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束缚 得着释放

2020年7月9日

中国辽宁 单纯

神的话说:“现在是我拟定每个人结局的时候,不是我开始作人工作的阶段,我将每个人的言语、行为以及每一个人的跟随历程与原有属性或其最终的表现都一一列记在我的记事册上,这样,无论怎样的人都难逃我的手,都会按着我的分布而各从其类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按其所行出来的实质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适。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担当别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别人去遭惩罚,这是绝对的。父母疼爱儿女并不能代表儿女行义,儿女孝顺父母并不能代表父母行义,这就是‘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的真意。没有一个人能因其太爱儿女而将作恶的儿女带入安息之中,也没有一个人因行义能将其妻子(或丈夫)带入安息之中,这是行政中的规定,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例外。行义的总归是行义的,作恶的总归是作恶的;行义的总归是能存活下来的,作恶的总归是灭亡的对象;圣洁的就是圣洁的,并不是污秽的,污秽的就是污秽的,并没有一点圣洁的成分;毁灭的是所有的恶人,存活的是所有的义人,哪怕作恶的人的儿女是行义的,哪怕义人的父母是作恶的。信的丈夫与不信的妻子本无关系,信的儿女与不信的父母并无关系,是不相合的两类,在未进入安息之中有肉体的亲情,但进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体亲情之说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从神的话看到,神末世作的是各从其类的工作,神是根据每个人的所做所行与本性实质来定规人的结局归宿,任何人都改变不了,这是神的公义性情决定的。神要求我们根据神的话、根据真理原则对待人,不能凭情感维护人、偏袒人,就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能例外,不然就是违背真理,会触犯神的性情。

摆脱束缚 得着释放

那是三年前了,有一次聚完会时带领告诉我说:“你爸在弟兄姊妹中间一贯挑拨离间,搅扰教会生活,我们多次交通解剖、提出警告,他也没有丝毫悔改,弟兄姊妹还反映他以往在外地尽本分也有这些表现,我们准备收集他作恶的事实……”听带领这样说,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有这么严重吗?但又想到,跟我爸聚会时也确实发现他搅扰教会生活,不接受真理,聚会时他不交通神的话,总说些跟真理无关的话题,搅得别人静不下心来揣摩神的话,我给他提出来,他根本听不进去,还讲了一堆理由反驳我。事后我把情况反映给了教会带领,带领也给我爸交通真理,帮助扶持了好几次,并指出他这样做的性质和后果,可我爸不接受还一个劲儿讲理、反驳,没有一点悔改。现在弟兄姊妹都这样反映,那他的性质可就严重了。想到以前教会有两个人因不实行真理,一贯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始终不悔改,被定性为恶人开除了。我爸如果真是这样,不也会被开除吗?要是真被教会开除了,那他信神的路就到头了,还有机会蒙拯救吗?我越想越慌乱,心就像被揪起来一样难受。

晚上,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想到弟兄姊妹反映我爸的情况是为了维护教会生活不受搅扰,是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着想,这是合神心意的事,我也知道我爸的一些表现,要不要反映给带领呢?这时,我回想起小时候我爸疼爱我的一幕幕:我跟我哥争吵,不管我做错做对,我爸每次都护着我;天冷了学校里没有被子,我爸骑车跑两百多里路给我送棉被;我妈经常外出,多数时候都是我爸做饭照顾我……想着想着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心想:“我爸把我养这么大,我要是揭露他,他知道了会不会说我没良心,对他无情无义啊?以后和他一起生活,我该怎么面对他呢?”我勉强写了几条我爸的表现,就再也写不下去了,心想,“若把知道的都写出来,万一他真被开除了怎么办?算了,还是不写了。”我想蒙头大睡逃避现实,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感到有些不安,受责备,“我爸最近表现确实不好,以前的表现我也知道一些,要是不说,这不是有意隐瞒事实吗?”我心里很矛盾,只好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知道我爸作恶的一些表现,也知道得维护教会工作,把他的情况如实反映出来,可我担心我爸会被开除,就不想反映。神啊!愿你带领我能实行真理做诚实人,维护教会工作。”祷告完我心里平静了一些,之后我看到神的话:“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问一问自己,你是贴着神的负担的人吗?为神你能实行公义吗?你能站起来为我说话吗?你能坚信不移地实行真理吗?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为争战吗?为我的真理你能不凭情感揭露撒但吗?你能让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满足吗?关键时刻你心摆上了吗?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吗?多多问问自己,多多揣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人都是活在‘情’之中的,所以神并不避开任何一个人而将全人类中所有的人心中隐藏的秘密给人揭穿,为什么难以脱去情感呢?难道是高过良心标准了吗?良心能成就神的旨意吗?情感能帮助人渡过难关吗?在神的眼中,情感是神的仇敌,难道神的话没明说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二十八篇》)面对神的句句问话,我哑口无言,我明知我爸不追求真理,搅扰弟兄姊妹聚会吃喝神的话,谁给交通也不听,还对人有成见,背后论断、挑拨离间,可我受情感辖制,不顾弟兄姊妹生命进入是否受搅扰,就不想把真实情况反映给带领,包庇、袒护他,我这也不是实行真理体贴神心意啊。想到之前教会开除的两个恶人,看到他们不实行真理,打岔搅扰教会生活,我满了气愤,还义正词严地揭露他们,可怎么写到我爸的表现时,我就不能如实反映呢?这才看到我不是诚实人,没有正义感,关键时刻不实行真理,不维护教会工作,而是凭情感袒护我爸,包庇他的恶行,明目张胆地违背真理原则,这不是站在撒但一边与神为敌吗?想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悔改,不愿再凭情感做事,愿如实反映我爸的情况。

祷告后,我重新回想我爸作恶的表现,并一条条列了出来:我爸在做福音执事期间,对配搭的张弟兄有成见,就在弟兄姊妹面前论断、排斥张弟兄,张弟兄受打压,情形特别消极,带领修理对付我爸,他还讲理不服;弟兄姊妹指出他的问题,他丝毫不接受,总看别人的不是,抓别人的把柄,还常说“我信神多年,啥我不明白?”;看到我积极尽本分,他就教唆我追求世界、钱财,经常说些消极话打击我尽本分的积极性;我爸出了车祸,林弟兄来看望他,给他交通得反省自己学功课,他不接受,还歪曲事实,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说林弟兄是来看他笑话的,导致一些弟兄姊妹对林弟兄产生成见……想到我爸的这些表现,我有点吃惊,也很气愤,心想这还是我爸吗?这不就是恶人吗?以前还总认为他信神后一直传福音尽本分,能受苦付代价,就被他的外表蒙蔽,认为他是真心信神的人,对他的行为从来就不去分辨,我真是太愚昧瞎眼了!这时,我才对自己一直活在情感中袒护、包庇他感到自责。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那些在教会中释放毒言恶语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谣言、挑拨离间、拉帮结伙的人,本应都开除出教会,但因着作工时代的不同将这些人限制起来,因为这些人定规就是被淘汰的对象。被撒但败坏的人都有败坏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败坏性情,另一部分人则不是这样,他们不仅有撒但败坏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恶毒到极处,这类人所做的、所说的不仅限于流露撒但的败坏性情,他们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们所做的都是打岔搅扰神的工作,他们做的都是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对这些撒但的差役应采取毫不客气的态度,采取弃绝的态度,这才是站在神的一边,若不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是与撒但同流合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读了神的话,再对照我爸的表现,他这不是一般的败坏性情流露,而是本性恶毒。虽然他外表有点热心,尽本分也能受苦付代价,遭受中共的迫害仍然传福音,但他不接受真理,还仇恨真理,从他的所做所行看到他本性诡诈恶毒,实质就是恶人,是属撒但的,应该开除出教会。我虽然是他的女儿,但我信神就应该实行神的话,站在神一边揭露、弃绝撒但。想到我所负责的小组有些弟兄姊妹对我爸还没有分辨,我得给他们交通,揭露我爸的恶行,不让他们再受迷惑。可我又有顾虑:有的弟兄姊妹是我爸传进来的,和我爸关系比较好,我如果揭露我爸,他们会不会说我没良心、无情无义?要是我爸被开除失去蒙神拯救的机会了,他心里该有多痛苦啊……想到这些,我心里难受起来,就不想去交通了。晚上,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又想到如果我不去揭露我爸的恶行,弟兄姊妹要是受迷惑站在我爸一边,这就是在他的恶上有份了,眼看着弟兄姊妹受迷惑却不交通,这不是坑人吗?想到这儿,我心里有些受责备,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有很多顾虑,愿你加给我信心力量,带领引导我能够实行真理,揭露恶人。”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神话里要求人对待人是什么原则?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就是神所喜爱的真追求真理的人、能遵行神旨意的人是你所要爱的,不能遵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神所厌憎的我们就应该厌憎,就应该弃绝,这是神话的要求。如果你的父母不信神,那他就是恨神的,他是恨神的,神当然也厌憎他,那如果让你厌憎他,你能不能厌憎呢?他能抵挡神,他能骂神,那他肯定是神所恨恶的,是神所咒诅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的父母不拦阻你信神,或者拦阻你信神,你会怎么对待他?恩典时代主耶稣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在恩典时代就有这话,现在神说的话就更贴切了,‘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直截了当,但是人往往领会不到神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如果一个人是神所咒诅的,人看他外表也挺好,或者他是你的父母,是你的亲人,你对他就恨不起来,甚至与他来往还挺密切,关系也挺近,当听到神这话你就难受,你就下不了这狠心,而且也不能离弃他,因为这里面有个传统观念在束缚着你,你认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就会遭天谴,天打五雷轰,甚至遭到社会的唾弃、舆论的谴责,而且更现实的就是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你这个良心的作用就是从小父母教育或者社会文化熏陶、传染给你种下这么一个根,种下一种思想,让你没法去实行神的话,没法爱神所爱、恨神所恨。但是你心里还知道你应该恨他们,应该弃绝他们,因为你的生命是从神来的,不是父母给的,人应当敬拜的是神,人应当归给神,你嘴上是这么说的,也有这个思想,但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就是实行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知不知道?就是这些东西已经把你深深地、紧紧地捆绑住了,撒但用这些东西捆绑着你的思想、你的心思、你的心灵,让你没法去接受神的话,你已经被这些东西占满了,神的话装不进来,而且你如果去实行神的话,那些东西在你里面就要生效,就使你抵触神的话、神的要求,使你挣脱不开这个绳索,挣脱不开这些捆绑,没办法,自己无力挣扎之后一段时间就妥协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要求我们对待人的原则是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喜爱真理的、能遵行神旨意的人是我们该凭爱心对待的,仇恨真理、抵挡神的恶人是我们该恨恶的,这样实行才合神心意。可在我爸的事上我总受情感辖制,一直包庇、袒护他,不能爱神所爱,恨神所恨,根源就是因为撒但的传统观念“是亲三分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束缚着我,使我善恶不分,认为揭露我爸的恶行是大逆不道,是没良心,害怕受到舆论的谴责。为了维护肉体亲情,我不能坚持真理,揭露恶人,置神家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于不顾,我这才是真正的不讲良心,没有人性啊。看到就是这些传统观念在拦阻我实行真理,让我身不由己地站在撒但一边抵挡神。其实,神从来就没有说过让我们对魔鬼、对恶人讲良心,也没有说过弃绝属撒但的亲人是大逆不道。想到律法时代的约伯,他不信神的儿女死在了灾祸中,约伯并没有凭情感为儿女说话、埋怨神,反而称颂神的名。还有恩典时代的彼得,他的父母逼迫、拦阻他信神,他就背叛父母脱离了家庭,撇下一切跟随神,得到神的称许。揣摩着约伯、彼得的经历,我对神要求的“爱神所爱,恨神所恨”这话明白点了。

接着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说:“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口头信却无真理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人吗?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我恨恶的反对的而你却与其相合,仍然对其讲爱,或讲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吗?你不是故意抵挡吗?这样的人到底有无真理呢?对仇敌讲良心,跟魔鬼还讲爱心,跟撒但还讲怜悯,这不都是故意打岔神工作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看了神的话,我感到很扎心,很受责备。我明知道我爸仇恨真理,一贯打岔搅扰教会生活,本性实质就是恶人,是属魔鬼撒但的,我还对他一个劲儿讲良心、讲爱心,甚至袒护、包庇他,我这不就是神所揭示的“对撒但施好心”“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不是公然与神为敌,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吗?神家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属撒但的邪恶势力,包括所有的恶人、敌基督在神家都站不住脚,都得被神显明淘汰,清理出教会,这是神的公义性情决定的。可我总想包庇、袒护恶人,企图把恶人留在教会里,这不是纵容恶人打岔搅扰教会生活,不是助纣为虐与神作对吗?这样下去只能跟恶人一样遭到神的惩罚。认识到这些,我心里有些害怕,看到神的公义性情不容触犯,凭情感袒护恶人太危险了!我不能再随从情感说话做事了,他虽然是我爸,但我得实行真理,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维护神家利益。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愿你加给我信心力量,带领引导我能够实行真理,揭露恶人。”

随后我去小组聚会,把我爸的表现和作恶事实都揭露了出来,之前受他迷惑的弟兄姊妹也对他恶人的实质有了分辨。后来,教会下发了开除我爸的通告,我回家给他读通告,揭露他的恶行,他不屑一顾地说:“我早就知道会被开除,信神这些年我就是为了得福,不然我早就不信了。”看他到最后都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我心里很清楚,这就是恶人的本性完全显明了。我爸被开除后,教会没有了恶人搅扰,弟兄姊妹聚会都能正常读神的话、交通真理,能正常尽本分,教会工作开始有了果效。我看到神家是真理掌权、公义掌权,按神话真理实行就有神的带领、祝福。在我爸的事上,我能逐渐摆脱情感的辖制,最终能实行出点真理维护神家工作,这都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

上一篇: 神的保守
下一篇: 打开“情结”
如今灾难频发,主来的迹象已出现,你想知道迎接主再来的路途吗?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信仰≠真正的信神(上)

神的话说:“在神心里有一部分人的信从来没有被认可,就是说,神不承认这部分人是神的跟随者,因为神不称许他的信。……他们只把信神作为一种业余的爱好,只把神当作一种精神寄托,所以他们不屑了解神的性情、神的实质。可以说,真正的神的一切都与他们毫不相干,他们不想关心,懒得搭理。因为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强烈的声音总在告诉他们:神看不见摸不着,神是不存在的。他们认为了解这样一位神那是在白搭功夫,是在玩弄自己,只在口头上承认不作任何的表态,也不付出任何实际的行动,那才是真聪明。神是怎么看待这部分人的?神把他们看为外邦人。”

基督徒分享公平待人的见证

若不是神摆设环境显明我,我根本认识不到自己人性的缺乏,离神的要求标准差太远,是神的审判刑罚使我对自己的败坏、缺少有了一些认识,从神的话中也有了实行进入的路,这都是神作工达到的果效。虽然现在我身上还有很多败坏性情没有解决,但我相信,只要我能凭神的话活着,慢慢就能脱离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满足神。

狂心在跌倒之前

她曾是一名教会带领,做了几年带领,积累了不少作工经验,就以此为资本,越来越狂妄自大,做事常常独断专行,还站地位责备、教训弟兄姊妹,完全活在败坏性情里,导致失去圣灵作工,作教会工作时处处碰壁,工作不断出现偏差,最后临到弟兄姊妹的揭露,被撤换带领本分……

神的保守

主人公因具备一些素质,尽本分有些果效,便开始欣赏自己,越来越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做事凭己意,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打岔搅扰。经历了两次刻骨铭心的修理对付,在神话语的揭示、审判中,她对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了一些认识,体尝到了神的公义性情不容触犯,对神产生了一些敬畏之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