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病痛中体尝神恩浩大

111

美国 祈远

突如其来的疾病使我活在了痛苦中

读高中的时候,一次我去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后护士对我说:“哎呀,从检查报告上看,你得了‘大三阳’,赶紧上楼找医生看看吧!”听了护士的话,我的头“嗡”的一声,只感觉全身的血都在往上涌,心想:“完了,奶奶是得癌症死的,大伯也是得肝癌死的,他们离世的时候都很痛苦,现在是不是轮到我了?我会不会也像他们那样痛苦地死掉?”我拿着检查报告,双手都在发抖,拖着沉重的步伐艰难地上楼找医生。医生看完检查报告后对我说:“你这个‘大三阳’比较严重,这个病我不敢说一定能治好,但如果不治的话会发展为肝癌,到时候再治疗就晚了。”听完医生的话我更加忧愁了:“医生都没法保证这病能否治好,那我还有救吗?”此时我感觉像塌了半边天似的,前方很迷茫。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眼泪止不住地流,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我才十七岁,年纪轻轻的,为什么偏偏得了这个病呢?这样将来有很多工作我都不能做,以后可怎么办啊?”那时我虽然也在正常地上学,但我却不敢将我得病的事跟身边的同学说,我担心他们会因此笑话我、排斥我,把我当成另类,所以,我经常一个人去吃饭。每当想起自己的病我就会掉眼泪,学习的压力加上病痛的困扰使我特别压抑、痛苦,我常常独自靠在窗边,呆呆地看窗外的风景,想借此缓解自己压抑的心情。

信心之中看见神作为

虽然很痛苦,但我知道自己是个基督徒。那段时间,我常常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病,也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心里很害怕,也很迷茫,觉得压力很大。神啊!求你开启带领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弟兄在祷告

一次聚会时,我鼓起勇气跟弟兄姊妹说了自己的病情,没想到他们不但没有嫌弃我,还给我读神的话扶持、帮助我。当时,弟兄姊妹给我读了两段神的话:“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疾病之中赞美神,赞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别灰心,屡次寻求别放弃,神会光照来开启。约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第六篇说话》)“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撒但是想方设法总送意念,时时求神光照开启,时时靠神洁净我们里面撒但的毒素,灵里时时操练和神亲近,让神掌权占有全人。”(摘自《第六篇说话》)读完后,一个姊妹耐心地跟我交通道:“神是全能的,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咱的病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能不能治好,有没有性命危险,医生说了不算,只有神主宰、掌握。临到这病咱担心、害怕,说明咱对神的信心太小,不相信咱的病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才会钻空子捉弄咱。所以,在病痛中咱得真心依靠神、仰望神,多多寻求神的心意,相信神会带领我们摆脱病痛的辖制。旧约圣经中记载约伯在临到撒但试探时,失去了儿女、家产,并且全身长毒疮,虽然约伯不明白神的心意是什么,但他不以口犯罪埋怨神,而是俯伏在地向神祷告,寻求神的心意。约伯相信他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当神收取的时候,他理当顺服,称颂神的圣名。约伯对神有真实的信心、顺服与敬畏,他为神站住了见证,使撒但彻底蒙羞失败,得到了神的称许和祝福。所以,咱们只管把病向神交托,不管好与不好,要相信都在神的手中,咱们得对神有信心啊!”

听了姊妹的交通我很受感动,当我软弱时,神借着弟兄姊妹扶持帮助我,使我明白了我这病会不会恶化,能不能好起来,不是医生能决定的,这些都在神的手中,神主宰一切,我的担心顾虑是多余的。神的话说:“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神的话有权柄、有能力,使我有了信心,我愿意效法约伯,在试炼中能对神有真实的信,为神站住见证。接下来,我把自己的病交托仰望在神的手中,同时也实际地配合治疗。没想到半年后,当我再检查时,医生说我的病好转了,病毒得到控制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很激动,我知道这是神对我的保守与祝福,感谢神!

疾病开始加重 活在熬炼中

后来,我到美国留学,并很快联系上当地的弟兄姊妹,过上了教会生活。之后,我常常看神的话,跟弟兄姊妹一起传福音尽本分。有时候传福音的时间和上课时间相冲突了,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请假去尽本分,我心想:“功课可以过后加班补,但是尽好本分才能得着神的祝福,绝对不能耽误!”

有一天,我看见一位同学闷闷不乐,聊天时才知道他的家人最近体检时突然发现得了乙肝,并且已是晚期……听到这个事,我想起了自己也患有这个病,就开始担心:“我的病会不会复发啊?不过,这么长时间我的身体也没有感到不适,这个病应该没有了吧?”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就决定到医院再检查一下。

第二天到医院检查时,我不由得紧张起来,心想:“万一病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甚至恶化成癌症了怎么办?万一治不好以后怎么办?”虽然我心里也跟神祷告,不管结果如何都愿意顺服,但是事实临及的时候,却显明我的身量很小。检查完基本的项目,医生说:“你有没有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我说:“没有。”医生眉头一皱说:“奇怪了,没有异常心跳怎么会不平衡呢?”听了医生的话,我感到很紧张,心想:“这是不是发病的前兆啊,不然怎么会心跳不平衡呢?”我看医生的表情不太好,看来是凶多吉少了。我又问医生:“为什么我的心跳会不平衡?”医生说:“现在没有详细检查,不好说,等验血报告出来才能确定。”

日子一天一天临近,我既想早点知道验血结果,又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心里很矛盾。验血结果出来的那天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我体内有大量的乙肝病毒复制,是急性肝炎(乙肝),传染性很强,急需治疗。当听到这个结果时,我心想:“我这个病怎么会加重呢?难道是我信神信得不好吗?万一病情恶化了,以后我还能正常地学习、工作、生活吗?还能不能信神尽本分,跟弟兄姊妹在一起过教会生活呢?”回家的路上,我蹬自行车都感到特别吃力,路边漂亮的花草树木我也没有心思去欣赏了。

回家后,“急性肝炎”几个字始终在我头脑中浮现,当我从网上看到急性乙肝患者少数情况会出现昏迷及数日内死亡时,我心里突然害怕起来:“我会不会也出现这种情况呢?若真这样死了,那我信神不就白信了嘛!这些年尽本分付的代价也要付诸东流了。想想身边的弟兄姊妹没有得这种病的,为什么偏偏就我得这样的病呢?”我越想心里越羡慕他们不用受疾病的困扰,能安安心心地尽本分,预备好善行以后还能蒙神拯救进天国。再看看自己,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尽本分预备善行,要是病情真的恶化了,不是在天国里没份了吗?不知不觉我活在了对神的猜疑、埋怨中,总是身不由己地胡思乱想是不是我太败坏,神不爱我了?我越这样想心里越黑暗、痛苦,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虽然我本分还尽着,但是灵里非常软弱,再也没有以前的动力了。

期间不知道有多少次,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现在我很痛苦、很软弱,总是怀疑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要显明、淘汰我。我知道这种想法不合你心意,但是我真的不明白你的心意是什么,我看不到前方的道路,不知该怎么经历这样的环境。神啊!愿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神话语带领我明白神美意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乐;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质财富;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安然地度过此生,求得来世别来无恙;多少人信我是为了躲避地狱之苦,获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暂时的安逸,并不求来世得着什么。当我将忿怒赐给人的时候,将人原有的喜乐、平安夺走时,人就都疑惑了;当我将地狱之苦赐给人而将天堂之福夺回之时,人就恼羞成怒了;当人让我治病时,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对人感觉厌憎,人就离我远去,寻找污医邪术之道;当我将人向我索取的都夺走之时,人都不见踪影了。所以,我说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处太多。”(摘自《论到“信”,你怎么认识?》)“话说到此,我们发现一个人都从未发现的问题:人与神的关系仅仅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是得福之人与赐福之人的关系。说白了,就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雇工的劳碌只是为了拿到雇主赐给的赏金。这样的利益关系没有亲情,只有交易;没有爱与被爱,只有施舍与怜悯;没有理解,只有无奈的忍气吞声与欺骗;没有亲密无间,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鸿沟。”(摘自《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神审判的话语句句敲打着我的心,在事实面前我看到了自己信神是为了得平安喜乐,更是为了以后能进天国得着永远的福气。我把神看作救命稻草,当成可以赐福给我的对象,当神满足我的欲望,把我的病治好、让我享受神的恩典时,我就热心跑路、花费;当我的病情加重时,我就消极发怨言,担心自己万一死了,这些年就白跑路花费了。想到以往我在学校读书时,选择本分第一,功课第二,是因为我认为读好书以后只能得到暂时的物质享受,但是尽好本分以后就有永远的福分,铁饭碗也比不上得到天国的福分,所以本分绝对不能不尽。可自从体检结果出来后,我得知自己的病情加重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前途后路,担心这个病治不好死了,就进不了神的国了,还怀疑神是不是不要我了,是不是要显明淘汰我,甚至埋怨神恩待别人不恩待我。对照自己的表现,我看到神的话揭示得太对了,信神以来我外表打着尽本分的旗号,其实是为了让神满足自己的得福欲望,用受苦尽本分来换取神的赏赐祝福,换取天国的福气,这不是在跟神搞交易吗?这是在欺骗神、利用神啊!我太自私卑鄙、唯利是图了!神是圣洁公义的,像我这样带着得福存心、对神满了欺骗的人怎能进入神的国度呢?我明白了自己临到病痛,外表看是坏事,但的确有神的美意,神是为了显明、扭转我不对的信神观点,洁净我里面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把我从错误的道路上唤回来,病痛背后隐藏着神对我的爱和拯救。此时,我不再为得病感到伤心难过,而是感谢神对我的显明与拯救。

无论得福还是受祸 敬拜神天经地义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约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对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称颂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万物的大能与权柄,而不是根据自己得福或受祸。他认为无论人从神得福还是受祸,神的大能与权柄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无论人身处何境,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人从神得到赐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祸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与权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祸福都是神大能与权柄的彰显,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这是约伯有生之年经历与认识到的。”(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这颗心在随时随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随时随地地迎接要临到他的一切。约伯个人对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对与顺服从神来的一切安排,这是约伯认为的自己的职责,这也正是神所要的。……因为他不问祸福,因为他知道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人的担心是愚昧无知、没理智的表现,是对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持怀疑态度的表现,也是人不敬畏神的表现。”(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弟兄在看神话

从神的话中我看到,约伯认定神是天地万物的主宰者,人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从神来的,神无论是赏赐还是剥夺,神的身份与地位永远都不会变。作为受造之物,不应对神有任何索取与要求,不管得福还是受祸,信神、敬拜神这是人的责任与本分,是天经地义的。就像孩子孝顺父母,并不是为了从父母那里得好处,而是尽自己的责任与义务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明白这些后,我知道了自己该放下得福存心,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好好追求真理,力所能及地尽上我的本分,不管接下来我的病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都愿顺服神的主宰,只要我有一口气,就要敬拜神,站住见证满足神的心意,做个有良心、有理智的受造之物。

放下得福存心 体尝神恩浩大

随后的日子里,我不再对神心存埋怨、误解,而是正常地祷告、聚会,力所能及地尽点本分。虽然有时对自己的病还有些担忧,但我能有意识地祷告神与神亲近,多读神的话语,我的心不受病的搅扰,和神的关系也正常了。大概一个月后,我到医院复查身体,在去医院的路上,我还是有点儿紧张,但不愿再对神有奢侈要求,不管结果是好是坏,我都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我一直跟神祷告,揣摩神的话,心里感到很亮堂,蹬着自行车也特别轻松。复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居然跟我说:“恭喜你,你上个月检查时体内每一毫升的血液有十七个亿的病毒,现在只有五十六万,传染性很低了,短短一个月就恢复得这么快,真是少见啊!”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对神满了感激,没想到当我放下得福存心,不再怀疑、误解神,而是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时,就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我真实地体会到了神许可这病临到我,不是为了显明淘汰我,而是为了扭转我的错误追求观点,使我明白了信神就应追求真理,追求顺服神、敬拜神,这正是神对我的拯救。今后,我只愿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好好追求真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还报神的爱!

感谢神!一切荣耀归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