带来了严重亏损,在事实面前,我又无法回避,只能勉强承认自己看不透人、狂妄自是瞎用人,但对自己的问题并没有认真地反省认识。

后来,带领得知了这件事,揭露我用恶人做带领,人家提醒还不听,太狂妄自是了。我这才有点意识,难道我真的错了?真的是我太狂妄自是了?可当时那个背景下不那样做又能怎么做呢?我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后来,我想到神的话说:“你越认为自己做得好、做得对的地方,越觉得自己能满足神心意的地方,越觉得自己值得夸耀的地方,越值得你去认识自己,越值得你去深挖掘,看看这里面到底有哪些掺杂,有哪些是不能满足神心意的。……因为你本来以为好的地方你肯定就不去挖掘它,也不去注重它,也不去解剖它里面到底有没有抵挡神的东西。(《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有真实转变》)神的话点醒了我,也给了我实行的路途。借着一段时间的寻求,我才认识到我确实太狂妄自是了。自从收到检举信后,我就一直在讲自己的理,觉得当时环境恶劣,不能正常选举,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在那个背景下,张某相对好一些,又没有事实证明她是恶人,提拔张某没有错,张某后来被显明是恶人,这谁也预料不到,我又不是故意选用恶人来打岔搅扰神家工作。所以,第一次看到检举信的时候,我一直不反省认识自己,对写检举信的姊妹心生反感,甚至论断她们是故意抓我的把柄。现在想想,在选用张某时,两个姊妹提醒我张某人性不太好,我心里也清楚,她们是怕我用了不对的人做带领对神家工作不利,只是当时她们对张某的实质没看透,所以也不敢直接下断案说张某就是恶人。而我当时因为太狂妄,看不上她们,觉得她们素质差,做带领期间选用的人多数都不合用,她们能提出什么好的建议?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接替她们工作的人,她们却挑毛拣刺不让用,所以我对她们的话一点儿也听不进去。现在,当我放下自己反省寻求的时候,就看到我在选用带领上的确存在问题。​​虽然当时不能正常选举,改由提拔任命,但提拔哪个人必须得经过一些明白真理的人同意,而我只是和一个配搭的姊妹商量,又只向几个人简单打听、了解了对张某的评价,其中写检举信的两个姊妹还有不同意见,我也没有进一步寻求,就凭观念想象、主观臆断认为张某适合做带领,就直接任命了张某。在这件事上,我犯了几个错误:第一,我没有多了解一些知情人,把张某的一贯表现了解清楚;第二,我没有找明白真理的人寻求,也没有向上面寻求。更主要的是,在有不同意见的情况下,我没有理会就断然否定了别人的建议,凭己意独断专行任命张某做带领,这实在是胡作非为。另外,神家一再强调选带领最忌讳的就是选用恶人、诡诈人,当时两个姊妹提出张某人性不太好,我要是真有敬畏神的心,就应该再多找一些知根知底的人打听,了解清楚张某的人性到底如何,确定不是恶人再提拔使用。如果了解后仍确定不了,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张某在当时看各方面还好一些,也可以边用边观察,一旦看透她不是好人、不走正道,就得赶紧撤换,这样才不会给神家工作带来打岔搅扰。绝不是像我这样随便选一个人做带领就万事大吉,撒手不管了。看到我所谓的对、我持守的对都是我的己意,是我的观念想象。我自以为是,硬着颈项顽固地持守自己,结果用了一个恶人做带领一年多,导致教会的工作几乎陷入瘫痪状态,我才发现我在选用带领的事上不是犯了一个小错误,而是作了恶,是严重地抵挡神。神选民跟随神追求真理蒙拯救,有个好带领太重要了。而我根本没把选拔带领这么重要的工作当回事,也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不但没有给弟兄姊妹选好带领,反而选用了一个恶人来坑害神选民,一点儿不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负责,就我这样对待本分的态度,哪配做带领工人啊?我在选带领的事上那么轻率、鲁莽,那么漫不经心,还特别狂妄自是,别人发现问题提醒我还听不进去,独断专行、任意妄为,结果给整个教会的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都带来严重的亏损,这个亏损我没法弥补啊!我给弟兄姊妹选了一个恶带领,作了这么大的恶,可当两个姊妹检举揭露我时,我不但不为此感到亏欠、自责,反而一直讲理、辩解,真是太刚硬、太可恨了!

之后,我也反省自己怎么这么狂妄自是、独断专行,不接受别人的建议,也不寻求真理原则,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性情?神怎么看待?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有的人总自是,总坚持自己的,说‘谁说我也不听,即使听也是表面听听,我就不改,我就这样做,我觉得我没错,我觉得我满有理’,也可能你是有理,你做的是没什么大问题,没出错,业务方面你是比别人懂,但是你这么表现、这么实行,别人看见了会说:‘这人性情不好,他临到事不管别人说的对错,一点儿都不接受,全是抵触,这人不接受真理。’人都说你不接受真理了,神会怎么看哪?神能不能看见你这些表现?神太能看见了,神不但鉴察人心肺腑,还随时随地地观看你的一言一行。神看见了会怎么作?神说:‘你这个人刚硬啊,你在没错的情况下这样,在有错的情况下还这样,不管什么情况下你所流露的、表现的全是顶撞、抵抗,丝毫不接受任何人的意见、建议,心里完全就是抵触、封闭、拒绝,你这人真难办哪!’难办在哪儿呢?难办在你的表现不是一种做法的错误、不是一种行为的错误,而是一种性情的流露。什么性情的流露呢?你这人厌烦真理、仇视真理。一旦定义为仇视真理,在神那儿看你就麻烦了。在人看,人顶多说:‘这人性情不好,死犟、狂妄啊!这人不好相处,不实行真理,也不喜爱真理,从来也不接受真理。’大家顶多给你这样的评价,但是这个评价能不能决定你的命运呢?人给你一个评价决定不了你的命运,但有一点你别忘了,神鉴察人心,同时也观看人的一言一行。神如果给你一个这样的定义,说你这个人仇视真理,而不是仅仅说你这人有点败坏性情、有点不听话,这是大事还是小事?(大事。)这就麻烦了。这个麻烦不在于人怎么看你、怎么评价你,而在乎神怎么看你仇视真理这个败坏性情。那神怎么看呢?神说‘他仇视真理,他不喜爱真理’,神就这么看吗?真理是从哪儿来的?真理代表谁呀?(代表神。)那你们揣摩揣摩,人仇视真理在神那儿神会怎么看?(与神为敌。)这事是不是严重了?仇视真理的人,他心里是仇视神哪!为什么说是仇视神?人骂神了吗?当面反抗了吗?背后说什么了吗?没有。有人说:‘流露这样的性情就是仇视神了?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啊?’这是实情,事情发展的后果是可怕的。就是说,人有这个性情,就能随时随地流露这样的性情,如果凭它活着会不会抵挡神呢?临到事涉及真理的时候,涉及到人选择的时候,若人不能接受真理,还能凭败坏性情活着,就自然会抵挡神、背叛神了,因为这种败坏性情就是仇视神、仇视真理的性情。(《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常常活在神面前才能与神有正常关系》)神的话点出了问题的实质、要害,反击了我的观念。尤其看到神说“你的表现不是一种做法的错误、不是一种行为的错误,而是一种性情的流露。什么性情的流露呢?你这人厌烦真理、仇视真理”,这句话让我感到很扎心,也很受触动,没想到狂妄自是流露出来的性情在神看是不接受真理,是厌烦真理、仇视真理,这可是恶人、敌基督的性情啊!真被神定性是厌烦真理、仇视真理,那可就成魔鬼撒但了,就不能蒙拯救了。我心里很害怕,虽然以前我也知道自己性情狂妄自是,不容易接受别人的建议,还因此留下了一些过犯,但我仅仅是承认,甚至有时还觉得狂妄自是这是败坏人类的共性,不好变化,所以就迁就自己,并没有当作重要的问题去解决。以至于尽本分中常常流露狂妄自是的性情还不以为然,遭到对付也只是当时难受、懊悔,有意识地克制自己,过后还是身不由己地常常流露。凡是熟悉我的人对我的评价就是狂妄自是,带领给我交代工作也是常常提醒、嘱咐我,千万不要狂妄自是,要多听听大家的意见,唯恐我狂妄自是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今天借着神话的揭示,我才看到自己狂妄自是不接受真理,别人的建议再对、对神家工作再有益处我也不听,顽固地持守自己的意思,甚至谁给交通真理原则、谁提建议,只要不合我的观念,我就反感谁、抵触谁,谁揭露我我就恨谁,容不下谁,这就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敌基督性情啊。想到当初两个姊妹提醒我用人不当,怕我用了恶人坑害教会,可我对她们的建议一点儿听不进去,顽固地持守己见。现在两个姊妹不受地位权势的辖制写检举信揭露我的问题,是为了维护教会工作,对我也是个警醒,我不但不接受,不反省认识自己,还厌烦、排斥她们,甚至论断、定罪她们是抓我把柄。我这样的态度不就是厌烦、仇视真理吗?想到神的话说:“你们说,厌烦真理的人是什么人?是不是抵挡神、与神作对的人?即使他不公开抵挡神,但是他的本性实质是否认神、抵挡神的,这就等于公开地告诉神,‘你说的话我不爱听,我不接受,因为我不承认你的话是真理,所以我就不信神,谁能给我利益、给我好处我就信谁’,外邦人是不是这样的态度?(是。)你对待真理的态度如果是这样的,这是不是公开与神敌对?你公开与神敌对,那神还能拯救你吗?(不能。)这就是神向所有否认神、抵挡神的人发怒的原因。厌烦真理的这类人他们的实质就是与神敌对的实质,有这样实质的人神不把他们当人,神把他们当什么?当仇敌、当魔鬼,神绝对不会拯救,到最终还要降下灾难将其毁灭。(《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要尽好本分明白真理最关键》)神说对待真理的态度就是对待神的态度,我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不就是仇恨神与神为敌吗?仇恨真理的人都是恶人,是魔鬼撒但,是正宗的撒但性情的代表啊。如果弟兄姊妹提的建议是出于圣灵的开启,合乎真理,对神家工作有益处,而我狂妄自是,不寻求也不接受顺服,那就是违背圣灵的开启,是直接抵挡神、触犯神性情啊。认识到这儿,我心里更害怕了,感觉到我的问题太严重了,绝不是我认为的有些狂妄自是、没有听从人的建议那么简单,而是涉及到我对待圣灵作工、对待神的态度,涉及到抵挡神了。

后来,带领解剖了我做这个事的性质,说:“你提拔恶人的时候,别人提醒你,说那个人有严重问题,你不听,只相信自己的看法。如果你的看法有神话作根据,那你相信自己可以,如果没有神话依据,是出于你的谬妄观点,那你这个相信自己属于人性有问题,你不按原则办事,人性不公正,有点蛮不讲理、不可理喻。”听了带领的交通,我感到很扎心。我不光是性情狂妄自是,人性也真的有问题,我不能公平对待人。我看好的人,我打算选用的人,我不容许别人说他的不是,而提建议的人如果是我看不上的或是被撤换的,对他们提的建议我更是嗤之以鼻,根本不放在心上,好像人家本分没尽好被撤换了就什么好的建议都提不出来了。我凭着个人的情感、己意对待人、选用人,不能根据真理原则公平对待人,我的人性人品、我的性情都有问题,我要是一直做带领,肯定就是假带领、敌基督,给神选民带来的都是伤害。越反省越觉得我的问题很严重,因着我狂妄自是,在教会工作、重大问题上不听弟兄姊妹的建议,给教会带来了这么大的亏损,在我信神的生涯中又多了一个恶行、污点。我心里很难受,也很懊悔。

我开始琢磨为什么我总是这样狂妄,总是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根源到底在哪儿呢?神的话给了我答案,神说:“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有狂妄自大的性情,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你自己也控制不了,这是身不由己的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地位上见证自己,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末世基督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是啊,我的本性太狂妄了,而且狂得没有理性,总觉得自己对,好像自己的观点、看法都是真理,不许别人质疑,更不许人有不同的建议。就像在选带领的事上,神家明确规定,不能选用恶人、诡诈人做带领,这是最忌讳的事,也是很严肃的问题。两个姊妹提醒我张某人性不好,与人配搭不来,我只是简单地找了几个人打听了解,再加上我的主观臆断就盲目地否定了姊妹们的看法。我并没有找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寻求,也没有把人性不好与实质性的恶人有什么区别搞清楚,弄明白张某跟弟兄姊妹配搭不来具体是什么原因,到底是败坏性情问题,还是人性凶恶。如果只是败坏性情的问题,她也能接受真理,这就能变化,不能定性为恶人;如果人性凶恶,厌烦真理、仇恨真理,那就是恶人,无论她做什么恶事,怎么对付修理她都不会接受,也不会有真实的悔改。如果当时我能寻求真理根据恶人的实质、特征来衡量张某的一贯表现,对她应该就能有一些分辨,不至于再坚持用她,给教会工作带来这么严重的亏损。造成今天的后果,都是因为我太狂妄了,丝毫不寻求真理。我哪怕稍有一点敬畏神、顺服神、寻求真理的心,也不至于出大错、作大恶,使整个教会的工作陷入瘫痪状态,那么多弟兄姊妹跟着遭殃,生命受了亏损,自己也留下了无法弥补的过犯。我越想越觉得自己太刚硬、太顽固了,心里特别恨自己,也咒诅自己。之后,我就跟神祷告愿意真实悔改。

后来,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有了实行进入的路。神说:“你做了一件事神很不满意,那你当时要做这事时有没有祷告神?你有没有揣摩过‘这事拿到神面前,神会怎么样呢?这事如果神知道了,是高兴还是反感呢?神会不会痛恨呢?’你没寻求吧?即便有人提醒你,你还认为这事不算什么,不算违背原则,也不属于犯罪,结果触犯了神的性情,惹得神对你大怒,甚至恨恶。如果事先你能寻求、考察,把这事看透了再做,这不就有把握了吗?虽然人有时情形不好或者消极,但如果把要做的每件事都郑重地拿到神面前祷告,然后再根据神话寻求真理,就不会出大错了。人实行真理有误差这难免,但如果你做事时知道怎样做合乎真理就是不按真理实行,那就是你不喜爱真理的问题了,这种不喜爱真理的人性情是不会有变化的。如果你摸不准神的心意,不知到底该怎么实行,那就应该与别人交通、寻求真理。如果大家也觉得看不透,那就应该在一起祷告神,向神寻求,等候神的时候,等候神开辟出路,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想出好的办法了,就有了好的出路,这可能就是出于圣灵的开启光照了。如果最后发现这么实行有点误差,那就赶紧改正过来,这个误差神并不定罪,因为当时你做这事时存心对,你是按着真理去实行的,只不过当时原则不透亮,实行得有点误差,这情有可原。但现在很多人做事只凭自己两只手去做,只凭自己头脑想象这么做那么做,很少琢磨‘这么实行到底合不合神心意呢?我这么做神能不能高兴?我这么做神对我能不能信得过?我这么做是不是在实行真理呢?神若听到这事能不能说“这事做得对,做得合适,尽管去做吧”?’你能不能这样认真省察每一件事?能不能对每件事都求真过细呢?或者琢磨这事你这么做神恨恶不恨恶,这么做大家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凭着自己的意思去做的,是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你这么多想想,多问自己几个问题,多去寻求寻求,做这事的误差就会越来越小。这样做才证明你是真正寻求真理的人,是敬畏神的人,因为你是按着真理的要求方向去做的。(《末世基督座谈纪要·寻求神的意思是为了实行真理》)神的话给了我实行原则,无论做什么事都得存着敬畏神的心寻求真理、寻求做事的原则,尤其是在涉及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的事上更不能凭己意瞎做,否则一旦给神家工作带来严重亏损,打岔搅扰了神家工作,这类事都是恶行,是得罪神的事。另外,尽本分千万不能一个人说了算,不能凭己意独断专行,要多和配搭的弟兄姊妹商量,向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寻求交通,还要听取弟兄姊妹的不同建议,不管这个人有没有地位,有没有恩赐、特长,都要虚心倾听。对于看不透的事更得及时寻求真理,把原则搞清楚了,知道这个事怎么做合乎真理,不得罪神,然后再去做。这样就能解决狂妄自是的问题,也能保守自己不作恶触犯神的性情。还要学会否认自己,越是在自己认为对的事上,越不能持守,应该寻求是否合乎真理原则。以往我不认识自己,没有自知之明,总是特别相信自己,经过这次惨痛的失败,我才看到,我自以为是的地方、认为绝对不会错的地方,甚至我有足够的根据认为对的地方,事实显明,不但是错的,而且错得离谱、荒唐,错得让人憎恨,造成的后果也是惨重的。想到我以前就因着狂妄自是留下不少过犯,当时自己都认为很对,甚至有时还拿出神话作根据,过后显明我持守的还是错的,因为我不是真正明白神话、掌握原则,而是乱用神话,瞎套规条。认识到这些,我从心里承认自己的确没有真理实际看不透人、看不透事,甚至有些观点还挺谬妄、荒唐。再加上我素质差,考虑事不周全,又不明白真理,明白点道理还爱守规条。这时,我心里才彻底服气了,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特别贫穷、可怜,不愿再持守自己了。

后来,再临到有人提不同建议,我又想持守自己的时候,就会想起这些惨败的教训,想到以前自己认为肯定对的许多观点,最后用真理一衡量都是错的,是被神定罪的,我就不敢再持守自己了,赶紧听听别人的建议。有时讨论一个事,我不知不觉又会否定别人的建议,事后意识到了赶紧再问问多数人的看法,唯恐在这事上没听从对的建议,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在有些自己认为做得对的地方,也不敢自作主张了,能有意识地征求配搭的弟兄姊妹的建议,或者向带领、同工寻求,这样实行心里才踏实一些,也避免了自己独断专行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虽然我现在还会流露狂妄自是的性情,但比之前要好一些了。

经历过来我体会到,像我这样一个特别狂妄自是的人,要是没有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没有弟兄姊妹的检举揭露,没有神一次次的显明对付,我根本不会认识自己,更不会否认自己。我现在能有这点变化,稍微有点理性、有点人样,这都是神的心血代价,是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我从心里感谢神的拯救。

下一篇: 做诚实人不再难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做带领不是当官

法国 马太(Matthew) 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已经三年了。2020年10月,我被选为教会带领,我意识到这个本分责任重大,虽然这让我感到有些压力,但我很自豪,觉得自己素质比别人好,所以才会被选上尽这么重要的本分。接下来,我认真地对待这个本分,跟弟兄姊妹聚会交通,解决他们尽本分…

这样做人才有人样

主人公经营一家理发店,起初做生意讲究诚信,后来她父亲生病需要钱,她便开始随从社会潮流说谎欺骗顾客,虽然挣了一些钱,但良心常常受谴责,心里空虚、不安,却欲罢不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之后,她通过读神的话语,明白了神喜欢诚实人,厌憎诡诈人,开始操练说真话做诚实人。可面对金钱的试探,她又说谎欺骗顾客,心里很自责、懊悔。通过寻求真理、读神的话,她对自己说谎耍诡诈的根源有了些认识,也从神的话中找到了实行路途,坚持按神的话实行做诚实人,体会到这样做人光明磊落。

放弃也是一种获得

实行真理,放弃脸面虚荣、名利地位,这是得着真理蒙了神的拯救啊!实行真理,生命性情有了变化,得到的是永远的真理生命,谁也夺不走。名利、地位、金钱等这些东西都是属撒但的,得到的再多那也只是暂时的,是虚空,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如果没有性情的变化,这些东西得的越多越堕落、抵挡神。

我的信神带有欺骗性

喀麦隆 Michel(米歇尔) 从小我家里比较贫穷,我一直梦想做一名银行高管,想要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地位,这样,我们家经济上就不会那么拮据了。大学毕业后,我就开始找工作,给很多公司都投了简历,但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只能找到普通的、工资低的工作。201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