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选后的收获

2018年8月26日

小 香

林洁脚下踩风似的蹬着自行车,飞奔在空旷的乡间小道上。微风吹过,道路两边的白杨树叶哗哗作响,似乎在庆贺着什么,忽然在拐角处,她看见一片栀子花,洁白的花朵迎着风上下摇摆,她情不自禁地说出:“真好看,栀子花开了,神造的一切都好,感谢神!”没走多远,她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对一片栀子花说:“我要努力尽本分,像你们一样见证造物主。”

车子沿着乡间小路前行,而林洁的思绪却回到了刚刚聚会结束时的场景:

一向大大咧咧、在生命进入上不太求真的郭姊妹说:“呀!今天聚会听林洁姊妹谈的经历,我很得益处。弟兄姊妹聚在一起,你交通神的话,我讲经历见证,配搭在教会里就是好啊,感谢神!”

王姊妹:“嗯,感谢神!今天的聚会,林姊妹对神的话领受得很纯正,交通的经历也很实际,我也很得益处……以后咱们要常在一起聚会啊!”

弟兄姊妹的这些话,使林洁悬着的心一下子落地了。不由得想起前段时间带领安排她去聚会点带小组时,她因着自己信神时间短,感到压力很大,就提议让带领先带她一段时间。后来她为此事也常常向神祷告,没想到今天聚会能得到弟兄姊妹的认可,她知道这是神的带领,从心里感谢神!再加上聚会结束后带领的一番鼓励,更让林洁充满了信心,她认为只要好好尽本分,以后肯定也能像带领一样给很多人讲道,到那时该有多风光呀!

林洁带着微笑使劲地蹬着自行车渐行渐远……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林洁虽然还不明白多少真理,但她热心十足,常常奔走在几个小聚会点之间,不管刮风下雨、酷暑严寒,林洁从未间断跟弟兄姊妹聚会,对弟兄姊妹所提的问题,她尽全力帮助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她就向有经历的弟兄姊妹寻求。一段时间后,因着她的努力与付出,得到了多数弟兄姊妹的好评与高看,并被选为教会带领,她便认为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就是做带领的料。正当她春风得意之时,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晚上,林洁从教会里刚回到家。忽然听到手机里传来信息的提示音,林洁拿着手机走进房间,迅速点开信息,她微微一怔,缓步走到床边坐下,心想:“明天去聚会?还聚两天?什么情况?”她没有多想就放下手机,去做别的事情了。夜深了,林洁又想到中层负责人让她明天去聚会的事情,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心想:“这次去聚什么会呢?听一个姊妹说过准备选中层同工,莫非明天是要选中层同工?我要是能被选上中层同工,这几年的花费跑路也算有了成果,到时负责更大范围的工作,露脸的机会多了,弟兄姊妹肯定会更加高看我的,那时脸上该多有光啊!”林洁美美地幻想着自己当上中层同工的情景,不知不觉睡着了。

基督徒的教會生活

第二天,林洁早早地来到聚会点,找个位置坐下,在心里跟神作了简单的祷告,就翻看手中的神话语书,心里虽有些忐忑,但还强装镇定地安慰自己:“如果真是选举中层同工,我的实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肯定能选上。”聚会中,两名中层负责人说明了来意:“因现在缺少一名中层同工,通过弟兄姊妹的初步推选,要从你们四人当中选出一名来担任。”负责人话音刚落,年龄稍大一些的王姊妹就说:“林洁姊妹年轻,有素质,能干!”听到这话,林洁心里一阵窃喜,揣测着王姊妹说这话是不是有意选她啊!但为了不让别人看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便急忙说:“王姊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可不行。”说完之后,林洁在心里暗暗衡量谁是最佳人选:看看今天来参选的另外三位弟兄姊妹,王姊妹就不用说了,从说话中就能听出她很看好我,而且她在谈自己以往的经历时,带领的表情不是很满意,再说大家也都听得出王姊妹这个人有些狂妄。林洁又看看坐在不远处的李弟兄,今天他交通神的话和经历都没有什么新的亮光;旁边这位张姊妹,她刚才提出的问题,还是我结合经历给解决的,肯定没我好。想到这里,林洁回想自己这一天的表现,觉得自己不管是在交通真理方面还是解决问题上都不错,负责人应该都看在眼里了。综合对比后,林洁坐直了身子,感觉自己被选上中层同工应该是十有八九的事。但为了以防万一,林洁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懈怠,得好好表现,争取让大家能认同只有我才是中层同工的最佳人选。”紧接着又聚了一天的会,林洁很用心地交通,小心翼翼地表现着……终于到了投票的时候,林洁正襟危坐,期待美好的愿望实现,但随着负责人的口型,却发出了这样的声音:“通过选举,李弟兄被选为中层同工。”

“什么?李弟兄当选中层同工!”林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沸腾的血液似乎一下子停滞,让她透不过气来,坐直的身子慢慢弯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低着头,手里摆弄着衣角来掩盖内心的失落与消沉。林洁心里不停地思索着:“怎么会落选呢?我这两天表现得也不差啊,况且王姊妹不是也看好我吗?张姊妹提出的问题,也是我交通解决的呀!难道她们俩都没有选我吗?可李弟兄交通的也没有什么新亮光呀,怎么会被选上了呢?”选举结果似谜团般的在林洁心里萦绕着。为了不让众人感觉出异样来,林洁简单收拾了下糟糕的心情,抬头准备加入大家的谈话,但这时正好看到李弟兄脸上似乎露出胜利的笑容,她刚刚平静的心瞬间垮了下来,心里嘲讽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做个中层同工吗?至于那么得意吗?看把你乐得嘴都合不住。哼,交通的没有一点亮光,选上又怎样,要是不追求真理,早晚也得被显明淘汰,到时你就不会这么乐了!”虽然这样的想法让林洁逞了一时之快,但是落选的苦闷、压抑如浓墨滴水般的在林洁心里晕化开来……

走在回家的路上,憋屈的眼泪顺着脸颊止不住地往下流。林洁不停地在猜想:“如果负责人把选举结果公布于众,到时弟兄姊妹会不会看不起我呢?”一想到自己落选会被弟兄姊妹小瞧,林洁心里就有种钻心般的疼痛。到家后,林洁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选举时的一幕幕,越想越痛苦,越痛苦越感到委屈,不争气的眼泪肆意地流淌着。消沉与痛苦中,林洁想到了神,她跪倒在神前向神祷告:“神啊!为什么我感觉心里这么痛苦?虽然我也常说凡事临到都有你的美意,可在我落选的事上你的心意是什么呢?我不明白,愿你在这事上开启、带领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按你的心意去实行。”

之后,林洁看到神的话说:“所以一听说神家要培养各种人才,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脸面,涉及到名誉,每一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出名,总想露脸。”(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又看到交通讲道中说:“在教会里所有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注重什么,他们都做了什么,他们的心在哪些事上,知不知道?……名义上是信全能神,口头上也说在经历神作工,但是神作的是审判刑罚人的工作,是用试炼熬炼洁净人的工作,是在教会生活中对付修理人的败坏行为使人能认识自己的工作,在这几方面他都回避不接受,那他注重什么呢?追求权力、名誉,争夺带领工人的地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这些事,他的心思全用在这上面了,这样的人作工说话主要是靠讲道理来迷惑人,也就是靠讲道理骗取大家的好感和信任,让人赞成他、听他的、维护他,最后达到当选带领工人的目的,他所忙活的都是这些事。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摘自《讲道交通(七)·经历神的作工要达到蒙拯救最主要得具备什么》)林洁站起来抬头看着窗外的月光,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反复揣摩着这些神的话和讲道交通:涉及到名利地位、出名露脸就争就夺,整天不注重生命进入,总是把心思用在争夺做带领上,这样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是呀,想想信神这几年风里来雨里去,为教会工作奔忙花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林洁冷静下来思量着,当她接到带领信息的时候,激动得半宿没睡着觉,想到自己要是能选上中层同工负责的范围大,接触的人多,讲道作工能得到更多弟兄姊妹的高看,那多风光、露脸……想到这里,林洁愣住了,信神多年总是夸夸其谈,一直以追求真理标榜自己的她,在事实的显明中,她不得不承认自己都是在为地位忙活,就是喜爱地位名利、自私卑鄙的小人,根本不是什么追求真理的人。此时,林洁落选的苦闷似乎逐渐消散开来。

姊妹正在写灵修笔记

林洁回到书桌前,继续看到神的话说:“撒但是用什么把人牢牢地控制住的呢?(名利。)撒但就是用名和利来控制人的思想,让人的思想只想着名和利,为名利奋斗,为名利吃苦,为名利忍辱负重,为名利牺牲自己的一切,为维护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断或者决定。这样,撒但就给人戴上了一个无形的枷锁,这个枷锁戴在人身上,人没有能力去挣脱,也没有勇气去挣脱,人就不知不觉地在戴着枷锁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林洁看着这些神的话不住地点头,在以往的审判刑罚中她也认识到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情形,但今天再看这些神的话,她更加明白了,撒但就是用名和利来控制人的思想,让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为了名和利,甚至为了名利地位艰苦奋斗、在所不惜。林洁想到这次选举时自己的流露与种种表现,让她心服口服,甚是蒙羞,因深受名和利的思想控制,争名夺利的撒但性情已深入她的骨髓、血液,只要一涉及到露脸出名的事,她就会身不由已地去争去夺,活出的是如此的低贱、下作。林洁不敢再往下想,似乎害怕面对更丑陋的自己,但选举中的一幕幕又总在脑海重现,当追名逐利、高居人上的欲望破灭时,心里却对李弟兄满了嫉妒与不服,甚至还存着恶毒的心巴望他被淘汰,在心里看他的笑话、攻击他;当选举结果出来害怕自己被弟兄姊妹小看时,内心就发怨言,宣泄自己的无奈与痛苦。林洁想到信神理当敬拜神、爱神、满足神,而她却为了争夺名利地位,丧失人格,哪有一点基督徒的样式。此时,林洁懊悔自己的所做所行,不愿再悖逆神,跪在神面前向神认罪悔改,立志不愿再追求名利地位走错误的道路伤神的心。

神的话语如利剑般地剖开林洁内心的败坏性情,虽扎心疼痛,但林洁心里敞亮了许多,也借着这次落选,使她对自己的错误追求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她感恩神特殊的赐予。

后来,中层负责人又约林洁一起聚会,听到这个消息,林洁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不知该怎么面对新选上的中层同工。她借着祷告寻求真理,看到神的话说:“你总想争地位你跟神说,让神管教你,让神给你摆设环境,让神来帮助你渡过这一切难关,解决这一切的问题,把心打开别封着。你封着神也能鉴察到,你打开你还能得着真理,你说你应该选择什么道路?人千万别伪装,先从做诚实人开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有长进的六个指标》)从神的话中林洁明白了,要想解决追求名利地位的情形,就要实行做诚实人,不光把自己的情形向神诉说,还得有勇气向弟兄姊妹敞开亮相。明白神的心意后,林洁下定决心:不管弟兄姊妹怎么看,她都要实行真理做诚实人,向弟兄姊妹敞开亮相自己的败坏性情。

聚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眼望着负责人和弟兄姊妹,林洁却没有勇气亮相自己,嘴巴像糊了胶水一样张不开,内心左右徘徊:“要是把自己的败坏性情敞开来谈,负责人和弟兄姊妹会怎么看哪?他们会不会看不起我,觉得我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左右徘徊中,林洁想到在神面前立的心志,要做诚实人实行真理,如果再不实行真理,不就是在明目张胆地欺骗神吗?于是,林洁在心里默默祷告神,让神加给她背叛肉体的信心和勇气,使她能实行出真理来。祷告后她心里平静了许多,在交通神的话时,林洁鼓起勇气讲述了自己落选之后的情形及认识。负责人和弟兄姊妹听后,不但没有小看她,反而还鼓励她:信神就要实行神的话做诚实人,这才是追求真理的正道。紧接着,大家彼此分享了各自的经历与对神话语的领受认识。此时,林洁才真正的体尝到只有背叛肉体实行真理,心里才有真正的平安喜乐!

林洁走在回家的路上,如释重负,眼望天空中飞翔的小鸟,倾听道路两旁白杨树的合奏曲,她舒展双臂,仰望天空,似乎在对造物主说:“神啊!感谢你,是你话语的带领引导,使我从黑暗走向光明,更是你的审判刑罚指引我前行的方向,我要实行真理,活出正常人性,像自由的鸟儿,像挺拔的白杨一样赞美你,见证你!”

太阳照射树叶

夏日里的蝉鸣让燥热的人们平添了几分焦灼。林洁顾不得窗外的聒噪,正在和几名同工埋头整理教会的福音资料。安静的房间忽然传来了讯息声,林洁害怕打扰大家,赶紧把手机关了静音,顺手打开信息,映入眼帘的竟是负责人让林洁写讲道稿和两天后参加聚会的通知。看着信息,林洁手里停下了繁忙的工作,心想:“又是出去聚会,还让写讲道稿(教会规定被推选的人要在选举中读讲道稿,这也是衡量选举者的一项指标),这肯定不是平常的聚会,要是一般的聚会也会让同工姊妹们参加,可这次为什么不通知同工姊妹呢?看这架势,莫非一年一度的换届选举的初选结果有我的选票?不对,自从半年前,我被调到福音资料组尽本分,就很少见到教会的弟兄姊妹,应该不会是选举吧,可是不选举,怎么会突然通知我聚会……”想到这儿,林洁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高兴,甚至有些喜不自禁:“虽说上次选举中层同工落选了,可一年后的今天不照样有我的选票吗?看来,比起有的教会带领我还是行的。这次如果能够选上中层同工,一定要好好尽本分满足神,做出个名堂来让大家看看,到时候不愁弟兄姊妹不对我刮目相看,也好挽回以往失去的颜面。”

随后,林洁把要去聚会的消息告诉给了同工刘姊妹,刘姊妹带着几分忧虑说:“林洁啊!我看这次通知你去聚会,十有八九是选中层带领或同工的,要是你被选上了,我不就又少了一个配搭,到时商量工作都不知找谁去?”

听到同工这样说,林洁暗自高兴,但故作镇定地说:“刘姊妹,你多想了,八字还没一撇呢?”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能得到同工姊妹的高看,林洁心里还是挺美的,觉得自己是个人才,心里不由地盘算:“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能谈出一些真实的经历认识了,尽的本分也有点起色,这次要真是选举,怎么也不会落选的。”

为了选举时能拿出出色的讲道稿来证实自己的实力,林洁以最快的速度把手头的福音资料整理好,就开始加班加点地写讲道稿,奋战到凌晨终于把讲道稿写好了。看着刚刚出炉的讲道稿,林洁又反复修改整理,恐怕一个用词不恰当影响稿件的整体效果。拿着修改好的讲道稿,林洁似乎拿到了选举“通行证”,长长地舒了口气,望着窗外布满繁星的夜空,林洁向神作了感恩的祷告就睡下了,期待着明天的选举能给自己信神生涯带来转折。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第二天一大早,林洁就坐上了去聚会的车,望着窗外飞速后移的街景,林洁面露喜色,只希望能早点到聚会点,开始这场对自己有着非凡意义的选举。来到聚会点,林洁从来聚会的同工那儿得知今天果真是来参选的,而且是选举中层带领与同工,并且这次选举是由上层负责人亲自主持监督。林洁一看是上层负责人亲自监督,又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告诫自己一定得好好表现,把握住这次“升迁”的机会。聚会中,弟兄姊妹都还没开始交通,林洁就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领受与认识交通出来,争取达到让上层负责人及在场的弟兄姊妹认可、高看,到时好投她的票。中午吃饭时,林洁又主动给负责人端饭、拿筷子,有意在负责人面前献殷勤,好给负责人留个好印象,以助自己选上带领一臂之力。聚会中,林洁看到负责人对她的表现满意地点头时,林洁心里就很踏实。聚会到最后,来参加选举的弟兄姊妹又各自读了自己的讲道稿,林洁听后觉得别人写的都没有自己的好。在预料之中,林洁最终以小组最高票数,进入最后一轮的选举。

第二天,林洁满怀信心地来到聚会点,她环顾四周,看到参加选举的人中有三名是时任中层同工,另一名是与她一起聚过同工会的姊妹,林洁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心里犯嘀咕:“看来这次当选中层带领的指望不大了,三名时任中层同工肯定有经历,到时肯定比我交通的好,而且刚好就选两名中层带领。”想到这儿,林洁耷拉着脑袋叹了一口气,但转念又一想:“不是说选中层带领与同工吗?即使中层带领当不成,以我的素质、经历及尽本分的果效,应该被选为中层同工不成问题。”此时,林洁心中又燃起了希望,脸上也露出自信、高兴的笑容。正当林洁得意时,负责人在落实教会工作时,发现林洁尽本分当中存在些问题,暂不适合参选带领、同工。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般给了林洁当头一棒,还没开始选举,半路就被淘汰了,她羞得如果有老鼠洞恨不得钻进去。接下来的聚会,林洁如坐针毡,强忍着眼角的泪水没让它流出来,直到晚上十一点多公布选举结果。最后的理智让她给弟兄姊妹打了声招呼,就退出了聚会房间,独自一人先去睡了。

当推开屋门的那一刹那,林洁浑身无力倒在床上,眼泪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跪在神面前失声痛哭:“神啊!现在我心里很痛苦、难受,道理上我也知道每天临到的人事物、环境都有你的安排,今天你允许这样的环境临到我,我不知道你的心意是什么,让我学什么功课。……”那一夜,被取消参选资格的一幕幕无数次在林洁脑海闪现,每一次都如钢针刺心般疼痛难忍,她一遍遍地呼求神;那一夜,她第一次感到夏日的夜晚是那么的漫长、难熬,但她又害怕黎明的到来,害怕回家面对同工及弟兄姊妹的询问,害怕自己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纠结与无奈撕扯着她原本已被刺伤的心。

第二天,林洁逃跑似的离开了聚会场所,看着回家的车缓缓地开过来,她多想时间定格,只停留在此时此刻,让她静一静,想一想。但挥手拦车,车停下,她走了上去,时间还是无情地把她带入了下一秒,下一分钟,下一个阶段。林洁坐在车上,闭上眼睛,脑海里徘徊的是聚会的尴尬场面,她多想切换画面,不再想起这些事,但记忆似乎被按下空格键,定格在那里,挥之不去。无奈之余,林洁不住地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尽本分的失误为什么偏偏就在这时被显明,她承认自己的过失,但为什么就在选举中途出现呢?林洁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回到家后,林洁再次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选举中途,我被取消资格,心里很难受,我也不想活在这样软弱、消极的情形里,可你的心意是什么呢?我不明白,求你开启带领我。”

夏日的窗外,郁郁葱葱的花草竞相开放,伴随着无偿的蝉鸣,工作间隙赏听一番,也是别有一番趣味在其中。林洁两眼无神地望着窗外,似乎就没有看到眼前的美景。小姊妹波尔饶有兴趣地说道:“这个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是吧?林姊妹。”见林洁依然看着窗外,没有反应。似乎是为了引起林洁的注意,波尔打着手势,更大声音朗诵式地说:“你看,那蝉鸣小曲;你看,那芳香四溢,你看,那……”林洁转过头看向波尔,波尔转头对上林洁的无望眼神,挥动的手臂僵硬在半空,尴尬地抿嘴笑着说:“林姊妹,不是你看,是我看,我看。”

林洁从嘴角扯出一丝生硬的笑容,算是对波尔的回应,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波尔不依不饶地跟着林洁,坐到林洁旁边的位置上。忽然收回了玩笑话,一本正经而又小心翼翼地问林洁:“林姊妹,最近我看你心情不好,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说出来大家交通交通。”

刘姊妹也探过身子说:“是啊,林洁,遇到挫折失败,大家在一起交通,也许不知不觉就明白神心意了。神说:‘神是这么带领你的,又是那样带领他的,这样大家在一起一交通就丰富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达到真实的信得具备什么》)”

林洁将头埋在双臂间,听到弟兄姊妹耐心的询问,所有的苦闷、委屈听到了召唤,又一次涌上心头,似晕开的波浪一层推向一层,向四周扩散开来。她似乎在准备着该怎么说,似乎在找各种推脱的借口,但最后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刘姊妹离开座位,过来轻轻地拍着哭泣不止的林洁,其他同工也纷纷围坐过来。林洁止住了泪水,把自己落选后的难受、痛苦都说了出来。听后,刘姊妹打开神的话读道:“如果有的人依然不满足于现状,觉得自己有某一方面特长,有某一方面能力,依然抱着侥幸的心理想改变或摆脱现在的处境,或者试图想借助人为的努力来帮助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以达到出人头地、名利双收的目的,那我说你是自找苦吃、自讨没趣、自掘坟墓!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你的选择是错误的,你的努力是徒劳的,而你与命运抗争的野心、欲望与你自己不轨的行为必将带你走上一条不归路,也必将让你为此付出沉痛的代价。”(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越是你这样的人越得作衬托物,你越怕当衬托物,我越给你戴衬托物的帽子,像你这样的人非得严加管教、严加对付,越是悖逆的人越是效力的对象,到最终什么也得不着。……今天我道成肉身作工在你们中间,你还看不着吗?你什么不明白?你说你亏本,那我道成肉身拯救你们这帮亡命徒,作了那么多工,到今天你还在发怨言,你说我亏不亏本?我作的不都是为了你们吗?现在按照人的身量,对人是这么称呼,今天称呼你是衬托物,你马上就是衬托物,称呼你是子民,你马上就是子民,说你什么你就是什么,还不都是我的一句话吗?就这一句话就惹你发这么大火?太劳驾你了!你若现在不顺服下来,到最终你得个咒诅回去就高兴了吗?生命的道你不注重,只注重地位、称呼,你的生命怎么样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三个姊妹正在读神话

读完神的话,刘姊妹交通道:“我以往在尽本分期间,为了证明自己的才华,总是和弟兄姊妹争名夺利,总想以自己的长处或者有利条件超过别人,高居人上,改变自己总是落后的现状,但正如神的话所揭示的‘是自找苦吃、自讨没趣、自掘坟墓!’一次次失败跌倒才看到自己走的路不对,后来经历神一次次的对付修理,明白神借着这些环境来拯救洁净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野心欲望……”接着,其他弟兄姊妹也都交通了对神话的领受与各自的经历。神审判刑罚的话语和弟兄姊妹的交通,使林洁明白了,今天选举失败是神借着这样的环境对付她追求名利地位的野心欲望;当带领通知聚会时,她似乎看到了实现做中层带领、同工的希望,燃起了她再次追求地位让人高看的野心,她就想凭着自己一年来的作工果效为资本,再利用写讲道稿,极力地表现自己,好让负责人对她有个好印象,赢得这场选举的胜利。反省到这里,林洁看到自己为了追求名利地位,就像跳梁小丑一样表演着自己的丑相,若不是因本分问题被取消选举资格,她真被选上带领不知道会成什么样。想到这里,林洁不再为被取消选举资格而耿耿于怀了……

都说六月的天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一会儿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这会儿太阳又出来了。

房间里,林洁抬起头把自己的反省认识敞开向弟兄姊妹交通,弟兄姊妹没人笑话她,还帮助她认识,鼓励她。随后林洁问道:“只是有个问题,我不太明白了,为什么一临到涉及名利地位,出头露脸的事情,我就总想争?”

林洁话音刚落,同工周弟兄接过话题说:“林姊妹,关于你问的这个问题,我谈一点个人的领受吧。”说着便打开神的话读道:“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还有讲道交通中说:“撒但的毒素、撒但的知识、各种学问在人里面,使人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使人产生野心老想高于万人之上,老想做首不做尾,老想当皇帝、当总统,老想出人头地,所以这里面人的败坏就显明了。人里面的生命性情都是从撒但各种毒素当中产生出来的。你看人的狂妄自大,人的弯曲诡诈,人的自私卑鄙,人的谁也不服、天性好斗,人都有野心,另外犯了错误谁的话也不接受,都想让人服自己,不愿意服天下人,每一个人都想搞自己的一套,都想使自己的梦想成真,都想追求自己所愿意得到的,都想达到自己的卑鄙目的。从人的这些表现就可以看见,人的本性、人的性情是抵挡神的,是背叛神的。”(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达到生命性情的变化》)

读完神的话和讲道交通,周弟兄接着说:“很多时候,当临到出头露脸,涉及名利地位的事情,我们都会身不由己地争、斗,这不是一种外在的性格好坏的问题,主要是我们经撒但败坏后,在我们里面受各种撒但毒素的捆绑辖制,就像‘出人头地,高居人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等撒但毒素,使我们总想做首不愿做尾,追求做名人、伟人,成名成角,让别人赞成、服气;若让人家看不起,或低人一等,就像是受了奇耻大辱,甚至都不想活下去了。经撒但败坏之后,撒但毒素已经成为我们的本性,所以不管做什么事都想争得名利地位,谋求自己的利益,临到事身不由己就要争,就要斗,甚至为了名利放弃人格尊严,没有一点正常人性活出。一旦失去名利地位,就像要了命一样难受痛苦……”

林洁听着周弟兄娓娓道来的交通,心里很平静,完全认同周弟兄所谈的,追求名利地位不是外表性格的事,而是各种撒但毒素已经成了她的生命,早已成了她人生的追求目标。林洁回想自己小时候无论做什么事都想让别人夸奖、高看;长大参加工作后,又总想在工作中崭露头角,得到同事的夸赞,哪怕受苦受累也在所不惜;信神在教会尽本分时,也总是想比别人高,追求做带领、同工让人赞成、高看,为此乐此不疲地花费付代价。此时,林洁认识到就是这错谬的人生观,让她失去了人格尊严、良心理智,总想攀高,不甘于做个平凡人,违背神对受造之物命运的安排与主宰,一旦欲望没有得逞就开始怨天尤人,活在痛苦中无法自拔。揣摩到这里,林洁的心有些亮堂了,笼罩在她身上的郁闷气氛也渐渐散去。

基督徒小组聚会

这时,刘姊妹接着说:“咱们再来看几段神的话:‘残酷的人类啊!勾心斗角、你争我夺、争名夺利、互相厮杀何时到头?’(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恶人必被惩罚》)‘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听到真理也无心思去实行,看见神已显现也无心思去寻求,这样一个堕落的人类哪有一点拯救的余地呢?这样一个腐朽的人类怎能活在光中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你不好好做,总想露脸,总想争地位、争脸面、争名誉、争利益,你这是想效力啊?你想效力也可以,但是你效不到头可能就被显明了。这一被显明,你的末日就到了,末日一到,还好扭转吗?那就不是情形能不能转变的问题了,弄不好结局都定了,那就麻烦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其实我们明知道追求名利地位不对,但却放不下,最关键的就是因我们看不透追求名利地位会带来哪些危害与后果。从神的话语中看到,撒但就是利用名利地位来控制人、毒害人,致使人世间充满无休止的厮杀与争斗。咱们都知道古代魏蜀吴三足鼎立局面,为了抢占他人的地盘各自为首,展开了几十年的争战,使百姓民不聊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常年饱受战乱的痛苦,这都是因为统治者争夺名利给百姓带来的灾难。多少仁人志士为‘金榜题名’‘衣锦还乡’夜以继日地奋斗,多少人因为失利丧失了人生目标,从此一蹶不振,浑浑噩噩地了却残生。就如一代英雄人物周瑜竟然说出‘既生瑜,何生亮’的话,最后在嫉妒与失落中英年早逝;还有被教会开除的那些敌基督,一心只为追求名利地位,竟与神争夺神的选民,作恶多端,触犯神的性情,被神淘汰。从这些事实当中我们就能看到,追求名利地位不是什么正面事物,就是撒但败坏人的方式,最终把人引到与神对抗的邪道上,自取灭亡。如果我们对追求名利地位的实质看不透,始终抱着名利地位不放的话,就会导致我们随时随地地背叛神,抵挡神,最终只能走上灭亡的道路。”

波尔接过话茬说:“是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撒但毒素,已成为我们的本性,活在撒但败坏性情中,随时随地都会抵挡神、背叛神,最后因触犯神的性情活在黑暗中,得不到神的带领。想想我追求名利地位的心就很重,无论做什么事都想高过别人,让人高看。刚开始信神的时候,我和一个姊妹经常在一起聚会,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操练,教会安排我给老人组聚会,安排姊妹给新人组聚会,得到这样的本分,我就在心里跟姊妹一比高下,觉得我比姊妹追求真理、素质好,才让我给老人组聚会,活在飘飘然的情形中小瞧姊妹,后来导致失去圣灵作工,聚会干巴,弟兄姊妹得不到益处,我被撤换了本分。那时我才体会到争名逐利不是正道,不合神心意……”

林洁点了点头说:“听了弟兄姊妹读的神话语与交通,我现在明白了,是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败坏性情,使我总觉得欲望不能得到满足而常常活在痛苦当中,如果一直追求名利地位,妄想达到让弟兄姊妹高看仰望,肯定会触犯神的性情,最终只会成为敌基督被神显明淘汰。感谢神对我的拯救,借着经历这次落选,使我对自己所追求的、所走的道路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与分辨……”

雨过天晴的傍晚,朝霞满天,不胜好看,林洁走在回家的路上,眼望周围绿油油的田地,内心舒畅,无以言表,她感恩神创造万物供人享受,更感恩神对她生命的供应。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总是给人带来希望,当它照进窗户的刹那,似乎惊动了房间的主人,林洁梳洗完毕,坐在窗前,沐浴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开始灵修。

林洁看到神的话说:“你得学会舍,学会放,学会让,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你先把存心、欲望解决好了,你里面的情形就逐渐转变了。你先把情形调整好了,转变了,积极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情形转变好了,这样你尽本分的掺杂就越来越少了,你的心就越来越单纯了,越来越简单了,就是为了尽好本分而尽好本分,这样,撒但败坏人的那些东西,思想观点啊,哲学啊,就不容易控制你了,你就越来越释放,越来越轻松加愉快。”(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又看到交通讲道中说:“在神家里让你尽什么本分,咱们就尽啥本分。让咱们做一棵小草咱就做小草,就别做大树,你是一颗树,你也别想成为一座高楼,你是啥就做啥;安分守己,好好追求真理,把自己的本分尽好,这样活着最好,活着不累”。(摘自《讲道交通(一)·顺服神的意义》)揣摩着神的话与讲道交通,林洁仿佛感到神在面对面地对她说:信神尽本分不要追求名利地位,要学会舍、学会放,做一个默默无闻,不显在人前,安分守己尽好本分,做个让神放心满意、顺服神摆布安排的人。此时,林洁用力地点了点头,暗立心志: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实行神话,不再受撒但的愚弄追求名利地位让人高看了。随后,林洁向神献上了感恩的祷告。

基督徒正在反思

几个月后的一天,林洁在和教会的几个姊妹正在聚会,当谈到教会的工作时,无意间听到赵姊妹说:“秦姊妹接到了上层负责人的信,让她去参加两天的聚会,可能是选举中层同工吧,今天选举应该都结束了。”听到这话,林洁心里突然有一丝的沉重、不快,心想:“难道秦姊妹去参加中层同工选举聚会了?不会吧,虽然对这个姊妹不是很了解,但是在交通真理,工作能力上,她都没有我好,怎么没有让我参加聚会,难道弟兄姊妹没投我的票?”正当林洁这样想时,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劲了,所思所想还是在争夺名利地位,走的还是与神敌对的道路,这时她想起神的话说:“圣灵作工在人身上扭转人的一个情形,需要人有很大程度的转变、放下、受苦还有人的舍弃,让人一步一步扭转、配合……”“你得学会舍,学会放……做一个默默无闻、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是啊!只有背叛肉体,放下自己的存心、欲望,把自己的情形调整好,与神建立正常关系活在神面前,这样才是在尽本分中实行真理满足神,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与带领,脱离撒但的捆绑与苦害,从而达到性情变化得洁净。想想之前在神面前立的心志,不能再追求名利地位悖逆神、伤神心了。于是,林洁在心里默默地祷告神,求神保守她的心能放下、弃绝名利地位对她的捆绑,彻底与撒但决裂,能够实行出真理满足神。当她呼求神、祷告神,揣摩神的话寻求进入时,心里立时平静了下来,释然了许多……

没想到聚会结束的时候,一个姊妹来公布新选中层同工的名单,林洁听后心里虽有一丝波动,但很快平静了下来,她知道神对每个人都有合适的安排,应该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林洁深深地体会到自己能有这样的变化,这全是神审判刑罚的作工达到的果效。

林洁坦然地走出聚会点,跨上自行车,嘴里哼着:“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拐弯处,林洁又看到盛开的洁白栀子花,这次,她下了单车,低下头,凝视着栀子花瓣的娇嫩,她感恩造物主造物的奇妙!

那年,栀子花开,她跟过去告别,走向一段新的征程……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你得着永生之道了吗

现在是末世的末了时期,圣经上有关主再来的预言都已经应验了,我们等候主来提接我们进天国得永生的心情更加迫切了。主耶稣说过:“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原文作不得见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3:36)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按着主的要求认罪悔改,为主劳苦作工,撇弃花费,受了一些苦,付了一些代价,我们都觉得自己是最蒙主称许的人,只要我们持守住主耶稣的道就一定能得永生。

知识成了我狂妄的资本

“知识就是力量”这种生存法则支配着我,使我失去人性、理智,被撒但愚弄得受了很多的痛苦,神的审判拯救了我,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唤醒了我,让我对凭“知识”尽本分的实质与危害有了认识,看到了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丑陋面目。在神公义的审判中,我也看见了神的威严烈怒,又体尝到了神的爱与拯救,我对撒但的邪恶、歹毒与神的公义、美善的实质有了些认识,对正与反、美与丑有了真实的分辨,使我扭转了“知识就是力量”的错谬观点,因此我狂妄的性情也变化了不少。

审判刑罚使我得变化

主人公受“人活脸面,树活皮”思想的支配,特别注重自己的脸面地位,注重自己再别人心中的形象。在经历神的作工中,多次经过在地位上的摔打,最终看透了脸面地位的实质及危害,并在神的话中找到了正确的人生方向。当主人公放下脸面地位的枷锁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心灵的释放与神的祝福。

得福梦破灭后(有声读物)

现在我才明白,只有神这样智慧的作工才能把我为归宿花费的卑鄙存心显明得淋漓尽致,使我真实反省认识自己自私卑鄙的撒但本性,看清再这样凭着败坏性情活着,最终只能因作恶抵挡神被神淘汰毁灭,神的心意是希望我能及时扭转错误的追求观点走上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的道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