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圣经知识、神学理论代表明白真理认识神吗?

2017年5月25日

相关神话语:

有许多人认为明白了圣经、能解释圣经就是找着了真道,事实上真是这么简单吗?圣经的实情是什么人都不清楚,圣经只不过是神作工的历史记载,是神前两步作工的见证而已,你从圣经里并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过圣经的人都知道,圣经里记载的是律法时代与恩典时代神两步的作工。圣经旧约记载的是以色列的历史,记载了从创世到律法时代结束时耶和华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约四福音里记载的是耶稣在地的工作,新约也记载了保罗的作工,这不都属于历史的记载吗?过去的事拿到今天都属于历史,再真、再实也是历史,历史不能针对现实,因神不回顾历史!所以说,你只明白圣经,不明白神现在要作的工作,你信神不寻找圣灵的作工,你就不懂得什么是寻求神。你如果看圣经是为了研究以色列的历史,也就是研究神创造整个天地的历史,那你就不是信神的。但今天你既然是信神的,是追求生命的,是追求认识神的,不是追求死的字句道理的,也不是追求明白历史的,你就得寻求神现时的心意,你就得找圣灵作工的动向。你若是考古学家可以看圣经,但你不是考古学家,你是信神的,你最好寻求寻求神现时的心意。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圣经的说法 四》

法利赛人之所以是假冒为善的,是邪恶的,就是因为他们只研读圣经,追求圣经知识,却从来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的话。他们读神的话不祷告神,也不寻求真理、交通真理,而是研究神的话,研究神说了哪些话、作了哪些事,从而把神的话变成一种理论、一种学说来教导其他人,这就叫研读。那他们为什么研读呢?他们研读的是什么?在他们眼中看,这不是神的话,不是神的发表,更不是真理,而是一种学问,也可以说就是神学知识。在他们来看,传扬这种知识、这门学问,这才是传扬神的道、传扬福音,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布道,他们布道都是讲神学知识。

……法利赛人把他们所掌握的那些神学理论当成一种知识,当成一种衡量人、定罪人的工具,甚至把它用在了主耶稣身上,主耶稣就这样被定罪了。他们衡量一个人、对待一个人从来不根据这个人的实质,也不根据他所讲的道是不是真理,更不根据他说话的源头是来自哪里,只根据他们所掌握的旧约圣经的规条、字句、道理来衡量、定罪。虽然他们心里知道主耶稣所说的、所作的都不是犯罪,也没有违背律法,但他们还是要定主耶稣的罪,就是因为主耶稣所发表的那些真理、所行的那些神迹奇事让许多人都跟随主、称颂主,法利赛人就越发地仇恨他,都想除掉他。他们不承认主耶稣就是弥赛亚的到来,也不承认主耶稣所说的有真理,更不承认主耶稣所作的是合乎真理的。他们论断主耶稣说僭妄的话、靠着鬼王赶鬼,能给主耶稣安上这几个罪名说明他们心里对主耶稣该有多么仇恨。所以,他们就竭力否认主耶稣是神差派的,是神的儿子,是弥赛亚,他们的意思是:神能这么作事吗?神要是道成肉身,那得出生在地位显赫的家族里,另外,他得接受文士、法利赛人的培训,还得系统地研读圣经,掌握圣经知识,具备了圣经的全部知识之后才能担当起“道成肉身”这个称呼。但主耶稣不具备这些知识,他们就定罪主耶稣说:“一方面,你不具备这个资格,你不可能是神;另一方面,你不具备这些知识,你就作不了神的工作,你更不能是神;还有一方面,你作工作不能出圣殿,你现在不在圣殿里作工,总在那些罪人中间,那你作的工作就超出旧约圣经的范围了,你就更不能是神了。”他们这些定罪的根据是从哪儿来的?是从圣经里,也是从人的头脑里、从人所接受的神学教育里来的。因为他们被观念、想象、知识充满了,他们认为这些知识就是对的,就是真理,就是根据,无论什么时候神都不能违背这些作事。他们寻不寻求真理?不寻求。他们寻求的是什么?是超然的神,是灵体显现。所以,他们就凭着人的观念想象、知识来定规神的作工、否认神的作工,来衡量神的对错。这样做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不但定罪了神的作工,还把道成肉身的神钉在了十字架上。这就是他们凭观念、想象、知识衡量神带来的后果,也是他们的邪恶之处。

——《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七条 邪恶、阴险与诡诈(三)》

那些在宗教里信主的人,他们是怎么沦为基督教的?为什么现在把他们定性为教派,而不是神的家,不是神的教会,不是神作工的对象?他们有教义,他们把神曾经作过的工作、神曾经说过的话编辑成一本书,编成教材,然后又开设学校,收纳、培训各种神学人士。这些神学人士学的是什么?是真理吗?不是,是神学知识、理论,与神的作工、神所说的真理根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们用神学知识来代替神的话语、代替圣灵的作工,他们就是这样沦为基督教或者天主教的。宗教里所崇尚的东西是什么?如果你到了一个教堂,人家问你信神几年了,你说刚信,他就不搭理你了,但如果你夹着一本《圣经》进去,说“我从某某神学院刚毕业”,那他就请你上座,你若是平信徒,除非你在社会上有显赫的地位他才搭理你,这就是基督教,宗教界都是这样。那些在讲台上讲道的、有头有脸的,都是神学院培养出来的具备神学知识、神学理论的一班人,他们基本上是支撑基督教的主体。基督教就培养出这样一些人,让他们上台讲道,各处传道、作工。他们认为有了这些神学生,有了讲道的牧师、神学人士这些人才,才保证了基督教一直存在到今天,这些人就成了基督教存在的价值、存在的本钱。如果一个教堂的牧师是神学院毕业的,圣经讲得好,又读过一些属灵书籍,有点知识、口才,那这个教堂就人丁兴旺,比其他教堂的名声就高多了。基督教这些人所崇尚的是什么?是知识,神学知识。这些知识是怎么来的?是不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古代就有经文,一代一代传下来,人就都这么读、这么学,一直传到现在。人把圣经分成各种段落,编辑成各种版本让人去研读、去学习,但他们学习不是要明白真理、认识神,不是要明白神的心意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而是研读这里面的知识,顶多在里面查一下圣经的奥秘,看看哪个时期应验了《启示录》的哪一段预言,什么时候大灾难来到,什么时候千禧年来到,就研究这些。他们研究的与真理有关吗?没有。与真理无关的事他们为什么研究?就是因为他们越研究越觉得自己明白的多,装备的字句道理越多资格也就越高,资格越高,他们觉得自己本事越大,越觉得信神终于能得福了,死后就能进天堂了,活着的人也能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了。这就是他们的宗教观念,丝毫不符合神的话。

——《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七条 邪恶、阴险与诡诈(三)》

基督教所有这些研究神学、研究圣经甚至是研究神作工历史的人,他们是不是真信的?他们与神口中所说的信徒、神的跟随者有没有区别?在神眼中他们是不是信神的?不是,他们是研究神学的,是研究神的,并不是跟随神的、见证神的。他们研究神跟研究历史、研究哲学、研究法律、研究生物、研究天文的人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他们不喜欢科学,不喜欢其他学科的东西,他们偏偏喜欢研究神学。这些人在神所作的工作中寻找蛛丝马迹来研究神,研究出来的结果是什么?能不能研究出神的存在?不能,永远不能。那他们能不能研究出神的心意?(不能。)为什么?因为他们活在字句里,活在知识里,活在哲学里,活在人的头脑、心思里,他们永远不会看到神,永远得不到圣灵的开启。神把他们定性为什么?不信派、外邦人。这些外邦人、不信派混在所谓的基督徒这个群体里充当信神的人,充当基督徒,事实上,他们对神有没有真实的敬拜?有没有真实的顺服?(没有。)为什么会这样呢?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他们心里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创造了世界、神主宰万有,更不相信神会道成肉身。这个不相信指什么说的?就是怀疑、否认。他们甚至还有一种态度,就是不希望神所说的那些预言,尤其涉及灾难的那些话能兑现、应验。这就是他们对待信神的态度,也是他们所谓的信的实质与本来面目。这些人研究神是因为他们对待神学这门学问、知识特别感兴趣,也对神所作工作的历史事实特别感兴趣,他们纯粹就是一伙研究神学的知识分子。这些知识分子不相信神的存在,那当神来作工的时候,当神的话语应验的时候,他们怎么对待?当他们听说神道成肉身作了新工作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不可能!”谁传讲神的新名、神的新工作他们就定罪谁,甚至要杀掉那个人、除掉那个人。这是什么表现?这是不是正宗的敌基督的表现?他们跟当初的法利赛人、祭司长、文士有什么区别?他们仇视神的作工,仇视神末世的审判,仇视神道成肉身,更仇视神预言的应验,他们认为,“你不道成肉身,你是灵体,那你就是神;如果你道成肉身了,成为人,那你就不是神,我们就不承认”。言外之意是什么呢?就是有他们在就不许神道成肉身。这是不是正宗的敌基督?这就是地道的敌基督。宗教界有没有这种论调?这种论调的声音很高,而且也很强烈,“神道成肉身这不对,不可能!如果是道成肉身,那就是假的!”还有些人说,“他们明明信的就是一个人,他们就是受迷惑了!”他们能说出这话,如果真在两千年前主耶稣显现作工时,他们是不会信主耶稣的,他们现在信主耶稣其实也只是信主耶稣的名,信“主耶稣”这三个字,也是信天上的神。所以说,他们根本就不是信神的人,他们就是不信派。他们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道成肉身,不相信神作的创世的工作,更不相信神曾经钉十字架救赎全人类的工作。他们所研究的神学就是一种宗教理论、宗教学说,完全是似是而非的迷惑人的谬论。

——《话・卷四 揭示敌基督・第七条 邪恶、阴险与诡诈(三)》

许多人抵挡神拦阻圣灵工作不就因为对神的多种多样的作工并不认识,而且还以自己仅有的一点知识、道理来衡量圣灵的作工吗?这些人虽然经历浅薄,但又生性骄蛮、放纵,轻视圣灵的工作,忽视圣灵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旧道理来“印证”圣灵的工作,还装模作样,满以为自己学识渊博,可以横贯世界内外,岂不知道这样的人都是被圣灵厌弃的人,都是被新时代淘汰的人吗?到神面前公开抵挡神的人不都是卖弄自己风骚的那些知识短浅的小人吗?仅有一点圣经知识就想纵横天下“学术界”,仅有一点浅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来扭转圣灵工作,企图按着他大脑的运行轨迹来转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风采,这样的人还有什么理智可言!其实越是对神有认识的人越不轻易评价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谈一点对神现时工作的认识,但并不随意下断案;越是对神没有认识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传神的所是,而且尽是道理毫无实据,这样的人是最无价值的人。拿圣灵的工作当儿戏的人都是轻浮之人!遇到圣灵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对待而是信口开河、随意评价,任着自己的性子否认圣灵工作的正确性,而且还辱骂或亵渎,这样轻慢的人不都是对圣灵工作不认识而且又天生骄纵的狂妄之徒吗?就这样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圣灵新的作工也不会得着神的宽容,他不仅不把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里,而且还亵渎神自己,这样的亡命徒今生来世都不会得着赦免的,永远是地狱中灭亡的对象!这些轻慢放纵的人又都是打着信神招牌的人,越是这样的人越容易触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荡、从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这样的路吗?不都是这样日复一日地抵挡着常新不旧的神吗?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历经败坏的人都活在撒但的网罗中,都活在肉体中,活在私欲中,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与我相合。那些自称与我相合的人则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们虽称我的名为圣,但他们所行的道却与我背道而驰,他们的言语满了狂妄、自信,因为他们本都是与我为敌的,都是与我不相合的。他们天天在圣经里寻找我的踪迹,随便找一段“合适”的话就读起来没完没了,而且当作“经”来背诵,他们不知道怎样与我相合,不知道什么是与我为敌,只是一味地念“经”。他们把根本就没看见过的、根本就看不着的渺茫的神定规在了圣经之中,在闲暇之余就拿起来看看。他们在圣经的范围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们把“我”与“经”画为等号,没有“经”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经”。他们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经文,甚至更多的人认为没有经文的预言我就不该作任何一件我愿意作的事情。他们把经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说他们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们用圣经的章节来衡量我的每一句说话,用圣经的章节来定我的罪。他们寻求的不是与我相合之道,他们寻求的不是与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寻求与圣经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们认为凡是与圣经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这些人不都是法利赛人的孝子贤孙吗?那些犹太的法利赛人以摩西的律法来定耶稣的罪,他们不寻求与当今的耶稣如何相合,而是认真地对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们最终以耶稣不守旧约律法、以耶稣并不是弥赛亚为罪名而将本来无罪的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的本质是什么?不就是他们并不寻求与真理相合之道吗?他们只留心经文的字字句句,却并不在意我的心意与我的作工步骤和作工方式。他们并不是寻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们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圣经的人,说得透彻点,他们都是圣经的看家奴。为了维护圣经的利益,为了维护圣经的尊严,为了维护圣经的名望,他们竟然将仁慈的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这样做只是为圣经打抱不平,只是为了维护圣经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们宁可断送自己的前途,宁可得不到赎罪祭,也要将与经文的规定不合的耶稣处死。难道他们不都是每一句经文的走狗吗?

如今的人又是怎样呢?为了上天堂、为了得恩典,人都宁愿将已经来到的释放真理的基督赶出人间;为了维护圣经的利益,人都宁愿将真理的到来全部抹煞掉;为了维护圣经的永远存在,人都宁愿将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钉在十字架上。人的心地如此恶毒,人的本性如此与我敌对,又怎能得到我的拯救呢?我在人中间生活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将我的光照耀在人的身上之时,人仍旧不知道我的存在,当我的烈怒降在人的身上之时人更加否认我的存在。人都寻求与字句相合,与圣经相合,却无一人来到我前寻求与真理相合之道。人都在仰望天上的我,人都特别在乎天上的我的存在,却没有一个人在乎活在肉身中的我,因为活在人中间的我简直太渺小了。那些只寻求与圣经的字句相合的人,那些只寻求与渺茫的神相合的人,在我的眼中看为卑贱,因为他们崇拜的是死的字句,崇拜的是能赐给人万贯家产的神,崇拜的是并不存在的任人摆布的神。这样的人又能从我得着什么呢?人的卑贱简直不堪言语,这些与我为敌的人,这些对我有无限的索取的人,这些并不喜爱真理的人,这些悖逆我的人,怎能与我相合呢?

与我为敌的人就是与我不相合的人,不喜爱真理的人也是与我不相合的人,悖逆我的人更是与我为敌的人、与我不相合的人。我将所有与我不相合的人交在恶者手下,交在恶者的败坏之中,让其任意地显露其恶行,最终将其都交给恶者让其侵吞。我并不在乎敬拜我的人有多少,也就是说,我并不在乎信仰我的人有多少,我只在乎与我相合的人有多少,因为凡是与我不相合的人则都是背叛我的恶者,是我的仇敌,我是不会将我的仇敌“供奉”在我的家中的。那些与我相合的人将永远在我的家中事奉我,那些与我为敌的人将永远在我的惩罚之中。那些只在乎圣经字句却并不在乎真理的人、并不在乎寻求我脚踪的人,都是与我为敌的人,因为他们将我限制在圣经之中,将我定规在圣经之中,他们这样做对我是极大的亵渎,这样的人怎能来到我的面前呢?他们注重的并不是我的作为,并不是我的心意,并不是真理,而是字句,是让人死的字句,这样的人怎能与我相合呢?

——《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许多人天天捧着神的话阅读,甚至将神话语中的经典部分都铭记在心,当成至宝,而且到处传讲神的话,以神的话来供应他人、帮助他人。他们认为这样做就是在见证神、见证神的话,这样做就是在遵行神的道,他们认为这样做就是在凭神的话活着,这样做就是将神的话带入了现实的生活中,这样做就能蒙神的称许,就能蒙拯救、得成全。他们在传讲神话语的同时却从来不遵照神的话去实行,也从来不按照神话语的揭示与自己对号入座,而是利用神的话骗取他人的崇拜与信任,利用神的话搞个人的经营,利用神的话骗取、偷窃神的荣耀,他们妄想利用传扬神话语的机会获得神的作工与神的称许。多少年过去了,这些人不但没能在“传讲神话语”的过程中得到神的称许,不但没能在“见证神说话”的过程中找到自己该遵守的道,不但没有在“以神的话供应帮助他人”的过程中帮助、供应了自己,不但没能在这些过程中认识神,对神产生真正的敬畏,反而对神的误解越来越深,对神的猜忌越来越严重,对神的想象越来越夸张。他们在神话语理论的供应与带领之下似乎如鱼得水,似乎游刃有余,似乎找到了他们的人生目标,似乎找到了他们的使命,似乎获得了新生,似乎蒙了拯救,他们似乎在对神话语朗朗上口的背诵中得到了真理,明白了神的心意,找到了认识神的途径,似乎在对神话语传讲的过程中常常与神面对面,他们也常常被“感动”得痛哭流涕,常常被神话语中的“神”带领似乎不断地在明白神的良苦用心,同时也明白了神对人的拯救,明白了神的经营,认识了神的实质,了解了神的公义性情。在此基础上,他们似乎更加确信神的存在,似乎更加认识神的尊贵,似乎更加感觉神的伟大、超凡。他们沉浸在对神话语表面的认识中,似乎他们的信心加增了,受苦的心志加强了,对神的认识加深了,岂不知他们在未实际经历神话语以先对神的一切认识与想法都来自于他们一厢情愿的想象与猜测。他们的信心经不住神的任何考验,他们所谓的属灵与身量根本经不住神的试炼、神的检验,他们的心志只不过是一座在沙土上建造起来的空中楼阁,他们所谓的对神的认识也只不过是他们头脑想象出来的成果罢了。事实上,这些在神的话语上“颇下功夫”的人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信心,什么是真实的顺服,什么是真正的体贴,什么是对神真实的认识。他们将理论、想象、知识、恩赐、传统与迷信,甚至人的道德观都拿来作为信神、跟随神的本钱与武器,甚至作为信神、跟随神的根基,同时他们也将这些本钱与武器作为认识神的法宝,作为他们迎接、应付神的检验、神的试炼、神的刑罚审判的法宝。最终,他们收获的依然是充满宗教意味的、充满封建迷信的、充满传奇的、怪异的、诡秘的对神的定论,他们对神的认识和定义与只相信上苍、相信老天爷的人如出一辙,而神的实际、神的实质、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等等与真实的神自己有关的一切都与他们的认识失之交臂,无关无份,甚至南辕北辙。这样,他们虽在神话语的“供应与滋养”之下,但却不能真正地走上敬畏神、远离恶的道,真正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从来就没有与神相识过,也从来没有与神有过真正的“接触”与交往,所以,他们不可能与神相知,也不能产生对神真正的相信、跟随与敬拜。他们如此对待神话语、对待神的观点与态度注定他们一无所获,注定他们永远走不上敬畏神、远离恶的道,他们追求的目标与方向意味着他们永远是神的仇敌,意味着他们永远都不能蒙拯救。

——《话・卷二 关于认识神・写在前面的话》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或与我们联系帮你找到路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