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窟

2024年3月8日

中国河北 杨晨

我信主的时候是召会的一名专职讲道人,当时负责了两个县城的教会。后来,村里的那些村干部就开始拦阻我信神福音。到了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能在有生之年迎接到主的再来,心里面特别激动,我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所有的弟兄姊妹。当时我们教会有百分之八十的弟兄姊妹都接受了,从那以后,政府对我的逼迫越来越严重了,乡干部,还有派出所的人一直盯着我,还警告我,说要是再信神就把我抓起来坐牢。所以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办法在家里聚会,传福音了,于是,我就在2001年的时候离开家到外地聚会、传福音。

一次聚会时,我们八个弟兄姊妹一起被抓了。被带到公安局以后,警察把我们分开审讯。我被带到一个审讯室里,里面特别地阴冷,窗帘是拉着的,开着灯,看到墙上、地上都摆放着各种刑具:有电棒、皮鞭、皮带,还有手铐、脚镣、老虎凳、铁笼子、铁板等等。看到这些刑具,我感觉毛骨悚然,特别是看到墙上、铁椅子上、手铐上面都有血迹,心里就更害怕了。我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能为神站住见证,不背叛神。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一个高个子的男警,他看了我一眼,说:“别紧张,其实也没什么大事,看你年纪这么大了,你只要说出教会的情况,我们马上放你回去。”我没吱声,他又接着问:“你们教会一共有多少人?彼此是怎么联系的?还有教会带领是谁?教会的钱由谁保管?你只要把这些事说清楚了,我马上放你回去。”我说:“不知道。”他立马翻脸了,连着扇了我好几个耳光,我被他打得脸上火辣辣的。旁边一个警察还大声说:“局长问你话你都不老实交代,一会儿有你好受的!”当时听到这话心里就更怕了,心想: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对待我。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愿你加给我信心,不管他们接下来怎么对待我,我都要为你站住见证,不背叛你。”这时候,我想到神的话说:“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六篇》神是全能的,有神作我的后盾,我还有什么好怕的?今天不管什么事情临到,都有神的许可,我应该依靠神去经历。想到这儿,我心里平静一些了。就在这个时候,局长又问我:“和你一起被抓的那七个人叫什么名字?”我心想不能出卖弟兄姊妹,于是我就说:“不知道。”他又连着扇了我几耳光,还凶狠地对我说:“你今天要是不老实交代,就整死你,整死你也白死!你不信共产党去信神,这就是跟共产党作对,是政治犯!”我当时就反驳说:“我信神走正道,从来就不参与政治,这怎么就成政治犯了?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你们为什么不让人信神?”旁边的一个警察气冲冲地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冲我恶狠狠地骂道:“让你说的你不说,还敢顶嘴!今天你要是不老实交代就打死你!”说完,他一把把我推倒在地,三个警察就围过来,对我一顿地拳打脚踢。我的肚子被他们重重地踢了一脚,感觉肠子就跟断了一样,疼得我在地上来回打滚。接着,他们就这么不停地打我,一会儿抓住我的头发来回扇我耳光,一会儿又对我拳打脚踢,我当时被他们打得浑身感觉就像针扎一样的疼。见我还是不说,一个警察就过来朝着我的胸口猛击了一拳,我当场就被打倒在地,气也喘不上来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来。另外一个警察又过来使劲踩我的脚,他每踩一下我都感到钻心的疼,没多大一会儿,我的五个脚趾头都踩出血了,到后来我大脚趾的趾甲盖也被他踩掉了。我想到圣经中记载,司提反为了持守主的道,被众人用石头砸死,我要效法他,不管警察怎么折磨我,就是死,我也决不背叛神。

他们打了我有三四个小时,直到他们打累了才停下来。一个警察坐在凳子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指着我骂:“你这个老顽固,你不是信神吗?你现在都被打成这样了,你的神咋不来救你呀?你还是跟着共产党走,听共产党的话吧,只要你交代了就啥事也没有了,也可以回家跟家人团聚了。”听到这话,我心里很清楚,他们这么软硬兼施,目的就是想让我背叛神,我决不能出卖弟兄姊妹,我得站住见证满足神。后来,他们见我不说就只好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威胁我:“你好好想想,要是再不交代有你好受的!”面对这样的威胁我有些担心、害怕,“我现在已经被他们打得浑身都是伤,到处都疼,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怎么折磨我,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能不能承受得住啊?”想到这儿,我就有些软弱,看到自己的信心实在是太小了,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受苦的心志,让我能够为神站立得住。我想到神的话说:“在苦难临到的时候,你能够不体贴肉体,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隐藏的时候,你能够有信心跟从神,以往的爱心还不变、不消失,无论神怎么作,你都任神摆布,宁肯咒诅自己的肉体也不埋怨神,临到试炼时宁肯忍痛割爱、流泪痛哭也得满足神,这才是真实的爱、真实的信心。《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我心里一下子踏实了好多,我明白了,苦难临到正是神检验我信心的时候,不管警察怎么折磨我,我的命在神手中掌握,警察说了不算。想到这儿,我心里就没那么胆怯了。

这时,局长从外面进来了,他换了一种温和的态度对我说:“你看政府对人民多好,有低保还有养老金,你不信共产党信什么神?神能给你什么好处?”我说:“神是人生命的源头,人的生命那都是神给的,共产党能给人生命吗?钱能买来生命吗?”没想到他一听这话就恼羞成怒,狠劲地猛扇我耳光。也不知道他打了多少下,我被他打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我很生气地对他说:“你们这些执法人员不是应该打击违法犯罪的吗?我信神走正道,又没有犯什么法,你们为什么跟信神的人总过不去?”他恶狠狠地说:“共产党是无神论,你信神就是跟共产党作对,这比杀人放火的罪还严重!”说完,四个警察又一起冲上来对我一阵毒打,他们打累了,就歇一会儿又接着打,就这样,他们一直折磨我到晚上的十二点多。我被他们打得躺在地上动都动不了,两个警察就只好架着我把我送到了看守所,他们还指使那些犯人们继续折磨我。当时牢房里面一共有九个犯人,他们听了警察的话,就一起向我围过来,然后命令我“抱西瓜”。就是站在墙根,然后脸贴着墙,两只手向上这么举着。我只要做得有一点不到位,他们九个就一起对我拳打脚踢,我只能躺在地上任由他们打。

那天晚上,我疼得都睡不着觉,看到脚、腿打得已经成乌紫色了,腿肿得连裤脚都挽不上,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看着自己满身的伤痕,再想想那些警察毒打折磨我的一幕幕,我从心里恨透了这伙魔鬼。我想到神的话说:“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人间的温暖在哪里?人间的欢迎在哪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与进入 八》共产党真是既邪恶又阴险,它对外谎称宗教信仰自由,可事实上,它对信神的人狠下毒手,抓住了就往死里打。我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是走人生正道,可共产党却用各种手段折磨我,还指使犯人虐待我,想着法地让我背叛神。共产党就是一伙抵挡神的恶魔,是神的仇敌!警察越是折磨我、残害我,我越要站住见证羞辱它。

到了第三天,就换了两个警察来提审我,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看到我走路一瘸一瘸的,就坐下来对我说:“看你这年纪跟我爸差不多,你何苦在这儿受这罪呢?你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马上放你回去。”他还说了一些他自己家里的事。当时我就觉得这个警察好像没有那么恶毒,或许今天还能少挨些打,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用的酷刑是最重的。他一开始也是问我一些教会的情况,见我不说,先是狠劲地扇我几耳光,然后凶狠地说:“审了你几天了你一点不交代,你要是再不交代,后面受的苦更大!”旁边一个警察也插话说:“看来,不给他来点硬的是不行。”说完他们就让我坐在地上,把那个铁椅子转了个方向,然后就把我的两只手铐在铁椅子上,又让我把两条腿伸直,拿了一块一米多长、一尺宽,像砖头那么厚的铁板,就横压在我的大腿上,又拿来一堆四十多斤重的铁链子放在铁板上,还把铁链子缠在我的小腿上固定住。我感觉大腿就像断了一样,疼得我大声惨叫,眼泪都出来了。我又恨又怕,恨这些警察太残忍了,怕这场酷刑下来,我会被他们折磨死。我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呼求神:“神哪,你知道我的身量太小,我受不了这样的酷刑折磨,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受苦的心志,让我能站住见证。”祷告后,我又想到神的话说:“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神的话让我明白了,要想实行真理、站住见证,就得受苦付代价,我今天为站住见证受这些苦,这是荣耀的事。想想那些历代的圣徒,他们有为神倒钉十字架的,有被五马分尸的,还有被锯死的,他们至死都不否认神、不背叛神,用他们宝贵的生命为神作出了美好的见证,他们的见证都是在苦难中成就的。今天这些苦难临到了我,也是需要我为神作见证的时候,我不能做懦夫,不能向撒但妥协,更不能让神的名因着我而受到羞辱。想到这儿,我有了面对酷刑的勇气。

他们见我不说,又恶狠狠地冲我骂道:“让你说你不说,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啤酒瓶硬。”说完,他们就用啤酒瓶砸我的脚踝。一个警察一边砸还一边逼问我:“你说不说?”我一直忍着没有吭声,他就不停地砸,砸累了就换一个人接着砸,没多大一会儿,我的两只脚被他们砸得血肉模糊。当时,疼得我大声哭喊,浑身都在冒汗。那啤酒瓶沾的血沾得多了,他们就换一个,连续换了好几个瓶子。我一点儿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两条腿被铁链绑着,两只手又被铐着,我只能挣扎着不停地这么来回摇着头,汗水、泪水交织在一起往下流,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就这样,那些警察还在旁边嘲笑,说:“滋味好受不?你的神在哪儿呢?咋不来救你啊?你只要把你的名字、地址,教会带领是谁,教会的钱在什么地方说出来,我马上放你走。”我心想:“照这么打下去,就算不被打死,也得被打残了,我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我要是被打残了,那以后还怎么生活呀?要不就少说点吧,说不定还能减少点痛苦。”可我又一想,“我只要说出一点,那些警察就会顺着线索查到更多的弟兄姊妹,我一个人受这苦就够了,不能再让弟兄姊妹也来受这痛苦啊,我就算被打死,也决不能出卖弟兄姊妹。”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就听到一个警察说:“这些信全能神的人,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量,往死里打都不肯说。”当时一听到这话,我就感觉信心更大了,从心里感谢神。我想到了一首教会诗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

…………

啊!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

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魔鬼撒但,

受苦受难神预定,至死忠心顺服神,

不让神心再流泪,不让神心再担忧。

…………

——《跟随羔羊唱新歌》

这首歌让我特别地受激励,我暗暗地立心志,不管这些恶魔怎么折磨我,我决不做懦夫,不管撒但有多么猖狂,不管接下来还要遭受什么样的苦,我都要站住见证,让撒但蒙羞。我又想到神的话说:“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宇宙万物都在神的手中,人的生死也都由神掌管,一个人该受什么样的苦,那也都是神命定好的。我今天受这苦也都有神的许可,神是借此来成全我的信心,让我能够有机会为神作见证,我就算被折磨死也决不向撒但屈服。

那块铁板在我腿上压了有八个多小时,一直到晚上八点多,他们才把我带到看守所。当时,我两条腿已经麻木得完全失去了知觉,血液也像凝固了一样,两只脚被他们打得血肉模糊不能动弹。两个警察把我架上车,然后带到看守所,他们把我从车上推下来的时候,我站都站不稳,只能躺在院子里。看守所所长见我被打成这样就不想收我,说:“你们把人打成这样了,晚上要是死在这儿怎么办?”那个年轻的警察就撂下一句:“今晚不可能死的!”说完就开车走了。所长找两个犯人把我拖到了监室,我就在水泥地上躺了三个多小时,冻得实在不行了,我就一点点地往床边爬,好不容易爬到了床边,可又没有力气爬上去。后来,一个犯人半夜上厕所,他看到我,才把我抱上去了。那一个晚上,是我最煎熬的一个晚上。当时,我浑身疼得根本就无法入睡,心里特别地软弱,心想:“照这样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前两天还听说一个犯人因为受不了酷刑上吊自杀了,我要不死了算了,死了就不用受苦了。”可我当时连动的力气都没有,想死也死不了,心里就特别地难受、煎熬。痛苦煎熬中,我想到了神的话:“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一下子让我醒悟过来,我才意识到,我想以死来摆脱痛苦,这不合神的心意,神的心意是让我在苦难中依靠神站住见证,让撒但蒙羞。可我太懦弱了,受点苦就想死,这哪有一点见证?想想警察用各种手段折磨我,目的就是想让我失去信心背叛神,我要是寻死了,这不正中了撒但的诡计吗?想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我不再寻死了,我愿意顺服下来,哪怕有一口气,我也要活下去,为你作见证。”因为受的伤太重了,当时我连吃饭都需要人喂。我的两只袜子被凝固的血液给粘住了,脱都脱不下来,到了第二天,我用水泡了泡脚,才勉强地把袜子给脱下来,看到我的四个脚踝骨完全裸露在外面,皮和肉都没有了。我的右边脚踝骨被打得关节变了形,到现在一走路就疼。

到了第五天,警察透过监窗喊我的名字,说要提审我。我当时一听到喊我的名字,心里立马就紧张了,心跳加速,心想:“我已经被他们折磨得起都起不来了,他们还不放过我,也不知道今天他们又会怎么折磨我。”接着,那些警察就把我带到另外一个审讯室里,见我还是不交代教会的情况,就一边骂一边扇我耳光,还用拳头打在我的右耳朵上,把我直接从凳子上打到地上,然后那四个警察一拥而上对我拳打脚踢。其中一个警察就站在我的右大腿上,使劲地踩,我感觉大腿骨就跟断了一样,钻心的疼。还有一个警察过来朝着我的头顶使劲地踢了几脚,我当场就被踢晕了。从那以后,我就落下了头疼的病,有的时候就感觉特别特别的晕,要好大一会儿才能缓过劲来。后来,那些警察就用冷水把我泼醒,然后继续审问,我不说他们又接着打。就这么来回地折磨我,不分白天黑夜地审问我,不让我睡觉,只要我一合眼睛,他们就用电棒还有木棍打我,还使劲地踢我。其实我心里面也清楚,他们就是想摧垮我的意志,好从我嘴里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所以我一点儿也不敢松懈,只要我一犯迷糊,就向神祷告,怕自己在意识不清醒的时候被他们套出话来。两天一夜后,他们见实在问不出什么,就把我送到看守所,还吩咐牢头,说:“这个老头不说实话,好好地‘照顾照顾’他。”那个牢头当场就审问我,我不说,他就对其他犯人说:“这个老头嘴很硬,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九个犯人就把我围在中间打过来打过去,就这样来回地折腾,没多大一会儿,我就晕倒在地上,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心脏就像快要掉出来一样。他们折磨了我两个多小时,然后又让我值夜班。我当时都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了,又疼又饿,身体早已经精疲力竭了。那个牢头还不放过我,第二天早上,他又故意找碴儿说我洗的厕所不干净,又让那八个犯人过来打我。记得当时有一个年轻的犯人,他朝着我的头顶狠狠地砸了一拳,我又一次被砸晕了。这一次,我也不知道在地上躺了有多长时间,迷迷糊糊当中,我听到一个医生的声音,说:“这人高血压严重,又有心脏病,要是再晕过去,就有生命危险。这人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能活下来,真是命大。”我当时一听到这话,从心里感谢神,我知道我能够活下来,这都是神的保守与眷顾。从那以后,那些犯人就很少打我了。

到了第八天,那些警察又把我带到审讯室里。他们把我关在一个没有顶的铁笼子里,我就跟一个动物一样被关在里面,感到特别地受羞辱。当时审我的警察,就是第一天抓我的那个局长,他还是问我教会带领和教会钱财的情况,见我不说,他气急败坏地不停地扇我耳光。我的脸被他扇得肿得很高,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他还凶狠地对我说:“为了你的案子,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功夫,你一句实话都没有!”说完又继续扇我耳光,还把一瓶饮料泼在我的脸上。接着,他把我从笼子里拉出来,又对我拳打脚踢,我当时被打得只能蜷缩在那里,感觉快要断气了一样,没多大一会儿,我又晕了过去。那些警察还不放过我,又用冷水把我泼醒,还拉着手铐使劲地往上提,疼得我浑身都在冒汗。他们见我不说,又一拳把我打倒在地,又是拳打脚踢,他们一边打,还一边说了很多亵渎神的话。当时,我已经连着几天被他们酷刑折磨,浑身都是伤,到处都疼,就连呼吸都困难,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心想:“他们会不会把我打死呀?要不就把我的名字和地址告诉他们吧,这样可能还会少受点皮肉之苦。”可我又一想,我们家是尽接待本分的,弟兄姊妹常去,我要是把真实地址告诉他们,这些弟兄姊妹很可能就会被他们查到,可我不说吧,身体实在是受不了了。两难之间,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我想为你站住见证,可身体实在是承受不住了,求你帮助我,为我开辟出路。”祷告后,一段神的话出现在我脑海里:“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刚强响亮的见证,最后一次为我摆上,最后一次满足我的要求,你们真能做到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十四篇》面对神的这句问话,我感觉特别蒙羞,想想自己就是怕受苦而消极软弱,甚至还能为了保全自己,置弟兄姊妹的安危于不顾,我太自私了。我又想到主耶稣的话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是啊,我今天就算真被他们打死了,但我的灵魂在神手里,不管大红龙有多么凶残,它也取缔不了我的性命。想到这儿,我立定心志,决不向撒但妥协。没想到这个时候,那个局长声音低沉地说:“你这个老头子,重要的话一句也不说,还把我们折腾得够呛,我们饭不能按时吃,白天黑夜地连轴转,也没得休息。”说完,他就无奈地走了。当我把命豁出来为神作出见证的时候,撒但就蒙羞失败了,我心里感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喜乐。从那以后,警察就再没有提审我,他们关押了我一个月后,就把我释放了。

回想经历这次抓捕,遭受酷刑,虽然说肉体受了些苦,但我在生命上有了一些长进,经历大红龙的迫害,首先让我对共产党仇恨真理、抵挡神的邪恶实质有了一些分辨,看到他们就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是仇恨神、与神为敌的恶魔,我从心里对它产生了真实的恨恶与背叛。经历中我也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和奇妙作为,虽然我身陷魔窟,遭受恶魔的摧残,但神一直在保守着我,用他的话语带领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我就感觉神一直在我的身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不然就像我这样的年纪早就让警察给折磨死了。每次一想到这儿,我就特别地受感动,感谢神带领我胜过恶魔的摧残,从魔窟中走了出来。

上一篇: 我所受的逼迫痛苦
下一篇: 妈妈坐监的日子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地下室里的摧残

中国山东 李睿 2002年的一天,我和一个姊妹到保管钱财的弟兄家商量教会工作。突然,接待的弟兄从外面赶回来说,我的配搭张某被抓做了犹大,带着警察把福音执事抓走了。我听后心里怦怦地直跳,福音执事的家就在本村,那我们不是很危险吗?我感觉到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警察围堵抓捕,我心里特别地慌…

神带领我胜过中共的酷刑折磨(上)

黑龙江省 尽忠 主耶稣说:“你们要努力进窄门。”(路加福音13:24)通往天国的路是窄的、小的,尤其在共产党掌权的中国信神,更是充满患难和艰险,但有神带领我们,与我们同在,我们就能胜过危险患难。经历过后,我深深地体会到逼迫患难背后有神的美意,借着经历中共的逼迫、抓捕,我们的信心、…

绝境脱险

中国山东 郑欣 2003年5月的一天,我和一个姊妹去给一个宗派人传福音,他不接受,毒打了我们一顿,还报了警。警察来了把我们带到了公安局大院,连拽带踹把我们拖下车,扔在了地上。之后,警察就不停地逼问我:“你家是哪里的?你们带领是谁?”我没吭声。他们打打停停打了大约一个小时,打得我头…

在审讯室的九个日夜

中国河北 宋洋 2008年3月份的一天下午,我跟刘弟兄还有三个姊妹正在聚会,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十几个警察一下子就闯了进来。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一个警察就大声呵斥:“不许动!靠墙站着!”两个警察就冲过来把我和刘弟兄的腰带抽掉,把我们的手朝前捆上,推到墙边,其他警察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