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中共迫害重 爱神心更坚

128

辽宁省 李智

随着一部部中共疯狂抓捕、残酷迫害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电影、视频在海外许多网站上传,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事实真相被曝光,世界各国人民纷纷谴责中共的罪恶行径。中共政府看到它再也无法掩盖其仇恨真理、抵挡神的丑恶嘴脸,便撕破假面具再一次对中国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进行全面搜捕、迫害,整个中国大陆血雨腥风、黑云压城,到处弥漫着死亡气氛。每当听到中共用各种手段抓捕、迫害基督徒的消息,十五年前我因信神福音被中共抓捕、迫害的一幕幕便浮现在眼前……

因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

2000年,我有幸听到全能神的国度福音,通过读神的话,我明白了神名的奥秘,神道成肉身的奥秘,神的三步作工是怎么拯救人达到彻底变化人、洁净人、成全人的等真理,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欣然接受了神的国度福音。之后,我积极参加教会生活、传福音见证神。2002年,我在当地传福音出了名,随时面临被中共警察抓捕的危险,我只好被迫离家尽本分。

因中共政府一直通过电话来监控、抓捕基督徒,所以离家后我不敢给家人打电话。2003年初,我与家人分离快一年了,实在很思念家人,就到婆婆家与丈夫见了面。小叔子见我回去了,就打电话告诉我妈我在婆婆家。没想到三个小时后,市公安局的四个警察就开着警车来到了婆婆家,他们一进屋,就恶狠狠地对我说:“我们是市公安局的,你叫李智是吧?我们通缉你快一年了,今天终于抓到你了,跟我们走一趟!”此时我特别害怕,不停地在心里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今天被中共抓捕有你的许可,但我身量太小,心里胆怯害怕,愿你带领、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无论他们怎么对待我,我都愿依靠你站住见证,宁把牢底坐穿,也决不做犹大背叛你!”祷告后,我想起神的话说:“他的性情是权柄的象征,是一切正义的象征,是一切美与善的象征,更是一切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与侵害的象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是啊,神主宰掌管着一切,这些年中共政府一直想方设法搅扰、拦阻神国度福音的扩展,可各宗各派中真心信神的人听到神的声音都归回到神宝座前,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从中看到神的作工势不可挡,没有任何人能拦阻。今天我虽落到了中共警察手里,但他们也在神的手中,有神与我同在,我还怕什么呢!神的话使我有了信心与力量,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遭受酷刑折磨 神话语加给信心力量

到了市公安局后,我被押到审讯室,警察抽走了我的腰带,又把我的衣服、鞋袜扒了下来强行搜身。之后,一个警察对我大声吼道:“你赶紧老实交代,你信几年了?谁传你的?带领是谁?你又传了多少人?你在教会是干什么的?”我没回答他的问话,他立刻恼羞成怒地骂道:“你他妈的不说,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说!”说着,他们恶狠狠地把我从椅子上拽到了地上,两个警察踩着我的腿,另外两个警察用脚使劲地踩我后背,我的头几乎要碰到地面了,顿时感到呼吸困难。这时,一个警察拿着铅笔轻轻地在我脚心上划来划去,我顿时感到又疼又痒,难以忍受,憋得快要窒息了,我感到了死亡的恐惧。这时警察威胁说:“你说不说?不说,我们就折磨死你!”面对这伙警察的折磨、恐吓,我很害怕,担心自己会被他们折磨死,只有不住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能站住见证,决不当犹大背叛神。祷告后,我想起神的话说:“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六篇说话》)神话语的开启使我立时刚强起来,我意识到自己的胆怯和对死亡的恐惧都来自撒但的愚弄,中共妄想借着施以酷刑的方式逼我屈服于它的淫威,让我因怕死或不愿受苦而出卖教会成为背叛神的犹大。我不能让撒但的诡计得逞,就是豁出性命我也要为神站住见证。这时,警察还在用同样的手段折磨我,但我却感觉没那么害怕了,我知道这是神对我的怜悯与保守,心里特别感谢神。

后来,两个警察把我铐回到椅子上,又厉声审问我同样的问题,见我仍不回答,他们又变本加厉地折磨我。他们把我的胳膊拉直,用力往后上方掰,顿时,我的两只胳膊像要断了似的,钻心的疼痛使我浑身冒汗,不由得叫喊了出来。接着,他们又把我的腿使劲往上掰,把脚掰过头顶,两条腿互相掰,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差点晕死过去。我在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加给我受苦的心志,愿你作我坚强的后盾,使我灵里刚强起来,不管这伙恶魔使用什么毒招,我都愿意依靠你站住见证。”祷告后,一首神话语诗歌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在经历试炼的同时,不管人软弱也好或者里面消极也好,对神的心意不明白或对实行的路不太透亮,但你得对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约伯一样不否认神。……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也是人的心志,让你摸不着,让你看不着,就在你摸不着、看不着的情况下需要你的信心。在人的肉眼看不见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对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时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这个立场,站住这个见证。当约伯达到这个地步的时候,神向他显现、向他说话了。就是说,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见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试炼中需要有信心》)神的话给了我极大的信心与力量,想想约伯临到那么大的试炼,从头到脚生疮,痛苦到了一个地步,但他还能在痛苦中寻求神的心意,不以口犯罪,不否认神,而是顺服神、称颂神的圣名,约伯对神有真实的信心与敬畏,所以他为神站住了见证,使撒但彻底蒙羞失败,最终神向约伯显现、说话。今天,我临到这样的患难试炼也有神的许可,虽然我不完全明白神的心意,肉体也处于极度的痛苦中,但我的生死由神说了算,没有神的许可,警察再怎么折磨我都取不走我的性命。这伙警察外表看是凶相,但在神面前他们就是纸老虎,是神手中的工具,神今天正是借着他们的摧残、迫害来成全我的信心,我愿持守住对神的忠心,把自己完全交在神手中,依靠神胜过撒但,不再惧怕他们。

阳光照射雪地

(图片来源:Megapixl)

警察反复地折磨我,见我还是不说,一个警察就拿起一把半米长的白钢尺狠狠地扇我的脸,不知扇了多少下,我的脸肿了,火辣辣地疼,眼睛直冒金星,头也“嗡嗡”作响。接着,两个警察又用皮鞋的后跟狠狠地往我大腿上磕,每磕一下我都感到撕心裂肺地痛,痛苦中,我只能在心里迫切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胜过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

酷刑加重 神话语引领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刑警队队长来到审讯室,得知没有从我嘴里问出任何消息,便恶狠狠地对我说:“你不是不说吗?哼,我会让你说的!”说完就走了。下午,一个胖警察手里拿着一张身份证走到我面前,问:“认不认识这个人?”我一看是同村的姊妹,心想:说什么我也不能出卖姊妹。于是我说:“不认识。”胖警察眼睛一眯,拿起桌子上的电棍,边在我眼前晃悠边威胁说:“就你嘴硬,我们知道你是带领,快说!你们教会有多少人?教会的钱在哪儿?不说就让你尝尝电棍的厉害!”看到警察凶神恶煞的样子,我特别害怕,就赶紧默默地向神祷告。这时,我想起神的话:“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六篇说话》)“你不要怕这怕那,无论千难万险,你都能稳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拦阻,让我旨意得畅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篇说话》)神的话语带着权柄,给了我信心与胆量,使我顿时有了依靠。我心想:“神是全能的,撒但恶魔再猖狂,不也在神的手中吗?有全能神作我坚强的后盾,我还怕什么呢?”于是我从容地回答:“我什么也不知道。”胖警察恶狠狠地说:“我让你不知道!”说着就把电棍触在我戴的手铐上,强烈的电流瞬间传遍我全身,使我疼痛难忍,痛苦的滋味简直无法形容。警察不停地用电棍电我,就在我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奇妙的事发生了——电棍没电了!我看到了神的全能主宰,更体会到神一直在我身边看顾、保守着我,顾念着我的软弱,我对神的信心加增了,同时也坚定了我为神站住见证的决心。

后来,警察见我还是不说,就两人一伙轮流看守我,不让我吃饭、喝水,也不让我睡觉,我只要一打瞌睡,他们就对我拳打脚踢,妄想以此摧垮我的意志。神引导我识破了他们的诡计,我就默默地祷告神、唱诗歌、揣摩神的话,不知不觉竟精神起来了。而这伙警察不停地喝咖啡,还困得直打哈欠。警察惊讶地说:“她身上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支撑着,要不她哪儿来的精神!”听了警察的话,我不住地称赞神的大能,我心里清楚,这完全是神话语的带领,是神的生命力在支撑着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此时,我虽然不知道这伙警察还要用什么酷刑折磨我,但我有信心依靠神面对接下来的审讯,并立下心志:绝不屈服于中共的淫威,一定要为神站住见证!

情感利诱 神话语开启识破其诡计

第三天晚上,队长给我倒了一杯热水,假惺惺地说:“你别傻了,人家都把你出卖了,你还替别人扛着呢,值不值啊?只要你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保证放你出去。你孩子还小,需要母爱,放着好日子不过,信什么神!神不能救你,我们能救你,你有什么难处我们帮你,出去后再给你找个好工作……”听着警察的话,我不由得想到了年幼的孩子,不知我被抓后孩子都是怎么生活的呀?不信神的亲戚朋友会不会笑话他?同学会不会欺负他?……就在我软弱时,神开启我一段神的话:“你们务要时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祷告,对撒但的各种阴谋诡计要识透,要认识灵、认识人,会分辨各种人、事、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七篇说话》)神话语的开启使我清楚地意识到,撒但是在利用亲情引诱我背叛神。撒但知道我最心疼孩子,就借着警察的口攻击、试探我,好使我因心疼孩子而出卖弟兄姊妹,成为背叛神的犹大,最终遭神咒诅、惩罚,撒但真是太阴险、恶毒了!想想我现在不能在孩子身边照顾他,不都是因中共与神为敌,疯狂抓捕、迫害基督徒造成的吗?但警察却说这是因我信神造成的,这不是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吗?中共真是太无耻、邪恶了!因此,不管警察再说什么,我都丝毫不理会,他看我软硬不吃,就悻悻地走了。在神的带领保守下,我又一次胜过了撒但的试探。

为了逼供 警察又使新招

八点多钟,胖警察手里拿着一个大的电棍,带着三个爪牙,把我带到一个健身房,强行扒掉我的衣服(只剩下内衣内裤),之后用绳子把我绑在跑步机上。看着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我感到特别害怕与无助,不知道他们又要对我用什么酷刑,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此时我特别软弱,甚至萌生了死的念头,但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就赶紧向神祷告呼求:“全能神啊!你知道我的心,我不愿做犹大背叛你成为千古罪人,但我的身量太小,面对酷刑折磨,我心里特别痛苦软弱,我怕自己坚持不住背叛你。神啊!愿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与力量,愿你与我同在,带领、引导我,使我在酷刑折磨中站住见证。”祷告后,我想起神的话说:“所以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在这步工作当中需我们极大的信心,需我们极大的爱心,稍不小心就会失脚,因为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见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话语成为信心,话语成为爱心,话语成为生命。达到人都百经熬炼,具备高于约伯的信心,需要人都受极大的痛苦,百般的折磨,不论何时都不离开神,当人都顺服至死,对神有极大的信心,神的这一步工作就算结束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路……(八)》)神的话语安慰、鼓励了我,使我明白了神许可这样的酷刑折磨临到我,是要把真实的信心与爱心作到我里面,使我在痛苦中仍能持守对神的忠心,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试炼再大、痛苦再多也要凭着神的话语站住见证。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里顿时产生了与撒但争战到底的勇气和心志:不管还要遭受怎样的折磨,我都要好好活下去,哪怕苦再大,只要有一口气,也要跟神走到底!

这时,胖警察嘴里叼着一根烟走过来问我:“说不说?”我坚定地说:“打死我,我也不知道。”他恶狠狠地把烟头往地上一扔,气急败坏地拿着电棍在我的后背与大腿上不停地电击,撕心裂肺的痛使我浑身直冒冷汗,不停地发出惨叫。胖警察边电击我边大声吼道:“我让你不说,我让你叫,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另外几个警察在旁边大笑着说:“你的神怎么不来救你?”还说了好多亵渎神的话。看着这些警察的魔鬼嘴脸,我在心里切切地呼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够忍住疼痛不让撒但嗤笑。祷告后,我咬紧牙关,任凭他们怎么折磨我也不吭声。警察一直对我电击,一个电棍没电了又换一个,我被折磨得头昏脑胀,生不如死,实在支撑不住昏死了过去,他们看我不动了,就拿凉水把我泼醒,然后接着电击我。在痛苦中,我想起神的话说:“这伙帮凶!下到凡间寻欢作乐,兴风作浪,搅得世态炎凉,人心惶惶……还想在世称雄作霸,将神的工作拦阻得几乎寸步难行,将人封闭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作了这么多的孽,闯了这么多的祸,还不等着被刑罚?妖魔鬼怪在世横行一时,将神的心意、将神的心血封闭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恶极,怎能不叫神着急?怎能不叫神生发怒气?严重地拦阻、抵挡神的工作,太悖逆!就连那些大小妖精都狗仗人势,随风起浪……”(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七)》)

神话语的开启使我看清了中共的真实面目,中共政府极端仇恨真理、仇恨神,它极其害怕全能神的话被传扬,为了维护它永远掌权,千方百计地拦阻神国度福音的扩展,用尽一切手段抓捕、折磨、残害神选民。中共这么残酷迫害我们信神的人,就是想拆毁神的末世作工,企图彻底取缔宗教信仰,拦阻人信神、跟随神,把中国变成无神区,达到它永远掌控中国人民的野心目的。虽然中共对外宣扬“信仰自由、公民享有合法权益”,但事实上,这些都是它欺骗、蒙蔽、牢笼人的鬼话,是掩盖其罪恶行径的花招!中共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它的实质就是与神为敌的撒但恶魔!此时,我不由得暗立心志:决不能让神的心血代价在我身上白付,我得有心志、有良心,不管还要受什么酷刑折磨,我都要为神站住见证。此时,一股浩然正气在我心中升腾,感觉神就在我身边加给我力量。后来,无论警察怎么电击我,我都不觉得疼了。我再次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深知是神与我同在,是神在保守、看顾我。警察折磨了我四个小时,也没有从我口里得到任何信息,无奈他们只好把我从跑步机上放了下来。此时的我四肢无力瘫倒在地上,两个警察把我拽到审讯室,让我坐在椅子上,把我的两手铐在暖气管上。看着警察垂头丧气的样子,我不由得向神发出感谢与赞美:“全能神啊!我领略到了你的全能主宰,看到你的生命力量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感谢神!”

第四天,又来了五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手里拿着电棍,把电棍弄得“噼里啪啦”直响。几天的酷刑折磨,使我对这冒着蓝光的电棍充满了恐惧。一个没提审过我的警察走到我面前,用电棍捅了我一下说:“听说你嘴挺硬啊?今天我看看到底有多硬,就不信治不了你。说不说?不说今天整死你!”我说:“我不知道。”他听了恼羞成怒,恶狠狠地把我从椅子上拽到地上,将我按住,其中一个警察把电棍伸进我的衣服里,一边电击我的后背一边吼道:“你说不说,不说就整死你!”面对他们凶残的手段和狰狞的面目,我不禁陷入恐惧中,赶紧向神呼求:“全能神啊!愿你引导我,愿你加给我真实的信心和力量……”警察仍在不停地电击我,我不断地发出惨叫声,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往头上冲,痛得我满身是汗,几乎就要昏死过去。警察见我还是不说,气得直骂。后来看我快要不行了,他们就把我拽起来铐在椅子上,让两个警察轮班看着不让我睡觉。此时的我已经四天四夜都没吃没喝也没睡了,加上酷刑的折磨,身体虚弱到极点,我又冷又饿,饥寒交迫的痛苦伴随着受伤部位的阵阵疼痛,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极度软弱时,一句神的话浮现在我脑海里:“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马太福音4:4)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在这样的环境中,唯有神的话才是我存活下来的依靠,同时也意识到神正是借着这个环境来成全我进入这方面真理。想着想着,我竟不知不觉忘掉了饥饿、寒冷与痛苦。

警察施行更恶毒、阴险的诡计

第五天,警察见我始终不说,就恶狠狠地威胁我:“你就等着判刑吧,至少给你判七年,你现在说还有机会!”听了这话,我默默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中共警察说要判我七年,但我知道他们说的不算,因为我的命运在你的手中掌握。神啊!我宁愿把牢底坐穿,也要持守真道,决不背叛你。”之后,警察为了引诱我背叛神,竟把我不信神的丈夫带了进来。丈夫看到我戴着手铐浑身是伤,难过地对我说:“我只在电视里见过手铐,没想到现在手铐竟会在你手上戴着。”听了丈夫的话,看到丈夫伤心的表情,我就赶紧祷告求神保守我,不因着情感上撒但的当。祷告后我冷静地对丈夫说:“我信神不偷不抢,只是聚会读神的话,按着神的要求做个诚实人,我什么罪也没有,他们就要给我判刑。”丈夫说:“我去给你找律师。”警察看我丈夫没劝我说出有关教会及弟兄姊妹的信息,反而却要给我请律师,就把他强行拉走了。我知道这是神的保守,因我情感特别重,如果丈夫说一些体贴我肉体的话,我不知自己能否站立得住,是神的带领和保守使我胜过了撒但的试探。

警察见我没有上他们的当,就气急败坏地说:“一会儿给你扎一针,之后你就会疯疯癫癫的,再把你放了,让你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听了他们的一番话,我的心一下子揪住了,恐惧再次笼罩了我。想到中共政府凶残邪恶,一旦抓住教会负责人,毒打折磨仍得不到教会情况时,就强制给其注射使人疯癫的药物,让人精神分裂,有些弟兄姊妹就是这样被中共残酷迫害的。想到这里我的心“怦怦”直跳:“难道今天我真的要被中共爪牙给折磨成精神病,疯疯癫癫地到处乱跑吗?”我越想越害怕,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我赶紧向神祷告呼求:“全能神啊!中共爪牙要给我注射能让人疯癫的药物,我害怕自己变成疯子。神啊!虽然我知道该为你站住见证,但我心里特别胆怯害怕,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加给我真实的信心,使我能把生死都交托给你,顺服你的摆布安排。”这时,我想起主耶稣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主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是啊,这伙恶魔只能杀害我的肉体,不能杀害我的灵魂,没有神的许可,即使他们给我注射了这种药物,我也不会疯癫。我又想起神的话说:“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三十六篇说话的揭示》)揣摩着神的话,我内心的恐惧逐渐消失了,我不再惧怕,愿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或死或活、或癫或傻都由神主宰。这时,一个警察把药和针拿来,威胁我说:“说不说?不说就给你扎针!”我毫无畏惧地说:“随你便吧,手长在你们身上。”他看我没惧怕,恶狠狠地说:“去把艾滋病菌拿来,给她扎上!”我仍是面无惧色,警察气得咬牙切齿,说:“你他妈的,比刘胡兰还刘胡兰!”说完就把针扔到桌子上了。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一阵激动,看到神话语带领我又一次使撒但蒙羞了,我不由得向神献上感恩的祷告。最后,警察见从我身上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信息,就灰溜溜地走了。

判刑入狱 过非人的生活

警察在我身上无计可施,只好将我送到看守所。一到看守所,狱警就教唆犯人说:“她是信‘东方闪电’的,你们好好‘照顾’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几个犯人就一拥而上,把我拽到厕所,强行扒光我的衣服给我洗冷水澡。一盆盆冷水泼过来就像石头砸在我身上一样,又疼又冷,冻得我浑身直发抖,我蹲在那里,两手抱着头,心里不停地呼求神。后来,一个犯人说:“行了,行了,别浇了,别给浇感冒了。”整治我的犯人们听她这么一说才不浇了。这个犯人得知我五天没有吃饭,晚饭时给了我半个窝窝头,我深知是神顾念我的软弱,调动这个犯人帮助我,看到神始终与我同在,我从心里感谢神对我的怜悯与拯救。

在看守所里,每天和各种犯人在一起生活,一日三餐都是窝窝头和两根咸萝卜条,或者是一碗带虫子的菜汤,汤里找不到几根菜。一个星期吃一顿细粮,还只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馒头,根本就吃不饱。在这里每天除了背读监规,还有干不完的活儿(做小工艺品)。因我的手被手铐勒伤,再加上电击,已经失去了知觉,而工艺品太小,我拿不住,根本就完不成繁重的任务。一次因我没干完活儿,狱警就让犯人看着我,不让我睡觉,我还时常被罚值班,一天只能睡四个小时。在此期间,中共警察还总是提审我,甚至还教唆我儿子给我写信,诱骗我背叛神,但在神的保守、带领下,我一次次识破撒但的诡计,站住了见证。尽管他们没有从我身上得到任何犯罪的证据,但还是给我扣了一个“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判我三年劳教。

感念神恩 立志尽好本分

2005年12月25日,我刑满释放。经历了这场正与邪的较量,我的身心虽然受了一些苦,但却明白了不少真理,看清了中共与神敌对的恶魔实质,对神的全能主宰与奇妙智慧也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真实体尝到了神对我的爱与拯救。当恶魔残酷迫害我时,是神话语及时的开启与引导作了我坚强的后盾,使我有了与撒但争战到底的心志和勇气;当撒但施行各种诡计试探我,引诱我背叛神时,是神及时用话语提醒引导,擦亮我的灵眼,使我识破撒但的诡计,站住了见证;当我被恶魔用酷刑折磨得生不如死、命悬一线之时,神的话语作了我生存的根本,赐给我极大的信心和力量,使我冲破了死阴的辖制。这一切的一切,使我真实地看到了神美丽善良的实质,只有神最爱人,而中共这个撒但恶魔只能败坏人、残害人、吞吃人!如今,面对中共对全能神教会更为猖狂的打击我坚定心志:彻底背叛中共这个老恶魔,将心归给神,竭力追求真理,追求爱神,传扬神的国度福音,把那些真心信神、渴慕真理,被中共蒙蔽至深的人带到神面前,来还报神对我的拯救之恩!

感谢神!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