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真实的顺服

19

王 强

2007年12月份,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因着我的热心追求,不久便在教会尽上了本分。后来,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在教会里尽本分没有地位高低贵贱之分,弟兄姊妹都是受造之物,只不过是功用不同,我就立定心志做一个安分守己、顺服神摆布安排的人。此后,教会无论安排我尽什么本分,我都满心欢喜地接受、顺服,就是在本分中遇到挫折失败,再苦、再难也愿意付代价去满足神,因此我便认为自己是顺服神的人了。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试炼显明,我才认识到顺服神不像我想象得那么简单,也看清了自己在尽本分中满了个人的野心欲望、存心掺杂,根本就不是一个顺服神的人。神审判刑罚的话语使我明白了顺服的真意、受造之物该站的地位及该有的理性,逐步脱离撒但的败坏性情,对神有了一点顺服,看见了神对我的拯救。

那段时间,我在教会尽浇灌新人的本分,在神的带领下,新人都挺渴慕神的话,也能正常聚会交通,我心里很高兴,热火朝天地尽着本分。一天,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带领笑着对我说:“王姊妹,咱们教会有个接待的本分需要人来尽,我们都觉得你比较合适,不知你是否愿意尽这个本分?如果可以的话,就把你浇灌的那几个新人让张姊妹负责吧……”带领的话如同当头一棒,我一下子蒙了,低着头没说话,心想:“我尽浇灌新人的本分好好的,怎么让我尽接待的本分呀?我浇灌新人还是有些经验的,也能达到些果效,这几个新人之前不正常聚会,现在都能正常聚会了,原以为我把新人浇灌起来,带领会夸奖我的,没想到竟然要把我调换下来尽接待本分,这让弟兄姊妹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说我没有真理实际才调换我的!”想到这儿,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不情愿尽这个本分,可是既然带领提出来了,我还是接受顺服吧!于是,我站起来不高兴地对带领说:“那明天我把负责的几个新人交给张姊妹。”说完转身就走了。回到家里,我心里翻腾不止,难受得什么也不想干,心想:“我在浇灌新人这个本分上一直很努力,对新人也有负担,并且也能交通点真理实际,给新人一些帮助,还得到了弟兄姊妹的认可,万万没想到带领竟然让我尽接待本分,这接待就相当于事务性的工作,能有什么出息。再说了,那些年龄大的弟兄姊妹尽不了其他方面的本分,才合适尽接待的本分呀,怎么会安排我尽这方面的本分呢?这不是屈才吗?带领是不是搞错了……”我左思右想怎么也顺服不下来,活在悖逆抵触的情形中,之后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渐渐地,我感觉灵里黑暗摸不着神了,聚会交通神话也没有圣灵的开启。一天,我带张姊妹去新人家时,脑子浑浊浊的连新人家的楼排号和几单元都记不清了,我心里有些害怕了,赶紧来到神面前,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的情形不对了,带领让我把负责的新人交给张姊妹浇灌,我顺服不下来,心里满了怨言、抵触,让你厌憎。本来新人姊妹家我挺熟悉,可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连姊妹家的门也找不到了。神啊!我知道这是你的审判刑罚,也是对我的提醒,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安排,不再悖逆抵挡你。神啊!愿你开启引导我……”祷告后,我头脑渐渐地清晰了,也想起了新人家的具体位置,看见神就在我身边,当我向神稍稍回转时,就看到了神的带领。随后我把浇灌的新人都交给了张姊妹。回家后,我反省自己这几天的情形,看到神的话说:“顺服这个功课最难学。合你观念的你接受,当时见到利了你感觉不错,很合乎口味,顺服之后一顺百顺,心里踏实平安没有责备而且快乐高兴,生命长进一大步。不合你观念的事要顺服起来就像咽沙子,难以下咽,难受啊,扎心哪,痛苦啊,有理不能讲,心里憋屈,一肚子全是委屈,没处诉说,那怎么办哪?人家说得对啊,人家比我地位高,人家是神哪,我不听能行吗?认命吧,没办法。……’”(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神的话揭示出了我的真实情形,看到我的确没有顺服神的心,以往都是挑拣着顺服,合自己观念、口味的就愿意接受顺服,不合自己观念的环境就顺服不了,当带领不让我浇灌新人,安排我尽接待本分时,我心里特别委屈,总觉得有点屈才,从心里不愿意尽接待本分,只是碍于脸面勉强地接受下来。现在我才明白,神摆设这样的环境是为了检验我对神有没有真实的顺服,也是为了洁净、变化我的败坏性情,可我不明白神的心意,对神的主宰安排不服不满,总埋怨带领安排得不合适,活在悖逆抵挡神的情形中,以致让神反感厌憎,直到神向我掩面了,连新人家的门也找不着了才感到害怕,当我向神悔改愿意顺服的时候,又看到了神的带领,神鉴察人心肺腑,他喜欢能顺服他主宰安排的人。这时我就反省自己,为什么临到这个环境我顺服不下来呢?寻求中看到交通讲道中说:“有的人尽本分就注重虚荣、脸面,‘哪个本分能使我露脸,我就尽哪个本分;哪个本分是埋头苦干,人都看不见,不露脸,隐藏,做无名英雄,那我不做,我做表面的活、有虚荣的活’。他就想在人面前露脸,一露脸他就乐了,受多少苦都行,出多少力都行,他总追求满足自己虚荣,这样的人不喜爱真理。你得体贴神心意,顺服神的安排,神家怎么安排都有神的许可,你都要存心顺服,你能顺服神家的安排,那说明你能顺服神。你不顺服神家的安排,你那个顺服神是空话,因为神永远不会直接面对面吩咐你做什么的。神家今天根据工作需要安排你尽这个本分、尽那个本分,你说:‘我有选择,哪个本分我愿意干我就干,我不喜欢的本分我就不做。’你这样尽本分,这是不是顺服神哪?这样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哪?能不能达到认识神哪?所以,他就不是敬畏神的人。尽本分还挑挑拣拣,还消极怠工,这样的人没有一点真理实际啊。他没有真实的顺服,完全是凭着个人的喜好尽本分作工,这样的人神不喜欢。”(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话〈认识神是达到敬畏神远离恶的途径〉的讲道交通(一)》)交通中这些话说的正是我的真实情形,使我感到很蒙羞,我就是想在人面前露脸,做面子活追求虚荣,露脸的本分受多少苦,出多少力都行;埋头苦干不露脸,人都看不见的本分我就不愿意尽,顺服不了。回想一开始教会安排我浇灌新人时,因尽本分有果效,弟兄姊妹都认可、高看我,那时我尽本分浑身是劲儿,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现在让我尽接待本分,我认为这个本分不起眼,是老弟兄姊妹尽的本分,让我尽这本分是大材小用,心里就特别委屈,也担心弟兄姊妹会小瞧我,说我没有真理实际,尽不了浇灌新人的本分,才安排我尽接待的本分,失去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我就消极没劲儿,从心里抵触这个本分。看到我以往尽本分积极肯付代价,都是为了能出头露脸,得到别人的高看,满足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野心和欲望,我心里关心、注重的不是怎么体贴神的心意、维护教会工作,而是为了得到地位,一旦我所尽的本分不能满足自己的名誉地位心,就怨气冲冲、消极对抗,看到我尽本分全是为自己的地位图谋,是在搞个人的事业。我这哪是追求真理、顺服神的人哪!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我实在是亏欠神,不配接受神对我的拯救。这时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今天带领安排我尽接待本分是你的许可,也是神家工作的需要,可我却不体贴你的心意,为了满足自己的名誉地位,与你讲理对抗,这实在让你反感厌憎。神啊!我错了,我愿意向你悔改,放下自己的名誉地位心,做一个体贴你心意、顺服你摆布安排的人。”于是,我高高兴兴地接受了这个托付,接下来我就开始为接待本分做了一些预备工作。一切安排好后,就等着带领给安排接待任务,好正式投入到本分中。一天,带领来我家说:“你不用等了,因着工作出现变动,你还继续尽浇灌新人的本分吧!”听了带领的话,我感到蒙羞加惭愧,看到当我真正顺服下来的时候环境也变了,神的作为真是太奇妙难测了!同时我也明白了神摆设这样的环境,就是为了洁净、变化我的地位之心,若没有这样的环境显明,我还以为自己是个顺服神的人,根本不认识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野心欲望。经历过后,我才看到自己太需要神这样的作工来洁净、变化,也深深地体会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我暗立心志,从今以后愿意从心里放下名誉地位,追求做一个真正顺服神的人。

顺服神的摆布安排

在接下来的尽本分中我尽心尽力地与神配合,中途还尽了一年事务方面的本分,我也心甘情愿地接受过来,竭尽全力把本分完成好,在此期间也得到弟兄姊妹的认可。为此,我感觉自己有些顺服神的实际了。就在我自满自足时,神的试炼又一次把我的真实身量显明了。

2017年的一天,教会带领找到我,说让我尽小组长的本分,负责浇灌几个小组的弟兄姊妹。听了带领的话,我心里很高兴,也很激动,心想:“尽小组长的本分,一方面需要交通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生命进入中的问题和难处,另外,还要浇灌扶持软弱的弟兄姊妹,这个本分可是责任重大呀!既然带领这么信任我,让我来尽这本分,那我就得努力尽好,不能让带领和弟兄姊妹失望。”正当我信心满满准备大干一番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天,我去给带领送东西,看见带领和上层负责人正在商量教会的事,负责人见我进来面带微笑地对我说:“王姊妹,我们想和你商量一件事,现在没有合适的人尽事务本分,教会工作需要每天运转,随时来的东西也得有人给弟兄姊妹及时送到,不然会耽误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我们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你担这个本分比较合适,至于小组长的本分可以重新安排,姊妹你觉得呢?”听了负责人的话,我脸上火辣辣的,坐在那里很尴尬,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脸面地位一齐涌上了心头,心想:“弟兄姊妹现在都知道我尽小组长的本分了,可这又让我尽跑路本分,这个本分没有人接替不行,这我也能理解,若是弟兄姊妹知道事实真相还好说,这要是不知道原因,会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说我是没有真理尽不了小组长的本分才让我跑路的,这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弟兄姊妹,我这脸往哪儿放呀!”负责人见我不说话,就耐心地和我交通:“我们也知道浇灌弟兄姊妹很重要,但跑路本分更是不可缺少,现在还没有适合尽这个本分的人选,教会工作又不能耽误,所以还是希望你能尽这个本分,小组的弟兄姊妹可以由带领去浇灌!”听负责人这样说,我的心就像针扎一样难受,心想:“这几个小组也让带领去浇灌,看来她们就是嫌我没有真理尽不了这个本分,才让我尽跑路本分的。唉,什么时候我也露不了脸了。”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埋怨:“你们既然知道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尽跑路的本分,为什么还要安排我尽小组长的本分,这下可好,弟兄姊妹都知道我尽组长本分,现在又让我跑路,这让弟兄姊妹怎么看我?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丢脸吗?”此时我心里翻江倒海般地难受,觉得真是没脸见人,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于是我急急忙忙办完事,临走时说:“你们看吧,我尽哪个本分都行。”带领关切地问道:“姊妹,听你的口气好像不情愿,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我强装笑脸搪塞说:“没有啊,教会安排我尽哪个本分都行。”走在路上,我心里不住地翻腾:“就按我现在明白的真理,在教会里即使做不了同工,难道还做不了小组长?还让我尽跑路的本分,只是来回接送东西,这不是明摆着‘大材小用’吗?教会中凡是愿意吃苦、肯付代价的不都能尽这个本分吗?要是尽小组长的本分,那可就不一样了,这个本分最主要就是交通真理解决问题,在弟兄姊妹面前也风光……”但一想到尽跑路本分,会被弟兄姊妹小看,我心里就很难受,身上也瘫软无力……这时,我意识到自己活在不对的情形中了,可我没有超脱败坏性情辖制的能力,只得一个劲地祷告神,求神保守我能顺服下来。

向神祷告

有一天,我去送东西时看到带领跟弟兄姊妹在聚会。我一进房间,大家的眼神都齐刷刷地看向我,我的脸顿时火辣辣的,心里特别难受,觉得弟兄姊妹都知道我没有真理实际作不了浇灌工作,只能做个跑路的了。此时有种被低看、冷落的感觉袭上心头,我赶紧把东西放下扭头就走了。在下楼梯时,我心里不由得怨恨带领和负责人,埋怨她们安排本分不当才让我在弟兄姊妹面前丢脸,不由得活在了盯人论事的情形里,灵里黑暗下沉,头也感到昏昏沉沉的。回到家,我难受得连饭也做不了,躺在床上不一会儿浑身疼痛,儿媳给我量了体温高烧达到40度,儿子、媳妇要带我去医院,我拒绝没有去,只是在心里不住地省察自己: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临到这病痛。这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神的话:“灾难是由我而起,当然仍由我摆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我意识到今天临到这样的病痛是神对我的管教,我一下子害怕了,赶紧退到灵里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情形不对了,今天我看到带领和弟兄姊妹聚会,心里就翻江倒海般地难受,埋怨带领不让我尽小组长的本分,对神摆设的人事物、环境满了怨言、抵触,身不由己地活在盯人论事的情形里无力自拔。神啊!你及时的责打管教临到是对我的爱,我知道你摆布的一切都是好的,都是我的需要。神啊!在这样的环境中我该学哪方面的功课,愿你开启引导我,使我明白你的心意,做一个真心顺服你作工的人。”祷告后,我感到身上的疼痛减轻了,烧也退了一些,心里也感觉渐渐亮堂些了。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人的败坏性情隐藏在每一个心思意念里,做每一件事的存心上,隐藏在人对每一个事的观点上,也隐藏在人对待神所作的每一件事的看法、领受、观点、存心、意愿里,神怎么作呢?神怎么对待人的这些东西呢?就借着摆设环境显明你,让你生在神所摆设的环境当中,然后神显明你,不但要显明你,同时神还要审判你。当你流露败坏性情的时候,你有抵挡神的心思意念的时候,你有跟神较劲的情形与观点的时候,你有误解神,要抵触神、跟神对抗这样的情形的时候,神要惩罚你,神要斥责你,审判你,刑罚你,甚至有时候要管教你。管教你的目的是什么?(让人悔改、变化。)”(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具备真实的顺服才是真正的信》)“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脸面,涉及到名誉,每一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出名,总想露脸。不想让,总想争,争还不好意思,不争还不甘心。看谁出头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出不了头?为什么总没我?为什么总让他出面,为什么总也轮不到我呢?’有点怨气。有怨气自己还克制着,克制还克制不了,就祷告,祷告完好了一段时间,过后一临到这事还胜不过去,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这些情形里面这是不是网罗?这是撒但败坏本性对人的捆绑。”(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话语的开启使我豁然开朗,看到神公义圣洁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我嘴说爱神、顺服神,可在事实面前我又一次老病重犯,在神摆设的环境中总是不能为神作见证,尽本分的存心总是摆不正,常常为着名誉地位不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看到撒但的败坏性情就像顽疾一样,不是一下子就能除根的,正如神话语揭示的“人的败坏性情隐藏在每一个心思意念里”。经历了一次神的审判刑罚后,教会安排我尽什么本分我也能顺服了,便自认为我对神有些顺服了,有点顺服的生命了,没想到在这次神摆设的环境中,再次临到名誉地位的考验时,我仍是不能真实顺服下来。回想当负责人说跑路本分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还让我担这个本分时,我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反应,不就是我自认为小组长负责浇灌几个小组的弟兄姊妹,可以让人高看、仰望,使我有露脸的机会,尽跑路本分没什么分量,既没有地位,也不能露脸让人高看,因此就不甘愿尽。我所思所想的都是名誉地位,受这个撒但性情支配,当带领安排我尽小组长的本分时,心里特别高兴,美得不得了,觉得可得珍惜这次机会,好好配合争取得到弟兄姊妹对我的赞赏;可当又安排我跑路时,我的欲望破灭了,心里一下瘫软了,感觉身心疲惫,软弱无力,甚至还与神消极对抗,不愿意顺服这个环境。看到名誉地位早已成了捆绑我的枷锁,控制着我的心与灵,驱使我身不由己地要争,争还怕弟兄姊妹说我不追求真理,不争心里还痛苦,挣扎在其中不得释放,导致灵里越来越黑暗。现在我才看到自己里面还是败坏性情作主权,没有顺服神的生命,也看到我的人性低贱,没有人格尊严,临到事不考虑神家利益,只为自己的名誉地位打算,走的就是背叛神、抵挡神的道路。若不是神及时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我还在撒但的网罗中苦苦挣扎,被撒但愚弄苦害,若再不悔改,最终必因悖逆抵挡神而遭受神公义的惩罚。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观点仍是丑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观点一说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无能、卑鄙而又脆弱,对黑暗势力不感觉厌憎,对光明、真理却不感觉喜爱,而是尽力驱逐。”(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还有交通讲道中说:“撒但权势里有个什么东西?都是涉及到肉体的虚荣、脸面、利益与地位,卡到这儿了,肉体的虚荣、脸面、名誉、地位谁也攻不破,这是肉体的本性,不容易攻破。所以撒但权势最后一关就是人自己的肉体的撒但本性,这一关如果你攻破了,就攻克肉体了,攻克了肉体你就完全能够蒙拯救了。”(摘自《讲道交通(九)·脱离撒但权势的路途与标准原则(一)》)神的话和上面的交通一针见血地把我追求的错误观点揭示出来了,看到自己信神多年一直不追求真理,而是追求名誉地位,注重在人心中的形象,甚至尽本分都有选择,总想尽能露脸的、让人高看的本分,我被这些奢侈欲望捆绑辖制,不能顺服神、爱神,这都是因撒但的毒素已经深深扎根在我心里,“人活脸面,树活皮”“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等这些撒但的思想观点腐蚀着我的心与灵,使我变得圆滑诡诈、自私卑鄙,没有毅力,没有心志,总想利用神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导致信神多年丝毫没有性情变化,真是贫穷可怜。想想神在我身上花费了这么多的代价,我不但没有在神给我的托付上满足神心意,反而还埋怨神给我的托付不起眼,看到我的名誉地位心太重了,为达到自己的野心欲望,竟能跟神较量对抗,真是毫无一点人性理智,这样信下去又怎能成为顺服神的人蒙神拯救呢?想到法利赛人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利地位,不能接受顺服神的作工,一再地抵挡,最后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触犯了神的性情,遭到亡国之痛;现在宗教界的牧师长老为了名誉地位,自己不寻求顺服神的末世作工,还迷惑笼络信徒,不让信徒考察接受神的新工作,成了事奉神却抵挡神的人遭神厌弃。想到这儿,我不禁心里感到害怕,看到自己再这样走下去处境实在危险,我若再不悔改,还顽固地追求名誉地位,最终也必将让神厌弃恨恶而断送自己的一生。于是,我来到神面前献上真实悔改的祷告,并立定心志背叛自己的撒但性情,追求真理凭神的话活着,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把我跑路的本分尽好。明白神心意后,我从消极的情形里走了出来,之后我就积极地投入到本分中。

积极尽本分

几天后,带领给我们聚会,我敞开心交通了自己的经历认识。带领又针对我的情形交通说:“名誉地位是撒但败坏人的工具,它借着让我们追求名誉地位使我们身不由己地陷入撒但的网罗里,远离神、背叛神,追求名誉地位是我们进入顺服神的真理实际的最大障碍。神为了洁净变化我们的撒但性情,摆设各样的环境显明我们,使我们反省认识自己,所以不管咱们尽哪方面的本分都是神命定好的,咱们应该学会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踏踏实实地尽好本分满足神的心意。”之后,我们一起看了顺服神方面的神话:“什么是真实的顺服?如你意了,你什么都满意,觉得什么都合适,让你出头露脸了,也挺光彩的,你说感谢神,你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总也出不了头,总也没人搭理,你就觉得不是滋味了。……顺境一般都好顺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让你伤心,让你软弱,让你肉体受苦、脸上没光的,让你虚荣脸面都得不到满足的,让你心灵受苦的,这些你也能顺服,你就真长大了。这是不是你们应该追求的目标啊?你们如果有这个心劲、有这个目标那就有希望。”(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一说顺服,那就是完完全全听从,接受,不讲理由,不讲条件,不管客观原因是什么,只管接受,不分析,‘到底怎么回事啊?问问前因后果’,这么一做,顺服就有掺杂了,不纯洁了,是吧?能达到这样的顺服,人对神有真实的信还能远吗?不远了。神越作,你越觉得神主宰一切,你越能感觉到:神所作的不管怎么样都好,没有不好的,我不能挑,我就应该顺服。我的职责、我的义务、我的本分就是顺服,人就应该顺服神,这是我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具备真实的顺服才是真正的信》)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真实的顺服神就是不论神作的合不合自己的意,能否让自己露脸,都应该顺服,没有自己的要求与选择。想到基督顺服天父旨意是真实的顺服,彼得顺服至死是真实的顺服,亚伯拉罕献以撒那是真实的顺服。我的顺服是挑挑拣拣的顺服,是有选择的顺服,没有顺服神的一点实际,不能蒙神称许。经历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我才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理应任神摆布安排,不该有自己的选择与要求。因神是造物的主,对我了如指掌,无论神安排我尽什么本分,把我放在哪里都是我的需要,都是为了拯救、变化我。就像父母疼爱孩子一样,孩子不懂事走错路的时候,不管父母怎么严厉教育孩子,都是为了孩子能走正路。感谢神!是神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了自己,也明白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我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按照神的话来走以后的路。认识这些后,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哪!感谢你的审判刑罚,使我看清了名誉地位是属撒但的东西,是你厌憎恨恶的,我愿意背叛它,不再为地位患得患失、耿耿于怀,做伤神心的事了,愿按着你的话语实行,做一个顺服你的人,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尽好自己的本分,满足你的心意。”当我放弃名誉地位,不凭撒但败坏性情活着的时候,心里享受到了平安踏实,灵里也释放自由,我从心里感谢神。

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注重实行尽心、尽力尽好跑路的本分,把教会下发的东西及时地送到弟兄姊妹手中,当遇到弟兄姊妹有败坏流露时,我就耐心地和他们交通指点帮助;平时也把自己经历神话语的收获认识记录下来,写成经历见证文章;当我尽本分出差错时,也愿意接受弟兄姊妹们的指责、对付与修理,注重学功课得真理。借着尽跑路本分经历各种环境,让我长了见识、分辨、智慧,也磨炼了我的受苦心志,对神的信心也增加了。临到事,我就祷告依靠神,相信凡事都在神的手中,注重寻求真理进入原则,不知不觉在顺服神方面有了一些进入。没过多久,我们教会选举带领,弟兄姊妹推荐我去参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一个带领对赵姊妹说:“赵姊妹,若是选上你,你会怎么想?”不经意的一句话,使我的心起了波动,我心想:“带领这样问赵姊妹,是不是觉得赵姊妹有很大希望能被选上啊?可是按说我这段时间各方面都有了一些长进,弟兄姊妹也都看在眼里,我也应该有机会当选啊,可带领为什么没问我呢?难道这次还是让我继续尽跑路这个本分?”转念又一想:“这件事临到有神的许可,是神对我的检验,不管教会安排我尽什么本分,我都愿顺服神的安排。”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你用我,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爱你,因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神的话使我对神的心意更明白透亮了,我就是一个受造之物,尽跑路本分我是受造之物,担带领本分我也是受造之物,无论是尽什么样的本分,或神用不用我,我的身份、地位都是一个受造之物,我都应该顺服神的摆布,这才是我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有了这样的认识,我心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释放自由,能正确面对选举了。后来,我被弟兄姊妹选举为教会带领,我深知这是神的高抬与厚爱,从心里感谢神,愿意顺服神的主宰,从神领受这个托付,脚踏实地地尽好本分满足神。

跟随神一路走过来,我真实地体会到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带领我走到了今天,若没有神的审判刑罚,我不会认识神的公义性情,也认识不到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败坏性情,仍会活在撒但的败坏苦害中身不由己地抵挡神,不可能有今天这点顺服的认识和进入。我深深感到神的审判刑罚对我是最大的祝福,也是最好的保守,最真实的爱。感谢神对我的拯救!我愿在今后的日子里更多地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追求早日达到性情变化与神相合,成为一个真实顺服神的人。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

相关内容

顺服的功课
顺服神的收获(有声读物)
学会顺服(有声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