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问题(5) 到底怎样确定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呢?

参考圣经

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或作:不能领会)。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翰福音16:12-13)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约翰福音10:27)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2:7)

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启示录5:5)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腊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示录1:8)

相关神话语:

“考察这样的事也并不困难,但需要我们每个人先知道这样一个真理: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若不具备神实质的肉身那就定规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从他所发表的性情与说话中来确定,也就是说,确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确定是否是真道,必须得从他的实质上来辨别。所以说,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关键在乎其实质(作工、说话、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为考察其外表而忽视了其实质,那就是人的愚昧无知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耶稣耶和华的作工以后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间,他的工作是在耶和华作工的基础上,不是独立成一体的,是神在结束了律法时代以后所作的新时代的工作。同样,在耶稣的工作结束以后神仍在继续着他下一个时代的工作,因为神的整个经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旧的时代过去就要有新的时代来取代,旧的工作结束就要有新的工作来接续神的经营。此次道成肉身是继耶稣的作工之后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当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独立成一体的,而是继律法时代、恩典时代以后的第三步作工。神每开展一步新的工作总要有新的起头,总要带来新的时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点、神的名都要有相应的变化,这也难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时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挡,神总是在作着他的工作,总是在带领全人类不断地向前。耶稣来在人间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律法时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这次道成肉身结束了恩典时代带来了国度时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带入国度时代之中,而且能亲自接受神的带领。耶稣来在人中间作了许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赎罪祭,并未将人的败坏性情都脱去。要将人从撒但的权势之下完全拯救出来,不仅需要耶稣作赎罪祭来担当人的罪,而且还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将人被撒但败坏的性情完全脱去。所以,在人的罪得着了赦免之后,神又重返肉身带领人进入新的时代,开始了刑罚审判的工作,这工作将人类带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顺服在他权下的人将享受更高的真理,得着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现在作的工作是将恩典时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个六千年经营计划中的工作向前发展了,恩典时代虽结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进深了。为什么一再说这步工作是在恩典时代、律法时代的基础上作的?就是说,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时代工作的继续,也是律法时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紧紧相联,一环紧扣一环。为什么还说这步工作是在耶稣那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若不在耶稣那步作工的基础上,这步还得钉十字架,还作上步的救赎的工作,这就没有意义了。所以,不是工作彻底结束了,乃是时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说,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时代的基础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稣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来的,并不是这步工作又另外起头了,三步工作的综合才可称为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这步工作是在恩典时代工作的基础上作的,如果这两步工作没关系,那这步工作为什么不重新钉十字架?为什么不担当人的罪,而是直接来审判刑罚人?若不是在钉十字架之后作审判刑罚人的工作,而且现在来了还不是圣灵感孕,那就没资格来审判刑罚人,正因为与耶稣是一,才直接来刑罚、审判人的。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所以说这样的工作才能将人一步一步拯救出来。耶稣与我是从一位灵来的。虽然肉身没有关系,但灵是一位;作工的内容虽不一样,担当的工作也不一样,但实质是一样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样,那是因着时代不同,因着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职分不同,带来的工作也就不一样,向人显明的性情也不一样。所以,人今天所看见的、所领受到的与以往都不一样,这都是因着时代的不同而有的。尽管他们的肉身的性别并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个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个时期,但他们的灵是一位。尽管他们的肉身没有任何血统关系,也没有任何肉体关系,但这些并不能否认他们是神在两个不同时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这个是不可推诿的事实,但他们并不是相同的血缘,他们也没有共同的人类语言(一个是会说犹太语的男性,一个是专说中国汉语的女性),就因着这些,他们便分布在不同的国家中来作各自该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时期。尽管他们是一位灵,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实质,但他们肉身的外壳根本没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过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长相、出生并不相同。就这些并不影响各自的作工,也并不影响人对他们的认识,因为他们总归还是一位灵,谁也不能把他们拆开,尽管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就他们的灵支配了他们的全人,使他们在不同时期担当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们的肉身并不是一个血统。就如耶和华的灵并不是耶稣的灵的父一样,也就如耶稣的灵根本不是耶和华的灵的子一样,他们乃是一位灵。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与耶稣同样没有血系相联,但他们本为一,这乃是因为他们的灵原是一位。他能作怜悯慈爱的工作,也能作公义审判的工作,能作刑罚人的工作,还能作咒诅人的工作,到最终还能作灭世惩罚恶人的工作,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吗?这不是神的全能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在人看与第一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完全不同,甚至在人看他们俩没有一点相同之处,第一次作的工作在这次根本看不到一点。第二次作的工作不同于第一次作的工作,但这并不能证明他们的源头不是一,他们的源头是否是一根据肉身所作工作的性质而决定,不是根据肉身的外壳而定的。三步工作中共是两次道成肉身,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来开展时代,都是作新的工作,两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补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两个肉身竟是一个源头,当然,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维所达不到的,但其实质原本就是一,因为他们作的工作的来源本是一灵。看两次道成肉身的源头是否是一,并不能根据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点,或肉身的其他条件来决定,而是根据肉身所发表的神性的工作而决定的。耶稣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丝毫不作,因为神每次作工并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辟蹊径。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为了加深或巩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为了补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为了加深人对神的认识,也是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规条,取缔人心中之神的错谬形像。可以说,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让人对他有完全的认识,只是有一部分,但并不完全。因着人的领受能力有限,虽然他将他全部的性情都发表出来,但人对他的认识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无法用人的言语尽都说透的,更何况仅一步作工怎么能将神尽都说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盖,人只能从他的神性发表来认识他,并不能从他肉身的外壳来认识他。他来在肉身借着不同的作工来让人认识,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这样,人对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认识全面,而不定规在一个范围之内。虽然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并不相同,但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工作的源头是相同的,只不过两次道成肉身是为了作两步不同的工作,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是在两个时代产生的,但不管怎么样,神道成的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他们的来源是相同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否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这次神来作工不是灵体而是很普通的身体,而且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身体,也是神重返肉身的身体,是一个很普通的肉身,你从他身上看不出与众不同的地方,但你能从他得着你从未听过的真理。就这样一个小小的肉身就是神所有真理的言语的化身,是神末世工作的承担者,也是人认识神全部性情的发表。你不是很想看看天上的神吗?你不是很想了解天上的神吗?你不是很想看看人类的归宿吗?他会告诉你这一切从未有人能告诉你的秘密,他还会将你所不明白的真理告诉给你的。他是你进入国度的大门,也是你进入新时代的向导。这样一个普通的肉身有很多人所不能测透的奥秘,他的所作所为能使你测度不透,但他所作工作的一切目标使你足以看见他并不是一个人所认为的简单的肉身,因为他代表神在末世的心意,他代表神在末世对人类的顾念。虽然你不能听见他的说话犹如惊天动地一般,虽然你不能看见他的双眼犹如火焰,虽然你不能受到他铁杖的管制,但你能从他的说话中听见神在发怒,又知道神在怜悯人类,看见神的公义性情,看见神的智慧所在,更领略神对全人类的顾念之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神继续着他的发声,以各种方式、多种角度来告诫我们当做的,同时也表达着他的心声。他的话语带着生命力,给我们当行的道,也让我们领悟到了什么才是真理。我们开始被他的话语吸引,我们开始注意他的说话语气、说话方式,也开始下意识地关心起这个不起眼的人的心声。他为我们呕心沥血,他为我们寝食难安,他为我们哭泣,他为我们叹息,他为我们病中呻吟,为着我们的归宿,为着我们的蒙拯救,他忍受着屈辱,我们的麻木、我们的悖逆让他的心在流泪流血。这样的所是所有是一个普通人所没有的,也是任何一个败坏的人所不具备也达不到的。他有常人没有的宽容、忍耐,他的爱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除了他,没有人能知道我们的所思所想,没有人能对我们的本性、实质了如指掌,没有人能审判人类的悖逆、人类的败坏,也没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与我们如此说话,对我们如此作工;除了他,没有人具备神的权柄、神的智慧、神的尊严,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发表无遗;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指给我们道路,带给我们光明;除了他,没有人能揭示神从创世到如今还未公开的奥秘;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捆绑,脱离败坏性情。他代表神,他发表着神的心声、神的嘱托、神对全人类的审判之语。他开辟了新时代、新纪元,带来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给我们带来了希望,结束了我们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让我们全人彻彻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们全人,得着了我们的心。从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心有了知觉,我们的灵似乎也复苏了:这个普通的人,这个小小的人,这个生活在我们中间、被我们弃绝了许久的人,不正是我们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稣吗?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们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触过我,也不曾认识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从创世到如今,无一人见过我,这就是末世向人显现的但又隐秘在人中间的神,活灵活现住在人的中间,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满能力,满带着权柄,无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话中被审判,在火的焚烧之下无一人一物不被洁净。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这名又带有这样的性情,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公义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让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独一真神,也让人都看见我的本来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赎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沧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在全宇上下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在东方犹如霹雳的巨声不断发出,震动了各邦各派,是我的发声将人都带到了今天,我是让人都因我的发声而被征服,全都倾倒在此流中,都归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将荣耀从全地之上收回,在东方重新发出。谁不盼望看见我的荣耀?谁不巴望我归来?谁不渴慕我的再现?谁不思念我的可爱?谁能不就光而来?谁能不看见迦南的丰富?谁不盼望‘救赎主’的重归?谁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发声要在全地传扬,我要面对我的选民更多地发声说话,犹如巨雷一样震动山河,我是面对全宇说话,我也是面对人类说话。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宝爱我的说话。闪电是从东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语叫人难舍难离,也叫人难测,更叫人喜乐,犹如刚降生的婴儿,人都欢喜快乐,庆贺我的来到,因着我的发声,我要将人都带到我的面前。从此我便正式进入人类之中,让人都来朝拜我,因着我的荣耀的发出,也因着我口之言,让人都来到我的面前,都看见闪电是从东方发出,而且我也降在了东方的‘橄榄山’上,早已来在地上,不再是‘犹太之子’,而是东方的闪电,因我早已复活,从人中间离开,又带着荣耀显在了人间,我是万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万世以前以色列人弃绝的‘婴儿’,更是当代的满载荣耀的全能神!让人都来在我的宝座前,看见我的荣颜,听见我的发声,观看我的作为,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计划的终极、高潮,也是我经营的宗旨——让万邦朝拜,万口承认,万人信赖,万民都归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