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为什么我的生意如此之好

38

吉林 夏莱

上午十点多钟,我刚送走几位买药的客人,大客司机赵师傅就笑呵呵地走了进来。他递给我一张买药的单子,笑着说:“现在不忙了?那给我拿药吧!”我接过单子一看,各种各样的药品一大列,有的甚至一种药就要买十盒。我惊讶地说:“怎么买这么多药啊?”赵师傅说:“这都是乡亲们让捎的!他们还指定让我上你这家药店买,说你这个人实在。诶,我还纳闷呢,同样是药店,你的生意怎么做得这么好呢?”我听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送走赵师傅,我回想着刚才他说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中,思绪回到了过去……

取之有道 心里踏实

2004年,我借钱开了一家药店。那时的我很单纯,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童叟无欺,货不二价”为经营理念,老实本分地做生意,想着自己有医学基础,问病卖药,生意一定差不了。六十平米的小店,我整天忙忙碌碌,虽然挣的钱不多,但感觉心里很踏实。

他人怂恿 开始摇摆

一天,小王来店里送药,他等了我一个多小时,我才闲下来和他点货。他看着我诚恳地说:“大姐,别看你这么忙,你也不一定比别人挣得多!”我看了他一眼,小王又接着说:“你看李大夫家哪有你家顾客多,可人家现在开了好几家分店,都是雇员工的,也不像你这么累。再看别人家的药店,也都不少挣。我看你卖药也太实在了,你得学着点儿,得会配药,比如顾客买消炎药你再给他配一盒去火药,人家买肠炎灵就再配一盒诺氟沙星,再比如……”听着小王的话我也有一丝动心,心想:“开药店这几年我确实没挣到多少钱,同样都是做生意,人家怎么就比我多挣钱呢?我是不是太实在了?”但转念又一想:“我如果按照小王说的那样做,这不是在骗人吗?”想到这儿,我心里还是不踏实,于是我笑了笑,没有答话。

到了晚上,忙碌了一天的我终于可以休息了,但小王白天说的话不断地在我脑海里打转。此时我又想起以前同行的赵哥也提醒过我,卖药时不能那么死心眼,顾客要什么药就给拿什么药,得给顾客多推荐差价大的药,言外之意也是让我想方设法多赚些钱。琢磨着他们的话,我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了,想想自己整天累死累活、忙里忙外,到头来还没有别人挣得多,心里就感到很不平衡,又想到别人家都开分店了,而我还欠别人那么多钱……我的心开始动摇了:“如果我按着他们说的去做,就能很快把外债还上,我也不用这么累了,生活条件也就提高了……”

第二天,有个顾客来买消炎药,我便打算再给他多拿一盒去火药,可心里“怦怦”直跳,再看看顾客不像有钱的样子,我心里有点过不去,就把药放了回去。过了一会儿,又来一个老顾客,我就把那盒去火药拿给他说:“你再加点去火药,这样病好得快。”顾客因为信任我,就高兴地拿着药走了。他走后我心里有些自责:“顾客买的药品足可治疗他的病了,而我却为了多挣钱,硬推销给顾客没有必要买的药品,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药吃多了会伤身体,甚至会起副作用,我为了多挣钱不顾顾客的身体,这样做真是太没良心了!”此时,我觉得对不住人家,但看着手中比之前多挣的钱,我妥协了。

改变理念 良心难安

之后在利益的驱使下,我改变了自己的经营理念。为了招揽顾客,我把别人家都有的药品价格调到最低,再进一些别人家没有的、挣差价大的药品。不挣钱的药,只要不是顾客指定要买的,我是不会给拿的,就是有的顾客要买,我还会想方设法改变他们的主意,花言巧语地推销挣钱多的药品。我经常给买消炎药的顾客搭配一盒去火药,以炎症去得快为由卖给对方,而当顾客要买去火药的时候,我就告诉他再加点消炎药,光去火不消炎也不行。

一段时间下来,我挣的钱的确比以前多了,虽然这样出卖良心耍手段挣钱我心里很受责备,但又一想:“同行都这么做,我还老老实实做生意,看到挣钱的机会不抓住,那不是傻吗?再说我也得生活呀!”尽管我这样安慰自己,但我总担心顾客发现我欺骗他们,他们就会揭穿我让我身败名裂,为此我常常睡不着觉,活在了痛苦之中。长期劳累与煎熬的生活导致我得了很严重的心脏病、低血压、神经衰弱,走路都迷迷糊糊的,走在平地上就像踩在了坑里。我常常想:“现在钱是挣到手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可我的心里却总感到空虚、难安,我这样处心积虑地挣钱到底值不值?我活得怎么就这么累呢?这样的日子何时到头呢?”

接受福音 找到光明

2006年,我接受了神的国度福音,我感觉自己特别幸运,在茫茫人海中神拣选了我,我真是太有福了!

话在肉身显现

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我的国度都是要那些诚实、不虚伪、不诡诈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实忠厚的吃不开吗?我正和他们相反,诚实人到我这里来就行,我就喜悦这样的人,我也需要这样的人,这正是我的公义。”(摘自《第三十三篇说话》)从神的话中我知道神是信实的,神喜欢诚实人,诚实人心里没有阴暗面,不搞虚假、伪装,做事光明磊落,能拿到大面上,凡事接受神的鉴察,不欺骗神,也不欺骗人,只有诚实人才能进入神的国度。以前我很喜欢人与人之间坦诚相待、单纯敞开,也向往这样的生活,但如今在一切向钱看的社会,人人都崇尚金钱,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我为了能赚更多的钱过上好日子,开始耍手段、搞欺骗,推销给顾客可买可不买的药品,使自己能得到更多的利益,看到自己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诡诈人,根本不是神所要的诚实人。今天神的话给我指明了路途与方向,只有做诚实人才能蒙神称许,于是我下定决心:既然我信神了就该换个活法,做神喜悦的诚实人,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为了挣钱不择手段地搞欺骗了。

利益面前 失去见证

一天,一个顾客来买药,本来一盒药就可以,可我又想多给他拿一盒辅助治疗的药,想到神要求我们做诚实人,我不应该再昧着良心欺骗顾客了。但转念又一想:“这一盒药能挣好几块钱呢,一个人少挣好几块钱,一天得少挣多少啊?……”我越想越纠结,在利益的驱使下,最后我还是把这盒药卖给了顾客。

顾客走后,我闷闷不乐地坐在店里,心里特别受煎熬,我不禁扪心自问:我为什么明知道做诚实人是神的要求却实行不出来呢?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听到真理也无心思去实行,看见神已显现也无心思去寻求……”(摘自《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看了神的话,我才认识到自己明知神的要求却实行不出来,就是因我被撒但败坏后凭着“金钱至上”“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等撒但生存法则活着。受这些错误的生存法则支配,我越来越崇尚金钱,认为没有钱寸步难行,有钱就有了一切,有钱就能享受高品质的生活,就能让人高看,说话也有底气了,这些错谬的观点使我为了挣到更多的钱不惜采用各种手段。想当初,我的经营理念是以诚信为本,老实本分地做生意,虽然挣的钱少,但心里特别的坦然、踏实。可当我得知别人用欺骗的手段很轻松就能挣到钱,而且挣的钱比我多得多时,我就开始动摇,由一开始的良心不安到后来的理所当然,以至于为了挣到更多的钱,我昧着良心说谎欺骗顾客,不顾顾客的身体健康给其多开无用的药,就这样我慢慢地放弃了做人的原则。信神后,我知道神喜欢诚实人,厌憎诡诈人,但在金钱、利益面前,我又身不由己地搞欺骗,放弃了实行真理的机会,在神面前立心志否心志,失去了见证,做出了悖逆神的事,让神厌憎。这时我才看清撒但就是借着金钱来捆绑人、苦害人,致使我的思想完全被它同化,把钱财放在了第一位,一心只为追求金钱,追求更好的物质享受活着,为此不惜违背做人的原则,丧失了良心、理智、人格和尊严。

诚实的人 蒙神称许

我又想到神的话说:“神有信实的实质,所以他说话向来都是可信赖的,他作事更是让人无可挑剔、无可疑义的。所以他喜欢对他绝对诚实的人。……有许多人宁可下地狱也不愿说诚实话办诚实事,这就难怪我对这些并不诚实的人另作处置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神是信实的,神说话一是一,二是二,没有欺骗和谎言,所以神也要求我们做诚实人,办诚实事,可我却为了金钱和利益玩诡诈、搞欺骗,完全就是神所厌憎的诡诈人,如果我还是这样做人,肯定会成为神所厌憎的对象,那我的结局只能是沉沦灭亡。想到这些,我心里有些害怕,我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要背叛自己的诡诈存心,按照神的话做诚实人,老老实实做生意,不再欺骗顾客。

一天,刚过了卖药的高峰期,我正在往货架上补充药品,教会的王姊妹来找我,商量给我同事传福音的事。我俩定下时间后,姊妹和我分享了她最近的经历收获,我也把这几天的经历交通了出来。我说完后姊妹说:“感谢神!听了你的经历后,我也能得一些造就,看到神喜悦诚实的人,人为了利益玩诡诈欺骗顾客确实是神所厌憎的,这样追求下去如果不悔改是很危险的。不过咱们还得扭转咱的看事观点,看透人该追求什么才是最有意义的,怎样活着才是有价值的人生,这样才能有更明确的实行路途,逐步脱去败坏性情……”随后,姊妹给我读了段神的话:“人如果认识神有真理了,那才是活在光明中,人的世界观、人生观转变了,才是根本的变化,人有了人生的目标凭真理做人,绝对顺服神凭神话活着,心灵深处感觉踏实亮堂,心里没有一点黑暗,完全释放自由地活在神面前,这才获得了真正的人生,是有真理的人。另外,你所有的真理是从神话中来的,从神那儿来的,整个宇宙万物的主宰——至高的神称许你,说你是真正的人,你真正活出人生了,神称许你,这不是最有意义的吗?这就是有真理的人。”(摘自《怎样认识人的本性》)姊妹交通说:“神的话语使我们明白了,只有追求真理,转变错误的看事观点,能凭神的话活着,达到认识神,脱去败坏性情,才能活在光明中,能被神称许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就像约伯,他一生只追求敬畏神远离恶的道,在凡事上都寻求真理,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他不在乎个人利益得失,更不为维护自己的利益玩手段、搞欺骗,当撒但的试探临到失去家产、儿女时,他仍然称颂神的名。约伯对神的敬畏与顺服蒙神称许,最后神赐给他更多的祝福。又如彼得,他一生只追求爱神、认识神,在临到的一切事上从不考虑个人利益,而是顺服一切出于神的,最后他为神倒钉十字架,作出了美好响亮的见证。他们都注重在凡事上实行真理做诚实人,满足神的心意,得着了神的称许、祝福,他们活出了有意义的人生。”

听了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能像约伯和彼得这些历代圣徒一样,追求敬畏神、爱神,在凡事上寻求真理脱去各种败坏性情,为神作美好的见证,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想想这些年我为了利益活着,靠着欺骗的手段挣黑心钱,钱是挣到手了,但不是光明正大挣来的,心里一点也不踏实,良心愧疚难安,还患上了各种疾病,弄得我身心疲惫,不但没能得到幸福,还因着玩诡诈让神厌憎、恨恶,活在痛苦煎熬中。现在我清楚地知道了,凭着撒但的生存观点活着,只能越来越痛苦,被撒但败坏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没有人样。我要扭转自己的看事观点,按神的话做诚实人,在凡事上实行真理满足神,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得着神的称许,这才是最重要的,是多少金钱也换不来的!此时,我感到轻松释放,对做诚实人有了信心。

按神话行 格外轻松

读神话

姊妹走后,我又看到神的话说:“要做诚实人,要为除掉诡诈的心而祷告神,借着祷告随时洁净自己,借着祷告被神的灵感动,你的性情随之就逐步变化了。”(摘自《关于祷告的实行》)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神知道我们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没有胜罪的能力,凭自己实行不出神的话。我们要实行真理做诚实人就得依靠神,把自己的难处向神交托,求神除掉我们内心的诡诈,并有意识地实行真理,说话、做事能接受神的鉴察,放下自己的利益,一是一,二是二,这样败坏性情就能逐渐变化,最后达到与神相合。从那以后,我就按神的话语实行,卖药时有意识地跟神祷告,实行做诚实人的真理,根据顾客的需要拿药。虽然这样挣的钱是少了,但不用再绞尽脑汁为了钱财搞欺骗了,我心里感觉格外轻松释放,平安喜乐,这样做人光明磊落、坦坦荡荡!

一次,一个顾客要买好几样药配着吃,但我知道其中有一样药他没必要吃,而且对身体还不好,我就不想给他拿了,但转念又一想:“这是他自己要拿的,可不是我要给他拿的,这应该不是耍诡诈吧,而且他多拿一样药我还能多挣点钱呢!”这时,神的话在里面引导我:“诚实就是做事、说话不掺水分,不欺骗神,不欺骗人。”(摘自《告诫三则》)我一下子意识到,这不是又要为自己的利益耍诡诈吗!顾客不知道该吃什么药合适,可是我却为了自己的利益不说真话,根本不考虑顾客的身体健康,这也不是诚实人该做的事呀!人在做神在看,我已经知道了这样做是神厌憎的,我还这么做,这不是明知故犯吗?想到这儿,我赶紧把那盒没必要吃的药拿回来了,并与顾客实话实说:“这盒药与那些药配在一起吃不好,有副作用,你买那几种药就行了。”顾客看了看我,点点头,满意地拿着药走了。看着顾客离开的身影,我心里很踏实、喜乐!

此后,我更加有信心实行做诚实人了,该给患者拿什么药就拿什么药,不再为了多挣钱欺骗顾客了。有一次顾客说自己有些发热,问我吃点什么药,我给他量了体温,检查后没什么事,我告诉他回家多喝点淡糖水,睡一觉就好了,这要是在以前,我起码也得给他拿一盒清热去火的药。如今这么做虽然没挣着钱,但实行真理做诚实人能让神满意,我心里感到踏实、平安,这是多少钱也换不来的。而且我再也不用为多挣钱挖空心思半宿半宿睡不着觉了,每天心情特别舒畅。渐渐地,我的身体和精神面貌都好转了,别人都说我像变了个人似的。

生意红火 神的祝福

一段时间后,我听到顾客们议论,有的人说:“买药就上小夏家,她做生意讲信用,不糊弄人。”有的人说:“现在的药店尽让咱多花钱买些没用的药,可在小夏家买药花钱少还管用,她这人实在,买药就到小夏家!”有的病人来拿药我让他去医院检查,病人却说:“我让他们看,还不如让你看呢!”就这样,我的生意不但没有冷淡,反倒越来越红火,被别人推荐来的顾客也很多。而且因为我进药时质量关把得特别严,外县的、乡下的人也让大客司机帮忙来我家买药,很多人一买都是十多盒。县城里三十多家药店,除了几家大药店外,我的药店是数一数二的,而且口碑是最好的。

我只是一名护士,没有多少医学知识,没有多少临床经验,如今能有这样的效益,我知道这都是神对我的祝福!以往我认为做诚实人吃亏,利益会受损失,但事实证明恰恰相反,做诚实人不但没有吃亏,反而生意越做越红火,心灵里也得到了真正的释放自由!如果没有神话语的带领与引导,我现在还在金钱的漩涡中苦苦挣扎,为了多挣钱搞欺骗,活得没有一点人样,更不知道人活着的价值与意义。想到这儿,我不由得从心里感谢神,是神的话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当我按神的话实行做个心怀坦荡的诚实人时,就活出点真正人的样式!

“小夏,给我拿点药。”顾客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又开始继续在店中忙碌了起来……

感谢神!一切荣耀归于神!

相关内容

做诚实人真好
一是一 二是二(上)
一是一 二是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