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顺服神才有真正的尊严

16

 

郭 民

傍晚,夕阳西下,放射出的余晖被一层薄薄的乌云遮蔽,有些释放不开。

郭民紧蹙着眉头,一个人走在公园的羊肠小道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信神多年竟然被显明没有顺服神的实际,顺服的竟是地位权势。回顾信神以来,带领无论安排他尽什么本分,符不符合他的观念,他都不打折扣地接受过来,尽其所能地尽到、尽好,因此郭民就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顺服神的人。若不是神这次摆设环境显明,他还被自己这外表的假象所蒙蔽,不认识自己自私、诡诈的撒但本性,在关键时刻还会选择顺从地位权势保全自己的利益。郭民边走边想着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一個人走在公園的路上

那天,郭民得知这次选举中欧华姊妹被选为上层带领了,他心里很高兴,想到以前和欧姊妹在一起尽本分时,她每次都能针对弟兄姊妹的情形找到对应的神话语、讲道交通,使弟兄姊妹从中明白真理,对自己的败坏有认识,从难处中走出来,她做中层带领没几个月就又被选为上层带领,看来姊妹是个追求真理的人……

一段时间后,郭民被选为中层带领,有时会协助欧华处理教会里的一些重要事情。

一天,欧华告诉郭民:“现在向阳教会出现敌基督,教会工作、教会生活都受到搅扰和影响,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也受到拦阻,中层带领张姊妹刚选上,你过去协助她作好教会清理的工作,并把教会各项工作落实好。”

郭民心想:“教会出现敌基督这可是大事啊,敌基督若留在教会里弟兄姊妹就要遭殃,一天不除教会就不得安宁,我得赶紧去落实,把那些打岔搅扰的敌基督、恶人清除出教会,这是神现实的心意。”

郭民急忙赶往向阳教会,这时张姊妹已经在处理了,他们一起将搅扰之人及时撤换观察,也给予受迷惑的弟兄姊妹交通帮助,让他们回家反省。随后,郭民又返回到某处教会继续落实此工作。

两天后,欧华又给郭民来信:“向阳教会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这些人还在写检举信攻击上层带领,抓带领同工的把柄,在教会形成了打岔搅扰,性质严重,你赶紧过去和张姊妹尽快把这些人的资料整理出来。”

看完信之后,郭民心里非常气愤,这些人不好好反省自己,还继续抓带领的把柄,看来我得赶紧过去处理此事。突然,他想起自己已经跟刘姊妹定好第二天交接工作的事,如果交接不上就会耽误教会工作,想着向阳教会那边有张姊妹在处理着,暂时不会有大问题,郭民便打算先把这边的工作安排好了再过去。

欧华见郭民没有立时回去,接着就又给郭民来了一封信:“现在正是洁净教会的时候,凡是不积极清理各种恶人、敌基督的都不是站在神一边的人,都属于恶人、敌基督的帮凶。你推三阻四的,是不想落实这工作吗?你好好想想吧!”

拿着来信,郭民心里一阵害怕,看着阳台上带刺的仙人掌,心想:“现在神的工作到尾声了,正是洁净教会的时候,如果我不赶紧落实,欧华是上层带领,轻则把我打发回家,重则说我拦阻教会清理工作,若是停止我的本分那可就……”郭民顾不得多想,赶紧给欧华回了一封信,表示愿意赶紧落实,随后就把手头上的工作交给了林弟兄。

正值中午,骄阳似火,天气炎热,路边的玉米被太阳晒得叶子打成卷儿,郭民骑着电动车赶往向阳教会。忽然过来了一辆三轮摩托,顿时尘土飞扬,郭民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加大电门就冲了过去。

欧华表情严肃地对郭民说了这几人的种种表现,并给郭民交通对于拦阻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搅扰教会工作的这些人绝不能手软,得站到神的一边,尽早将这些人的资料整理出来。郭民听后就赶紧下到教会,到各个小组调查他们搅扰打岔的事实。期间,这几人给郭民反映欧华的情况,说:“上层带领欧华给我们教会写了一封信,外面写着‘加急’,让我们连夜送信,差点被警察盯上出了环境,第二天信送到后,得知里面就是一些普通的事,我们给欧华写信让她以后注意点,她不接受,还写信对付我们……”“欧华办事没有原则,不考虑弟兄姊妹安危,让弟兄姊妹在一个有安全隐患的家里聚会,我们给她提出来,她不但不接受反而对付我们守规条……”

郭民听到这些,心想:“这些人到现在还不认识自己的问题,还在钻人钻事攻击带领……”随后,郭民就交通让他们先学会认识自己,不要钻人钻事,要在神摆设的环境中学功课,郭民交通了好一会儿,他们才不再说话了。

郭民把了解到的向阳教会的情况给欧华反映了,又想到欧华在这些事上也有做得不合适的地方,觉得也应该给她提点一下,毕竟她是上层带领,负责的范围大,这些问题不解决也会危害教会利益。但郭民转念一想:“欧华若不接受,再给我脸色,以后我这工作该怎么做?她毕竟是上层带领啊!”争战中郭民想到自己是为了帮助她,不应该顾虑这么多,就把欧华的问题给她点了出来。

没想到,欧华听后脸色变得阴沉,半会儿没有吭声。郭民忙安慰道:“欧姊妹,其实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如果弟兄姊妹说的属实,咱给弟兄姊妹道个歉,注重认识自己变化咱的败坏性情,学点功课也算是个收获啊!”

欧华一听,辩解道:“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回事,这个事是有背景的,当时我……”欧华讲了一堆理由。

郭民有些失望,心想:“欧华这不是钻人钻事吗?临到环境不从神领受,还为自己辩解表白,这不是不接受真理的表现吗?”

郭民又鼓起勇气说:“欧姊妹,咱先别钻事,这个事咱先从神领受,接受过来寻求神心意得点真理……”

欧华态度有所好转,对郭民说:“这个事不像咱想得那么简单,反映问题的这些人已经没有圣灵作工了,现在他们说出来的话都是拆毁打岔。这不是弟兄姊妹之间的问题,这是正邪之战、敌我矛盾,你得有分辨,别受他们的迷惑站到恶人一边,随时随地都可能触犯神的性情啊。”

郭民陷入沉思:“欧华在这个事上确实有些钻人钻事,但她说的也有些道理,这是正邪之战,要是看不透事站到恶人一边,这可是触犯神性情的事。想想向阳教会的这些人,从让他们反省到现在一直不服,还在抓带领同工的把柄,这可得好好寻求一下。”

郭民本想着给欧华交通交通,没想到这里面还很复杂,这事还挺严重呢!

欧华又继续说:“这件事背后有主谋,咱们现在要顺藤摸瓜,把背后的主谋找出来。最近我了解到小刚和这次整理资料待清除开除的人员来往比较频繁,咱们得赶紧了解小刚,如果小刚有问题的话,也得把小刚撤换。”

郭民感觉这个事不简单,得先去调查了解情况。

在教会了解小刚情况期间,郭民遇到了张姊妹,她向郭民反映:“郭弟兄,我和欧姊妹经常在一起,发现她说话口气生硬,爱教训人,我们给她提点她不接受,还拿神的话跟我们对号让我们认识自己,现在是谁给她提点问题她就对付谁,我们都受她辖制。我想帮助她,可是她又不听,她这样下去慢慢会失去圣灵的作工,我觉得她的处境挺危险的,想让你给她交通交通。”

郭民一听,心想:“谁给欧华提点她都不听,的确是呀,我那天给她提点,她也是辩解讲理,这次我要给她点出这方面问题,她会怎么对我?”

郭民心里有些纠结,但转念一想:“这不是神借着这个姊妹跟我说话吗?我读了这么多神的话,现在面临教会的这些事,神在检验我能不能站在神的一边,有没有良心理智。”

此时郭民感到这是神的托付临到了,张姊妹能给他反映欧华的问题,说明弟兄姊妹信任他,郭民心里有了一股劲儿:“我不能再受地位权势的辖制,得维护教会工作,否则没法向神交账,也没脸见弟兄姊妹。”

一天,郭民在姊妹家遇到欧华,他心想:今天是个机会,一定得给欧华提点一下。可当真面对欧华时,郭民感到心跳加快,心里一直寻思怎么跟她说合适,几次话到嘴边又开不了口,担心说了后欧华不接受会给他难堪,让他当着好几个人的面下不来台。

眼看欧华办完事要走了,就在那一刻郭民鼓起勇气说:“欧姊妹,你先别走,弟兄姊妹反映了你的一些问题,咱们一起谈谈吧!”说时郭民就感到自己的嘴唇颤抖,心里打颤。

欧华一听,不高兴地说:“改天吧!今天没有时间,我和别人约好还有事。”说着欧华就走了。

欧华走后,郭民坐在床边,有些悲观失望,他右胳膊附在旁边的桌子上,手托着额头,心里恨恶自己怎么这么懦弱无能呢?见到欧华怎么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呢?自己平时跟弟兄姊妹交通真理,提点弟兄姊妹的问题时也不受辖制,怎么今天就这么难实行呢?

接着,郭民又了解到小刚跟此事没有关系,教会的一个弟兄提点郭民:“你崇尚权势、听从人的,这样没有根据地冤枉小刚弟兄,给弟兄心灵造成多大的伤害啊!……”

郭民的心情错综复杂,对小刚弟兄造成的伤害让他心里很受谴责,但想到弟兄说他崇尚权势、听从人的,他有些接受不了,心想:“我跟随神这么多年,读的是神的话,交通的也是神的话,针对欧华身上的问题,虽然我心里有软弱,但我该提点的也提点了,怎么能说我崇尚权势、听从人的呢?”

回去后,郭民向神作了个祷告,之后看到神的话说:“就现在你的心仍然向着他们,向着他们的名誉,向着他们的地位,向着他们的势力,对基督的作工你仍是采取难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态度。这样我才说你并没有承认基督的‘信’。你能跟随到今天完全是被迫无奈,在你的心中一个个高大的形象永远屹立着,你忘不掉他们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们那带有权势的言语、带有权势的双手,他们在你们心中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永远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远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远是你心中并不值得敬畏的人,因为他太普通了,因为他的权势太小了,因为他太不高大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还有讲道交通:“如果你临到一件事总信人的,总听人的,总受人的辖制,就没法顺服神了。人没法顺服神,你再受人的辖制,你处处跟随人,那你也不是跟随神的人,你什么时候能受人辖制,被人迷惑,能随从人,顺服人,那你就丝毫没有真理实际了,因为你名义上是信神,其实你跟随的是人,顺服的还是人,听从的还是人,最后维护的还是人,这样你被神得着了吗?你没有被神得着,你属于虽然信神但被人控制了,被人辖制了,你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与神没有关系。这样的人不管信多少年,没有被神得着,没得着真理,没进入实际,他都是没有达到蒙拯救、被成全的人。”(摘自《讲道交通(九)·只有敬畏神远离恶才是蒙拯救的人(二)》)

此时,郭民如梦方醒,原来临到弟兄的对付、揭露,是针对他里面崇尚权势、听从人的撒但本性说的,不是针对他外表的作法。虽然郭民发现欧华身上的问题该说的也说了,但他内心深处确实受地位权势的辖制,总觉得欧华是他的上层带领,他们是上下级的关系,所以对欧华安排的事从不敢怠慢。当欧华说教会有敌基督时,他就风风火火去调查处理;当欧华让他再去时他本想交接好这边的工作使工作不受影响再过去,但当欧华不分青红皂白地对付并让他选择时,他怕被欧华扣上“不配合清理教会的恶人”这个罪名被撤换本分而火速赶到;欧华说小刚可能是幕后主谋,他就不假思索地去调查小刚,结果没有事实冤枉了人,给弟兄的心灵造成打击伤害;当被安排反省的这些弟兄姊妹反映欧华办事没有原则,不接受真理时,他想着欧华是上层带领肯定不会有大错,就对付弟兄姊妹让他们反省认识自己学功课,导致弟兄姊妹不服,在教会里论断、搅扰,没有了正常的教会生活;就是当他知道欧华的问题会损害教会利益,需要给她点出来时,他也不敢站在真理一边义正辞严地说,而是顾虑着欧华是他的“上司”不好得罪就唯唯诺诺、瞻前顾后,导致问题不能及时得到解决……从这一系列的事上显明,郭民认识到自己心里没有一点神的地位,全都是人的地位,畏惧的是撒但的权势而不是神。平时他口口声声喊着神的话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信神就得顺服神,顺服神的话,也天天读神的话祷告神,但在事实面前自己还能听从人、受人的辖制,心里畏惧地位权势,只知道欧华说什么就赶紧去做什么,不会在临到的事情上寻求真理,寻求神的心意,本来交通真理指点缺少帮助人是正面的事,是正常人性该活出的,但他却受地位权势的辖制实行不出来,怕实行真理得罪了人,对自己的地位前途不利,他这不就是弟兄提点的崇尚权势、听从人、顺服人的人吗?正如讲道交通中说:“因为你名义上是信神,其实你跟随的是人,顺服的还是人,听从的还是人,最后维护的还是人……你没有被神得着,你属于虽然信神但被人控制了,被人辖制了,你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与神没有关系。”郭民看到自己瞎眼愚昧,竟然把名誉、地位、权势看得高于真理、高于神,这不是对神的亵渎吗?自己顺服的是地位、是权势,并不是顺服真理、顺服神,这还谈什么顺服神、蒙神拯救呢?此时的郭民在神话真理面前蒙羞惭愧,懊悔痛恨自己,信神这么多年竟然心中没有神的地位,这是多么可悲的事!

此时的郭民心思很沉重,又继续寻求,看到讲道交通中说:“人进入真理实际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啊?是建立在真实地顺服真理这个基础上,你不会顺服真理,你就不会顺服神。”(摘自《讲道交通(十二)·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九)》)“就是必须得有敬畏神之心,必须得远离恶,这个远离恶就是别受人的辖制,别被人利用,别跟随人,别维护人,要学会顺服神,实行神话,跟随神,听神的话,最后敬畏神远离恶,达到敬拜神,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这才是被神成全的人。”(摘自《讲道交通(九)·只有敬畏神远离恶才是蒙拯救的人(二)》)

从讲道交通中郭民明白了,真实的顺服神是能存着一颗敬畏神的心,把真理、神的话当作最高权柄去实行、顺服,对于合乎真理的就听从顺服,对于违背真理的都应该站起来揭露弃绝,不受人事物的辖制、捆绑,这样的人才是顺服神的人。郭民认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没有分辨地顺从地位权势了,这是悖逆神、抵挡神的恶行,是神所厌憎的,他不能再自私卑鄙地为保全自己而让神伤心了,应该站到神的一边实行真理满足神。他想到上次还没有给欧华点出她身上的问题,他打算再一次去找欧华交通。

“欧姊妹,关于那天说的事,我还想和你谈谈。”郭民认真地说。

欧华推托说:“噢,我今天约了人,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我们还是回头再说吧!”

郭民见欧华有意在躲避,想到这是神给他摆设的环境,看他敢不敢坚持真理原则,能不能脱离撒但黑暗权势的辖制。

郭民默默地祷告神,想到之前看的神的话:“要从积极方面进入,主动不能被动,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动,不能被任何人的话左右,要有一个稳定的性情,无论谁说什么,你知道是真理就该立即实行。不看任何人,总有我话在里面运行,能站住我的见证,贴着我的负担去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二篇》)

神的话给了郭民力量,他郑重其事地对欧华说:“欧姊妹,这是涉及教会利益的事,耽误你五分钟的时间。”

欧华无法再推辞,只好听着,郭民继续说:“欧姊妹,这段时间弟兄姊妹反映你不接受真理、办事没有原则,给你提缺欠你不接受,还对付弟兄姊妹,现在弟兄姊妹都受你辖制,不敢再给你提问题了……”欧华低着头不吭声。

郭民问欧华:“欧姊妹,你怎么想的?”

欧华低着头,有点急躁地说:“你说的是事实,我认识到了,以后我愿意悔改,今天我约人了,她们还等着我呢,我得走了。”

郭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里感觉释放了许多,虽然这次没有达到交通真理彻底解决欧华问题的果效,但他总算冲破自身黑暗权势的辖制迈出了一步,郭民心里很坦然,体尝到了实行真理的快慰……

经历了这次的环境,郭民以为自己不再受地位权势的辖制了,可因着他没有从根源上认识、解决自己里面撒但的败坏性情,导致临到事还能受辖制,实行不出真理来。

不久后,欧华安排杨海和郭民一起负责教会的工作。

一天,他们正在商量工作,欧华来找他们,说:“你们整理的资料还有些缺少,我已经做了标记,你们抓紧时间补充一下,我晚上过来拿。”郭民和杨海点点头。

郭民和杨海在补充资料时发现有一些内容没法补充,因为在整理评价时没有发现他们有欧华说的这些表现,于是他们根据事实把能补充的补充了,随后就忙别的工作了。

晚上欧华来了,看了一遍补充的资料,生气地说:“这都一天了,还没补完,对待工作拖拖拉拉,一点都不体贴神的心意,这些人一天不分辨出来,就会搅扰弟兄姊妹的教会生活,断送弟兄姊妹蒙拯救的机会,你们这样尽本分不是在耽误教会工作吗?”

“我们能补充的都补充上了,其余的我们在调查了解时没有听弟兄姊妹反映他们有这些表现,因没有事实根据所以没法补充。”郭民认真地说。

“你们根本没有分辨,看事光看个外表,没有把他们的实质看透,他们的表现早就够得上开除了……”欧华生气地说。

郭民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清除、开除一个人,这是人命关天的事,这每一份材料都关乎到一个灵魂,现在欧姊妹让随意添加这不是造假吗?欧姊妹作为上层带领,对这些原则和后果应该比我们清楚,但她为什么要让我们这样做?这不是有意栽赃陷害、打压整治人吗?难道她这个人有问题?……”

郭民不敢往下想了……

杨海说:“我们所做的得面向神,没有事实作根据,我们随意加添是触犯神性情的。”

欧华悻悻地说:“那就先放下,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一大早,欧华给了郭民一封信:“郭弟兄,临县发生环境,有不少弟兄姊妹被警察追捕,到我们这里躲避环境,你这几天先负责把一些生活用品送给需要的弟兄姊妹。”

随后,郭民就放下手头的工作忙着运送生活用品,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家。

一天凌晨三点多,郭民听见有人敲门,是欧姊妹让人捎信给他,让他把信送到某地,并说这个地方知道的人少,他去比较合适。郭民觉得这个时间有些早,但一想到得先维护教会工作,接过信就骑电车出发了。

寒冬腊月,路上冷冷清清没有行人,郭民想到以往有弟兄姊妹就是天不亮出门被警察盯上抓走了,现在环境非常恶劣,中共布下天罗地网搜捕信神的人,郭民心里不免有点害怕,一路上不住地祷告神,他的心才渐渐地平稳下来。到了目的地后,郭民发现这个地方并不像欧华说的没有人知道,而是经常有弟兄姊妹去。

回来的路上,郭民越想越不对劲:“自从上次欧华让我和杨海在资料里面添加不属实的内容,我们没有随从,第二天就被欧华安排负责后勤工作,忙得从早到晚都在外面跑,把自己的本职工作都放下了,教会里的一些问题也都顾不上解决,这又让我凌晨三点多钟去送信,这是不是欧华在有意打压我呢?”

郭民回忆起:平时只要自己不听欧华的,她就会拿出神的话或工作安排给自己交通,“凡是不配合清理搅扰教会的敌基督、恶人的人,都是敌基督、假带领……”自己害怕耽误工作触犯神,就赶紧落实这项工作,可现在她又让放下清理教会的重要工作去忙这些事务工作;一个中层同工看见欧华有些事做得不合原则,给她点出来,欧华表面接受,背后却抓住姊妹生活上的一些小事对付姊妹,导致姊妹消极了好几天都不愿尽本分了;最近又有一些弟兄姊妹反映欧华不接受真理,反而还修理对付给她提建议的弟兄姊妹。

想到这些,郭民心里认定欧华这个人有问题,他觉得自己得站起来揭露她,不能受她的辖制,但又想到之前就是因着点她的问题,她才让自己搞后勤工作的,郭民心里有些害怕:“欧华现在是上层带领,若我再揭露她,她不接受,背后再给我小鞋穿,把我打发回家那可怎么办?”但郭民心里又矛盾,“如果不揭露欧华,让她这么在教会作恶,整治弟兄姊妹,危害教会,我这不也是抵挡神吗?”

郭民心里痛苦难受,觉得没路可走,他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看到欧华身上有一些问题,我也想站起来揭露她,可又害怕欧华把我打发回家。神啊!我现在还不能超脱这黑暗权势的辖制,愿你加给我信心能持守正义实行真理。”

郭民回到工作室,杨海特别消沉地说:“你走后,欧华又让我补充这些资料,我根据原则衡量还是没补,随后她就对付我这是在拦阻教会的清理工作,还说不想做就让我回家。”

郭民看到欧华现在是谁不听她的,她就打压谁,他深感不能再这样忍耐下去了,就把自己对这事的看法和这几天的经历认识跟杨海说了出来……

最后,郭民对杨海说:“杨弟兄,不管怎么说,得罪神的事我们不能做。在这个事上显明了我们心中没有神的地位,信神不顺服神,还能受人的辖制。针对这方面的问题我们共同寻求真理来解决。”

他们找到了一段讲道交通:“‘县官不如现管’,撒但哲学已经灌满人的心了,人都把撒但哲学当作真理,认为‘带领决定我的命运哪!神不会把我开除的,带领一句话就能把我开除;神不会整人治人的,带领要整咱们治咱们,那可没招啊;带领要给你做一双小鞋,那穿不上也累死你!’因此人都特别现实,对带领都是刮目相看。”(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一百一十六辑》)“因为他不能脱离撒但权势,对撒但没有背叛,不敢得罪撒但、弃绝撒但,关键时刻还能站到撒但一边,所以他没有真理,不是真实顺服神的人,一点都不差。如果你临到这类事,你到底能不能站在神一边呢?这是显明人的时候,你不能站在神一边、站在真理一边,你怕孤单,怕撒但迫害你,怕撒但开除你、隔离你,这足以说明你没有真理,你不是顺服神的人,你没有脱离撒但权势,你是活在黑暗中,不是被神得着的人,这是千真万确的。”(摘自《讲道交通(七)·顺服神的真实进入》)

又看到一段神的话:“以前人信神不管是跟随人也好,或是没满足神心意也好,到末世这步工作一定得来到神面前。如果在经历这步作工的基础上再跟随人,你这个人就不可饶恕,就跟保罗的下场一样。”(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读完后,郭民叹了一口气,他深沉地对杨海说:“神的话和讲道交通把我里面受带领辖制的根源和后果都揭示了出来,就是‘县官不如现管’‘明哲保身’等撒但毒素一直在支配着我,使我把这些东西当作生存之道,当作真理去奉行,以至于把带领的地位看得很高、很大,带领就成了我心中的主,认为带领明白真理,有真理实际,带领交通的、安排的都是对的,不管带领让我干什么,我都唯命是从,不加一点分辨,一味地顺服。甚至看见不合真理的事也不敢坚持正义去揭露,就怕得罪了带领自己的地位前途不保,就好像自己的前途命运掌握在带领手里一样,不听从带领的就没有了归宿,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我真是瞎眼愚昧,信神跟随神却丝毫不认识神,竟把带领当神来听从、敬拜!也看到自己的本性弯曲诡诈、自私卑鄙,人性里面没有一点诚实、正直,每临到事都是考虑怎么保全自己的利益,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前途命运、结局归宿,不能维护教会利益,看到撒但的这些毒素法则已经深种在我的心里,成了我的生命了,导致我一见到‘顶头上司’就像条件反射一样奴才相就出来了。看到自己名义上信的是神,外表顺服的是神,其实这里面更多顺服的是带领,根本没有顺服神的实际,还没有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欧华让咱们在资料上添加内容这事,虽然外表是坚持了原则没有随从,但心里不敢针对此事揭露欧华这样做的性质与后果,她因着对自己的恶行不认识,还能变本加厉地打压、报复咱们,让你按她的意图添加不属实的资料,你不听她的就威胁你让你回家,我不听她的就安排我去忙后勤事务,半夜三点多又安排我去送东西,自己对欧华也没分辨,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导致影响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再综合欧华对待弟兄姊妹的那些表现,我已意识到欧华打压、整治人,存在严重的问题,自己本应该站出来揭露她,但心里还受结局归宿的捆绑,害怕她攻击、报复,撤换我的本分,把我打发回家。看到我的本性太自私卑鄙了,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前途,不考虑教会的利益,被撒但的毒素蒙蔽了眼睛,把地位权势看得比神高,把带领的权力看得比真理高,这哪是信神顺服神的人呢?简直就是地位权势的狗奴才,真是让神恨恶!”

杨海认可地点了点头,说道:“郭弟兄,我也看到自己心中没有神的地位,明知教会是神的话掌权、真理掌权,临到事还能受人的辖制,看到我里面崇尚的也是地位权势。”

郭民又继续交通:“神赐给我这么多真理,高抬我尽本分,让我借着实行真理、经历神的话、顺服神达到蒙拯救,而我却把撒但毒素当成了真理来实行,把眼前的利益、自己的前途命运看得比神话真理还重要,我这哪是一个信神跟随神的人,简直就是个无神论、不信派!感谢神摆设这样的环境,在神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之际,使我们明白这方面的真理,明白了信神却跟随人、顺服人的危险后果,不然自己一直在顺服人,还认为自己已经是顺服神的人了,最后遭到神的惩罚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如果再不追求真理,冲破跟随人、顺服人的这道枷锁,必遭神的咒诅惩罚。”

郭民感觉到了害怕,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委曲求全,没有一点人格尊严地活着了,他从心里渴望能尽快脱去这些撒但的败坏性情,冲破跟随人受带领辖制的牢笼。

接着他们又看了几段神的话和讲道交通:“人信神应该顺服神、敬拜神,不应该高举人,不应该仰望人,不应该把神看为老大,你所仰望的人看为老二,你是老三,在你的心中不应该有任何人的地位,不应该把人尤其是你所崇拜的人与神划为等号,看为平等,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人的生活与人的一切活动都离不开神,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甚至可以说没有一个人可以离开神而独立生存,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否认的,因这是事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在神家是神掌权、神话掌权,神的性情至高无上,是最高权力的象征,所有神选民都应尊神为大,尊神话为至高,绝对顺服基督的权柄、神话的权柄,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否则就是大逆不道、天理难容。在教会中,神的话高于一切,神的话才是真正的最高指示、最高命令,神话的权柄是最高的权柄,完全代表天意天命,无论何人必须顺服在神话的权柄之下,凡有圣灵作工的人都有执行神命令的权柄,都有维护神作工的权柄,这是国度时代的标志。”(摘自《精要选编·必须取缔所有无圣灵作工的假带领假工人》)

“因为在神家神话的权柄高于一切。你如果在任何时候,在任何人面前,只要你确定是神话的权柄、确定是真理那你就要坚持,不怕得罪人,不怕得罪地位比你高的人,不怕得罪顶头上司,你就是坚持真理,坚持神话,这样的人保证能成为绝对顺服神的人,保证是被神成全的对象。”(摘自《讲道交通(六)·怎样追求真理成为真实顺服神的人》)

神的话和讲道交通点亮了郭民的心,他交通道:“我们人是神造的,世间万物都是神造的,只有神才具备独一无二的权柄,任何的伟人、名人、有权势的势力派都离不开神的滋养,更不能超越神的权柄。我们要想真正脱离顺服人的黑暗权势,就得明白神是人生命的源头,我们的一切都来源于神,今天是神掌握着我们的命运,即使一个人的地位再高,他也掌管不了我们的命运。现在不管在任何人面前,只要确定是真理,合乎神的心意,那我就顺服,否则即使他的地位再高,权力再大,我也不能随从。我要依靠神,实行神的话坚持真理,背叛肉体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真正地成为一个顺服神的人!”

杨弟兄交通道:“感谢神!真理是越交通就越透亮了,有神话真理开启光照带领我们,我们就能看透问题的实质,识破撒但毒素给我们带来的辖制捆绑,看到在教会里是真理掌权,神的话掌权,基督掌权,一切都以顺服真理为高,尊神为大,再大的势力都得顺服在神话语的权柄之下,撒但势力在教会是不能站立住的,得罪了撒但不可怕,它定不了我们的结局归宿,今天若不实行真理,只能活在撒但的黑暗权势之下,最后一同被神毁灭。”

此时的郭民和杨弟兄一下子释放了很多,从心里愿意向神悔改,冲破地位权势的辖制,站在神一边实行真理,哪怕被撤换,也要坚持真理原则,真正为神活一回,来羞辱撒但!

兩個弟兄一起交通

随后郭民、杨海主动约欧华,把她违背真理原则的这些表现一一揭露出来,并劝她要及时悔改,这样走下去后果很严重。交通揭露后,郭民、杨海问欧华怎么想的,欧华低头说自己知道错了,愿意悔改。整个过程中,郭民明显地感受到了圣灵的作工带领,很多自己都想不到的话很自然地就说出来,并且都能打中要害,最终让欧华心服口服、无地自容,他自己也是越交通真理心里越透亮,里面越来越有底气,不再害怕会被欧华打压、整治,只想维护好教会利益,觉得这样才有真正的人格和尊严。郭民知道,这都是神在暗中加给他信心和力量,使他在实行真理的过程中真正冲破了地位权势的辖制,心灵深处释放了,感觉到心里踏实平安了,郭民从心里感谢神对他的拯救。

郭民看到欧华外表上还有一些悔改的表现,想着欧华既然认识到了,应该给她一次机会,观察她的表现再说。

一次偶然的机会,郭民和杨海了解到欧华没经过几个同工的同意,就私自把他们的名字签在几份检举材料上,准备上交批准开除。这事性质恶劣,他们这才更确定欧华的问题严重,两人共同寻求相关真理原则,最后决定到教会调查了解欧华的情况。

欧华得知了郭民和杨弟兄在调查了解她的情况,随后的表现一反常态,特意给郭民安排了一个比较宽敞的住所,选举中层同工时专门通知让郭民监选,中途还先征求郭民的意见。

郭民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正困惑时,欧华自现原形,她对郭民说:“郭弟兄,我已经知道错了,现在也在悔改,你们现在整理我的资料是要干什么?神的话一直说,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神不会轻言放弃一个灵魂,你们却要治人于死地,这样做合神心意吗?”

这时郭民才恍然大悟,对欧华的意图有了分辨,原来欧华知道了他们在调查了解她的情况,一旦调查核实结果出来,事实证据足以定性,那她面临的就是开除。于是,欧华就特意给郭民安排好的住所,还在选举同工时特意和郭民商量,以此来收买拉拢,不至检举或开除她。欧华并不是真实地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向神悔改,向神选民谢罪,她这是在收买人心,达到她继续作恶掌控教会、打压神选民的目的。

郭民义正辞严地对欧华说道:“神是最大限度拯救人,但这话是有背景的,神不轻言放弃的是那些真心信神,有过犯但能有真实悔改的好人,不是那些坑害打压神选民、作恶多端、死不悔改的敌基督、恶人。”

欧华见郭民正气凛然,不再受她辖制,只好闭嘴了。通过了解欧华的一贯表现,郭民对欧华的实质有了分辨,看到她本性狂妄、恶毒、阴险、诡诈,揭露解剖她的问题交通真理帮助她,她表面答应挺好,但过后仍是死不悔改,根据她的作恶事实和一贯表现对照相关原则,欧华已经够得上开除了。郭民明白了这方面的相关真理原则,有了顺服神的心,他和杨海商量后,立即写了欧华的检举信,并把他们整理欧华恶行的材料向上级带领递交了。

上层带领接到检举材料,立即安排人处理此事,根据调查核实资料发现欧华一贯表现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谁要不听她的,她就利用手中的权力打压、整治谁,还要开除检举她的人,是个地地道道的敌基督,很快教会将这个作恶多端的敌基督开除出了教会。

欧华一事结束了,郭民回想这一幕幕,都是神亲手摆布,使他看到了自己被撒但毒素“县官不如现管”败坏的事实真相,体会到这一撒但毒素让他活得人不人、鬼不鬼,活在撒但的愚弄与控制之中,既自私又诡诈,名义上信神心里却没有神的地位,顺服的其实是人、是权势地位,没有真理就是在败坏中挣扎,在黑暗中喘气,真是生不如死,同时也明白了人只有实行真理顺服神才有真正人的样式,活出的才有真正的尊严,心灵踏实平安、释放自由。

不知不觉中,乌云已经散去,霞光万道,郭民迎着光,看到前方的路在阳光的照射下异常光明,他笑了……

相关内容

  • 神话教会我如何做到不偏袒

    此时,夏晴认识到撒但灌输给她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为朋友两肋插刀”“是亲三分向”这些思想观点是错谬的,凭这些撒但的毒素活着就是在充当撒但的出口,最终坑人害己,损害教会利益,让神恶心厌憎。认识到凭情感行事的实质与后果,她不愿意再凭情感活着袒护高丽了。

  • 争 战

    是神话语的引领使我看透情感的实质,也认识了神的圣洁、公义,能背叛肉体实行真理,与弟兄姊妹同心合意,按照原则开除恶人,看到了神的笑脸与祝福。

  • 我不再自私卑鄙了

    感谢神!经历了这一次次的环境,我看清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等撒但毒素的荒唐和谬妄,凭这些毒素活着只会越来越自私卑鄙、弯曲诡诈。我只愿接受神摆设的更多的环境、人事物,从中寻求真理,更深地认识自己,实行真理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早日脱去自私卑鄙的败坏性情,成为一个有良心理智、有正义感的合格的受造之物!

  • 一封特殊的Email

    神的实质是信实的,神的性情是公义的,是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使我摆脱了嫉妒心的捆绑,活出了点人样。神话真理真是太宝贵了,以后我愿更多的寻求真理,实行神的话,早日脱去败坏满足神心意。

  • 顺服神的主宰安排 心灵得释放

    所尽的本分能不能让人高看不重要,关键是当面临本分时人的心是不是顺服神的,对待本分的态度如何,能否守住神交给自己的托付,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尽心地去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