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行进在顺服神的路上

73

湖北省 陈志

初春的早晨,还有些寒冷,一缕阳光直射进屋内,照得屋里暖洋洋的。

陈志接到上层负责人通知他去聚会的信,心里很是兴奋、激动,看着负责人的信,他脑海里浮想联翩:“上层负责人怎么约我聚会?是不是要提拔我呀!要是能到上层尽本分,那可就露脸了,弟兄姊妹肯定会羡慕、高看我的……”陈志越想越美,满心欢喜地盼望着聚会的日子早点来到。

果不其然,聚会结束后,负责人看着陈志笑着问道:“陈志弟兄,这段时间传进来的新人很多,需调些人员浇灌新人,你愿意去外地尽浇灌新人的本分吗?”

“感谢神!我愿意顺服教会的安排。”陈志高兴地答应着,在心里暗立心志: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为国度福音的扩展尽上自己的一份力量,把浇灌新人的本分尽好来还报神的爱!

几天后,陈志兴高采烈地来到了尽本分的地方,令陈志没想到的是,这里的负责人没有直接安排他去浇灌新人,而是先让他去处理一些事务性工作,有时间了再跟张弟兄一起浇灌新人。

忙碌了几天,终于有时间了,这天陈志跟着张弟兄来到了聚会点,新人热情地跟张弟兄打着招呼。聚会时,张弟兄交通得有条有理的,新人们都向他投去钦佩的目光,陈志羡慕张弟兄的同时,对负责人的安排不免有些不满,在心里抱怨着:我是来浇灌新人的,可现在却让我忙些事务工作,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张弟兄那样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哪?

没过多久,机会再次临到,负责人对陈志说:“陈志弟兄,听说你也想操练浇灌新人,那你就和张弟兄一起浇灌新人吧!”

“感谢神!我会好好扶持新人的!”陈志满口应承,脸上乐开了花。

随后,陈志就跟张弟兄针对新人的观念、问题、难处,共同寻求真理来解决,他奔忙在新人中间聚会交通,忙得不亦乐乎。

操练了一段时间,陈志也能独立浇灌新人了,当新人提出问题时,他也能找出神的话一一给予解答。看到新人听着连连点头,还时不时投来羡慕的目光,陈志心里的优越、成就感一涌而上,甭提多高兴了,他心里暗自思量:“看来我并不比其他带新人的弟兄姊妹差,只要我肯努力,多付代价,就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高看!”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陈志尽本分的劲头更大了,不管是晴天雨天、路途有多远,他都乐此不疲地奔跑着,偶尔在家也是查找神的话去解决新人的问题,至于自己的情形如何,该进入哪些真理,他都没去注重,更没有反省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存心。

一段时间后,陈志灵里越来越麻木、下沉,尽本分感觉不到圣灵的作工,带的新人多数消极软弱,他开始焦急起来,很担心这样下去,负责人和弟兄姊妹会因他扶持不好新人而小瞧他。为了挽回这种局面,不让弟兄姊妹小瞧,陈志在本分上更加用劲了,白天黑夜地走教会浇灌新人,但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新人的情形还是得不到扭转,有的甚至不愿聚会了,而他自己灵里也感觉越来越黑暗,读神的话没有开启光照了,新人提出的问题,他也看不透、解答不了了……

一个阴雨连绵的早晨,负责人召集陈志和几个弟兄姊妹一起聚会。

聚会结束的时候,负责人对陈志说:“陈弟兄,我们浇灌新人是为让新人尽快明白信神的一些真理,在真道上扎下根基,而你带的新人多数消极软弱,你也帮助解决不了,这样下去会给弟兄姊妹的生命带来亏损,你还是先停下本分灵修反省,省察省察是什么原因导致咱们尽本分得不到神的祝福……”

负责人的话犹如当头一棒,使得陈志不知所措,他觉得弟兄姊妹都在看着他,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陈志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被撤换了,他开始担心自己这样回去家乡的弟兄姊妹会怎么看,会不会认为他不行而小看他,他觉得没有脸见弟兄姊妹……他越想心里越痛苦,难以接受自己被撤换的事实。

雨依然在下着,天灰蒙蒙的。陈志不顾弟兄姊妹的再三挽留,冒着雨回家了。一路上,陈志看着被风雨吹打得东倒西歪的树苗,感到浑身发冷,他的心情更加低落……

到家后,陈志瘫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被撤换的一幕,他轻叹了一口气,不觉自语道:“现在国度福音大扩展,需要更多的人去浇灌新人,我却难以胜任被放回了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想尽好这个本分,也很努力地在做……”他越想越难受,活在了熬炼中。

弟兄很失落的独自走在马路上

连着几天都没见到太阳了,不一会儿小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真是剪不断,理还乱!陈志站在窗前望着灰暗的天空发呆……

“陈志,吃饭了!”陈志的妻子雯丽做好可口的饭菜喊道。

陈志无精打采地坐在餐桌前,看着饭菜没有胃口吃。

雯丽有些着急地说:“陈志,这事临到肯定有神的美意,要相信神不会作无意义的事,咱们别活在误解埋怨中,认为自己有理,还是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吧!”

陈志一愣:“是啊,神是不会作错事的,我总是讲理,这不是在埋怨神吗?”

雯丽翻开神的话读道:“但人本性里败坏的东西必须通过试炼来解决,人里面哪些地方没得洁净就必须在哪些地方受些熬炼,这是神的安排。神给你摆设环境,迫使你在这环境里面受熬炼来认识自己的败坏,最终达到宁可死也能放下自己的企图、欲望,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所以对于任何人来说,如果没有几年的熬炼,没有一定的苦难,人在思想上、在心灵里摆脱不了肉体败坏的辖制。人在哪方面还受撒但的辖制,在哪方面还有自己的欲望,还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应该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难中能学到功课,就是能够得着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其实,许多真理都是在苦难试炼的经历中明白的,没有一个人在安逸的环境里、在顺境里就能明白神的心意,就能认识到神的全能智慧,领略到神的公义性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试炼中应该怎样满足神》)

雯丽语重心长地说:“神的话清楚地告诉我们,神为我们摆设各种环境都是有意义的,我们有哪方面的败坏性情认识不到,神就针对我们的败坏摆设不合我们观念的环境来显明我们,让我们在环境中受痛苦、试炼熬炼来反省认识自己,我们对自己有认识了,对神的心意明白了,才能放下自己不对的存心、欲望,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因着我们被撒但败坏太深,在顺境中无法认识自己身上的撒但败坏性情,所以,神摆设环境就是为更好地洁净变化我们,这里面有神的良苦用心啊!……”

揣摩着神的话和妻子的一番交通,陈志的心被触动了,他思想着:“是啊!这事肯定是出于神的,一定有神的心意在其中,只是我现在还认识不到,但我也愿意存着顺服的心寻求等候,不能再消极对抗下去了。”陈志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对教会安排我回家灵修反省这事想不通,因此活在误解、埋怨中。神啊!我活在这样的情形中很压抑、痛苦,不知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应该学什么功课,你的心意是什么,愿你带领引导我明白你的心意……”

陈志草草吃了几口饭就回了房间,他想从神的话中寻求神的心意。寻求中,陈志看到神的话说:“神要求人寻求真理、渴慕神的话、吃喝神的话、实行神的话,都是为了达到顺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这样,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这是谁也不可疑惑的,是谁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为了顺服神,而是有别的目的,那么,你的所说所做以至于你在神面前的祷告,甚至你的一举一动都属于抵挡神的,即使你话语温柔、态度温和,你的一举一动、你的表情在人看来都合适,似乎是一个顺服者,但就你的存心来说,就你信神的观点来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挡神,都是作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信神就当顺服神》)

揣摩着神的话,陈志明白了神称许、祝福的是真心顺服神的人,恨恶、厌憎人的顺服里带着存心掺杂,他心里像开了窍一样,不禁扪心自问:“我那么愿意尽浇灌新人的本分,难道真的是为了顺服神、满足神吗?如果我的存心是为了体贴神的心意,为什么尽本分却得不到神的祝福与带领?如果真的是为了满足神的心意,在哪儿不是一样尽本分,为什么对带领安排自己回家灵修反省这事会有那么大的抵触情绪呢?”此时,陈志接受浇灌新人这个托付时的所思所想像放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闪现:他起初去外地尽本分时,接受的就不是神的托付与自己该尽的责任,而是想借此达到自己出人头地的野心目的;负责人安排他做事务性工作时,他因着不能出头露脸,心生抵触,也是不甘愿顺服;扶持新人时,他一门心思琢磨怎样能解决新人的问题,是为让人高看、赞赏,并不是真正为新人的生命着想,更不是为尽好本分满足神;当被撤换反省、被人高看的欲望破灭时,他仍是悖逆、刚硬,担心顾虑的还是自己的名誉地位,不但不来到神的面前寻求,还不服不满为自己讲理叫屈。……难道这就是自己顺服神的态度吗?原来自己的顺服里还有这么多存心掺杂啊!

陈志又看到神的话说:“衡量人能不能顺服神,就看人对神有没有要求,你有要求你就没有顺服,你有要求那就证明你是在搞交易,你是在选择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做,这就是背叛,没有顺服。你对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没有理智,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对他提出要求,也没有资格对他提出要求,无论是无理的还是有理的;如果你对神有真实的信,信他就是神,你只有敬拜,只有顺服,别无选择。”(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还有讲道交通中说:“真实的顺服神是完全奉献自己,为遵行神旨意尽忠到底;真实的顺服神是没有人的存心掺杂,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完全是为满足神而行。在真实的顺服里面没有悖逆、没有抵挡、没有交易、没有条件,只有忠心、只有顺服,完全是为体贴神的心意,完全是为满足神,只为遵行神旨意,具备了这样的顺服才是真实顺服神的人。”(摘自《生命的供应·怎样追求真理才能成为真实顺服神的人》)

看了神的话和讲道交通,陈志感到蒙羞惭愧,以往他一直认为教会无论安排他尽什么本分,他都能接受顺服,热心为神花费,就以为自己是一个顺服神的人。如今对照神话语的揭示,他才看到自己的领受是偏谬的,根本不符合真理。真实的顺服神是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都能体贴满足神的心意,没有自己的选择、要求,也没有存心掺杂,不讲自己的理,能够绝对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按着神的要求做。可他的顺服是有条件的,是为得到弟兄姊妹的拥护、高看,满足自己的脸面地位和虚荣心,一旦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时,就一个劲儿地为自己讲理、争辩。在事实面前,陈志才看到自己离神的要求标准差太远,不是一个真实顺服神的人。想想神给他尽本分的机会,是为了让他能体贴神的心意,把那些渴慕真理的新人浇灌好,使他们能早日定真神的作工,得到神的末世救恩,而他却利用尽本分的机会,满足自己的奢侈欲望,达到被弟兄姊妹高看的卑鄙目的,真是让神厌憎。此时陈志才明白,神精心摆布这些环境,是为了洁净变化他的撒但败坏性情,使他能走上生命性情变化的路,达到真实地顺服神、满足神。明白了神的心意,陈志跪倒在地,向神献上了感恩的祷告:“神啊!感谢你的显明,使我认识到自己并不是真正地顺服你,而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脸面、地位,从而扭转了我对顺服神的偏谬领受,若没有你这样的显明,我只会沿着错误的路走下去,最终只会被你厌憎、淘汰。神啊!愿你带领我,能找着真实顺服神的实行路途。”

此时,寂静的夜空中几缕青云浮过,月也显得格外皎洁,陈志站在窗前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感到很清爽愉悦。

清早,清脆的鸟鸣声惊醒了陈志,他专心致志地坐在书桌前灵修。陈志看到神的话说:“你能把你的身心与你的全部真实的爱都献给神,摆在神的面前,对神能绝对顺服,能绝对地体贴神的心意,不为肉体,不为家庭,不为自己的欲望,而是为神家利益,一切以神的话为原则,以神的话为根基,这样,你的存心、你的观点就都摆对了,你就是一个在神面前蒙神称许的人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的人是真心爱神的人》)

从神的话中,陈志更加明白了自己不能得神称许的原因,也有了实行进入的路途。只因自己存心观点不对,尽本分不是为体贴神心意,维护教会工作,把新人带到神面前,而是为着个人的存心目的,所以才临到了神的审判与对付。神是希望自己以神的心为心,有一颗单一纯洁的心来面向神尽本分,不管临到什么事,能在神面前摆对存心观点,放弃个人的私欲,以顺服神满足神为目的,这才合神心意,蒙神称许,这也是一个真实顺服神的人该做的。陈志回想自己被撤换后,不是真实祷告寻求神的心意反省自己,而是在心里不服、讲理,为自己的地位脸面患得患失、耿耿于怀,活在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中不得释放。神还在顾念着他的软弱,借着妻子的交通提点,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与引导,使他认识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明白了神摆设环境拯救他的良苦用心,神无论怎么作,都是为了让他认识自己得着真理,蒙神的拯救。认识到这儿,陈志心里感到轻松释放了。

聚会时,陈志把自己为名誉地位作工,不能真实顺服神的经历认识跟弟兄姊妹敞开交通,他以为自己流露这么多败坏,也没有尽好浇灌新人的本分,弟兄姊妹会瞧不起他。谁知弟兄姊妹听了他的经历认识,不但没有小瞧他,还结合各自的经历认识鼓励他,让陈志很受感动,更愿意尽好本分满足神。

陈志与弟兄姊妹一起聚会,一起经历神的作工,感到非常快乐……

一天,教会负责人来找陈志,安排他与两个弟兄一起整理福音资料,陈志很是激动,在心里告诫自己:“这是神给我一次悔改的机会,我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把握尽本分的机会,不再为脸面地位而活了。”

在一起配搭尽本分中,陈志发现两个弟兄素质都很好,业务能力强,善于发现、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相比之下,陈志觉得自己哪方面都不如他们,压力感油然而生,他暗暗提醒自己,一定得多下功夫,加强业务学习,争取尽快赶上他们,若是太差劲了,这脸可往哪儿搁呀!

夜已经深了,两个弟兄都已睡去了,陈志还在专心致志地看资料、钻研业务知识。

“陈弟兄,这份资料你整理得还可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直接上交吧。”李弟兄说道。

陈志紧绷的脸松懈了下来,他轻吐了一口气,心想:“这段时间的代价没有白付啊!总算没有太丢脸,以后还得继续努力,绝不能让弟兄们小看……”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负责人笑着说:“陈弟兄,你这段时间长进挺大,弟兄们都一致推选你做组长,你可得有负担哪!”

“感谢神的高抬,我会尽全力的。”陈志心志满满地说。

自从尽上组长本分后,陈志尽本分的劲头更大了,他看到弟兄们有什么问题、难处就主动交通解决,他觉得弟兄们情形好了,工作才能有果效,这样也能显得他这个组长有工作能力,负责人也能高看他。

正当陈志有条不紊、干劲十足地尽着组长本分时,负责人却通知他去尽写讲道稿的本分。这突如其来的调动,让陈志不知所措,他怎么也想不通,心想:“我在整理福音资料的本分上付了那么多代价,总算有了今天的成果,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高看,现在又让我去写讲道稿,这个本分相对难度要大些,若是尽不好,那不是要颜面扫地了吗?”

陈志越琢磨越觉得自己不能接受这个本分,他就对负责人说:“我对写讲道稿是一窍不通,能不能让其他弟兄姊妹去尽这个本分哪?”

负责人诚恳地说:“我们已经综合衡量过了,觉得还是你比较适合尽这个本分。临到这个本分,咱先别急着推托,还是多寻求寻求神的心意,以教会利益为重吧……”

陈志没再说话,他怕自己再说什么,负责人和弟兄们会说他不体贴神心意,不顺服神,就勉强答应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陈志面对写讲道稿总觉得没有什么思路,自己琢磨也没有路途,写不出来,他非常担心,照这样下去,没有真才实学,还不被弟兄姊妹看漏了吗?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本分尽得好好的,怎么不让尽了呢?而自己又不擅长写讲道稿,负责人怎么会选他呢?陈志心里不知不觉对负责人这样的安排有点抵触,不能从心里真正地顺服下来,虽然在尽着本分,但他心里苦闷,没劲,也失去了往日的笑脸,他知道自己不该抵触从神来的摆布安排,也不想这样消沉,就默默向神祷告,求神带领、引导他能明白神心意,从误解、抵触中走出来。

一天,陈志看到一段讲道交通中说:“有的人尽本分就注重虚荣、脸面,‘哪个本分能使我露脸,我就尽哪个本分;哪个本分是埋头苦干,人都看不见,不露脸,隐藏,做无名英雄,那我不做,我做表面的活、有虚荣的活’。他就想在人面前露脸,一露脸他就乐了,受多少苦都行,出多少力都行,他总追求满足自己虚荣,这样的人不喜爱真理。你得体贴神心意,顺服神的安排,神家怎么安排都有神的许可,你都要存心顺服,你能顺服神家的安排,那说明你能顺服神。你不顺服神家的安排,你那个顺服神是空话,因为神永远不会直接面对面吩咐你做什么的。神家今天根据工作需要安排你尽这个本分、尽那个本分,你说:‘我有选择,哪个本分我愿意干我就干,我不喜欢的本分我就不做。’你这样尽本分,这是不是顺服神哪?这样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哪?能不能达到认识神哪?所以,他就不是敬畏神的人。尽本分还挑挑拣拣,还消极怠工,这样的人没有一点真理实际啊。他没有真实的顺服,完全是凭着个人的喜好尽本分作工,这样的人神不喜欢。”(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话〈认识神是达到敬畏神远离恶的途径〉的讲道交通(一)》)

陈志看完这段讲道交通心里很难受,他看到自己因着没有敬畏神的心,临到事只考虑自己利益,对神的作工没有顺服,对负责人的安排满了怨言,哪是个顺服神的人哪!就自己对待神作工的态度,真是让神厌憎!回想当负责人安排他去整理讲道稿时,他就有自己的选择。虽然当时他整理福音资料时,也是什么都不懂,但为了不被两个弟兄落下,他受了些苦,也付出了一些代价,经过一番努力,既能得到弟兄们的高看,还能得到带领的赞同,他就觉得这些苦受得太值了。所以,负责人让他去写讲道稿,他就不甘心舍弃这已得到的荣誉,更不愿付上高的代价来攻克写讲道稿的难关,为自己重新争得脸面风光,为此他抵触负责人这样的安排,不愿意顺服神的主宰。陈志看到自己根本没把神当神待,为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还能与神消极对抗,本性真是太自私、太卑鄙了,一点人性理智都没有!借着神再次的审判与显明,陈志不愿再继续悖逆下去了,他愿意背叛自己顺服教会的安排,尽其所能地尽好本分满足神。

让陈志感到困惑的是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他对什么是真实顺服神有了些认识,为什么一临到实际的环境,他还是不能真实地顺服神呢?

寻求中,陈志看到神的话说:“在撒但败坏性情的驱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标方向都是什么?是不是与正面事物相违背的?首先,人总想做明星、名人、名角,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啊?想出大名,露大脸,光宗耀祖,与正面事物一点也不相符,再一个,与神主宰人类的命运这个规律是背道而驰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顺服神才能解决败坏性情》)“追求顺服神的过程是解决什么的过程?就是解决败坏性情的根源。为什么要解决败坏性情呢?败坏性情跟神是敌对的,是撒但的败坏性情、撒但的实质,实质是撒但,是魔鬼,追求顺服神就解决这个问题,这太有必要了!你的败坏性情一天不除,有一点不解决,你就是站在神的对立面,就是神的仇敌,你就没法顺服神。你的败坏性情解决到什么程度,你顺服神就到什么程度,败坏性情解决几成,你顺服神就能达到几成。”(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

陈志从神的话中认识到,自己之所以不能真实的顺服神,是因着自己经撒但败坏,撒但毒素“人活脸面,树活皮”“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深种在他的灵魂深处,已成了他的生命,导致他不论尽本分还是做事说话,都受着脸面地位这一败坏性情的支配,总想出头露脸,得到人的赞赏高看。这些属撒但的东西早已成了他追求的方向与目标,一旦临到涉及自己利益的事,就会对抗神的主宰,悖逆、抵挡神,不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撒但的这些毒素将人牢牢控制,使人身不由己地受其捉弄、苦害,若不竭力追求真理,只能因抵挡神、触犯神的性情而自取灭亡。陈志心里更清楚了要想成为真实顺服神的人,必须得寻求真理来解决自己与神敌对的这些撒但败坏性情,只有凭神的话活着,凡事实行真理,才能脱离撒但毒素的捆绑束缚,得着释放自由。

此时,陈志真实地感受到神精心摆布环境,让他去尽写讲道稿的本分,是为了制止他作恶的脚步,审判刑罚唤醒他,使他能认识自己的败坏、缺少,从错误的追求中回转过来,走上追求真理性情变化的路。若不是神摆设这样的环境显明他,他还看不透脸面地位的实质与对他的苦害,若是这样一味地追求下去,那结局定规就是被淘汰,失去神的救恩。陈志还认识到,神多次摆设环境审判刑罚他,就是在等待着他的回转,期盼他能走上追求真理的路,达到真实地顺服神、满足神。陈志越揣摩越从心里体会到神拯救他的良苦用心,也感受到神对他的爱太大、太实际了,心里不禁发出对神真实的感谢与赞美。

年轻弟兄在讲述自己的经历

神的话说:“基督顺服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基督不讲任何的条件,不讲任何理由,只要是父的旨意就甘心顺服。今天在你身上顺服是太有限了,我告诉你们,顺服不是顺服外面人,是顺服里面的内在生命,顺服神自己。”(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篇》)

陈志被神的话深深地触动了,看到道成肉身的神为了拯救人类,无论忍受多少痛苦,甚至献上生命,都无条件、无理由地顺服天父的旨意,成就神的经营计划,把人类从撒但手中拯救出来。可他只是一个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一个连蚂蚁不如的受造之物,当神为了拯救他摆设不合他意的环境时,他还能为满足自己的私欲不能顺服神,真是太伤神心了!想到这儿,陈志自愧蒙羞,同时他也明白了,真实的顺服完全是根据真理,根据神的心意、神的要求为满足神实行的,没有一点人意的掺杂,也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辖制,这才是真实的顺服。陈志从心里发出了对神的感激,他愿意放下自己的奢侈欲望,顺服教会的安排,把写讲道稿的本分尽好。

陈志顺服下来后,他在写讲道稿上有了新的突破,渐渐摸着了些路途,不再觉得写讲道稿是多难的事了。

没过多久,负责人说要安排一个弟兄和陈志配搭,让陈志一起看看两个弟兄选哪个适合,陈志看到马弟兄素质好一些,就想要是跟马弟兄一起配搭,尽本分的果效也能好一些,就想跟负责人说,但事与愿违,负责人却说让祝弟兄和他一起写讲道稿,马弟兄去尽其他本分。

负责人这样的安排,令陈志有点失落,心里也有些看法,觉得负责人也知道他尽这个本分缺少挺多,若是有马弟兄这样素质好一些的和他共同担当,本分就能好尽些,也容易达到果效。现在安排祝弟兄和他配搭,万一工作果效差,大家又会怎么看他呢?他心里为此很不高兴。这时,陈志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又不想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了,于是就赶紧在心里默默地祷告呼求神,求神保守他能够顺服下来。祷告后,陈志想到神的话说:“顺境一般都好顺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让你伤心,让你软弱,让你肉体受苦、脸上没光的,让你虚荣脸面都得不到满足的,让你心灵受苦的,这些你也能顺服,你就真长大了。这是不是你们应该追求的目标啊?你们如果有这个心劲、有这个目标那就有希望。”(摘自神的交通《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人高看又能怎么样?人都崇拜你又能怎么样?这都不是实惠东西,都不是真理。什么时候人能胜过这些了,对这些东西淡薄了,不觉得这些东西重要了,脸面、虚荣、地位,人怎么看,这些不能左右你的心思、你的行为了,更不能左右你如何尽本分了,你里面就轻松、自由多了,就走上做诚实人的路了,你尽本分的果效就会越来越好,纯洁度越来越高。”(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神的话一下点醒了陈志,他认识到今天这样的环境虽然不合自己的观念,但这是神的作工临到了他,对他的脸面地位是个破碎,却是神给了他一次实行真理满足神的机会。陈志明白神的心意,心里豁然开朗,经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他也真实地感悟到追求脸面地位丝毫没有价值,即使得到再多人的高看,神不称许也是枉然。只有走追求真理的路,即使受点苦,脸面也不风光,但能成为顺服神的人,活得才有价值和意义。他想到了圣经故事中的约伯,当约伯失去儿女、财产,还浑身长疮坐在炉灰中刮毒疮时,他并不在乎朋友、家人的看法,也不顾及周围人对他的评价,而只在乎神怎么看他,在乎他在神眼中怎样活着有意义、有价值,坚持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路,以实际行动羞辱了撒但,为神作出了美好响亮的见证,最终约伯得到了神的称许与祝福。陈志虽然信神多年,看了许多神的话,却不知道追求什么最有价值,真是让神厌憎。如果他再不务正业,坚持走追名逐利的错误道路,不但辜负了神的心意,也得不着真理,性情达不到变化,最终也会被神淘汰。认识到这些后,陈志下定决心背叛自己的撒但败坏性情,愿意以实际行动来安慰神的心。

接下来在与祝弟兄配搭尽本分中,陈志感受到神所作的对人都是最好的,都是最有益处的,他发现祝弟兄身上有许多长处是他身上所没有的。祝弟兄尽本分用心,能吃苦,有迎难而上的心,这些长处恰好给了他很大的激励,使他更有信心攻克写讲道稿中的难处,相信只要他积极与神配合,在尽本分中注重寻求真理原则,神会开启带领他的。后来,借着一段时间地摸索,陈志和祝弟兄写的讲道稿达到了一些果效,这都是神的带领与祝福。

又是一个艳阳天,温柔的春风轻轻掠过人的脸颊,让人感到十分惬意。

陈志坐在电脑前,看到神的话说:“神在每一个人身上都付诸心血代价,都有他的心意,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期盼,都寄托了希望,他的心血代价白白地赐给这些人那是神心甘情愿的,他的生命、真理供应给每一个人那是心甘情愿的,所以,神这样作的目的是什么人如果能理解,神就感到欣慰了。你如果能接受,能顺服,一切从神领受,神就觉得这心血代价没有白付,就是你没有辜负神的良苦用心,你在每次的环境当中都有所收获,没有辜负神对你的期望,神在你身上要作的达到了预期的果效与目标,神的心就满足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经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陈志对这段神的话体会颇深:看到神为拯救他,实实际际地摆设各种环境、人事物让他去经历,目的是为了让他能够得着真理,成为真实顺服神、爱神的人,蒙神的拯救。回想在神摆设的一次次环境中,他还给神的都是误解、埋怨、悖逆和抵挡,但神还是顾念了他,借着神话语引导带领、扶持供应他,使他灵里日渐刚强,对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有了些认识,对神的心意也有所明白,对神的公义性情和神美善的实质有了些真实的体会,逐渐摆脱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活出一点顺服神的实际。虽然现在陈志对神的顺服成分还太少,但他坚信,只要追求真理按着神的话去实行,凡事以教会利益为重,就能获得神的带领、引导,逐步成为一个真实顺服神的人。

相关内容

  • 名利地位害我不浅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追求名利地位是完全与神的心意和要求背道而驰的,神的要求是让我们做一个能顺服神、安分守己地尽好受造之物本分的人,能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地做人,默默无闻、勤勤恳恳地做事,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该有的追求。只有凭神的话活着,按神的要求做人做事,才能不再活在争夺名利地位的败坏性情当中,摆脱撒但性情所带来的消极反面的情形,才活得快乐幸福,自由释放!

  • 狂妄自大的我终于老实了

    神的话语虽严厉,却是神对人类的告诫之语,里面包含着神的爱。同时,神的话也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不让我再去追求让人高看、仰望,也不再去追求做伟人、高人,只愿在以后的日子里守住神给的托付,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做人,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敬拜神,明白多少真理就实行多少。想到这里,我的心踏实了很多,也能安静下来了。

  • 被仰望的人有祸了 你真的知道吗

    信神这些年,我一直追求脸面、地位,追求让人高看、崇拜,不知不觉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是神严厉的审判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让我看到被仰望的人确实有祸了,使我对自己所走的错误道路有了分辨,对以后该怎么实行有了准确的方向与目标,追求名誉地位的撒但败坏性情逐步脱去了一些,这都是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感谢神对我的爱与拯救,虽然我身上还有很多败坏性情没有脱去,但我愿意接受神更多的审判刑罚,忠心尽好本分满足神,还报神的大爱!

  • 放下嫉妒好轻松

    傍晚时分,静心看着天边淡淡的云霞,还有金黄色的庄稼,心情无比的释放自由,她回忆着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体会到当她放下嫉妒心凭神话真理活着时,她看到了神的笑脸,她上交的福音稿也逐步进入一些原则,有了可取的部分。

  • 突如其来的病变使她暴露了真相

    本文主人公十年如一日,热心撇弃花费,无论风霜雪雨、严寒酷暑,甚至遭受逼迫抓捕都未动摇过,仍一如既往地“为神花费”着,主人公便以为自己如此顺服必蒙神称许,得进天国。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病变显明了事实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