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审判刑罚使我得变化

67

小 慧

信神之前,我因受“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活脸面,树活皮”这些撒但毒素的捆绑,把名誉、脸面看得特别重要,无论干什么都想让人说个好,在别人心中有个好形象。我丈夫兄弟六个,他排行老四,虽然家庭条件差,但我为了让村里人看到我们一家和睦相处,在涉及到家庭利益的事上我都是让着哥嫂他们,甚至把自己的房基地都让给他们。后来,我看到六弟到结婚的年龄了,却没人给介绍对象,我担心街坊邻居说我们不管六弟的婚事,落下个不好的名声,于是我四处托媒人给小叔子介绍对象,经过几番周折,终于给他找了一个合适的。接着我又张罗着借钱给小叔子收拾房子,操办婚事,期间我都是带着病做的。我的付出换来了回报,很快我的名声在村里传开了,街坊邻居都夸我人好、贤惠,我就把这些当成了资本,觉得自己在人心中的形象高大了,与人相处说话办事也有了底气,并以此为享受。后来,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过看神的话,我知道神为了拯救人类作了三步工作,末世全能神发表真理审判工作,是在主耶稣那步作工的基础上作的,是为了洁净、变化我们的撒但败坏性情,彻底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达到蒙拯救被成全。借着读神的话、跟弟兄姊妹聚会交通,我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立志要好好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审判刑罚,脱去败坏性情走上蒙拯救的道路。

此后,教会不管安排什么本分我都积极迎合,因着我热心追求,很快就被弟兄姊妹选为浇灌组负责人。我甭提多高兴了,心想:“我得体贴神的心意,好好与神配合,与弟兄姊妹一起把刚传过来的新人浇灌好,使他们早日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得到神的末世救恩。”于是,我起早贪黑地聚会、浇灌初信的弟兄姊妹。借着一段时间的配合,教会浇灌工作的果效好起来了,越来越多的人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弟兄姊妹都对我刮目相看,我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是个人才。在聚同工会时,每当带领向我了解浇灌工作的情况,我总是滔滔不绝地说自己是怎么配合的。看着带领同工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我心里更是美得不得了,心想:“还是我行吧,教会里就数我尽本分的果效最好。”不知不觉我便活在了自我欣赏的情形里。神鉴察人心肺腑,为了拯救我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精心摆上了环境来审判、洁净、变化我。

一个周日的早上,我早早地起床,心想:今天是我们聚同工会的日子,我得赶紧把浇灌新人的情况和最近几个新人的表现写下来,好在带领同工面前显示显示自己的工作能力,让他们看看我这段时间的作工成果。写好后,我骑上电车来到聚会点。可聚会时,带领却迟迟不问我工作上的情况,我心里有些着急:怎么带领还不问呀?好不容易等到带领问我负责的工作情况时,我洋洋得意、眉飞色舞地说:“这段时间我们配合浇灌的一些新人长进很快,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成立一处新人教会了,浇灌组的弟兄姊妹配合的劲儿也很大……”我越说越起劲儿。此时,带领的脸色沉了下来,很严肃地说:“这些新人能浇灌好,这都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不是我们人能做到的。你夸夸其谈显露自己,这是窃取神的荣耀。神是圣洁的,神看重的不是我们作工的多少,而是看我们对待神的态度,看我们尽本分的存心是不是为了爱神、满足神。如果我们尽本分是为了显露自己,让人高看,即使作的工作再多,神也不称许……”这些话就像是五雷轰顶,我只觉着头蒙眼黑。当我缓过神来,瞟了一下四周,看到弟兄姊妹都在看着我,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我低下头来回搓着双手,真想一猛劲跑出去,心想:“这是怎么了?我为了能把浇灌新人的工作抓起来,起早贪黑地受苦付代价,现在工作果效好了,你不夸我就算了,怎么还当着这么多弟兄姊妹的面对付我呢?说我不是为了满足神,是显露自己,这分明是让我难堪嘛!以后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呀,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窃取神荣耀的人,是爱显露自己的人,这下我的名声彻底完了。”想到这,我难受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带领又结合我的情形交通,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散会后,我无精打采地推着车往家走,心情很消沉,走路也有气无力的,感觉自己像是从天上落到了地上,脸面、名誉、地位全没了,心特别痛。我思索着刚才带领对付我的话,觉着特别委屈,越想越难受,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回到家,我跪在床上哭着向神祷告:“神啊!今天姊妹对付我的一番话,让我心里很难受,我就觉着姊妹做的不对,不该这样对待我。道理上我也知道每天临到的环境是你摆布的,有你的美意在其中,但是我现在认识不到,很消极,不知该怎样走前面的路。神啊,愿你开启光照我,能让我在这个环境里明白你的心意,认识自己身上的缺少与败坏,学到我该学的功课。”祷告后,我心里慢慢平静了下来,我想起神话语诗歌中唱道:“……‘神他不是害我,不是故意看我的笑话,不是故意侮辱我,虽然话说得是严厉一点,是很扎心,但他都是为了我,仍是在拯救我,仍然在体贴着体贴着我的软弱,他没用事实来惩罚我,我相信神是拯救。’”(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对人就是拯救》)神的话让我心里很受感动,眼泪夺眶而出,神摆设的环境虽不合我的观念,但饱含着神的良苦用心,神借着姊妹对付我,不是故意让我出丑、难堪,而是为了拯救我。可我不寻求神的心意,还在为失去脸面、地位而痛苦消极,挑别人的毛病,讲自己的理,我这哪是接受真理的人呢?神作的就是审判刑罚的工作,为什么我不接受修理对付呢?我还是信神的人吗?我一遍遍地问着自己,想到神的话说:“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借着姊妹修理对付我,是为了让我认识自己尽本分的掺杂。揣摩着神的话,我想到自己接受这个本分的时候,也想尽好本分满足神,但是当自己尽的本分有些成果时,我就认为是自己有工作能力,比谁都强,还窃取神的荣耀,把功劳都归给自己,在人面前夸夸其谈、显露自己,看到自己真是太厚颜无耻了!虽然我尽本分也能付点代价,但并不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满足神,而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为了让带领赏识,让弟兄姊妹高看、夸奖。今天聚同工会时,我着急汇报工作,也是想显露自己的工作能力,让带领同工高看,我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为得到名誉地位,为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神今天兴起带领来修理对付我,正是来自神的审判刑罚,否则我还不反省自己尽本分的存心掺杂,认识不到自己追求的是名誉地位,还会沿着错误的路走下去。神借着带领修理对付我,让我认识到自己追求目标不对,从而寻求真理,走上正确的道路。神的心意是为了变化我、拯救我,这都是神对我的爱呀!当我感受到神的良苦用心时,我心里轻松释放了许多,同时对带领的成见也消失了。于是,我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祷告:“神啊!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这是你对我的爱,我现在认识到了,你显明我不是有意让我难堪,是把我往正道上带。神啊!我看到自己所追求的不合你心意,我愿意赶紧扭转,不再为名誉地位活着了,只愿尽好本分满足你心意。阿们!”

审判刑罚使我得变化,祷告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要想达到真实爱神被神得着,第一步你的心必须完全归向神,在你做每一件事的时候都能检查自己:这件事是凭爱神的心去做的吗?有没有个人的存心在里面?到底是为达到什么目的去做的?你要想把心交给神,必须先攻克己心,放弃自己的一切存心,达到完全为着神,这是把心交给神的实行的路。攻克己心指哪方面呢?就是放下自己肉体奢侈的欲望,不贪图地位之福,不贪图安逸,一切为着满足神,心能完全为着神,不为自己就妥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真实的爱是自发的》)从神的话中我找到了实行的路途,看到在尽本分中得时时接受神的鉴察,发现自己的存心不对时,能实行背叛、放弃,不为自己个人的利益追求,不为自己的名誉地位活着,而是存着一颗满足神的心去做,追求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想想教会安排我尽浇灌负责人的本分,就是为了让我和弟兄姊妹配合把更多渴慕真理的人都带到神面前,这是我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尽本分能达到点果效都是神作的,是神带领的,凭我自己的能力什么都做不了,我应该把荣耀归给神,不该拿神作工达到的果效去显露自己。以后,我不愿再考虑自己在弟兄姊妹心目中的形象与地位,只愿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满足神。

感谢神!在这次的审判刑罚中,我对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野心欲望有了一些认识,从心里真实感受到了神对我的爱与拯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当我尽本分有果效的时候,虽然还有显露自己的意念,想让同工和带领高看自己,但想到这是窃取神的荣耀,我就会在心里祷告咒诅自己,不再去显露自己了。当我这样实行时,让我看到了神的祝福,教会的福音工作和浇灌新人的工作越来越好。真是感谢神的带领!但是神深知我身上的撒但败坏性情并没有得着洁净,不久又摆设了新的环境来成全、变化我。

一天,我聚完会刚进家,带领就来找我,说某某教会缺带领、同工,让我去那处教会配合工作,等大家熟悉、了解之后可在那边参加选举。听带领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由得高兴,心想:“带领说我可以在那处教会参选带领同工,看来我还是能作些实际工作的,我去了没准还真能被选上带领呢!”想到这儿,我高兴地答应了。

第二天,我满怀信心来到某某教会尽本分,并且很快就适应了这儿的环境。一晃一周过去了,我把教会的聚会点都熟悉了一遍,就盼着赶紧举行选举,我好尽快“走马上任”。一天吃过早饭,教会带领赵姊妹说要带我去福音小组,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心想:“福音小组不是去过了吗?怎么还去呢?我走了这一圈聚会点,弟兄姊妹对我也了解点了,咋还不选举呢?”我心里有些不高兴。到了福音小组,一个老姊妹说现在传福音要写讲道稿,但他们不知道怎么写,需要弟兄姊妹帮助指导。这时赵姊妹指了一下我,说:“某某姊妹在原教会是浇灌小组的负责人,也写过讲道稿,这次我带姊妹过来,就是让姊妹和你们一起配合写讲道稿的。”听到赵姊妹说这话,我心里一愣:“诶?不对呀!不是让我过来参选带领的吗?怎么赵姊妹却安排我来福音组尽本分呢?这到底是咋回事呀?”当时我气得肚子一鼓一鼓的,就想给他们解释解释,证明上层带领让我来这儿是参选带领的,不是让我到福音小组尽本分的,他们这样安排也不合适呀!转念又想:不行,我就直接这样说不是显得我太没有理智了嘛!我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没好气地看着赵姊妹,心想:“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上层带领安排过来参选带领的吗?何况我又是原教会浇灌组的负责人,你把我安排在福音小组尽本分,这合适吗?想想我来这个教会的时候,原教会的带领同工都知道我会参选带领工人,这下倒好,不但没让我参选带领,竟然让我到福音小组尽本分,这事要是让我们教会里的弟兄姊妹知道了,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呀!”我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回到接待家,我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双手抱着头,两眼瞅着天花板,又开始思索今天发生的事:难道我以后就尽这个本分了?到底还有没有机会参选带领同工呢?这事儿是问呢,还是不问呢?问吧,面子上有点不好意思……我思前想后放不下,最后我鼓足了勇气去问赵姊妹。姊妹说道:“这个教会缺带领同工,之前把你调到这里,是打算等你跟弟兄姊妹互相了解后,可以参选带领。通过这几天我带你去各小组聚会,弟兄姊妹对你有了一些了解,多数弟兄姊妹评价你尽本分是挺有热心,但生命进入比较浅,身量还比较小,暂时还不适合尽带领的本分。后来我和几个同工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安排你在传福音小组尽本分,也辅导弟兄姊妹操练写讲道稿。姊妹,不知这样安排你有什么想法吗?”听到赵姊妹这么一问,我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出于神的摆布安排,这里有神的心意,于是我把自己的想法和流露都告诉了姊妹。听完后,赵姊妹笑着对我说:“李姊妹,你这是名誉地位心出来了……”赵姊妹跟我交通了一会儿,有事先走了。姊妹走后,我再也伪装不住了,只感觉浑身无力,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心里感到特别的失落。回想着这段时间神给我摆设的这些环境,还有刚才赵姊妹交通的话,我来到神前反省自己。反省中我想到神的话说:“什么是真实的顺服?如你意了,你什么都满意,觉得什么都合适,让你出头露脸了,也挺光彩的,你说感谢神,你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总也出不了头,总也没人搭理,你就觉得不是滋味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神的话揭示的不正是我现在的情形吗?一开始听上层带领打算让我来这儿参选时,我心里十分高兴,觉得带领挺看中我的,凭我的工作能力、作工果效,这儿的弟兄姊妹应该会选我做教会带领。到时,原教会的弟兄姊妹知道我当了带领,他们肯定会更加高看我。可现在这里的弟兄姊妹看出我生命进入浅,不适合尽带领本分,让我先在传福音小组操练。这下不但脸没露出去,反而被人看漏了,不知道弟兄姊妹会咋看我呢,所以我心里就痛苦、憋屈,这不正和神的话中说的一样嘛?出头露脸就高兴,就感谢神,把自己放在犄角旮旯里,露不了脸了,心里就难受,不是滋味,不愿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我这不还是追求的名誉地位嘛!看到自己又活在追求名誉地位的情形里,我心里很难受,于是,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的摆布安排,显明了我的悖逆败坏,在你的显明中,我看到自己还是为名誉地位活着,丝毫没有变化,我心里很难受。神啊,我不想追求名誉地位,求你帮助我、带领我摆脱撒但的捆绑控制吧……”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脸面,涉及到名誉,每一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出名,总想露脸。不想让,总想争,争还不好意思,不争还不甘心。看谁出头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出不了头?为什么总没我?为什么总让他出面,为什么总也轮不到我呢?’有点怨气。有怨气自己还克制着,克制还克制不了,就祷告,祷告完好了一段时间,过后一临到这事还胜不过去,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这些情形里面这是不是网罗?这是撒但败坏本性对人的捆绑。你们想想,人如果脱去这些败坏性情是不是就自由释放了?你们琢磨琢磨,人要想不陷在这些情形里,能摆脱这些情形,摆脱这些东西的困扰,那人得作怎样的改变呢?人得着什么才能摆脱这些东西的困扰,摆脱这些东西的捆绑,能够真正地自由释放呢?一方面人得看透事,这些名利、地位就是撒但败坏人、网罗人、残害人、让人堕落的工具和方式,在理论上先看透这方面。”(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话揭示的正是我的真实情形,一点都不差。借着揣摩神的话我认识到,我之所以总是受脸面、地位、名誉辖制,就是因为我对其实质没看透。从小我受学校的教育和名人伟人的影响熏陶,早就把“人活脸面,树活皮”“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些撒但的生存法则接受到心里,当成自己做人的原则、追求的目标,这些撒但的谬论、毒素早已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里,使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受这些毒素的捆绑。尤其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总是身不由己地受脸面、名誉、地位这些撒但毒素的驱使,注重自己个人的形象,追求让人高看,想在人心里有地位。在我负责浇灌工作期间,每当工作有点果效我就沾沾自喜,自我欣赏,当弟兄姊妹高看仰望我时,我不但不归荣耀给神,反而认为是自己行,是我有工作能力,还变本加厉地显露自己,见证自己,实质就是在跟神争夺地位;当上层带领安排我到另一处教会尽本分时,我想的不是怎么尽好自己的本分,而是怎么尽快得到带领的地位,好让弟兄姊妹更加高看、仰望我;当教会安排我在传福音小组尽本分时,我为自己的脸面患得患失,怕被人小瞧而痛苦消极,却从没想过神的心意是什么……撒但不顺服神、不敬拜神,它利用这些撒但毒素捆绑人,控制人,使我跟它一样跟神争夺名誉、争夺地位,当自己的野心欲望落空时,就活在消极中误解埋怨神,在信神的同时还在悖逆神、抵挡神,如果我这样追求下去,最终肯定会因着触犯神的性情而遭到神公义的惩罚,被神毁灭。想到这儿,我认识到名誉地位就是撒但败坏我的工具,同时我也感受到神的公义性情里包含着神的爱。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难道山挪移之时能因着你的‘地位’而从你绕道而行吗?水流之时能因着人的‘地位’而停止向前吗?难道天地能因着人的‘地位’而颠倒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三篇说话》)从神的话里使我明白地位在神眼中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它给不了我们人类生命,给不了我们真理,只能加重我们的痛苦,成为捆绑我们的枷锁。这时我从心里一点点地感受到了,在临到的这一件件不合自己观念的事情背后神的良苦用心。神一次次刑罚审判我不是为了让我丢丑、让我难受,而是为了拯救我脱离撒但的手,把隐藏在我灵魂深处的名誉地位心显明出来,再借着实际地审判刑罚、试炼熬炼,从而使我对追求名誉地位带来的痛苦有所体尝,再借着神话语的揭示、审判让我认识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看清楚到底是谁在败坏人,是谁在拯救人,从心里对撒但产生真实的恨恶,有心志弃绝它、背叛它,对神、对神的话产生渴慕,愿意按着神的话去活。揣摩到这里,我对神不再是误解、埋怨,而是充满了感激,感谢神用这样的方式来拯救我,洁净我,让我能有机会去体验、经历神这样面对面的审判刑罚。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对神有了顺服的心,我只愿把自己该尽的本分尽好,完成神给的托付。当我顺服下来以后,感到一身轻松,心里踏实平安。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每天都与弟兄姊妹一起聚会交通,写讲道稿,心里感到无比舒畅。

审判刑罚使我得变化

当我愿意放下名誉地位,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时,神为了更好地洁净变化我,又安排环境来检验我。一天我尽本分回到家,赵姊妹对我说:“李姊妹被调到别的教会尽本分了,我们教会得再选一个带领,你也有资格参加选举,你怎么想的?”我听后心里不由得“怦怦”直跳,追求名誉地位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心想:“如果这次选上我尽带领本分的话,那我这脸上多光彩呀!证明我这一段时间有生命进入了,适合做带领了,教会弟兄姊妹也会对我高看的。”这时我意识到自己的存心不对了,赶紧跟神祷告,不行,这次我要背叛它,绝不能再受名誉地位控制。这时,我想起神的话:“你越放越轻松,越放越轻松,你这个人就变得自由释放了;到有一天你变得自由释放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你丢掉的那些东西是缠累,而你真正得着的东西是至宝,是最有价值的东西,是最值得你宝爱的东西。你觉得你喜欢的物质享受、名利、地位、钱财、人的高看或者脸面那些东西不值钱了,那些东西把你害苦了,你再也不要了,再给你你也不要了,你不需要!”(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给了我指出实行的方向,也加给我实行真理的信心与勇气,以往我被脸面地位捆绑,对神满了抵挡、悖逆,对神没有一点顺服,导致自己活在黑暗痛苦之中,受尽了撒但的苦害。今天,我看透了名誉地位的实质,这些东西都是撒但残害人、败坏人的工具,只能让人远离神、悖逆神、抵挡神,陷入灭亡的汪洋大海之中,我再也不愿意追求这害人的脸面地位,不愿意再凭着这些撒但的毒素活着了,我要背叛撒但,凭神的话活着。无论自己这次能否被选上,地位高或是地位低,都是神命定好了的,我只愿脚踏实地地做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默默无闻地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追求早日变化成为新人,来还报神的爱。想到这儿,我心里平静了很多,微笑着说:“我愿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管选上选不上,我都愿尽上自己该尽的本分满足神。”

经过几天的选举,选举结果出来了,我和教会一姊妹的票数一样,大家都说再选一轮。面对这样的场面,我心里默默呼求神该怎么实行比较合适。这时,我想起神的话说:“你得学会舍,学会放,学会让,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你越舍,越放,心里就越平安,心里空间就越来越大,你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说的多明白啊,神的心意是让我不要再争地位了,要学会舍弃,推荐别人尽本分,给别人操练的机会。是呀,我既然明白了神的心意,就得实行真理了,可不能再伤神的心了。这个姊妹年轻,素质又好,也愿意追求真理,应该让姊妹来操练尽带领本分,我可以辅助姊妹。想好后我主动提出弃权,这时我心里一下子感觉平安、踏实了。

选举过后,新选的带领安排我带动弟兄姊妹传福音,当时我脸面上有些过不去,但我知道这又是脸面地位心作祟,在神家尽本分没有高低、大小之分。于是我极力地祷告神,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够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再追求不值钱的名誉地位,只愿脚踏实地地尽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祷告后,我的心安静了很多,很快我就投入到了新的本分中。当我看到弟兄姊妹身量都很小,明白真理浅,有的还不会经历神的作工,我就把这些难处带到神面前交托仰望,和姊妹们一起找神的话解决弟兄姊妹的难处、问题,弟兄姊妹的情形越来越好,也愿意积极配合神家工作了。一次,在聚会时新人弟兄说这样聚会挺有享受,还说愿意配合那一带的福音工作,老姊妹也说我们这样聚会对她的帮助很大,以前这个教会福音工作一直没果效,自从我来以后教会生活不一样了,福音工作有果效了,弟兄姊妹追求真理的劲儿也大了。听到弟兄姊妹说的这些话,我心里很清楚这都是神的恩典,不是哪个人能做什么,人只是出一点力配合配合罢了。于是,我就和弟兄姊妹交通说,这工作能做好都是神的带领,不是哪个人的功劳,应该把荣耀归给神。弟兄姊妹们也都点头表示认同。当我这样背叛肉体、放下自己,有意识地高举神、见证神时,本分上也看到了神的祝福,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教会传过来的新人,足可以成立一处新教会了,我亲身体尝到了脱去名誉地位的枷锁,活在神的祝福中的平安与喜乐。

感谢神!是神的审判刑罚使我有了今天的变化,使我摆脱了名誉地位的捆绑,活在了神的光中。我知道自己身上的败坏还有很多,需要神来洁净变化,只愿神的审判刑罚继续伴随,使我能够早日脱去败坏,活出一个真正人的样式来安慰神的心。

相关内容

3 失去地位之后
万人之上的大带领是如何放下地位的
别人怎么看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