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爱拯救——我与乳腺癌擦肩而过

56

日本 雅子

我出生于一个军人干部家庭,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我从小就很自信。从小学开始我就是学校的优等生,家里的奖状也是成摞地放在那里,我自认为重点中学、重点高中非我莫属。高中毕业后,我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男女比例20:1的高等军事院校,接受高等教育和严格的军事化训练,取得这些成绩使我自信地认为:我的命运在我的手中掌握。

大学毕业后,我顺利进入了一家外企公司。因着我的家庭、学历和自身的成绩,我成了公司重点培养的对象。当时,一个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老会计师经常找我麻烦,但我靠着自己的努力,很快获得了公司领导的认可。半年以后,领导就把财务部门交给我管理,我再一次用自己的能力证明: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一年后,我放弃了外企的高薪工作到日本留学。当时家人和朋友都不能理解我的选择,认为我现在工作那么好,何必要去留学吃苦。但我认为,只要我肯努力,无论去到哪里我都可以生活得很好。半工半读的生活当然是清苦的,但我从来没有向家里伸手要过一分钱。六年的留学生活结束后,我以留学生首席的成绩顺利取得了学位。从毕业至今,我无论在哪个公司上班,我的能力和我的工作态度都得到了公司领导的认可,甚至有的公司对中国留学生的印象不太好,但自从我加入公司后,他们都说以后会继续用中国留学生。这一个又一个的成就让我更加坚信: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靠自己没有办不了的事情。

2014年下半年,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一天,我的左侧胸部持续有不适和刺痛感,后来一直时有发生疼痛,但因为忙,我抽不出时间去医院检查。直到有一天,孩子看到我因疼痛在按摩的时候,便哇哇大哭,害怕地问我:“妈妈是不是得了乳腺癌?我不想没有妈妈。”当时我不清楚一个七岁的孩子从哪里听来的乳腺癌,甚至知道会致命。但我突然感到有些害怕,我是不是真的得了癌症,是不是快死了?这时孩子哭,我也跟着哭。看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我对自己说,我不能死,我绝对不能死,于是我决定去医院做检查。

第二天,我一个人坐在电车上,觉得既孤单又不安,眼泪一次又一次地模糊了我的视线。好像眼前的一切喧闹都静止了,我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见,有的只是担心、害怕,如果真的是癌症我该怎么办?孩子怎么办?到医院后,我心里更感到一种莫明其妙的凄凉和害怕。

乳腺B超检查后,我一个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等待结果。我心里一阵阵煎熬,想赶紧知道结果,但又很害怕知道。没一会儿,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告诉我:“结果是良性,但是在你感到疼痛的位置出现了随时会癌变的水泡组织,它们将会一直存在于你的体内,并且会不断地成长。即使始终保持是良性的,但在水泡组织长到3cm以上时也必须通过手术进行摘除。”听到这个结果,我一下子傻了,仿佛被判了死刑一样。但要强的我不会轻易向任何事情低头,我要尽力地扭转这个结果,便问医生:“怎么样才能治好?我该做什么?”医生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等它长大了切除,半年后来复查吧。”听到医生的话,我感到很气愤,心想:“什么叫没有办法?感冒可以吃药,癌症还可以化疗,怎么我的病就没有办法?”

寻医问药

虽然医生这么说,但我不可能就这么等着。回家后,我去图书馆借来各种医学书籍、数据了解这方面病情,上网查询这种症状的治疗办法,甚至连续几天不睡觉学习乳腺癌的相关知识,恨不得去学医把自己治好。折腾了一番得到的答案和医生说的没有什么区别,我的心里暗暗涌出一丝凄凉和恐惧,但我仍没有放弃。我想:“家里有人脉,认识那么多专家医生,那么多好的医院,总有人能给我一个治疗方案的!”于是我启用各方面的人脉,找权威专家咨询、再诊。然而最终我得到的答案都是相同的,除了等待,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方法。几番努力下来竟是这样的结果,我感到绝望和无助,医生给的等待的答案对我来说简直比病痛还残酷,我感觉自己这次真的是被判了死刑,心里第一次有了无能为力的感觉。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每一天,经常提心吊胆,忙的时候就忘记自己是个病人,疼的时候心里就感到恐惧不安,就会想水泡是不是在癌变,是不是在增长?那段日子对我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

2015年的一天,我女儿同学的母亲小杨给我传福音,并给了我一本书。我虽然没有拒绝,但从小被无神论思想熏陶的我,只是把信神当成一种宗教信仰,所以在和姊妹接触的时候也没有提起自己的病痛。

半年后,我准备做第二次检查。检查的前几天我开始焦躁不安,总是想:“那些水泡组织如果真的发生了癌变,我该怎么办,孩子们该怎么办……”后来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指着B超片子说:“这个位置有一个相对大的水泡组织,体积比半年前增长了一倍,而且细胞成分十分浑浊不清,凭着多年的临床经验来看,这不是个好现象,必须立刻撷取活细胞化验!”于是医生让我躺在床上,等待穿刺撷取细胞。躺在病床上我的眼泪顺着眼角“哗哗”地往下流淌,心里的孤独和无助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突然感觉到:我真的救不了自己了!当针头扎入身体的瞬间,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那一刻我才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软弱、渺小,我所拥有的一切都不能使我在这一刻变得坚强,更不能使我脱离病痛的折磨。抽取结束后,医生告诉我一周后来听结果。一周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一个等待是否是癌症的结果的人来说,是多么的漫长和焦躁不安。每天晚上躺下之后,我都会胡思乱想,我会得癌症吗?我会死吗?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我竟然近在咫尺,而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万般无奈之中,我想到了神,于是我和弟兄姊妹一起正常聚会了。一次聚会中,我和梁姊妹说起自己的病痛,当时姊妹和我交通说:“起初的亚当、夏娃生活在伊甸园中,在神的看顾保守之下快乐地活着,没有病痛,没有死亡,后来撒但用谎言引诱他们,他们听信了撒但的谎言背叛了神,从此人就活在了各种痛苦中,随之也有了病痛的折磨。撒但是邪恶的,它引诱人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人,让人背叛神,远离神的看顾保守,活在它的愚弄之中。神不忍心看着人活在撒但权下被它苦害,所以一直在人中间作着拯救的工作,从律法时代到恩典时代,一直到末世,神为了彻底把我们拯救出来,再次道成肉身来在人间发表话语拯救人,让人从神的话中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能够识破撒但的诡计,弃绝撒但,重新来到神面前获得神的看顾保守,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痛苦,获得真正的幸福。”

接着姊妹给我读了两段话:“无论你的背景怎么样,也无论你的前方旅途怎么样,总之,没有一个人能逃脱上天的摆布与安排,没有一个人能掌控自己的命运,因为只有那一位——主宰万物的能作这样的工作。……人的心、人的灵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切,然而,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头》)“万有之首全能神,宝座之上掌王权,掌管宇宙和万有,正在全地带领咱。时时和他有亲近,安静来到他面前,一时一刻别错过……疾病面前别灰心,屡次寻求别放弃,神会光照来开启。约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第六篇说话》)

交通神话

姊妹继续和我交通:“神的权柄主宰一切,宇宙万物都在神的主宰之下,疾病也在神手中掌握,人是生、是死都在神的摆布之下。我们应该效法约伯,不管遭遇什么痛苦、患难应该相信:‘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神要借着这个环境使我们明白真理,也是检验我们的信心,我们要多看神的话,来到神面前多多祷告,依靠、仰望神,相信神会带领我们的!”我虽然明白了姊妹的意思,但对于我这个在“无神论”思想灌输下,一直相信“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来说,依靠、仰望神,我觉得很渺茫。可是眼下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指望了,不管祷告管不管用,我也只能试试看了。于是,我尝试着向神祷告:“神啊!我的命运在你手里掌管,我能不能得癌症也在你的手里,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就这样我常常向神祷告,有时候一天祷告很多次。

一周后,家人陪我一起去医院听结果,活细胞化验结果是良性。我手捧着检查结果,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似乎在灵魂的深处隐隐约约感受到了神的存在和神对我的怜悯,这事也坚固了我对神的信心。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直坚持跟弟兄姊妹一起聚会。

转眼到了2016年上半年,第三次检查时,医生很高兴地告诉我:“水泡细胞维持了半年前的状态,没有增长,也没有恶化。”我似乎看到了希望,心里的压力在一点点减轻,心情也好起来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姊妹也多次提醒我要真心和神祷告,学会仰望、依靠神。虽然我不知道姊妹说的真心祷告具体是指什么,但每当我想起病痛的时候,我就向神祷告。每次向神祷告后,我感到心里踏实,有时候甚至感觉疼痛似乎减轻了,渐渐地,我学会了跟神说心里话。

到了2017年1月份,马上就要第四次检查了,检查之前我向神作了一个顺服的祷告。做完检查等结果时,我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平安,听着医院播放的舒缓的音乐,我仿佛忘记了自己是来做检查的。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医生叫我的名字,进去后医生看着我的检查结果激动地说:“恭喜你!水泡组织不仅没有恶化,体积反而比半年前还缩小了!这太让我意外了。”听到医生的话,一瞬间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心里特别清晰地知道这是神的作为,是神的权柄、能力!我在心里喊了一声:“神啊,你太爱我了!”医生继续说:“根据你之前的情况,按照正常规律来推算,现在应该给你安排手术了,第三次检查能维持没有恶化已经很难得了,体积缩小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我从医几十年来都没有见过的现象……”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从医院出来,我打开手机看到很多朋友给我留言。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拨通了姊妹的电话,把这个令人兴奋的结果告诉了她,姊妹也激动地说:“感谢神!感谢神!”

回家的路上,我回想着自己经历的一幕幕,从小到大没有人和我说过有神,我只相信知识,相信自己,如果不是借着这次病痛亲身经历神这样奇妙的作工,我不会相信神的真实存在,更不会对神的全能、主宰有真实的体会,感谢神拯救了我。

后来,我看到了神对“人生六关”奥秘的揭示,神说:“一个人的父母、亲人是谁,周围人事物是什么,人不能选择,而他与周围人事物的关系如何,周围人事物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对他有怎样的影响,同样都是人不能选择的。那么这一切都是由谁决定,谁来安排的呢?既然不是人能选择的,也不是人自己决定的,当然更不是自然形成的,那么这一切人事物的形成不言而喻就都掌握在造物主的手中了。造物主为每一个人安排了特定的出生背景,当然也为每一个人安排了特定的成长背景。……人所能接触到的各种人事物,所能学到的各种常识、知识、本领与人被影响、灌输、熏陶的各种思想,都将主导与影响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看了神的话我才知道原来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养成了什么样的性格都是神的命定,在我成长的过程中遇到的各种人事物也都是神的安排。回想起来的确是这样的,大学毕业前夕,刚好家人认识了一位外企老板,我才有机会进入外企公司;到日本之后,一个初次见面的老板就愿意帮助我,并给我发展的机会;这次我虽然生病了,但我从中知道了人的病痛是从撒但而来,是人违背神的话抵挡神、背叛神后,撒但给人带来的痛苦,也明白了人类要想摆脱痛苦,活得幸福快乐,只有来到神面前俯伏敬拜神,把自己的一切交在神手里,让神主宰安排与带领。并且在这实际的经历中我真实体尝到了神主宰一切的权柄与能力,也知道了神主宰我们人类的命运,依靠神并不渺茫。

心灵踏实

接着我又看了一段神的话:“当人有了财产的时候,人便觉得金钱就是人的依靠,就是人活着的本钱;当人拥有地位的时候,人便死死抓住地位,宁愿为其舍命;而当人即将撒手离去的时候,人才知道人倾其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原来都是过眼云烟,没有一样能抓得住,没有一样能带得走,没有一样能让人免去死亡,也没有一样能成为一个孤独灵魂归途中的安慰或伴侣,更没有一样东西能拯救人超脱死亡。……原来人的生命不是金钱与名利能换来的,不管人拥有多少财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样的贫穷与渺小;金钱不能买来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无论是金钱还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寿命延长一分一秒。人越是有这样的感觉,越是渴望能继续活着;人越是有这样的感觉就越惧怕死亡的临及。此时,人才真正地发现人拥有的生命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人也真正地发现一个人无论是生是死都不是人能说了算的,都不是任何人能掌控的。”(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这些话使我不由得回忆起一路走过的历程,在没有临到病痛之前,我一直认为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坚信“人的命运在自己手中掌握”,我有着优越的家庭后台,很高的学历,还有各种人际关系,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自己有实力,所以我可以掌管自己的命运,不会轻易在任何困难面前低头。但当我多方查询仍旧找不到治疗自己病痛的方法时,当我得知自己体内的水泡组织正在恶化,并且谁都无能为力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所拥有的钱财、势力、名望都不能对我的疾病起到任何的作用。我也第一次意识到,即便我拥有了这些让我骄傲、有自信的条件,但是在面对癌症时我依旧是那么的无助、孤独,任何一样东西都不能使我变得坚强,反而是神带领我走了过来,给我安慰,给我力量,是神拯救了我。想到这里,我心里满了对神的亏欠,在我完全不知道有神的情况下,神已经为拯救我作了这么多,而我却一直悖逆神,认为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其实我靠着自己所走的路是虚空、痛苦的,除了忙就是累,从来没有真正的平安、喜乐。如今,我在教会正常地过教会生活,心里感到无比甘甜,因为我找到了真正的依靠,认识了创造万物、主宰万物的独一真神!

感谢神!一切荣耀归于神!

相关内容

检查出乙肝后,我该怎么面对
绝地曙光(有声读物)
行过死荫幽谷 绽放生命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