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撒但的步步紧逼

2024年3月8日

中国安徽 杨琳

2018年的9月11号,早上6点钟,我还在睡觉,突然就听见一阵很猛的踹门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七八个警察就闯了进来,他们一把扯掉我身上的被子,把两个姊妹给踹醒了,接着就对我们摄像、拍照。当时警察搜到了一张58万的奉献款收据,4万多的奉献款,还有一个姊妹的6000块钱,4台笔记本电脑,手机等一些东西。之后警察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度假酒店分开审讯。

他们一直逼问我的化名叫什么,我心想:“奉献款收据上有我的签名,我要是说了化名,他们肯定得逼问我奉献款的下落,我绝对不能说”。看我不吱声,警察就拿来几张纸卷成筒,使劲地打我的嘴、下巴,还有脖子。看着他们满脸凶相,我心里很害怕,就不住地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能不惧怕撒但。我想到神的话说:“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五篇》神的话给了我信心,警察也在神的手中,要是没有神的许可,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心里也就没那么紧张害怕了。之后警察继续逼问我,我还是什么都不说。他们就开始给我们洗脑。警察先给我播放了一些造谣抹黑全能神教会的视频,我知道这些都是他们编造的谣言鬼话,所以没受影响。大概是十几天后,他们又开始播放《百家讲坛》,解读孔子的话,然后给我们看一些大学教授和心理医生的讲课,就是灌输那些无神论的思想,听着很恶心,我根本就听不下去。他们越是用这些手段,我越看清了共产党向来就是说谎的,是抵挡神的魔鬼。

后来,警察就开始一次次地提审我。一次,一个警察提审我的时候说:“看你长得还可以,要不陪我睡一下,我身边有十七八个女的。你要是有什么需求,我都会满足你的。”我感觉特别恶心、气愤,就瞪着他。他们让我面朝着墙站着,一个警察进来就说:“面壁思过呢?”说着他就趴到床上,淫笑着说让我陪他睡一觉。我气得火冒三丈,感觉很恶心,就没搭理他。没想到他就起来开始拽我的衣服,然后拿手机戳我的腰,又戳我的胸。我一下火了,就使劲一甩他的胳膊,大声骂他:“不要脸!”他才骂骂咧咧地趴到床上玩手机去了。我真是没想到这些警察这么的下流、龌龊,这哪是人哪?这不就是流氓、畜生吗?以前,一提到人民警察,我就觉得他们一身正气,这次被抓我才看清,他们这么的下流、肮脏。接着,警察就恐吓我,说我要是不交代就要把我送到看守所,又说:“看守所里奇臭无比,人去了都得长疥疮,牢头还打,会让你挨着厕所睡,多脏的垃圾都让你用手捡,有的牢头来月经了还会拿别人的洗脸毛巾擦,可恶心了。”听完警察的话,我有些害怕了。想到有好多弟兄姊妹被抓以后都遭受了这些非人的折磨,我要是真坐牢也得临到这些。共产党它把信神的人当作重点打击对象,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待,唆使牢头整治犯人那就更是家常便饭,我肯定得吃不少苦头。但转念一想:“这不是撒但的诡计吗?他们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想让我胆怯害怕,让我背叛神,我不能中了撒但的诡计。”想到神的话说:“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有神与我同在,我还怕什么呢?坐牢就坐牢,就是豁出死我也不背叛神。我就什么都没说,他们就一直让我站着,站了有十四五个小时,直到凌晨两点才让我休息。我当时腿脚都肿了,腰也疼得很厉害。

27号晚上11点,我被带到了一个房间。看到桌子上放了一盆水,电警棍在床上充电,我意识到警察要对我用刑了,我有些紧张害怕,就不住地向神祷告:“神哪,求你保守我,不管撒但怎么折磨我,我都要站住见证,不背叛你。”这时一个警察进来了,他拿了两个衣架,把上面的两个铁夹子互相夹在一起,扔在我的脚下,让我光着脚踩上去,又拿来毛巾把我的嘴给塞住,把我的手给反铐住。衣服架上哪一个位置都硌脚,我站了没有几分钟就坚持不住了,脚硌得生疼。我稍微动一下,他们就大声吼着:“站好!不许动!”我疼得不行,只能咬着毛巾坚持,感觉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很难熬的。两个小时后,他们才不让我站衣架了。这时,一个警察打开电警棍跟我说:“你的化名到底叫什么?你是不是带领?这电警棍电过杀人犯、强奸犯,你要是不说,今天就用在你身上!”又一个警察逼问我:“你到底是不是叫杨琳?”我摇了摇头。他们气得薅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按进了桌子上的水盆里,我憋得特别难受,不能呼吸,感觉快要窒息了,我就拼命地挣扎,把水盆给打翻了。警察又捡起水盆去接水继续按我,我就一次次地把水盆打翻。每一次我的头刚从水盆里出来,还没等缓过气来,他们又把我按进去,就这么来来回回有十来次,我从头到脚就全湿透了,地上也全都是水。大概四十分钟后,他们让我坐在地上靠着墙,拿来两把椅子,把我的双腿分开。一个警察继续逼问我:“你到底是不是叫杨琳?”我还是摇头。他气得把电警棍杵在我的嘴上,恶狠狠地说:“嘴不听话就电嘴!”说着就按了下开关,一股电流从我的嘴唇直传到脸颊,又麻又疼,我拼命地摇头躲闪。他们电了我有七八下,又开始在我的肚子、腰、后背、腿、脚到处乱电。我全身都在不停地颤抖,电击过的地方就像刀割了一样疼,我拼命地挣扎,但是他们死死地按住我,我连躲都没法躲。他们边电还边说,“不说就电死你,叫你嘴硬!”这时,我又听见一个警察说“电她的下身”。一个警察就接过电警棍专门电击我的下身、屁股还有胸,电击了差不多有十来次。我疼得大声惨叫,可他们根本不理会,就这么持续了大概有四十分钟才停手。我当时浑身疼得都受不了了,心里特别气愤:“这些魔鬼真是一个比一个邪恶,都是一帮衣冠禽兽,说什么警察就是人民的好公仆,我看就是地狱里出来的恶魔、邪灵!”我不知道这些魔鬼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就在心里不停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不做犹大,不背叛神。我想到神的话说:“在这步工作当中需我们极大的信心,需我们极大的爱心,稍不小心就会失脚,因为这步工作不同以往的任何一步工作,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见又摸不着,神作的就是话语成为信心,话语成为爱心,话语成为生命。《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路…… 八》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许可大红龙的迫害临到我,就是为了成全我的信心,也是让我在这样的环境中能为神站住见证,羞辱撒但。不管警察怎么折磨我、羞辱我,我决不向他们屈服。

我当时坐在地上,手被反铐着,二十分钟后,一个警察拽着我的头发硬生生地把我拖到了卫生间,让我躺在淋浴喷头的下面。一个警察按住我的双脚,另一个拿来几张餐巾纸叠起来,打湿了贴在我的嘴和鼻子上,我不能动也不能呼吸,憋得特别难受,我使劲地把头一扭,餐巾纸掉下来了。他们又打湿了一沓餐巾纸贴在我的嘴和鼻子上,我又用力地把纸给咬破了。就这么来来回回地整了有二十分钟,直到把一盒餐巾纸都用完了他们才停止。接着,他们又拿来一条毛巾,叠起来打湿了放在我的嘴和鼻子上,一个警察按住毛巾,另一个拿那个淋浴喷头往毛巾上喷水。我憋得特别难受,不能呼吸,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一个警察还咬牙切齿地说:“今天我非弄死你!”我只能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连小便都尿在裤子里了,我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实在是承受不住了。我在心里不停地向神祷告。后来我实在是没有力气挣扎了,警察看我不挣扎了才把毛巾松开。还没等我缓过气来,他们又把我的身体翻过来让我趴着,然后接来一盆水把我的头按进去,这么来来回回地有好几次,刚开始我还能挣扎一下,后来实在是没有力气了。警察看我快不行了,才把我从水里拽出来。这么折磨了我有半个小时,期间他们一直逼问我叫什么,是不是带领。看我什么都不说,一个警察就随手从地上捡了块湿毛巾塞到我嘴里,由于塞得太深快到嗓子眼儿了,我就给干呕了出来。他又捡了一块塞到我嘴里,我又给呕了出来。他气得大声骂我:“你还敢吐,信不信我马上往毛巾上撒泡尿塞你嘴里。正好某某来月经了,我让她擦了屁股塞你嘴里,让你舔掉!”听着他们下流无耻的话,我有些害怕就不敢再干呕了,毛巾没塞到嗓子,我就用牙咬住了。接下来,他们就像疯了一样,用电警棍在我身上到处猛戳,比先前还狠,每一次电击持续的时间也更长了,差不多有四到十秒,从头到脚反复地电击,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才停止。我被电得浑身都疼,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头疼得抬不起来,眼睛也睁不开了,就感觉好累、好痛啊。我当时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冻得直打哆嗦。就这样警察还是不放过我,又让我坐在椅子上,头不能靠着,眼睛不让闭上。直到最后,他们看我还是什么都不说,就威胁我:“你要是还这么顽固,晚上咱们继续!”回到房间后,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吓了一跳,嘴唇肿得都翻过来了,那头发被拽掉了有四分之一,手背到手腕肿得就像馒头一样,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的,肚子上还有几个地方被电棍给烧烂了,腰疼得弯不下来,躺下、起来都特别地吃力。我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从头到脚都疼。当时天还没亮,我躺在床上,脑海里不停地出现警察折磨我的场面,心里特别害怕,他们这么残忍,要是晚上继续折磨我,我可能就熬不过去了。

到了下午三点多警察就来提审我了。他们让我确认和我一起被抓的几个姊妹的体貌特征和化名,我当时心想:“姊妹已经被抓了,要不我就承认了吧,不然不知道他们还会怎么折磨我,要是还像头天晚上那样给我上酷刑,我就真的承受不住了,可能就得死在里面了。”想到这些,我就点头承认了。承认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这一会儿的工夫我怎么就把姊妹给出卖了呢?我这不就是个犹大吗?我当时心里特别地后悔自责。紧接着,警察就开始问我:“奉献款是怎么运送的?都送到哪儿了?”我说:“我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其他的不知道。”他们气得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说你说完了,还早呢,我们还有好多问题没问呢!”他们又连续问了我几次,我都说不知道。这时,一个警察就指着头天晚上折磨我的那个房间,气急败坏地说:“那个房间已经收拾干净了,晚上继续,昨天是一根电棍,今天再加一根!”说着他就让另一个警察把电警棍充上电,又让我光着脚站衣架,拿来毛巾把我的嘴给塞住。本来我就浑身都疼,脚也疼得很厉害,这么一站,我的腿都在不停地抖,站了一个多小时才让我回房间去。

晚上十点多,两个警察就来提审我了。一个警察问我:“是去左边还是去右边?”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我心里清楚去左边房间就是要交代,去右边就得挨打,这帮魔鬼是不会放过我的,今天非得把我整死了。一想到警察折磨我的那个场面,我心里就很软弱,特别害怕去那个房间。我没吱声,他看出我是在犹豫,就立马说:“走,去左边。”进了房间,他们就拿来一些照片,其中有和我一起被抓的姊妹们,警察指着照片让我签字确认。我心想:“我要是签字了,不是出卖姊妹吗?我不能签。可要是不签的话,他们肯定就要把我送到右边房间折磨,我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要是还像昨天晚上那样折磨我,我不就没命了吗?算了,还是签吧,反正先前的笔录上已经承认姊妹的体貌特征了。”于是,我就签字了。警察又让我确认一个姊妹是不是教会负责人。我一看撒但步步紧逼,心里就犹豫了,这能写吗?我就在心里迫切地向神祷告:“神哪,我该怎么办?神哪!求你开启带领我!”这时,我突然想到了神的话:“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神的话使我胆战心惊,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神的性情公义威严不可触犯,我出卖弟兄姊妹,这就是背叛神的犹大,我这是把地狱的门给撞开了。我当时心里特别害怕,赶紧停下笔跟警察说:“我不写了,我不会出卖弟兄姊妹的。”警察看我不写又再三地诱骗我说:“这哪是出卖啊?这是我们说的,跟你没关系,你只要照写就行了。”我心想这次绝对不会让撒但的诡计得逞了,就说:“我不写。”就这样,他们又把我带到了右边房间,还是让我站衣架,又把我带到了水盆旁,把我的头往下按。一个警察就威胁我:“你到底交不交代?”我不吱声,心想:“我死都不说。”他们就把我的头往水盆里按。我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他们按不住我,就又让我去站衣架。我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就在我的肚子、腿到处乱电,一直到凌晨一点多,他们看实在是问不出来了,最后就让我保证不信神,离开全能神教会,又威胁我说:“你回去想想,明天给我们答案。要是不答应呢,明天继续上刑,明天不说就后天,还有大后天。”面对警察的威胁,我当时并没有那么害怕了,心里更多的是懊悔、自责。我想到我先前确认了姊妹的照片,心里就特别恨自己,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嘴巴,如果不是神话语的及时开启,我还会向撒但妥协继续出卖姊妹,我不就是犹大吗?我也反省自己,我为什么会承认呢?不就是惜命怕死吗?我担心再次经历酷刑会被折磨死,为了保命我就出卖了姊妹。虽然姊妹是和我一起被抓的,警察也说了她们的体貌特征和化名,但是都不应该从我这里得到证实,在这场属灵争战中,神在看我的选择,撒但也在看,这涉及到见证,可我却出卖弟兄姊妹,做了羞辱神的事,失去了见证。我想到主耶稣的话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或作:灵魂。下同)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马太福音16:25)神掌管着人类的生死,我进了魔窟能不能活着出来这是神说了算,就像约伯临到试探时,没有神的许可,撒但夺不去约伯的命。可我对神没有真实的信,特别地惜命,豁不出死来,以为签字承认了就能免去一死,我怎么这么愚蠢呢?如果我为站住见证被打死了,那是为神殉道了,灵魂并没有死。可我要是贪生怕死做了犹大,就算是肉体活着,在神那儿看还是死人一个,永远是羞辱的记号,一辈子都不会踏实,就是死了还要下地狱受惩罚。我才看清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活、什么是真正的死。这时也更恨自己,恨自己没有良心,就是一个卑鄙小人。我当时特别地懊悔,就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啊,我错了,我不愿意再错下去了,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豁出命来站住见证,羞辱撒但!”

第二天晚上,警察又提审我,还是让我保证不信神了,离开全能神教会,之前我没有站住见证,做了贪生怕死的犹大,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神再失望了。我坚定地跟警察说:“我信的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是救世主,我信神天经地义,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信神的!”警察看我态度坚决,就只好让我回房间了。回去后,我心里满了对神的感谢和赞美,本以为我不答应他们,他们就会再次折磨我,没想到就这么让我回来了,我知道这是神对我的怜悯和眷顾,是神在体恤我的软弱。

第三天的早上八点多,一个警察带来了和我一起被抓的两个姊妹,我看到姊妹拿着衣物站在门口,警察跟我说:“你看到了吧?她们都交代了,她们的家人马上就来接她们回家,就剩你了。你不想回家吗?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是选择信神还是回家?”我看到警察对我还是不死心,就坚定地说:“我信神!”他气得大声说:“那你去坐牢吧。”说着就气呼呼地带着姊妹走了。当时看着姊妹都走了,我心里酸酸的,我也渴望自由,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我什么时候也能出去啊?我心里有些软弱,眼泪也掉了下来,我赶紧把自己的情形向神祷告,我想到神的话说:“想想你自己所得的那么多恩典,听了那么多话,能白听吗?谁跑你也不能跑,别人不信你也得信,别人弃绝神你得维护神,你得见证神,别人毁谤神你不能毁谤神。《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信神为什么要受别人影响呢?神怎么摆布我就应该怎么顺服,就算别人都不信了,神还是我的神,我还要信他。这样的环境临到我是神对我的检验,也是撒但的试探,撒但诡计多端,想借此来引诱我背叛神,神是看我在这样的环境中还能不能对神有忠心。感谢神的开启,明白了神的心意后,我不再软弱了。

当时,警察以“利用邪教组织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关押我。他们把我送到派出所之后就来提审我,说:“领导让我来看看你现在的态度,你写个保证书,保证不信神了,不和全能神教会的人来往,就让你回家。”我心里清楚地知道这是撒但的试探,我不能让神失望。写保证书这意味着背叛神与神决裂,这是兽的印记,打死我也不能写!我就坚定地和他们说:“你们不用在我身上花费精力了,我是绝对不会写的!”他气得大声说:“你不写是吧,那你就去坐牢,坐你个十年八年的,我不会让你在里面好过的。”我说:“随便。”这时,又一个警察问我:“你能不能说出你现在最真实的态度?”我知道神在鉴察着我,神在听,撒但也在听。我再次坚定地说:“我信的全能神是独一真神,我永远相信,永不后悔!”他们不死心,又说了很多话,就是想让我写保证书,但是都被我拒绝了,最后他们恼羞成怒,大声说:“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去坐牢吧!”看着警察都气呼呼地走了,我心里特别地平安喜乐。我终于能豁出去坚定地站在神一边了。让我没想到的是,下午三点多,警察突然跟我说拘留我十四天。听到这个消息,我都不敢相信,心里特别地激动,不住地感谢神。我实际地看到了撒但也在神的手中,警察说判我个十年八年的,但是没有神的许可,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接下来,警察就把我送到了拘留所,我看到了和我一起被抓的两个姊妹,警察说她们都回家了原来是骗我的,这些警察诡计多端,我在心里不住地感谢神的保守,带领我识破撒但的诡计,没有上他们的当。

释放前的几天,警察又来提审我,我就在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求神坚固我的信心。他们翻出手机,翻到了我丈夫和女儿的视频、照片,跟我说:“你想回家吗?想回家得有表现,你写个不信神的保证书就让你回家。”看到撒但不依不饶,我心想不管警察会不会释放我,我不会再背叛神了,我就说:“不用给我了,我不写。”他们又说:“你信神可是政治犯,你不写保证书,将来你的孩子不能上大学,不能考公务员,你总得为孩子的前途想想吧。”我知道撒但就是想利用情感来让我背叛神,这一路走来,我看清它的邪恶嘴脸和招数了,我不会再上它的当了,我坚定地说:“我信神没有犯法,你们为什么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人的命天注定,孩子该是什么命运就是什么命运,不是人能决定了的。我是绝对不会写保证书的!”他们恼羞成怒,大声说:“我看你是没救了!”后来警察拿我实在没办法,就不再来审问我了,十四天的拘留期满后就把我释放了。

经历这次抓捕迫害,我最大的收获是体会到了神对我的爱和眷顾。遭受酷刑折磨时,我有胆怯、害怕,有软弱,是神在我身边一直作我随时的帮助,用他的话语带领我,加给我信心、力量。我这么懦弱、惜命,为了保全自己出卖姊妹留下了过犯,但神还给我悔改的机会,用他的话语警示我、带领我。当我豁出一切也要为神站住见证时,我又看到了神对我的爱和怜悯。经历过来,我看到神太可爱了,从心里感谢赞美神。同时,我也彻底看清了共产党凶残、邪恶的实质,它极端仇恨真理、仇恨神,恨不得把所有信神的人都赶尽杀绝,共产党就是抵挡神的撒但恶魔,我从心里恨恶它、弃绝它,也更坚定了信心跟随神。

上一篇: 妈妈坐监的日子
下一篇: 我被抓捕后……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逼迫患难促使我成长

山东省 摆脱 我是全能神教会的普通基督徒,从小就随着妈妈信神。但在中国信神一直都伴随着逼迫患难,以前我只是道理上知道这事有神的主宰安排,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大红龙就是神作工的衬托物,是神为成全选民效力的工具,但我对这方面真理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经历与体会。后来在神摆设的环境…

中共拆散她的家 神爱筑起新的家

河南省 郑荣 打开记忆之门 秋日的午后,暖暖的阳光洒满了街边广场的各个角落,微风轻轻吹拂着伫立在广场边的银杏树,片片金黄色的银杏叶好似金色的蝴蝶,离开枝桠,随风飞舞。广场的一角,一个近十岁的男孩在父母的助推下,尽情地荡着秋千,一家人幸福和睦的画面被对面居民楼里临窗而立的郑荣尽收眼…

逼迫患难中看清恶魔实质

河南省 超脱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因信耶稣常常站台子挨批斗、挂牌子游街...我的童年是在村里人的冷眼、讥笑中度过的。在我幼年的记忆中,来我家的弟兄姊妹都很善良、和蔼可亲,但我一直不明白,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要挨批斗、游街呢?2001年,我们全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来,我…

得胜撒但的试探

中国浙江 陈露那是2012年12月,我在外地传福音。一天上午,我和十几个弟兄姊妹正在聚会,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六七个警察手里拿着警棍,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他们粗暴地把我们分开,然后就开始翻箱倒柜地搜查。一个姊妹上前质问他们:“我们又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搜查房间?”警察凶狠地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