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我不再轻狂

2020年7月1日

中国河南 苗晓

神的话说:“经历神的作工要想变化成有人样式的人,就得经过神话语的揭示、刑罚、审判,最终人才能有变化,这是个路途,不这么作人就没法变化,就得一点一点地这么作。人必须得经历审判刑罚,还得不断地修理对付,人的本性里有哪些流露必须得揭示,揭示出来之后,人听明白以后才能往正道上走,经历一段时间明白一些真理了,才有点把握能站立得住。”(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认识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区别》)结合这段神的话,我谈谈我的经历体会。

我从五岁开始学习古筝,大学在音乐学院学的也是古筝专业。信神以后,我听到神家有些诗歌是用古筝配乐,心里很开心,就盼着有一天我也能尽上这方面本分,好好发挥自己的特长,编出各种优美的曲调赞美神。

年少的我不再轻狂

2019年5月,我终于尽上了这方面的本分。到了组里,我发现其他姊妹虽然来得比我早,但我的古筝技术也不比她们差,尤其听到姊妹们还说要多跟我学习,我心里美滋滋的,心想:“以后我会让你们看看我的实力。”接下来,两三天我就能编出一首曲子,看着姊妹们都比我慢,有时陷在难处中摸不着头脑,我就有种优越感,觉得自己就是比她们强,尤其当姊妹们出错时,我就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端在老师的位上来教她们。

一天,我正在编曲,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弹奏古筝的声音,我知道是李明姊妹在练习,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嫌弃:“这弹得也太差劲了,听说她还考过古筝十级,看来真是好久没有练琴,手生成这样了……”我忍了一会儿,后来实在坐不住了,走到姊妹跟前说:“你弹的都不在调上,你是怎么考的十级呀?”姊妹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小声说:“我已经十来年不摸琴,都生疏了,你能不能教教我这儿该怎么弹?”我瞟了她一眼,说:“你还真是很久没有摸过琴呀!”看到姊妹低下头不说话了,我心里有点受责备,觉着不该这样对待姊妹,但想起我在学校教小学妹时说话比这还狠,就觉得这也不算什么。我就给姊妹示范了一遍,对她说:“你就按我说的弹,没有错。”姊妹弹时我看她手指有点僵硬,表情也很紧张,一会儿又弹错了,我又教了她几遍,看姊妹还是弹错,我就又有些嫌弃:“以前我在学校遇到问题问学姐,都是教两遍我就学会了,这都教你几遍了还是不会,水平也太差了吧!”我就冲着她说:“给你说几遍了还是不会,看你这样我都不想教你了。”姊妹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失落。姊妹的眼神一下子触动了我的心,我意识到我给姊妹带来了伤害,我怎么会这样呢,就不能有点耐心吗?可转念一想,我也是为了纠正她的错误,她这会儿难受点,以后业务水平才能长进快,受益的是她。想到这儿,我就没太在意。可从那之后,我感觉到姊妹学习古筝的态度不积极了,也不来问我问题了,我问她什么原因,她低着头小声地说:“我害怕问了你又对付我,不会也不敢问了,想着等你去练琴的时候,我就听你是怎么弹的,跟你学学……”听了姊妹的话,我的心像针扎一般难受,没想到我把姊妹辖制得有问题都不敢来问我,给她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可我也是想帮她尽快学会呀,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呢?我就向神祷告,愿神带领我认识到自己的问题。

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狂妄性情是怎么产生的?是别人咨询你导致的吗?(不是,是本性。)那这个本性怎么导致你能有这样的反应和表现呢?它是怎么流露出来的?就是一临到有人咨询你这类事,你马上就失去理性了,失去正常人性了,没有正确的判断了,你就认为:‘问到我了,我懂!我知道!我明白!这事我常接触,再熟悉不过了,不算什么。’你一有这样的想法,你的理性还正不正常?败坏性情流露出来的时候人的理性都是不正常的。所以,无论临到什么事,即使别人咨询你你也不能高姿态,你的理性得正常。”(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的路途》)“不要自以为是,要取别人长处弥补自己缺欠,看看别人是怎样凭神话活着的,他们的生活、举动、言语是否值得你借鉴。看谁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二篇》)看完神的话,我特别扎心、难受,神的话把我的一举一动包括心思意念都揭示了出来,我才知道原来我这些表现是狂妄性情的流露。我自以为上过音乐学院,懂点专业知识,就自命不凡,认为自己是个人才,听到姊妹们说有什么不懂就问我时,就更认为自己不管是在业务知识上还是专业技术上,都是出类拔萃的,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理所当然地把自己摆在老师的位置上。教姊妹们学习时就端着老师的架子,高高在上,听到姊妹琴弹得不如我意,我就在心里嫌弃她,还当场指责她,一点也不考虑她的感受。教了几遍,姊妹还会弹错,我就对她疾言厉色,给姊妹带来打击、伤害,把姊妹辖制得都不敢练琴,有不明白的问题哪怕偷着学也不敢来问我。我真是狂妄得没有一点正常人性了。想到这儿,我心里一阵阵难受。想想姊妹十几年没摸琴,再来弹琴有些生疏,学得慢一点,这是很正常的,姊妹为了尽好本分能从头学习业务,下苦功练习,这是姊妹的长处。可我不但不学习人家的长处,还抓住姊妹的不足嫌弃、贬低,打击姊妹尽本分的积极性,我怎么这么狂妄、没人性呢?我越想越觉得自己身上的败坏性情太严重了,我得向神悔改,不能再这样下去,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我活在狂妄性情中小瞧、辖制姊妹,给姊妹带来了很大的伤害,现在我认识到了,我愿向你悔改,求你带领我脱去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进入真理,活出正常人性。”

之后聚会时,我就主动把这段时间流露的败坏敞开亮相,并向姊妹道歉:“我仗着自己学过专业知识,就觉着比你们都强,在教你弹琴时,带着讽刺、贬低、训斥的态度对待你,给你造成了伤害,我真心给你道歉。从今天起,我愿意进入活出正常人性方面的真理,你也不要受我辖制,以后看到我流露败坏也多指点帮助我。”姊妹听后没有计较,还提出让我在业务方面多帮助她。看到我给姊妹带来这么大伤害她还不计较,我心里更感到蒙羞,就想着以后一定要好好跟姊妹配搭,把本分尽好。之后,再看到姊妹在业务上出错时,我虽然有时还会嫌弃姊妹,但我能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在流露狂妄性情,就赶紧祷告神,摆对自己的心态,不再摆老师的架子,心平气和地教她。一段时间后,我和姊妹能正常相处一些了,教姊妹学什么她都学得很快,平时我们在学校要几个月才学会的曲子,姊妹在一个月之内就会了,我们心里都很激动,都感谢神的带领!

虽说我的情形有了一点点扭转,外表上也不那么张狂了,但我对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还没有真实的认识、恨恶,到合适的环境又老病重犯了。后来,组里姊妹们开始学习计算音程。一天,我看到李明姊妹计算音程的方法太慢了,就教她简便算法,这时含姊妹和晓乐姊妹也围过来听,不一会儿,李明姊妹和晓乐姊妹根据我教的办法,基本掌握了这些知识点。看到这一幕,我不禁又沾沾自喜起来,觉得自己这专业人士就是不一样啊。我正要滔滔不绝地讲下去,发现含姊妹没有按着我教的方法算,而且算得还比较慢,我心想:“你自己摸索,一个小时也就算几个音程关系,真是浪费时间。看看人家两个,按我教的方法算起来就快。”我就对含姊妹说:“你那个方法太慢了,按我教的方法试试?”姊妹一脸尴尬地说:“没听你讲的方法之前我还能算,因为我摸到规律了,一听你讲的方法就不会了,我现在脑子发蒙。”我心里不禁有些嫌弃:“我这个算法这么简单,你竟然听不懂?今天我非得把这种算法教给你,我就不信你学不会。”我就坐到姊妹旁边,手比画着给她讲了起来,几遍强调后,姊妹还是一脸迷茫,我强压着火气又灌输了半个小时,看姊妹特别为难的样子,我也很无奈,可能太晚了,脑子有些迟钝,我这才让姊妹去休息。

深夜我醒来,看到含姊妹还在埋头苦算,我心里“咯噔”一下,就问她怎么还在算呢?姊妹无奈地说:“你教的方法我还是不懂,其实我用自己的方法也懂了,只不过算得有点慢,我还是用那个笨方法吧。”看到姊妹大半夜还在夜灯下努力地钻研,还有姊妹跟我说话时小心翼翼的表情,我心里有些受责备,我是不是又辖制到姊妹了?

第二天我们聚会时,我就主动提出让大家敞开心给我提提缺少,几个姊妹说:“你跟我们说话好站地位。”“你太狂妄了,你老是辖制我们,让我们啥都听你的。”“你跟我们说话语气太硬,让人不好接受。”听到姊妹们的话,我感到脸发烫、头发蒙,一时难以接受过来,忍不住在心里讲起了理:“我是狂妄些,可我也在努力改变,不至于像你们说的这么严重吧?……”正想着,我突然意识到,这事临到有神的许可,弟兄姊妹指出我的缺少,我讲理、狡辩,这是不接受真理的态度。再说我让姊妹给我提,姊妹们就诚恳地给我指出来,我还不接受,这也太没理智了。我就默默跟神祷告,求神保守我能接受、顺服这样的对付。祷告后,我心里稍稍平静了下来,就对姊妹们说,过后我会反省自己的问题。

第二天灵修时,我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看到神话的揭示我明白了,原来我总身不由己地流露狂妄性情辖制姊妹,根源就是我里面有狂妄的撒但本性。凭狂妄本性活着,我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什么事都想自己说了算,尤其看到自己的专业比别人好,我就占居高位,把自己当成老师,处处让人听我的,顺从我,一有合适的环境就不由自主地显露自己的知识、技术,还把自己的观点当成标准,甚至当成真理让人绝对听从。看到含姊妹没有按我的说法去做,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非得强行把她扳过来,让她必须听我的,根本不尊重几个姊妹的意见,也不考虑她们的实际难处,甚至不给她们交通商量的余地,我简直狂妄得失去了理智,最后没给组里的姊妹带来什么帮助,反而都是辖制、伤害,导致她们尽本分受影响,耽误了工作的正常进展。我这才看到,凭狂妄性情活着不但自己没有人样,还会辖制、伤害人,搅扰别人尽本分,拦阻教会工作,这哪是尽本分,分明就是在作恶抵挡神,不悔改就会被神厌弃、淘汰啊!今天姊妹们指点帮助我,这是神对我的保守,否则我凭着狂妄性情不知还会干出多少恶事来。

之后,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神造了人,给了人气息,也给了人一些他的智慧、他的能力与所有所是;神给了人这些之后,人就能够独立地做一些事,独立地想一些事。如果人想出来的、人做出来的在神看是好的,神就悦纳并不干涉,人做得对的事,神就以这个为准了。所以说,这句话‘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各样活物的名字神并不作任何修改,亚当说叫什么,神就说‘是’,神就确定了那个东西叫什么了。神有没有意见?没有,这是肯定的!在这里你们看到了什么?神给了人智慧,人用神所给的智慧做事,如果在神看人所做的是正面的事,那这事在神那儿是被肯定的,是被承认的,是被悦纳的,神并不作任何的评价或者批判。这是任何一个人类或是任何的邪灵、撒但都做不到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看到神的实质里没有丝毫的狂妄、自高自大。亚当给动物取好名字,神就同意、采纳,没有任何的异议。神是造物的主,神的智慧人根本没法比,可神没有丝毫的显露,也从不强行要求人听神的,而是给人足够的空间,让人自由发挥,只要做的是正面的事,神就不干涉。想到这儿,我就觉得很蒙羞,我一个在神眼中连尘土都不如的小小的人,却把神赐给的恩赐、专业知识当资本,高高在上,总显露自己、瞧不起别人,还强迫别人都听我的,说话都变了腔调,我真是太狂妄了。姊妹按她学的方法也能把本分尽好,可我却强行让她按我的意思来,不给人独立思考的空间,特别地强硬、蛮横,我怎么那么没理智呢!我活出来的都是撒但性情,实在太丑陋了。想想我就是再有恩赐、特长,不实行真理,撒但性情不变化,最后还得被神厌弃、淘汰。想到这儿,我有些害怕了,也有些恶心、恨恶自己,就跟神祷告,一定要悔改,实行真理,不再凭狂妄本性活着。

之后,我又看了两段神的话,对怎么放下自己、解决狂妄性情有了点路途。神的话说:“你别端架子,即使你的业务最好,或者你觉得你的素质在这些人中间最高,你能不能一个人把工作担起来?你的地位最高,你能不能一个人把工作担起来?没有大家的帮衬你也不行。所以说,谁也别狂妄,谁也别想独断专行,得放低姿态,放下自己的想法、观点,跟大家和谐配搭,这是实行真理的人,是有人性的人,这样的人神喜爱,这样的人尽本分才能尽上忠心,这才是有忠心的表现。”(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尽好本分必须有和谐配搭》)“神给人恩赐、特长,给人聪明智慧,人该怎样用这些东西?你的特长、恩赐,还有聪明智慧都得献在你的本分上,你把心用上,得绞尽脑汁地把你自己知道的、明白的、能够得上的、能想到的都用在本分上,这就蒙神祝福。”(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赐给我天赋,又命定我学习了音乐方面的专业知识,我应该把它发挥出来,尽好自己的本分,而不是当成狂妄、高傲的资本。现在想想,我们每个人都有长处,也都有缺少,我即使有点专业知识,也不可能什么都能做好,更不代表我有真理实际,我得和弟兄姊妹互相取长补短,同心合意地做出更多好的作品来见证神,这才合神心意。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姊妹们一起弹古筝、学业务时,看到姊妹们的缺少,我就有意识地背叛自己,耐心地教姊妹,也从姊妹身上学习她们的长处。后来,姊妹们不再受我辖制,尽本分都能发挥特长,也越来越释放了,在圣灵的开启带领下,我们组出作品的效率高了许多,果效也越来越好。之后,我们组又来了个没学过乐理知识的小姊妹,为了让小姊妹尽快掌握乐理知识,我就由浅入深地给她制定学习计划,心想,按着我的计划姊妹很快就能学会的。一天,姊妹跟我说她有一处不太明白,我一看,发现姊妹不懂的地方不在我列的计划范围内,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我给你制定这么好的学习计划,你不参考却自己另找资料,你这样学啥时候能长进哪?这不是在质疑我的专业吗?当我这样想的时候,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狂妄性情又要发作了,赶紧在心里向神祷告,背叛自己,想起之前我凭着狂妄性情做事给姊妹们带来了辖制、伤害,这次我得尊重小姊妹的意见,不能再把自己认为好的强加给她。我就认真听了姊妹的想法,觉得姊妹这样学习更符合她的实际情况,就让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学习,怎么果效好就怎么来。之后,我跟姊妹共同配搭做一个作品,遇到我俩观点不同的时候,我就有意识向神祷告,放下自己,和姊妹一起商量,不到一星期就做出来一个作品,我们都感受到了神的带领和祝福,正如神的话说:“越实行真理,越有真理;越实行真理,越有神的爱;越实行真理,越有神的祝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

下一篇: 跌倒中奋起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脱去伪装真轻松

自从尽带领本分后她就把自己端到了带领的位上,认为做带领就得比别人强、比别人高,一旦显出缺少、不足,就开始伪装、包裹自己,活得特别苦特别累,对待本分应付糊弄走过程,导致教会工作受亏损。借着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主人公找到了耍诡诈、伪装包裹自己的根源

一个军官的悔改

信神后,他弃恶从善,离开了部队,但撒但的哲学法则仍然捆绑着他,在教会里为了得到带领的地位他又开始耍手段,临到的却是弟兄姊妹的揭露、对付,他因没有得到地位感到痛苦煎熬。借着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他逐渐看透了追求地位的实质与后果,开始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

基督徒职场见证:与同事从争名夺利到快乐搭档

基督徒陈默本是公司的佼佼者,可新来的同事比她更优秀,因此她活在了攀比、嫉妒中,与同事争名夺利,结果却令她痛苦不堪。后来陈默再与同事相处时,她能放下自己,取同事的长处补足自己的缺少,从此,她与同事快乐搭档,心灵得到了释放自由。那她是怎样转变的呢?

祷告后我看到了神奇妙的作为

信心姊妹的丈夫突发疾病,接连吐血,经检查是肝硬化腹水严重,生命垂危。命悬一线之际,信心姊妹是如何祷告依靠神凭信心渡过难关,看见神奇妙作为的呢?我们一起来看她的经历见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