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实质性区别是什么?

637

1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实质性区别是什么?

相关神话语:

“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类的工作,也是代表整个时代的工作,就是说,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圣灵作工的动态与趋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后而接续的,不是带领时代的,也不是代表圣灵在整个时代的作工动向的,只是在作人该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经营的工作;神自己作的工作是经营工作中的项目,人作的工作只是被使用的人所尽的本分,与经营工作无关。由于身份与所作工作代表的不同,所以,尽管都是圣灵的作工,但神自己的作工与人的作工总有明显的实质性的区别……”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道成肉身的神的说话是开辟时代的,是带领全人类的,是揭开奥秘而且是赐给人新时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开启无非是一些简单的实行或认识,不能带领全人类进入新的时代,不能揭开神自己的奥秘。神总归是神,人总归是人;神有神的实质,人有人的实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开展新时代的工作,接续他工作的是被他使用的人,人作的工作都是在肉身的神的职分以内的工作,并不能超出这个范围,若没有神道成肉身来作工,人就不能结束旧的时代,也不能带来新的时代。人作的工作只不过是一些分内的即人力所能及的工作,并不能代表神来作工,唯有道成肉身的神来完成他该作的工作,除此以外谁也代替不了他的工作,当然我所说的话都是针对道成肉身的工作而言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神使用的人’在实质上并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的开端,神的灵都亲自说话,开始新的时代,把人带入新的起点,在他说话结束以后,就是神在神性里的工作结束了,以后人都随着被神使用的人的带领进入生命经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神自己作的工作都是他自己经营计划要作的工作,是关乎到大的经营的事。人作的工作(即被圣灵使用的人)都是供应个人的经历,都是在前人踩出的路之后又另外找出经历的路,在圣灵的带领之下来带领别的弟兄姊妹。这些人所供应的都是个人的经历,或是属灵人的属灵著作,虽然是被圣灵使用,但他们这些人作的工作不是关乎六千年计划中大的经营的工作,只是在各个不同的阶段被圣灵兴起来带领在圣灵流里的人,直到他们能尽的功用结束,或直到他们的寿命结束。他们作的工作仅是为神自己预备合适的道路,或者接续神自己在地上的经营中的一项,就这些人作不了经营之中更大的工作,也不能开辟更新的出路,更无人能将神旧时代的工作都结束。所以,他们作的工作只是代表一个受造之物在尽自己的功用,并不能代表神自己来尽职分。因他们作的工作与神自己作的工作并不相同。开展时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无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圣灵的感动或开启之下来作工,这些人所带领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实行的路与人该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经营,不代表灵的工作。……所以,被圣灵使用的人与神自己所作的工作不相同,他们的身份与所代表的对象也就不相同了,这都是因为圣灵所要作的工作并不相同,这就决定了同样作工的人的不同身份与地位。被圣灵使用的人可能也作一些新的工作,可能也要废去一些旧时代的工作,但他们所作的仍不能把神新时代的性情与新时代的心意发表出来,只是为了废去旧时代的工作而作工作,并不是为了作新的工作来直接代表神自己的性情。所以,他们无论废去多少老旧的作法,或带来多少新的作法,仍是代表人、代表受造之物。而神自己作工之时,不公开宣布废掉旧时代的作法,也不直接宣布是要开展时代,他作工作是直截了当,直接作他要作的工作,就是直接发表他所带来的工作,直接作他原来要作的工作,发表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在人看,他的性情不同于以往的时代,他的作工也不同于以往的时代,但在他自己来看,仅仅是接续工作、进深工作。神自己作工是发表他的话语,直接带来新的工作,而人作工则是经过推敲或研究,或是在别人的基础上来加深认识,系统实行。就是说,人所作的工作的实质就是‘按部就班’,‘穿着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圣灵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亲自开辟出来的路之上的。所以,人总归是人,神总归是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先知与被圣灵使用的人的说话与作工都是在尽人的本分,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在尽自己的功用,是人当做的,而神所道成肉身的说话与作工是在尽职分,虽然他的外壳也是一个受造之物的外壳,但他作工并不是在尽功用,而是在尽职分。本分是针对受造之物说的,而职分则是针对神所道成的肉身而言的,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并不能互用,人作工只是在尽本分,而神作工是在经营,是在尽职分。所以,尽管有许多使徒是被圣灵使用的,也有许多先知是被圣灵充满的,但他们的作工与说话仅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尽管他们的预言高过道成肉身的神所说的生命之道,甚至他们的人性比道成肉身的神超凡得多,但他们仍是在尽本分,而不是在尽职分。人的本分是对人的功用而言的,是人能达到的,而道成肉身的神所尽的职分则是与经营相关的事,这是人所不能达到的。道成肉身的神无论是说话或是作工或是显神迹,总之,他所作的都是在作经营工作中的大的工作,这工作是人不能取代的。而人作的工作只是在神某一步经营工作中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若没有了神的经营,也就可以说,若失去了神道成肉身的职分,那就失去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工尽职分是在经营人,而人尽本分则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是为了满足造物主的要求,根本谈不上在尽职分。对于神的原有的本质即灵来说,神作工作是在经营,而对于道成肉身有了受造之物外壳的神来说则是在尽职分,无论他作什么工作都是在尽职分,人只有在他的经营范围内、在他的带领之下尽上自己的所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耶稣代表的是神的灵,是神的灵直接作工,而且是作新时代的工作,是无人作过的工作,他开辟了新的出路,他代表的是耶和华,代表的是神自己。而彼得或保罗或大卫不论他们被称为什么,他们仅仅代表一个受造之物的身份,是奉耶稣或耶和华的差遣。所以,他们作的工作再多,行的异能再大,也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不能代表神的灵,他们是奉神的名或奉神的差遣去作工,而且是在耶稣或耶和华开展的时代中作工,不是作另外的工作,毕竟他们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到底耶稣作的工与约翰作的工作有什么区别呢?仅是因为约翰是为耶稣铺路的吗?或是因为神命定好的吗?约翰虽然也是讲‘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也是传天国福音的,但他的工作并未进深,只是开头,而耶稣开辟了新的时代,还结束了旧的时代,但是也成全了旧约律法,他作了比约翰更大的工作,而且他是来救赎整个人类的,他作了这步工作。约翰他只是铺好了路,虽然他作的工作也很大,说的话也很多,跟随他的门徒也不少,但他的工作只给人带来一个新的起头,人并未从他得着生命、道路或更深的真理,也不明白神的心意。约翰是一个大的先知(以利亚),他为耶稣的工作开辟了场地、预备了人选,是恩典时代的开路先锋。分辨这些从正常人的外壳根本看不出来,更何况约翰作的工作也相当大,而且约翰是圣灵应许的,他作的工作是圣灵维护的,这样,只有从他们所作的工作来分辨各自的身份,因为从人的外壳没法辨认人的实质,人也没法认准到底什么是圣灵的见证。约翰与耶稣作的工作不一样,工作性质不一样,应从这些看他到底是不是神。耶稣作的工作是开头、继续、结束、成就,作这几步工作,而约翰仅仅是开头。耶稣开始是传福音,传悔改的道,之后给人受浸、给人医病赶鬼,到最终把人类从罪中救赎出来,完成了他整个时代的工作。他也各处给人传道,传天国福音,这一点和约翰相同,不同的是他开辟了新的时代,把恩典时代带给了人。在恩典时代人该实行的、人该走的路都从他口里说出来,最终他完成了救赎的工作。约翰却作不了这工作,所以耶稣是作了神自己的工作,他才是神自己,直接代表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在圣灵流中的作工不管是神自己的作工或是被使用的人的作工都是圣灵的作工。……神自己的作工原本就是圣灵的作工,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也不外乎是圣灵在作工。被使用的人作的工作也是圣灵的作工,只不过神的作工是圣灵的完全发表,一点不差,而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中有许多属人的东西掺杂,并不是圣灵直接的发表,更不是完全的发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所发表的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不能达到的,也就是人的思维所不能及的,他是发表他带领全人类的工作,并不关乎人的细节经历,而是关乎到他自己的经营。人发表的是人的经历,神发表的是神的所是,这所是就是神原有的性情,是人所达不到的。人的经历是在神发表所是的基础上而有的看见与认识,这些看见与认识都被称为人的所是,是在人原有性情与素质的基础上发表出来的,所以也称为人的所是。……人所说的话都是人所经历的,是人已经看见过的,人自己思维能达到的,人的触觉能感觉到的,就这些事人能交通出来。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说的话是灵的直接发表,发表的是灵已作过的工作,肉身没经历也没看见,但发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为肉身的实质是灵,发表的是灵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达到的,但是灵已作过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后就借着肉身的发表来达到让人认识神的所是,让人看见神的性情与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让人对人该进入的与人该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带领人明白、经历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为人类开辟新出路、开辟新时代的,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晓的事,从而让人认识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带领全人类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你们得会区别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从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见什么?人的作工中人经历的成分多,人发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发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与人的所是并不一样。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经历、人的身世(人一生当中有哪些经历或遭遇,或者有哪些处世哲学),在不同环境中生活的人发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经历过社会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么生活的、如何经历的,都能在你的发表中看出来,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社会阅历。他对人的本质了如指掌,各类人的各类作法他都能揭示出来,对人的败坏性情、悖逆行为他更能揭示出来,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与世人的所有败坏,这是他的所是。他虽未处世,但却晓得处世的条条框框,因他对人的本性都已测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见、耳听不见的灵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晓,在这里包含着并非是处世哲学的智慧与人难测的奇妙,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开又向人隐秘,他发表的并不是一个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灵原有的属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国但却知天下事;接触的是一些无知识、无见识的‘类人猿’,但却发表出高于知识、高于伟人的言论;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规、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间,却能要求人类活出正常人性,同时也揭示了人类卑鄙、低贱的人性。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个属血气的人的所是。对于他来说,勿须多此一举经历复杂、繁琐而又肮脏的社会生活就足可作他该作的工作,足可将败坏人类的本质揭示得淋漓尽致。肮脏的社会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说话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应给人处世的经验、教训,他供应人生命勿须调查社会,也不须调查人的家庭。揭示审判人并非是他发表自己肉身的经历,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恶人类的败坏之后才揭示人的不义,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开他的性情,发表他的所是,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属血气的人能够达到的。就他的作工来说,人就说不明白他到底属于哪类人,人也不能按着他的作工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按他的所是也不能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类中,但又不知该属哪一类,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类中,人这样做也并非是没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间作了许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人作的工作是有范围、有局限性的,一个人只能作某一阶段的工作,并不能作整个时代的工作,否则就把人带入一种规条之中了。人作的工作只能适应某一时期或某一阶段,因为人的经历都是有范围的,人作的工作并不能与神的工作相比。人所实行的路、所认识的真理都适应于某一个范围,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说成完全是圣灵的意思,因为人只能被圣灵开启,不能被圣灵完全充满。人所能经历的事都在正常人性的范围中,并不能超出正常人性的大脑思维这个范围,凡有实际发表的人都是在这个范围中而经历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在一个时期能有几项不同的作工,有几种不同的带领,使人总有新的进入,总有新的变化,你摸不着他作工的规律,因为他作工总在新的方式中,这样跟随神的人才不陷入规条中。神自己作的工总是在回避人的观念,也是在回击人的观念,真心跟随他的人、真心追求他的人才能得着性情的变化,才能活在自由的方式中,不受任何规条的辖制,不受任何宗教观念的限制。人作工对人的要求是按着人自己的经历与自己所能达到的而要求,这些要求标准只限制在一个范围中,实行的方法也都是非常有限的,跟随的人也就不自觉地活在了一种有限的范围中,时间长了就形成了规条、仪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作的工作不代表肉身的经历,人所作的工作代表个人的经历,每个人都是讲个人的经历,神能直接发表真理,而人只能在经历真理之后才能发表出相应的经历来。神作工没有规条也不受时间、地理的限制,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发表他的所是,他作工都是随便作;人作工是有条件、有背景的,否则他就作不了工,也不能发表出对神的认识或对真理的经历来。是神自己的作工还是人的作工,只要对照你就知道人与神作工的区别了。若没有神自己作工,只有人的作工,你就只知道人讲得高,谁也达不到,说话的语气、处理事的原则、作工老练稳重谁也达不到。对这些人性高的人你们都佩服,而在神的作工说话中你看不见他有多高的人性,而是普普通通,作工时既正常又实际但凡人又不可估量,从而使人产生了一种敬畏的心。在人的作工里面,或许人的经历特别高,人的想象推理特别高,而且人性特别好,这只能达到让人佩服,但并不是敬畏与恐惧,人都佩服那些有作工能力而且经历特别深、可实行真理的人,但无论如何不能达到敬畏,只是佩服、羡慕,而经历神作工的人对神不是佩服,乃是感觉他作的工是人达不到也是人没法测度的,感觉新鲜又感觉奇妙。人经历神的作工,对他的第一认识就是深不可测、智慧又奇妙,而且使人不自觉地对他产生了敬畏,人感觉到他所作的工作奥秘,不是人的思维能达到的。人只希望能达到他的要求,满足他的心意,并不希望能够超越他,因他作的工作超出了人的思维、人的想象,他作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就连人自己都不知自己的缺少,而他却另外开辟新路来在人中间将人带入了一个更新更美的天地中,人类才有了新的进展,有了更新的开端。人对他所产生的不是佩服,也可以说不只是佩服,最深的体会是敬畏,也是爱,感觉到神确实奇妙,他作的工作人作不到,他所说的话人说不出来,经历他作工的人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经历更深的人对神特别爱,总是感觉到他的可爱,他作的工作太智慧,太奇妙,由此在人中间产生了一股无穷的力量,并非是惧怕也并非是偶尔的爱戴,而是深感神对人的怜悯与宽容,但经历他刑罚审判的人又感觉他的威严不可触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将人作到一个地步,但并不能将人带入永远的归宿之中,人不能决定人的命运,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与以后的归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于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带领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彻底,将人完全得着,既带领人就能将人带入合适的归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经营人就要对人的命运前途负责,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相关内容

  • 神使用之人的作工与宗教领袖的作工有什么区别?

    可以这样说,神使用这个人的目的是为了所有跟随神的人能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更多地达到神的要求。因为人都不能直接明白神的言语或神的心意,所以神就兴起一个被使用的人来作这样的工作。被神使用的人也可以说成是神带领人的一个媒介,是神与人之间沟通的‘翻译官’。

  • 必须认识道成肉身的基督与假基督、假先知的区别

    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若不具备神实质的肉身那就定规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从他所发表的性情与说话中来确定。

  • 信神必须会分辨假牧人、敌基督才能脱离宗教归向神

    那些没跟上圣灵现时作工的人,他们没进入神话语的作工之中,他们作工再多,受苦再大,跑的路再多,也都不算数,神不会称许他们的。今天凡跟上神现实说话的人,都是在圣灵流里的人,在神的现实说话以外的人都是在圣灵流以外的人,这样的人不蒙神称许。

  • 神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被成全的?

    整个经营分三个阶段,在每一个阶段对人都有合适的要求,而且随着时代的转移、时代的发展神对整个人类的要求就越来越高,这样经营工作也就逐步发展到了高潮,以至于人都看到了‘话在肉身显现’这一事实,这样对人的要求就更高了,要求人作的见证也就更高了。

  • 神末世审判工作为什么不使用人来作,而必须道成肉身亲自作?

    审判工作是神自己的工作,当然还得由神自己亲自来作,这工作是人所不能代替的。因为审判是用真理来征服人类,所以无可异议的,神仍是以道成肉身的形像来出现在人中间作此工作。这就是说,末世基督将用真理来教导各方的人,将所有的真理晓谕给各方的人,这就是神的审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