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187

浙江省 王丽

我从小就跟着母亲信主耶稣,在跟随主耶稣的日子里,我常常被主的爱感动,觉得主耶稣是那样的爱我们,为救赎我们钉在十字架上,流尽最后一滴血……那时候,弟兄姊妹在一起也都彼此相爱,互相扶持,可是我们信主却遭到了中共政府的逼迫、压制。中共把基督教、天主教都定为邪教,把家庭教会的聚会定为“非法聚会”,警察常常突袭我们的聚会点,勒令我们必须经政府批准领取相关的执照方可聚会,否则就要被抓去罚款、判刑。有一次,我妈和五六个弟兄姊妹被警察抓去审问了一天,最后警察经调查确认他们都是普通信徒才将他们释放。从那以后,为了避开政府的突袭,我们只好偷偷地聚会,即使这样,我们的信心并没有减弱。1998年下半年,我的一个亲戚给我传主耶稣回来了,就是末世道成肉身全能神,并给我读了许多全能神的话,我听后激动万分,认定了全能神的话就是圣灵向众教会的发声说话,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与主重逢而激动万分、泪流满面。从此,我天天如饥似渴地读神的话,从中明白了许多真理和奥秘,干渴的心灵得到了浇灌与供应。享受着圣灵大作工的快慰,我和丈夫都沉浸在与主相逢的幸福快乐中,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学唱诗歌、跳舞赞美神,还经常聚会交通神的话,灵里新鲜活泼,仿佛看到了国度实现人人欢欣喜悦的美景。不承想,就在我们信心百倍地跟随神走人生正道时,中共政府却对我们展开了残酷的迫害……

2002年10月28日,我和几个姊妹正在聚会,期间,我和一姊妹出门办事,没走多远,就听到身后的姊妹说:“凭什么抓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便衣警察上前一把抓住我说:“跟我去趟派出所!”随即将我押上了警车。警车开到了派出所,一下车,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聚会的六个姊妹都被抓了进来。随后,警察命令我们脱光衣服逐个搜身。他们从我身上搜出两个传呼机后,便认定我是教会带领,把我列为重点审讯对象进行审讯。警察喝问道:“你什么时候信的?谁传给你的?你都见过哪些人?你在教会里是什么职务?”面对警察咄咄逼人的审问,我心里很紧张,不知怎么应对,只好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不背叛神。祷告后,我慢慢镇定下来,并选择了沉默。警察见状,就气急败坏地朝我头部猛打了一拳,立时,我头晕目眩,耳朵“嗡嗡”作响。接着,他们带来一个姊妹让我们相互指认,见我们不听从他们的,警察气得暴跳如雷,命令我脱掉棉鞋,光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又让我背贴墙壁站立,站的姿势稍不正就狠踢我。当时已是深秋,气温骤降,还下着小雨,我冻得全身发抖,上下牙齿不住地“打架”。警察在一旁走来走去,拍着桌子威胁说:“我们早就跟踪你了,今天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来,你不说就冻死你!饿死你!打死你!看你能撑到几时!”听到这话,我有些害怕,便向神呼求:“神啊,我不愿做犹大背叛你,愿你保守我,加给我与撒但争战的勇气和信心,使我能站住见证。”祷告后,我想起神的话说:“他的性情是权柄的象征,是一切正义的象征,是一切美与善的象征,更是一切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与侵害的象征,也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触犯(也是不容触犯)的象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是啊,神有权柄、有能力,他的权柄能力是任何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的,中共爪牙再凶残也在神手中掌握,只要我依靠神与神配合,就一定能胜过去。有了神话语的明确指引,我顿时有了信心与勇气,身体也不觉得有多冷了。站了三个多小时后,警察将我押上警车,带到了看守所。

进看守所的第二天下午,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提审我,他们用我家乡的口音叫我的名字,跟我套近乎,男的自称是公安局宗教科科长,并对我说:“派出所的人已掌握了你的一些信息,其实你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是特地来接你回家的,你到当地把事情说清楚就没事了。”我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听他这么说,心里便存着一丝侥幸:“还是我们当地的人好,说不定审不出什么结果就会放了我。”谁知在押我回老家的途中,警察凶相毕露,逼我交出家里的钥匙。我知道他们是要去我家搜查,想到家里有很多神话语书籍和教会弟兄姊妹的名单,我就迫切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愿你保守家里的神话语书籍不落入撒但的手中……”我拒不交出钥匙,警察就把车开到我家楼下,把我锁在车内,他们直接冲上楼。我坐在车里一个劲儿地祷告神,感觉分分秒秒都是煎熬。过了很长时间,警察下来了,气呼呼地说:“你怎么那么傻?家里一本书都没有,还那么卖力地帮他们做事。”听了这话,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从心里感谢神的保守。事后得知,警察在我家竟没搜到神话语书籍,只是掳走了我的四千多元现金、一部手机以及我和家人的所有照片。刚好那天我妹妹在我家,待警察一走,她就赶紧把我家里的所有神话语书籍和信神资料转给了教会,第二天警察再去搜查时仍是空手而归。

傍晚,警察将我带到本地派出所,就之前的问题反复审问我。见我一直不说话,他们就叫了一个三自教堂的牧师来劝我说:“你们不到三自教堂来信就是假道。”我不搭理她,只是在心中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后来,她越说越离谱,开始大肆毁谤亵渎神,我气愤不已,反驳她说:“牧师,你随意定罪全能神是假的,但圣经启示录上不是明明记载着‘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1:8)吗?你乱定罪,就不怕得罪圣灵吗?主耶稣曾说‘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太12:32),你就不怕吗?”牧师一听无话可说,只好没趣地走了。我在心里感谢神带领我战胜了这一关。警察见这一招不见效,又让我写字,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用心,便默默地祷告神,我意识到这是撒但的诡计,就以不会写字为由拒绝了。后来,我从两个警察的谈话中得知他们让我写字是为了核对我的笔迹,来证实从聚会家搜到的那些笔记本是不是我的,想以此来定我的罪。这让我看到这伙警察都是中共培养的走狗、爪牙,为了迫害信神的人,竟能费尽心机、耍尽手段,实在太阴险狡诈、可恶可恨了!看清了中共这帮走狗逼迫信神之人的丑恶嘴脸后,我暗立心志:决不向撒但屈膝低头!

审讯一直持续到半夜十二点左右,宗教科科长从我身上得不到一点信息,突然像发疯的野兽怒吼道:“妈的,本来老子十一点就下班了,你害得老子在这里陪你到现在,不给你吃点苦头,你就不知天高地厚!”说着就把我的右手拉到桌上用力按住,拿起一根直径约五六厘米的粗棍使劲往我的手腕处打,第一棍打下来,我手腕的大静脉就鼓了起来,带动周围的肌肉也都肿了起来,我疼得大叫,本能地想把手抽回,但被他死死地按住。他边打边吼:“叫你不写!叫你不说!打得你永远写不了!”他足足打了五六分钟才停手。此时,我的手已肿得像馒头,趁他松手我赶紧把手抽回来放在身后,可这恶警又绕到我身后抓住我的手悬空乱打,边打边说:“就是这双手替你们的神做事的吧?我把它打断、打残,看你还怎么去做事,看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还要不要你!”听到这话,我恨透了这帮恶警,他们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只许人做中共的奴隶为中共卖命,就不许人信神敬拜造物的主,现在为了逼我背叛神,竟不惜动用酷刑来折磨我,这真是一伙披着人皮的野兽、恶魔!太邪恶反动了!恶警接连暴打了我三次,我的两只手臂被打成了紫黑色,手腕与手背肿得像要炸开一样疼痛难忍。就在我极度痛苦之时,一首神话语诗歌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所以,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受苦再大也得追求爱神》)神的话感动着我的心:是啊,神为了拯救我们一直日夜操劳,看顾陪伴着我们走到今天,给了我们不尽的爱与怜悯,如今在撒但威逼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之际,神多么期望我能为他作刚强响亮的见证,我怎能让神失望伤心呢?想到这儿,我忍住眼泪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胆怯懦弱,今天中共政府对我这样残酷地迫害摧残不是仇恨我这个人,乃是因着它抵挡神、仇恨神的实质,它如此对待我的目的就是想让我背叛神、弃绝神,永远受它的控制、奴役,我不能向它妥协,我要坚决站在神一边羞辱撒但。我在心里一遍遍地哼唱着这首诗歌,灵里逐渐刚强起来。恶警毒打我之后,整夜不让我合眼,只要见我稍一眯眼就冲我大吼或狠踢我,但在神爱的感动下,我没有向他们屈服。

第二天,宗教科科长又来审问我,见我仍是不说,他拿起棍子朝我的大腿狠抽,几棍子下来,我的整条腿就肿胀了起来,感觉连穿着的裤子都紧绷了。另一恶警在旁边嘲讽道:“你信的神这么好,我们折磨你他怎么不来帮你呢?……”并说了许多毁谤亵渎神的话。我又痛又气,在心里回应道:你们这群魔鬼,神会照着你们的恶行来报应的!现在正是神显明你们、捕捉你们作恶事实的时候。我想到神的话说:“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这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乱踢乱闯!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八》)从神的话中我感受到了神急切的心意与殷切的呼唤,明白了中共是注定被神摧毁的对象,今天我虽然临到中共的残酷迫害,但神的智慧却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神正是借此让我看透中共的恶魔实质,会分辨善与恶,从而产生真实的爱与憎,达到能彻底背叛它、弃绝它,将心归向神,来为神作见证羞辱撒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里面有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产生了誓死忠于神、背叛老撒但的心志。虽然接连遭受酷刑折磨,我浑身无力,双腿疼痛难忍(过后发现双腿乌黑发紫,至今右腿一块肌肉萎缩),但靠着神加给的力量,我仍是什么也没说,最后那科长只好气急败坏地走了。

第三天,恶警对我又是一顿逼问、毒打,直到骂够了、打累了才停下来。后来,一女警过来装作关心地说:“以前有一个信全能神的人被抓进来后什么都不说,结果被判了十年。你什么都不说,对你有什么好处呢?十年的光阴白白耗在这里,等你出去你们的神都不要你了,你后悔都来不及……”她还说了许多诱劝我的话,但我一直默默地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不中撒但的诡计。祷告中,一首诗歌在我脑海里闪现:“我追求神、跟从神是我自己愿意的,现在神要撇弃我,我还要跟着神,不管神要不要我,我还得爱神,到最后非得着神不可。把我的心献给神,不管神怎么作,我一生跟从神。无论如何,非得爱神不可,非得着神不可,不得着神我决不罢休。”(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我心定规要爱神》)是啊,今天我信神、跟随神是我自己愿意的,不管神要不要我,我都要跟从神到底!神的话使我心明眼亮,意识到撒但千方百计地挑拨我与神之间的关系,就是想让我消极,否认神,最后背叛神做犹大。此时,我只有持守对神的信心与忠心才能打败撒但,成为得胜撒但的证据。无论我坐监与否或是结局如何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神怎么安排摆布我的人生,我没有选择,我深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我。虽然因着坐监我将会失去肉体的享受,但我得到的是心灵的无愧,况且为神坐监本来就是我的荣幸,相反,我若是因贪图肉体安逸而背叛神,那将失去人格和尊严,我的良心将永受煎熬。于是,我在心里暗暗立志:即使把牢底坐穿,我也要忠心到底,把最真实的爱献给神,让撒但彻底蒙羞失败!恶警软硬兼施,对我刑讯折磨了三天三夜,但他们从我口里没有得到任何线索,无奈,只好将遍体鳞伤的我关进看守所,并阴毒地说:“让你恢复恢复再审讯!”

五天后,恶警又来提审我,这次他们对我实施了“车轮战”。他们命令我坐在冰冷的铁椅上,将我的右手反铐在上面,胸前用铁棍拦住,两只脚悬空垂着,使我整个身子一动都不能动,没一会儿工夫,我的手脚就麻木了。恶警冲我说:“只要被铐在这把椅子上的人没有一个不老实交代的,你一天不说铐两天,两天不说铐三天!……我对你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把你们的教会带领是谁告诉我就行了。”感谢神加给我力量,我始终持守一个念头:绝不出卖!他们反复审讯我,什么也不给我吃,连水也不给我喝,还不许我上厕所。到了晚上,他们为了不让我睡觉,就将我单手铐在铁椅上,迫令我站在铁椅边接受审问。我又累又饿,全身麻木,根本无法站立,只能往铁椅上靠,可我刚靠近铁椅或稍有睡意,他们就用长竹筷在我眼前乱晃乱打,整夜不让我闭一下眼,就这样两天下来,我虚弱得全身瘫软。我不知他们还要折磨我多久,很怕自己撑不下去背叛神做犹大,便不停地向神呼求:“神啊!我肉体太软弱,身量太小,求你保守我不做犹大。”就在我急切呼求神时,恶警拿出一本神话语书读道:“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我要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任何一个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我心头一亮,这不是神给我指出路了吗?看到神实在对我满了期待与牵挂,为了保守我站立住,竟能在这魔窟中借着恶警的口给我念神的话,并且明确地告诉我神喜欢并祝福那些在患难中对他忠心的人,厌憎、弃绝背叛他的小人,而我面对神的爱与怜悯又怎能辜负神的心呢?恶警读完便问我:“你们的神就是让你这样行的?就是让你啥都不说?”我没回答他,没想到恶警以为我没听到,又读了好几遍,问了我好几次。我看到神太智慧全能了,恶警越读,神话语的字字句句越印在我心里,随之我的信心也更加坚定:无论恶魔怎么逼供,我都坚决不做犹大!

第三天,恶警又故意提着我楼上楼下来回审讯消耗我的体力,我被他们折腾得浑身无力,两腿瘫软,上楼梯时抬腿都非常艰难,但因着神的话加给的信心与力量,我依然不松口。恶警审讯到晚上仍是一无所获,便恐吓我说:“你不说我们照样判你刑,整死你!”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些害怕:他们还会怎么折磨我呢?我已力气耗尽,快撑不下去了……我向神呼求说:“神啊!求你帮助我,我真怕自己撑不住了,求你保守带领我,使我知道该怎么与你配合。”祷告后,我里面有了力量,不再觉得那么痛苦了,就这样,在我最痛苦艰难的时候,借着不断地祷告,神加给了我信心与力量,使我挺了过来。

第四天凌晨,恶警见连续三天审讯毫无结果,就气冲冲地解开我的手铐,将我一把推倒在地,命令我跪在地上不准起来。我便顺势跪在地上向神默祷:“神啊!我知道这几天的刑讯逼供是你保守我胜过来的,面对你的爱与怜悯,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感谢你。神啊!虽然我不知道接下来恶警还会怎样折磨我,但不管怎样我决不背叛你、决不出卖弟兄姊妹,也求你继续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能站立得住。”随着祷告,我心里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是在神爱的看顾之中,不管魔鬼怎么折磨我,神必会带领我胜过去的。过了好一会儿,恶警可能猜到我是在祷告神,便气急败坏地对我大吼大骂,又将一叠报纸卷成筒狠狠地朝我的太阳穴砸过来,我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昏了过去。他们用冷水将我泼醒,我迷迷糊糊中听到恶警威吓道:“若再不交代,就把你打死或打成终身残废!反正打死也没人知道,你那些弟兄姊妹也不敢到这里来。”还听到一恶警说:“算了,这样打会出人命的,这个人已经无可救药,问不出什么了。”听到这话,我不由得松了口气,知道是神担谅我的软弱,再次为我开辟了出路。恶警仍不甘心就这么失败,又把我不信神的妹妹和儿子带来劝我。妹妹看着我被打得发黑的眼角和黑紫肿胀的双手,不但没按恶警的意思劝我,反而流着泪对我说:“姐,我相信你不会做什么坏事,你要坚强。”恶警见状,便转身对我儿子说:“你好好劝劝你妈,让她配合我们的工作,她就可以早点回家照顾你。”儿子看看我,没搭理他们,临走时突然对我说:“妈,你不要担心我,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看到儿子这么懂事、明理,我感动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使劲地点头,流着泪目送他离去。这让我再次体会到神对我的爱与眷顾,神在担谅着我的软弱,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我最牵挂的就是儿子,唯恐我不在身边他不懂得生活,更怕他年纪小,这次来见我会被恶警教唆洗脑而仇恨我信神,没想到他丝毫没受恶警谗言蛊惑,反而还安慰我,看到神真是太奇妙、太全能了!人的心与灵的确都在神的摆布之中。等我妹妹和儿子走后,恶警又恐吓我说:“你再不说,信不信我们再折磨你几天几夜?即使你不说,我们照样可以判你三至五年……”领略了神的许多作为后,我对神充满了信心,便斩钉截铁地说:“大不了我死在你们手里!你们只能折磨我的肉体,但动摇不了我的心,即使我的肉体死了,我的灵魂也在神的手中。”见状,恶警只好结束审讯,把我押回了牢房。看着撒但彻底失败的狼狈相,我心里无比舒畅,真实认识到唯有神是万物的主宰,人的生死都掌握在神的手中,虽然我几天几夜不吃不喝肉体饱受摧残,但神的爱却一直伴随着我,神的话语时时加给我信心与力量,使我顽强地战胜了撒但的“车轮式”逼供。这让我切实体会到了神的生命力太超凡、伟大,神加给人的力量是无穷的,是不受肉体辖制的。

几天后,中共政府强行扣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判了我三年劳教,随后将我押送到了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过着非人的生活,每天从早到晚不停地干活。因着我的手被毒打致残,开始的半年手背肌肉绷得紧紧的,连衣服都没力气洗。每逢阴雨天,手臂就因血脉不通酸痛发胀。即便这样,狱警还逼我每天完成超额的任务量,完不成就要加刑。而且,他们对信神的人严加监管,我们无论吃饭、洗澡、上厕所都有人监视……肉体的病痛、超负荷的工作以及精神的折磨使我苦不堪言,觉得三年的牢狱生活太长了,我再也无法继续呆下去了,好几次都想一死了之。极度痛苦中,我向神祷告:“神啊,你知道我的肉体太软弱,我现在感觉很苦,实在受不了了,甚至想死,求你开启带领我,加给我坚强的意志,使我能有信心继续走下去……”神恩待了我,使我想起了一首神话语诗歌:“神此次道成肉身就是来作这个工作的,来结束他未完成的工作,来结束这个时代,审判这个时代,来将罪恶深重的人拯救出苦海世界而彻底将人变化。神为了人类的工作有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从至高处到了最低处,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狱里与人共度天涯,从来不埋怨人间的寒酸,从来不责备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极大的耻辱作着自己亲自作的工作。……为了整个人类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来在地上,亲自进入‘地狱’‘阴间’,进入虎穴中将人救起……”(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作哪一步工作都是为了人的生命》)揣摩着这些话,我的心被神的爱激励、感化。想想神为了拯救我们这班败坏至深的人类,道成肉身从至高处降卑到最低处,冒着极大的危险来到中国这座鬼城中作工,受尽了屈辱痛苦、逼迫患难,但神一直无怨无悔地为人类默默付出着。神作这么多的工作只为得着一班能体贴他心意、面向正义不屈不挠的人,如今我临到这个环境也是神借此磨炼我的意志,成全我对神的信心与顺服,是为了让我明白进入真理,我受的这点苦与神所受的屈辱痛苦相比哪里值得一提呢?若我连眼前这点牢狱之苦都受不了,岂不太辜负神的良苦用心了?更何况先前那么多的酷刑折磨我都在神的带领下胜过来了,神早已让我领略了他的奇妙作为,现在我不更应坚固信心,继续为神作美好的见证吗?想到这儿,我又刚强起来,下定决心振作起来效法基督,即使再苦再难也要顽强地走下去。后来,每当感觉劳教生活痛苦时,我就会唱起这首诗歌,每次神的话都会带给我无穷的信心与力量,激励我继续往前走。当时,劳教所里还关押着许多姊妹,我们靠着神加给的智慧,一有机会就互相传递写有神话语的纸条或交通几句话,彼此扶持、鼓励。虽然我们被囚禁在中共政府的魔窟里,被封锁在那与世隔绝的高墙之内,但我们却因此更加珍惜神的每一句话语,更加宝爱神赐给我们每一个人的开启,我们的心也因此贴得更近……

2005年10月29日,我终于刑满释放。然而出狱后的我并未重获自由,警方一直派人监视我的行踪,并命令我每月都要去派出所报到。我虽然在自己家里却仍像被囚禁在无形的监狱中,时刻都得防备中共的眼线出现,即使在家看神的话也极为小心谨慎,生怕警察突然闯入,而且,我也因此无法见弟兄姊妹、过教会生活,心里特别受煎熬,总觉得度日如年。后来,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受监视、压迫,离开教会、离开弟兄姊妹的生活,便到外地打工,终于联系上了教会,重新过上教会生活。

经历了中共政府的迫害,我彻底看清了它假冒为善、欺世盗名的恶魔实质,认定它正是一伙亵渎上苍、与神敌对的恶魔集团,的确是撒但的化身、恶魔的转世,心里对它恨之入骨,誓死与它不共戴天。而且在这次患难中,我也真实领略到了神的全能主宰与奇妙作为,经历到了神话语的权柄与威力,更切实感受到了神的爱与极大的拯救:在危难之际,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借着神的话语开启光照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带领我胜过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过了三年漫长黑暗的牢狱生活。面对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尽,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后不管经历多大风浪,我都要依靠神话语的引导带领,脱离一切黑暗权势,坚定不移地追随神走到路终!

相关内容

  • 信仰逼迫:一名90后基督徒的坎坷逃亡路

    90后的她,因信神被中共政府定罪、追捕、通缉,被迫踏上了漫长而又坎坷的逃亡路。在这个过程中,她遇到了怎样的险境,又是如何祷告依靠神,坚守自己信神之路的呢?请一起来看基督徒叶子的真实经历。

  • 神带领我胜过中共的酷刑折磨(上)

    1999年末,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因着常常接待弟兄姊妹,我信神的事很快就被村长知道了。2002年,中共针对我们信全能神的人展开了大规模的抓捕行动,我们一家人因在当地信神比较出名而被迫离开了家。

  • 中共迫害重 爱神心更坚

    她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因传福音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中共的残酷迫害使她身心备受摧残,是神的话语一次次加给她信心和力量,使她胜过了酷刑折磨,站住了见证,也彻底看清了中共与神为敌的恶魔实质。她都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胜过中共的迫害呢?她的经历将告诉我们答案!

  • 信仰逼迫:中共摧残重 信神志更坚

    五年前,潘成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落下了后遗症,之后他的妻子也被中共警察折磨得精神失常。面对中共政府的疯狂残害、逼迫,潘成该如何走前方的道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