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作:就是从恶里出来的)。(马太福音5:37)主是圣洁、信实的,主要求我们做诚实人,只有做诚实人才合主的心意。我也觉得实行做诚实人很重要。可现实生活中,我很难避免说谎,请问在现实生活中怎样实行做诚实人呢?

相关神话语:

你们都应当知道神喜欢的是诚实的人。神有信实的实质,所以他说话向来都是可信赖的,他作事更是让人无可挑剔、无可疑义的,所以他喜欢对他绝对诚实的人。所谓诚实就是能把心交给神,凡事都不对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开,不隐瞒事实,不做欺上瞒下的人,不做仅仅是讨好神的事。总之,诚实就是做事、说话不掺水分,不欺骗神,不欺骗人。不过,我所说的很简单,但对你们来说却是难上加难。有许多人宁可下地狱也不愿说诚实话办诚实事,这就难怪我对这些并不诚实的人另作处置了。当然,我很了解你们做诚实人的难度有多大。因为你们都很“乖巧”,都很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我的工作就简单多了,因为你们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将你们一个一个都放在灾难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训”,以后你们也就“死心塌地”地来相信我的话了。最终,我要从你们嘴里挤出这样的词来——“神是信实的神”,接着你们捶胸哭丧着:“人心太诡诈!”那时的你们会是怎样的心情,不会仍像现在这样得意忘形了吧!更不会像现在这样“高深莫测”了吧!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规规矩矩特别“老实”,而在灵的面前却是张牙舞爪,这样的人你们会把他列在诚实的人的队伍中吗?若你是一个伪君子,是一个很擅长“交际”的人,那我说你定规是一个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说话有很多辩解与无用的表白,那我说你是一个很不甘心实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若你很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我说你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若你很喜欢寻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个在光明中常活着的人。若你很愿意做一个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无闻,勤勤恳恳,没有索取,只有贡献,那我说你是一个忠心的圣徒,因为你不求报酬,只做诚实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费你的全人,若你能为神牺牲性命而站住见证,若你是一个诚实得只知道满足神不知道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么的人,那我说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润的人,是在国度中永存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现在多数人所做的都不敢拿到神的面前,你能欺骗神的肉身,你可骗不了神的灵,凡经不住神鉴察的事都是不合真理的,都应放弃,否则那是得罪神的。所以说,你无论是祷告或是与弟兄姊妹说话、交通,或是尽本分、办事,都应把心摆到神的面前。你尽功用时,神与你同在,只要你存心对,是为神家工作,神必悦纳你所做的,你应以你的诚心来尽你的功用。当你祷告的时候,存着一颗爱神的心,寻求神的看顾、保守,寻求神的鉴察,存着这样的心,祷告就有果效。好比说聚会时祷告,你敞开心向神祷告,不说假话,向神说你的心里话,这样必能达到果效。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成全合他心意的人》

今天凡是不能接受神鉴察的,不能获得神的称许,对道成肉身的神没有认识的人都不能被成全。你看看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能拿到神的面前,你如果不能把自己所做的拿到神的面前,说明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能被成全吗?你的所作所为、一举一动、一个存心、一个反应都能拿到神的面前,就是你平时的灵生活,祷告、亲近神、吃喝神话、与弟兄姊妹交通、过教会生活,以至于你的配搭事奉,都能拿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鉴察,这样实行才利于自己的生命长大。接受神的鉴察的过程也是人被洁净的过程,你越能接受神的鉴察,你越得着洁净,越能符合神的心意,你就不至于放荡,你的心能活在神面前;越接受神的鉴察,撒但越蒙羞,越能背叛肉体。所以说,接受神的鉴察,这是人该实行的一条路。无论做什么事,就是你与弟兄姊妹交通时也能拿到神的面前寻求神的鉴察,你能存心顺服神自己,这样做你的实行就准确多了。你的所作所为能拿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鉴察,你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成全合他心意的人》

实行做诚实人得先学会把心向神打开,每天祷告跟神说心里话。好比你今天说了一句假话,别人没发现,你还没有勇气跟大家敞开,但是最起码你得把你今天省察到的、发现的自己做的错事,所说的假话、谎话,赶紧拿到神面前认罪,说:神哪,我又说谎了,我说谎是为了什么什么,求你管教我。你有这样的态度神悦纳,神纪念。也可能你解决这个说谎的毛病或者败坏性情很费劲、很吃力,但是不要紧,有神同在,神会引导你、帮助你渡过这一次次的难关,让你有勇气不说谎或者能承认自己说谎,说了什么谎,为什么要说谎,存心目的是什么,承认自己不是诚实人是诡诈人,让你有勇气冲破这一关,冲破撒但的牢笼、控制,这样你就逐步地活在光中,活在神的引导、祝福之下了。你冲破肉体辖制这一关,能顺服真理就释放自由了,这样活着不光人喜欢,神也喜欢。尽管你有时还能做错事,有时还能说谎,有时还有个人的存心、私心,或者还有自私卑鄙的作法、想法,但是你能接受神的鉴察,把自己的心,把自己的实际情形、败坏性情都拿到神面前亮相,你就有了正确的实行路途。你实行的路途对,你前面的方向对,你的前景就是美好、光明的,这样你活着心里就平安,灵里就得滋润,就感觉充实、享受。如果冲不破肉体辖制这一关,总受情感、撒但哲学辖制,说话做事总是鬼鬼祟祟的,总是见不得光,这就是活在撒但权下的人。人明白真理,能冲破肉体辖制这一关,慢慢你就有人样了,说话、做事光明正大,有什么观点、想法或者做错什么事都能拿出来亮相,让大家看得清清楚楚,最终大家说你是个透明的人。什么叫透明的人呢?就是这个人不说谎,说话特别诚实,他说的话大家都相信是真的,他就是无意中撒了谎或者说句错话,大家也能原谅,知道他是无意的,他自己意识到了就会来道歉、纠正,这就是透明的人。这样的人大家都喜欢,都信得过。你如果能达到这个程度,取得神的信任,取得人的信任,这不简单,这是一个人的最高尊严,这才是有自尊的人。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诚实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来,让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实的那一面,不要伪装,不要包着裹着,别人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当成一个诚实人,这是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这是前提。你总伪装,总装自己圣洁,总装自己高尚,总装自己伟大,总装自己人格高,让别人看不见你的败坏,看不见你的缺陷,给别人一个假象,让别人认为你很正直、很伟大、很能舍己、很公正、不自私,这是诡诈。不要伪装自己,不要包装自己,而是要亮相,把心亮给别人看。你能把心亮给别人看,把心里所想的、所要做的,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都亮给别人看,这是不是就诚实了?你能亮给人看,神也在看着你,神会说:“你都能亮给人看,那你在我面前肯定也是诚实的。”你如果仅仅是背后亮给神看,当着人的面总装伟大、装高尚或者装大公无私,神会怎么看、怎么说呢?神会说:“你是地地道道的诡诈人,地地道道的伪君子、小人,你不是一个诚实人。”神会这么定罪你。要做诚实人,那就是无论在神面前所做的还是在人面前所做的,都能敞开亮相。这个容不容易做到?得需要一段时间,得需要在心里争战,需要我们不断地操练,一点一点地心就敞开了,能亮相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如果在一个背景或者环境之下,你觉得自己那么做很智慧,或者理由很充分,就这么做出来了,之后还觉得满有道理,也没有懊悔的意思,到晚上省察的时候,或者有一天得着开启受责备的时候,你就觉得当时说的那个理由不是理由了,应该改变这种方式,这时候你应该怎么实行呢?比如,你欺骗了一个人,或者你对他说的话里有掺杂,有自己的存心,那你就去找他解剖自己,你说:“我当时跟你说的那句话是带着我个人存心的,你如果能接受我的道歉,请你原谅我。”就这样解剖、亮相。做诚实人解剖、亮相也得需要勇气呀!人在神面前跟神祷告、认错也好,悔改也好,或者解剖自己的败坏性情也好,怎么说都可以,因为人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就像跟空气说话似的,他就能亮相,自己当时怎么想的、怎么说的,有什么存心,怎么耍诡诈的,都能说出来。但如果让你去跟人亮相,你可能就没有这个勇气,也没有这个心志了,因为你放不下脸面,这就很难实行了。让你大体地说,你也能说自己有时候说话或者办事有存心目的,有诡诈,有掺杂,有谎言,也有欺骗,但临到一个事让你解剖自己,让你揭露这个事从头到尾是怎么发生的,自己说哪些话是欺骗,是什么样的存心,心里怎么想的,怎么恶毒,怎么阴险,你就不一定有勇气了,你就不愿揭露得那么细,说那么具体,甚至有的人就一笔带过,“就是那么回事,反正人挺诡诈、挺阴险的,挺不可信赖的。”这就是对自己的败坏实质、对自己的诡诈阴险不能正确面对,总是处在逃避的状态、逃避的情形里,总是原谅自己,不能在这事上受苦付代价。所以很多人口号喊了好多年,总说“我这人挺诡诈、挺阴险,做事常常有欺骗,对待人一点都不实在”,但是到现在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诡诈人,因为你从来就听不到他对自己办事或说话时所流露的诡诈、阴险有懊悔或者解剖。虽然咱们不能确定他在神面前有没有认罪、悔改,但是在人面前,他从来就没有在欺骗完你或者跟你耍完诡诈、耍完手腕之后来跟你道歉,或者解剖自己,认识自己,说说自己在这事上是怎么认识的。他不这样做就证实了一个事:他在这事上从来就不背叛自己,只是喊喊口号、讲讲道理而已。他喊口号、讲道理也可能是赶时髦,也可能是环境迫使逼不得已,不管怎么说,这种喊口号、讲道理永远不能变化人。

神让人实行的每一个真理都需要人去付代价,都需要人带到现实生活当中实实际际地去实行,去经历,不是让人喊口号,挂在嘴皮上整天说自己是诡诈人,说自己是撒谎的人、会玩手腕的人、事事都有存心的人,但是临到每一件事他还是用自己原来那套手段、原来那套方式来对待。他对待人的方式、做事的方式从来就没有变,手段也从来没有变,你说这样的人能变吗?永远不可能变!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虽然人在实行敞开亮相期间有挣扎,有拦阻,也有消极软弱,也有很多的失败,但是总的来说,迈出这一步就冲破败坏性情捆绑的枷锁了。那接下来一般人会怎么做呢?在多数人面前亮相,说实话,也揭露自己曾经撒过的谎、做过的坏事,自己的存心,自己的观念,这就是长进。再接下来,每一次撒谎、搞欺骗、玩手段、玩阴谋诡计的时候,自己都会感觉不平安,每次都不会轻易放过,然后主动去省察自己还有哪些事是搞欺骗、玩手段,不是诚实人的表现。这是不是在往正确的道路上发展?这样的情形是不是进入真理实际的情形呢?这个过程是不是在体验做诚实人的过程呢?是不是在体验神话、接受真理的过程呢?是不是脱去败坏性情,接受神的拯救的过程呢?都是。接下来,人积极主动的成分就会更多,他会省察自己的每一个细节,每次说过的话,每一个存心,自己里面的败坏性情,自己的观念。这样一来,人就越来越多地发现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东西,自己从来意识不到的东西,当发现这些东西的时候,在人的心里就渴望神能帮助人,人能依靠神的引导来解决这些难处,这就越来越好了。当人感觉到人的败坏性情,人的诡诈、存心方方面面抵挡神的东西根深蒂固的时候,人就感觉人需要的不再是神的恩典、神的祝福,不再是神对人的安慰、劝勉、提醒,而是需要神的管教责打、审判刑罚,这样才能解决人里面根深蒂固的抵挡神的东西,才能解决人的悖逆、败坏性情。走到这个程度,你才能心甘情愿地接受神的管教责打,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没有任何怨言。生命进入到这个程度,人才能知道神的管教责打是什么,神的刑罚审判是什么,才能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对人来说多么重要。当人接受了神的刑罚审判、管教责打的时候,人不知不觉地就长大了,能担重担了,越来越觉得做诚实人不那么费劲了,难度不那么大了,拦阻不那么大了,越来越容易了。当人做一个诚实人,能够把心交给神,体贴神的心,不需要神在跟前看着或者管教责打,人就能主动地按着真理原则去实行,这个时候神就得着人了。人走到这个程度,真理在人身上是不是就成为人的生命了?真理成为人的生命了,能不能说人就得着真理了?你活出了真理实际,真理成为你的生命了,你就得着真理了,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你们觉得复杂不复杂?其实得真理并不复杂,比学技术简单多了,没什么难度,只不过人把它想象得复杂化了。败坏性情对一个愿意实行真理的人来说不是问题,因为真理本身就是人应该达到的,也是人能达到的,否则神就不这么说话了。真理不是天方夜谭,也不是什么高深的天文理论,是人能达到、能够得上的。你们说实行真理这个过程难吗?复杂吗?我看跟吃包子差不多,越往里吃越香,真理也一样,你越往里进入越有享受。人总觉得实行真理没意思,那是你没进入到里面去,就等于你吃个馒头拿它当包子了,所以说你没觉得香,人总是浮在表面道理上,不往里实行,不注重里面的各种情形,所以你总也进入不了真理实际。你进入不了真理实际,你就得不着真理,得不着真理,你就不觉得真理对你来说多么重要、多么宝贵,这是事实。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有真理作生命才活得有价值》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什么是诡诈人?诡诈人为什么不能蒙拯救?

“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既然没有真实的信,那就更谈不上更真的爱了。你对神尚且还能怀疑,还能随意猜测,那你无疑就是最诡诈的人了。”

尽本分与效力有什么区别?

尽本分和效力就这么个区别,存心不一样,心里的状态、情形不一样。效力是在得福存心的支配下、是在信神的热心支配下来尽点儿本分,这属于效力。真正的尽本分是在明白真理的基础上,是在看见了神的爱完全为了还报神爱的基础上,看见了受造之物应该尽本分,这是天经地义的,在这个基础上产生的尽本分的心,这才是正式尽本分,真正的尽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