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劳苦作工真的就能进天国吗

9

河南省 李云

人劳苦作工能蒙神称许吗

一日,在同工会上,陈忠和几个同工围坐在一起探讨有关“劳苦作工能否进天国”的问题。

陈忠说道:“这些年来,我不论是酷暑三伏还是寒冬腊月,都各处传道、牧养教会,甚至舍弃了家庭、婚姻,我坚信这样劳苦作工、撇弃花费,到主来时就能被提进天国了。可每当看到主耶稣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2-23)我就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牧师常常讲只要为主撇弃花费、劳苦作工就能被提进天国,保罗也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摩太后书4:7-8)我们撇下一切劳苦作工、跑路花费应该是合主心意的,可主耶稣为什么说那些奉主名传道、作工的人是作恶的人呢?那像我这样撇下一切劳苦作工、跑路花费到底还能不能进天国呢?我思来想去还是不明白,今天想和大家一起聊聊,看看你们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李同工听后,一脸不屑地说:“陈同工,我觉得你是多虑了,保罗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我相信,只要我们按着保罗说的话去做,劳苦作工、撇弃花费,到主再来时肯定能被提进天国,这没有什么可疑义的!”

两个人在山上走着

听了李同工的话,王同工皱了皱眉头,说:“保罗是这样说的,我们这些年也是根据保罗的话传福音、牧养教会,受苦花费,我们认为这样实行就能被提进天国,但我们这样追求到底能不能蒙主称许呢?刚才陈同工也说到了这方面的困惑,咱们看看主耶稣是怎么说的,主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这些奉主的名传道、作工的人,肯定都没少受苦付代价,但主耶稣却说他们是作恶的人,这就证明单劳苦作工并不代表就能蒙主称许。李同工,在进天国的事上我们应根据主耶稣的话来衡量才对,而不是根据保罗的话衡量,因为主耶稣才是天国的王。”

几名同工也都赞同地点点头,李同工略显不服,但又无可辩驳,只好把脸扭到了一边。

郑同工说:“是呀,在进天国的事上主的话才是标准,我们得根据主耶稣的话来衡量啊!其实,陈弟兄提的这个问题,也困惑我很长时间了。神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得前书1:16)圣经上还说‘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希伯来书12:14)主是圣洁的,我们若不能被洁净就不能见主面。我们虽然撇下一切、跑路花费,为主作工多年,也受了许多苦、付了许多代价,可我们到现在还能常常犯罪,就连不说谎都做不到;有时看到弟兄姊妹所做所行不合己意,还会嫌弃、反感,不能包容忍耐;临到不合观念的事,还能悖逆、抵挡主;尤其临到天灾人祸,还能对神产生误解、埋怨;甚至还能贪恋世界,追随世界邪恶潮流;等等。就我们这样还能常常犯罪抵挡主的人,到主再来时能被提进天国吗?”

听到这里,陈忠眼前一亮,心想:“是啊,我们虽能跑路花费、劳苦作工,但的确还能常常犯罪抵挡主,主是圣洁的,怎么可能把犯罪抵挡他的人带进天国呢?”

李同工正在扇蒲扇,听郑同工这么一说,他沉思片刻,不服地说道:“我和你们的看法不一样,圣经上不是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马书8:1)我们虽然还能犯罪,但我们因信主耶稣已经不被定罪了,主已经赦免了我们的罪,我们进天国根本不用受活在罪中的辖制!”

郝爱光反驳道:“李同工,你认为还能犯罪抵挡神的人也能进天国,这不是赖恩得救吗?你这个观点我不赞同!主赦免了我们的罪,使我们能来到主面前享受主的恩典,这是事实,但主从来没有说罪得赦免的人就能进天国,更没有说只要劳苦作工就能进天国。主耶稣明确地告诉我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约翰福音8:34-35)主是圣洁的,天国里的人都是脱离罪恶被洁净的人,像我们这样污秽败坏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被提进天国!”

郑同工紧接着说:“感谢主!郝同工这么交通有亮光呀!记得圣经上说:‘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希伯来书10:26-27)主是怜悯慈爱的,但主也是公义的,凡是明知真道故意犯罪抵挡神的人就被定罪、被淘汰了,作恶多端的还要受惩罚。我们虽劳苦作工,但还常常犯罪认罪,总也实行不出主的话,甚至有的人还能偷吃祭物、犯淫乱,临到逼迫患难还能背叛神、否认神,这样的人怎么能进天国呢?咱想赖恩得救这不好使啊!”

什么样的人才能进天国

天堂,天国

听了弟兄姊妹的交通,陈忠赞同地点点头,说道:“大家今天的交通确实有亮光,我们虽然为主撇下一切跑路花费、劳苦作工,但我们的确还能常常犯罪,没有脱离罪的捆绑,甚至有时还能明知故犯抵挡主,主是圣洁、公义的,像我们这样的人确实没有资格进天国。我觉得主定罪那些奉主的名传道、作工的人是作恶的人,也是这个原因。我想到主耶稣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马太福音7:21)主的话说得很明白,不是所有口称主名的人都能进天国,只有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天国,这才是我们进天国的标准。”

王同工高兴地说:“感谢主!听你这么一交通啊,我也明白点了,看来奉主的名传道、作工的人不一定就是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样是劳苦作工,有的人就得到了主的称许,有的人就被主定罪了,这就看每个人所走的道路了。”

李同工皱着眉头说:“劳苦作工的人不一定是在遵行神的旨意?这怎么可能!我们撇家舍业,献青春、舍婚姻,冬去春来劳苦付出,这不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吗?”

郝爱光温和地说:“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只要撇下一切劳苦作工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可是为什么主耶稣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3)这话呢?从外表看我们作工是不少,但我们劳苦作工如果不能实行主的话、遵行主的道,不是为了爱主、顺服主,这就不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事实上,许多人虽然能劳苦作工,但根本不寻求主的心意,不寻求真理,不注重实行主的话,而是常常凭着己意、个人的喜好做事,不能顺服主的话;有的人劳苦作工就为得到名利地位,丝毫不体贴主的心意,寻求怎么把弟兄姊妹牧养好;有的人劳苦作工就为得到天国的福分,是在与主搞交易;甚至有的人劳苦作工还能常常显露自己、见证自己,把人带到自己面前……这样的劳苦作工就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就如当初的法利赛人,他们虽然走遍洋海陆地传福音,可是他们撇下一切并不是为了爱神、顺服神,不是带领人遵行神的道、敬拜神,而是常常高举自己、见证自己,让人崇拜仰望,把人都带到了自己面前。因法利赛人外表信神事奉神,实质却追求名利地位,因此当主耶稣显现作工时,他们看到很多犹太百姓都跟随了主耶稣,为了保住地位、饭碗,他们不惜联合罗马政府将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最后遭到了神的咒诅。从这些事实中我们就看到,法利赛人劳苦作工带着自己的存心目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这样的劳苦作工不仅没使他们蒙神称许,反而遭到了神的定罪、咒诅!”

陈忠赞同地说:“是啊!法利赛人虽然外表受苦付代价,但他们还能抵挡神、定罪神,还能联合罗马政府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这就足以证明人外表的受苦、付代价并不代表是在遵行天父旨意,更不代表人认识神、顺服神!同样,我们今天劳苦作工,虽然有一些外表的付出花费,但我们还能常常犯罪抵挡神,还不能顺服神、爱神,这就称不上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还哪有资格进天国啊!诶,那怎么实行才是遵行天父的旨意呢?”

怎么做才是遵行天父的旨意

郝爱光点点头接着说:“怎么实行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其实主早就告诉我们了,主耶稣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马太福音22:37-38)从主的话中看到,真正遵行天父旨意,是指人在作工传道的同时没有自己的存心掺杂,不为自己的地位、利益、前途奔波劳碌,而是能尽心尽意地爱主,实行经历主的话,按照主的要求作工,处处高举主、见证主,达到真实地顺服主,这才是遵行天父旨意,这样的人才配进神的国啊!”

郑同工附和说:“对啊,遵行神的旨意不单是外表受苦付代价,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凡事上能实行主的话,遵行主的道,能体贴主的心意,不为自己的利益得失图谋,尽心、尽力地完成主的托付;遇到不合我们观念的事,不随意论断,能寻求主的心意,不管临到什么试炼,能够顺服神,为神站住见证,这样我们才配进神的国。”

听着大家的交通,陈忠微点着头。

郝爱光继续说道:“是啊,就像历代的圣徒,约伯在失去家产、儿女的试炼中,依然敬畏神、远离恶,不以口犯罪,能顺服神的赏赐与剥夺,称颂神的圣名,最后得到了神的祝福;亚伯拉罕在神要求他把自己的独生子献为燔祭的时候,他虽痛苦,但能甘愿顺服神的要求,将以撒献上为祭归还给神,得到了神的称许,最后亚伯拉罕成了神经营计划的领军人物;彼得一生追求爱神,注重实行主的话,忠心牧养主的群羊,他为了爱神能够忍受一切痛苦,最终甘愿倒钉在十字架上,作出了顺服至死、爱神至极的见证,得到了神的称许。”

陈忠认可地回应道:“是啊!他们能够实行神的话,无条件地顺服神,为了爱神、满足神,甘愿舍弃所有,哪怕是自己的性命,这样的人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看来啊,单劳苦作工还不能蒙神称许,关键是我们在作工的同时得遵守神的诫命,实行经历神的话,追求成为爱神、顺服神,成为遵行神旨意的人,这样才能被提进天国啊!感谢主!郝姊妹今天的交通有圣灵的开启光照,使我获益匪浅呀!诶,郝姊妹,你怎么能谈出这么有亮光的话来呢?”

众人也都好奇地看着郝爱光,议论着“是啊,郝姊妹,你怎么明白这么多?”“是啊……”

郝爱光看着大家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以往我和你们一样,也被这些问题困扰着,今天我能交通出这些认识,都是看了一本书之后才明白的。我今天正带着这本书,要不咱们一起看看?”说着,她便从包里掏出一本书《羔羊展开的书卷》……

几位同工高兴地说:“好啊……”

相关内容

劳苦作工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吗
进天国的标准是什么
《宝座流出生命河的水》精彩片段:劳苦作工代表遵行天父旨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