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敢写检举信了

2021年11月18日

中国江苏 刘艺

三年前,我因着尽本分不负责任,把一个不够开除条件的姊妹给开除了,造成了冤假错案,被撤换了带领的本分。教会安排我灵修反省,我知道这是神的公义性情临到了,愿意好好地反省认识自己,能真实悔改。当时,教会带领李静安排我跟王姊妹住在一起,李静有时候会来找王姊妹问一些本分上的事情,还在王姊妹面前谈论弟兄姊妹的一些短处,说她是怎么修理对付弟兄姊妹的。刚开始我也没太在意,后来我听她经常这样谈,心想:“你这不是背后论断人、显露自己吗?弟兄姊妹有问题,不交通真理解决,光对付能达到果效吗?”我就想给李静提提这方面问题,可是转念一想,“我现在是被撤换灵修反省的,要是给她提出来她不接受,说我撤换反省还不老实,到时上层带领来了解我的情形,她要是说我没有变化,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尽上本分啊?算了,还是不提了。”可是过后,我心里又不踏实,我看到李静的问题却不给她提出来,这也没有爱心哪。后来,我看到李静又在贬低论断弟兄姊妹,显露自己,我就给她提了这方面问题。她表面上也接受,但是过后还是那样,说了几次都不改。我心想:“她外表上是认识得挺好,但是过后总不变化,这也不是接受真理啊。要不再找她,把她不接受真理的表现交通、解剖一下,这对她也是一个帮助。”可一想,“我已经给她提过几次了,再提,她要是不接受再定我的罪,把我开除了可怎么办?那我还有蒙拯救的机会吗?算了,我还是老实些吧。”

后来,李静安排我接待王姊妹和夏姊妹。一天上午,我听到李静在对付她们俩,说她们清理教会的工作作得太慢了,要是工作果效上不来,会直接影响带领对她的看法,要求她们在五天内把该清理的人都清理出去。两个姊妹说:“这开除人可是大事啊,各方面的情况都得核实了解清楚,五天根本不行,要是太草率容易造成冤假错案,可不能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就急功近利啊!”可是李静不接受,还是一个劲儿地催进度。李静看到教会清理的人不多,就想把杨姊妹给定为恶人开除。杨姊妹只是性情狂妄,在做福音执事的时候,不会交通真理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爱教训人,让人受辖制,但是她的实质不是恶人,够不上开除的条件。当时两个姊妹不同意,说杨姊妹的表现够不上开除,还说杨姊妹这段时间借着反省对自己以往的过犯有些认识了。可李静不但不听,还对付两个姊妹没有负担,说要是不开除杨姊妹就是包庇恶人,是在拦阻清理工作。我听完李静的话,心想:“教会清理工作是很重要,但也得按原则实行啊。不能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把不符合开除条件的人随意地定罪开除,这是作恶呀!”我就想给李静提一提这个问题,可一想到我现在只是个尽接待本分的,人微言轻,我就是给她提了她也不一定接受,我还是别参与这些事了。想到这儿,我就没吱声。到了下午,我听到李静让两个姊妹立计划,在多长时间内把杨姊妹的材料给整理好,备案开除。两个姊妹再次强调说杨姊妹的表现够不上开除,让李静再寻求一下。李静根本就听不进去,又一次定罪两个姊妹是在拦阻清理工作,充当恶人的保护伞。说完,李静就气冲冲地走了。我想起自己以往不按原则尽本分,在开除资料上没有细节核实,造成了冤假错案。当我去给被开除的姊妹道歉时,听到姊妹说,被开除后她不能聚会,没有神的话看,没有本分尽,活在了痛苦煎熬中,我感到特别地懊悔、自责。我给被开除的姊妹带来的伤害和生命上的亏损是无法弥补的,这件事也成了我信神生涯中一个抹不去的污点。今天根据原则衡量杨姊妹的表现够不上开除,李静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执意开除杨姊妹,这是在作恶呀!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两个姊妹给李静交通时,她不接受还随意定罪人,这不是站地位打压人、辖制人吗?我得维护神家利益找李静交通啊。可是想到,我之前给李静提建议她就不接受,要是再提,她再定罪我是在拦阻打岔清理工作怎么办呢?原本我就是因着过犯被撤换的,现在还在反省期间,一旦被定性为打岔拦阻清理工作,再被开除了,那我信神的生涯不就画句号了吗?想到这些,我就有些犹豫。

之后,我就来到神的面前祷告寻求,看到神的话说:“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问一问自己,你是贴着神的负担的人吗?为神你能实行公义吗?你能站起来为我说话吗?你能坚信不移地实行真理吗?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为争战吗?为我的真理你能不凭情感揭露撒但吗?你能让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满足吗?关键时刻你心摆上了吗?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审判的话语让我感觉蒙羞惭愧、无地自容。被撤换后,我口口声声地说要好好反省悔改,可是我悔改的表现在哪儿呢?我明知道李静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在清理工作上违背原则,已经危害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和神家工作了。但我怕跟她交通她不接受,再定罪我是在拦阻打岔清理工作,把我开除了。为了保全自己,我看见问题也不敢说,没有一点正义感。想想李静要是真的把杨姊妹给开除了,不仅会给杨姊妹带来伤害,也会给她自己留下恶行。我不能再做老好人,眼看着李静走我失败的道路,我得指出她的问题,让她意识到这样做事的严重后果。过后,我就约了李静见面,结合自己不按原则开除人,造成冤假错案的经历给她交通。可李静不接受,说我偏听偏信,还说我是被撤换反省的,尽好接待本分就行了,别参与清开工作。当时,我心里有些难受,心想:“是不是我管得太多了?要是再给她提,她会不会更加反感我?万一得罪她了,她会不会给我小鞋穿呢?可李静的这些表现太严重了,要是不提点帮助,继续这么下去实在是太危险了!”想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求神带领我去经历这个环境。

过了两天,李静来到我们住的家,把我叫到一边,说王姊妹凭情感做事,拦阻清理工作,准备撤换她的本分,问我对这事是怎么看的。我说:“王姊妹对本分挺有负担的,在处理杨姊妹的事上也是按照原则办事,没看到她拦阻清理工作。”李静却坚持说杨姊妹属于恶人,就该开除,还说教会清理工作没有果效,都是因为王姊妹包庇杨姊妹造成的。我听了这话有些吃惊,王姊妹不同意开除杨姊妹是在按原则办事,怎么能随意撤换她的本分呢?我急忙说:“咱可不能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就随意地开除人、撤换人,不把弟兄姊妹的生命当回事啊!我以往不按原则尽本分已经留下了过犯,你可别沿着我失败的路走啊,得严格地按照工作安排尽本分。”李静听完,气呼呼地说:“反正我已经决定撤换王姊妹了,你说什么也没用了。”听了她的话,我既生气又无奈,心想:我惹不起你但躲得起,反正我给你提过了,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想到这儿,我就没再吱声。

最后,李静还是撤换了王姊妹的本分,还把我安排到另一个地方尽接待本分,她说我之前尽过带领本分,知道的事情多,共产党抓捕迫害严重,为了我的安全,就不要再跟弟兄姊妹接触了,不管是谁转给我的信件,还是我要转出去的信件,都得经过她的代转。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说了句“我还有事”就急匆匆地骑车走了。我站在门口,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我心想“你这不是画地为牢,把我控制起来了吗?”我越想越觉得压抑。回想李静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我给她提建议她不接受,还威胁我,说尽好接待本分就行了,不要管得太宽,她害怕自己的恶行被暴露,就把我放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打着保护我的旗号不让我跟别的弟兄姊妹接触,这实在是太阴险诡诈了!她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对不听她话的人都实行打压、定罪,凭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法则做事,这不就是敌基督所为吗?我不能再委曲求全,我得检举李静,把她的这些表现都揭露出来。可我转念一想,“我写的信件都得经过她的手,要是被她知道我写信检举她,会不会变本加厉地打压我呀?要是再给我定个什么罪名把我开除了,那我蒙拯救的机会不就被彻底断送了吗?”想到这些,我又有些退缩了,心里特别地受煎熬。那几天,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跟李静接触的一幕幕,尽本分也没有心思了。一天晚上,我还是决定写信检举李静,可写着写着又想到:“我要是检举她,弟兄姊妹会不会说我撤换反省还不老实啊?王姊妹被撤换了本分,也没有听说她检举李静,现在我却要写信检举她,这是不是太逞能了呀?我前段时间给李静提建议,现在又写信检举她,要是被她知道了,会不会说我是抓住她的问题不放呢?”想到这些,我又把写的检举信给删除了。删除后,我心里很受责备。李静现在能这样打压我,要是不检举她,不知她以后会打压谁呢?就这样,整个晚上我坐立不安,睡不着觉,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明知道李静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处处违背原则另搞一套,还不接受真理,已经显明是没有圣灵作工的假带领,我想检举她,又怕她知道后打压我。神啊,我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中该怎么经历,愿你带领我能实行真理。”

后来,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要从积极方面进入,主动不能被动,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动,不能被任何人的话左右,要有一个稳定的性情,无论谁说什么,你知道是真理就该立即实行。不看任何人,总有我话在里面运行,能站住我的见证,贴着我的负担去行。随帮唱柳没主意糊涂不行,不出于我的敢站起来拒绝才行。你明明知道不对,也不作声,你还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知道不对,把话题扭转过来,又被撒但把路拦住,有其言无其效,不能坚持始终,你心里还有‘怕’字,还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二篇》)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喜欢的是能维护神家工作的人,他们看到有违背原则、损害教会利益的事出现时,能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相反,神厌憎那些随帮唱柳、自私卑鄙只保全自己的人,他们眼看着教会工作受亏损却无动于衷、漠不关心。反省我这段时间的表现,我看到李静在背后随意论断弟兄姊妹,显露自己,我明明知道她这么做不合适,但是我怕说多了会得罪她,为了保全自己,就只是轻描淡写地给她点点。李静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坚持把不符合开除条件的杨姊妹当作恶人开除,还定罪王姊妹和夏姊妹是拦阻清理工作,又要撤换王姊妹的本分,我明知道她做的这些事是违背原则,是在作恶抵挡神,但是我怕直接揭露她做事的实质,她会给我小鞋穿,再给我定个打岔拦阻教会清理工作的罪名把我开除了,所以我就只是简单地劝勉,任由她明目张胆地作恶。现在李静担心我检举她,又把我隔离起来,不让我接触弟兄姊妹,我心里清楚她这是在掩盖自己的恶行,我本应该站起来揭发检举她,可是我害怕得罪她,连写检举信的勇气都没有。看到自己不就是一个苟且偷生、不敢实行真理的懦夫吗?我丝毫不考虑教会工作,也不在乎弟兄姊妹的生命是否受亏损,没有一点正义感,真的是太自私卑鄙了。

后来,我又看到了两段神的话。全能神说:“一个人的人性里该具备的就是良心与理智,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个人不具备良心,也不具备正常人性的理智,那这个人是什么人?笼统地说,是一个没有人性的人,是人性太坏的人。细分析,这个人都有哪些丧失人性的表现让人说他没有人性呢?这类人都有什么特点?都有哪些具体的流露?他做事应付糊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考虑神家利益,也不体贴神的心意,对见证神、对尽本分没有任何负担,也没有任何责任心。……还有些人尽本分看见问题也不说,看见有人打岔搅扰也不拦阻,丝毫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也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本分、职责所在,就只为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利益与自己的荣誉说话,做事,出头,下功夫,卖力气。(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人没有经历神作工得着真理以前,是撒但的本性在人里面当家做主支配人。这个本性里具体是什么东西呢?比如,你为什么要自私,你为什么要维护自己的地位,你为什么情感那么重,你为什么喜欢那些不义的东西、喜欢那些恶,你喜欢这些东西的根据是什么,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你为什么能喜欢接受这些东西,现在你们已经明白了,主要就是有撒但的毒素在里面。撒但的毒素是什么,完全可以用话表达出来。比如,你若问‘人该怎么活着?人该为什么活着?’人都会回答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句话就把问题的根源说出来了。撒但的逻辑已成为人的生命了,人无论为什么其实都是为自己,所以,人活着就得为自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是人的生命哲学,也代表人的本性。这句撒但的话正是撒但的毒素,作到人里面成为人的本性了,撒但的本性就用这句话显明出来了,完全代表了。这种毒素成了人的生命,成了人生存的根基,几千年来败坏人类都是受这个毒素支配活到现在。(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从神话的揭示中我认识到,我凭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县官不如现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些撒但毒素活着,变得特别地自私诡诈,处处只考虑自己的利益,看到教会有假带领作恶、损害教会利益也不敢说句话,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良心、理智,活得没有一点人样。回想在李静开除杨姊妹的事上,我明知道杨姊妹不够开除条件,也知道她要是真被开除了,不但心灵受痛苦,也会给她的生命进入带来极大的亏损,但是我为了自己的利益,看到李静随意开除人也不拦阻,宁愿断送杨姊妹蒙拯救的机会也要保全自己。在我眼中,一个人的灵魂都比不上自己的利益,我真的是太恶毒、太没有人性了。在李静随意撤换王姊妹的事上,我也是自私卑鄙、保全自己,我担心得罪了李静会失去本分,没了结局归宿,就不敢坚持原则制止李静的恶行,导致王姊妹失去了尽本分的机会。虽然这些事不是我亲手做的,但是我看到李静作恶却无动于衷,任由李静搅扰、破坏神家工作,打压、整治弟兄姊妹,我这不就是站在撒但一边吗?我这是助纣为虐,胳膊肘往外拐,成了撒但的帮凶。想到这些,我心里就特别地恨自己。神的性情公义,不容人触犯,神厌烦那些苟且偷生只保全自己不实行真理的人,我如果始终不敢站起来揭露李静的恶行,任由她在教会搅扰、作恶,就是在包庇她的恶行,最终只会被神厌憎、恨恶。认识到这事的严重性,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实在是太自私,太没有人性了,我愿意悔改,放下个人利益,维护神家利益,愿你带领我实行真理。”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在教会中站住我的见证,坚持真理,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要黑白混淆。对撒但就是要争战,就是要彻底打败它,使它不得翻身。对我的见证要豁出一切来维护,这是你们做事的宗旨,不要忘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一篇》)神的话使我有了实行的路途,看到不合原则的事就应该放下个人利益,坚持真理原则维护神家利益,这是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职责,也是一个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则。我不能再考虑自己的前途命运,苟且偷生、保全自己,我应该实行真理维护神家利益,起来揭露检举李静的恶行。

后来,我也反省自己,为什么我总担心检举李静会失去前途命运呢?我认识到我里面有错谬的观点,我觉得我是被撤换反省的,要是给带领提意见,就会让人觉得我都撤换反省了还不老实。尽了接待本分后,我觉得自己没有身份地位,人微言轻,所以即使看到李静随意地开除人、撤换人,我也不敢提。我觉得李静是带领,要是得罪她了,她再给我小鞋穿,我就尽不上本分了,万一再把我开除了,那我就彻底失去蒙拯救的机会了。我错误地认为,我的命运掌握在李静的手中,我能不能尽上本分、能不能蒙拯救都是李静说了算,不相信神家是真理掌权、神掌权,这种观点里面就带着对神的误解、亵渎。我的命运在神的手中,不是哪个人说了算,更不是带领能决定的。想想神家以往开除、撤换的那些假带领、敌基督,他们虽然专横跋扈,在教会里作恶搅扰,有的甚至还把教会控制在自己手中,搞独立王国,但是神家是真理掌权、圣灵掌权,任何一个作恶的人在神家都是站不住脚的,最终都得被神显明淘汰。即使有一天我因着揭露检举假带领被打压、整治了,甚至被开除出教会了,那也是一时的,也是为维护正面事物、实行真理受到迫害,并不代表我就真的没有结局归宿了,神鉴察一切,也显明一切,假带领、敌基督早晚有一天都会被神显明淘汰的。另外,我作为神家中的一员,不管我尽什么本分,有没有过犯,我是不是被撤换的,看到教会中有假带领、敌基督作恶搅扰教会工作、打压神选民,我都应该站起来揭露检举,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看到我之前的看事观点实在是太谬妄了。明白了神的心意和要求后,我有了实行真理的动力。

正当我揣摩怎么写检举信时,我碰到了夏姊妹,她哭着跟我说,她看到李静不按照原则作清理工作,给李静提建议,李静不接受,还撤换了她的本分。听着夏姊妹的哭诉,更让我看到教会中有假带领、敌基督掌权不仅给弟兄姊妹带来伤害,对神家工作更是打岔搅扰,要是不尽快地揭露检举,只会使神家工作受到更大的亏损。我决定当晚就写信揭露检举李静的恶行,委托其他弟兄姊妹转交给上层带领。没想到,我回到家后就收到了带领的来信,约我见面聚会,我知道这都是神在给我开辟出路。见面时,我把李静的这些恶行全部反映给了她们。姊妹说,她们最近也收到了几封检举李静的信,会尽快地核实、了解,根据原则处理。听姊妹这样说,我为自己终于能实行一点真理感到高兴,压抑的心也终于释放了。

几天后,我收到了带领的来信,经核实、了解,李静被定性为严重走敌基督道路的假带领,撤换了本分,她要是不悔改,就按着敌基督处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实地感受到教会是基督掌权、是真理掌权,不是哪一个人能说了算的,任何一个作恶的人在神家都站立不住,最终都难逃神公义的审判。同时我也明白了,只有做一个能实行真理、维护神家利益的人才合神心意。感谢神!

上一篇: 我不再独断专行了
下一篇: 情感太重的后果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在生活中认识神的权柄主宰

他是个菜农,一次,家里种的西红柿临到了虫灾,他凭着几十年的经验尝试了许多办法,都无济于事。借着祷告寻求,他从神的话中认识到万事万物都在神的主宰之中,当他顺服下来经历这个环境时,地里忽然出现许多蜘蛛,短短几天就把西红柿上的虫子全部吃掉了,他实际地看到神的权柄,对神的信心也增加了。几个月后,他种植苋菜长满了吊丝虫,他将怎样经历这个环境,经历过后对神的权柄主宰又有了哪些真实的认识?请看本片《在生活中认识神的权柄主宰》。

“背叛神”的实际所指

神的心意是让人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可我在尽本分中只注重多作工,追求在教会能有高的地位;神要求人能忠心尽本分,在临到难处时能体贴神的心意,背叛肉体实行真理,可我在尽本分中总是图省心省力,应付糊弄欺骗神,面对难处只知体贴肉体,喊苦喊难,消极怠工,甚至还想以撂挑子来解脱。

我不配见到基督

神的话说:“你们总想见到基督,我劝你们还是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基督人人都可以见,但我说所有的人都不配见到基督。因为人的本性充满了恶、充满了狂妄、充满了悖逆,见到基督的时候你的本性会将你断送的,你的本性会将你判死刑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一次交通使我找到了与人相处的秘诀

与人相处的原则,就是不能根据自己的肉体喜好来选择跟谁配搭,而是得选对自己生命长进有益处的人,要顺服神的主宰和安排,因为神最了解我们的缺少和需要,神给安排的人事物肯定是最有益于我们生命长大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