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话语带领她胜过失去财产的试探

11

“姐,厂子倒闭,被封了……”

听到电话那头弟弟急切的声音,莲英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可能?她希望是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地追问过去。“厂子……被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有人设了圈套,我……被骗了,什么也……没了……”弟弟哽咽着说。

“被骗?”莲英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她双手紧紧地握着电话,心里非常焦急不安,一句接一句地询问弟弟,恨不得把厂里一切情况都了解清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弟弟的回答让莲英很失望,她缓缓地放下了电话,坐靠在沙发上,两眼呆滞无神,一阵阵揪心般地痛使她瘦弱的身体似乎有些承受不了。

莲英丈夫得知消息,赶紧从诊所赶回来。

“咱们投资的一百多万说没就没了?这可是咱半辈子的心血啊!不行,不行!我得去趟广东……”丈夫急躁地摆摆手,又看了看墙上钟表的时间。

莲英的心也跟着跑了,恨不得一下子飞到广东。

白天,莲英跟谁也不想说话,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血汗钱就这么白白地被人骗了。她百思不得其解,经营得挺好的厂子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难不成是他们得罪什么人,被人算计、报复?一想到苦心经营的厂子就这么倒闭了,莲英的心就像被刀剜一样地痛……

冬天的夜那样的静,那样的漫长,墙上的钟有节奏地“嗒嗒”作响,眼看着凌晨三点了,莲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她多么希望发生的这一切是一场梦。

短短几天,莲英明显苍老了许多,也有些消沉,她不明白为什么会临到这么大的事,痛苦、绝望中她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很痛苦,也很软弱,不明白这事临到你的心意是什么,愿你带领引导我。阿们!”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啊?来,外面冷,快进屋吧。”董姊妹边说边拉着莲英进到屋里。

董姊妹倒了一杯热水递给莲英,莲英感到一丝暖意,她向董姊妹诉说了自己的苦楚……

董姊妹给莲英杯子里加了点热水,关切地说:“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么大的事放在谁身上谁不难受呢!这世道就这么黑暗,要不是信神,咱还真是没路走。莲英,这事已经发生了,要是光活在事里就太痛苦了。咱还是先把心静下来多多祷告神,寻求寻求神的心意,明白真理才是最要紧的。咱们看一段讲道交通吧。”

莲英点点头。

董姊妹边说边打开平板电脑,读道:“有时候神就允许撒但做一件事,有一些灾难就是撒但做的,但是是神安排的、神允许的,是神调动的,撒但是神手中的工具呀!这是不是事实真相啊?(是。)约伯受试炼的例子就是这么回事。约伯受试炼的根源是怎么回事?(神与撒但打赌。)神与撒但打赌,允许撒但试探约伯、攻击约伯,结果约伯正过着日子,突然就临到强盗抢劫了,一天就发生几次这样的事!如果人不知道在灵界神和撒但打这个赌,那从物质世界看‘这不是约伯临到祸患了吗?这不是约伯遭到强盗的攻击了吗?这事能与神有什么关系?这八成就是约伯得罪哪个强盗了!’人是不是得这么想啊?(是。)外表看就是这么回事,人这么想错不错呀?也错,也不算错,但是你光这么想就错了,你在这么想的同时还得看到背后神在主宰安排这一切、神摆布这一切,强盗能这么做也是神许可的,神要不许可谁能动约伯呀?人谁也动不了约伯,所以就看你把这个事看透到什么程度。如果你光看外表,就认识不到这是神的主宰安排,这是神在作事,这是神调动万有为成全约伯效力,那你在这个事上就受了表面现象的迷惑,始终摸不着事物背后的真相与实质。这样的人多不多?(多。)多到什么程度啊?(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这么想。)我们常常都会这么想,哪一个人都不例外,都会想到最表面这一层,再深一点谁也想不到了。……这是什么问题呀?就是不认识神的主宰安排,不会摸神的心意,根源就在这儿。”(摘自《讲道交通(十三)·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的讲道交通 三》)

约伯的牛驴被掠

董姊妹交通说:“读了讲道交通,我想到当初约伯临到的试炼,一天之内好几伙强盗把他的财产全部抢光了,外表看是强盗抢夺了约伯的财产,事实上如果没有神的许可,撒但也不能在约伯身上做这样的事。圣经中记载撒但说:‘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你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约伯记1:9-11)从这里就看到神称许约伯,撒但不服气就控告约伯,所以神允许撒但试探约伯,好让约伯能够在撒但面前为神站住见证,成全约伯对神的真实信心。约伯相信一切都是出于神的,他宁可咒诅自己的生日也不否认神的名,最后为神作出了美好响亮的见证。从这里也看到,我们现在临到的事就是一场灵界的争战,我们要是从中寻求神的心意,就能在试炼熬炼中明白神的良苦用心;要是只看事物的外表,看不透这个事的实质,识不破撒但的诡计,那很容易活在试探中失去见证啊!”

莲英听了董姊妹的交通后心里没那么苦了,她点点头说:“原来厂子被封,我的财产遭到损失,外表看是别人设计的圈套让弟弟中计上当了,导致失去了工厂,事实上这一切都有神的许可,我得寻求神的心意才对啊!想想约伯临到那么大的试炼对神不失去信心,而我呢,临到厂子被封心里就没神了,还消极软弱,心灰意冷,我的身量实在太小了。我不能再就事论事中撒但的诡计,我得效法约伯,受再大的痛苦也要为神站住见证。”

董姊妹微笑点头,俩人继续交谈着……

回到家后,莲英脸上的愁容少多了,情形也明显有些好转,她心里不再纠结这些财产是不是被人算计了。可是当静下心来一想起损失的一百多万,不由得还是会揪心、难受,不知不觉尽本分也没心思了。

痛苦中,她多次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寻求,到底怎么才能从这样的情形中走出来呢?

有一天,莲英在灵修时看到神的话说:“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可以说包括你们每一个人,在人的性情里流露出一种东西来,把这种东西解读为什么呢?人崇尚金钱。这个东西在人心里好不好拿掉?不好拿掉吧!看来撒但败坏人败坏得挺深哪!那撒但用这样的潮流败坏给人的东西在人身上都有哪些表现呢?你们是不是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钱活不下去,没有钱日子一天也过不下去呢?(是。)人有多少钱地位就多高,人有多少钱就多尊贵,没钱的人腰板就不硬,有钱的人地位也高了,腰板也硬了,说话也可以大声了,可以嚣张地活着了。这句话、这个潮流带给人的是什么呢?好多人是不是为了挣钱不惜一切代价呢?好多人是不是为了得到更多的钱而失去尊严、失去人格呢?更有好多的人是不是为了挣钱而失去了尽本分的机会,失去了跟随神的机会呢?这些对人来说是不是损失呢?(是。)那撒但用这样的方式,用这一句话就把人败坏到这个程度,撒但的用心是不是险恶啊?这招是不是很恶毒啊?就流行这么一句话,从你一开始对这句话不以为然到你认为这句话是真理为止,你这个人的心就彻底被它夺去了,所以说你也不由自主地为着这一句话去活着。”(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五》)

莲英认真地揣摩着神的话,她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放不下损失的一百万,就是把钱财看得太重了,总觉得在这个科技发达、物欲横流的金钱社会里没有钱是不行的,人活着就应该凭自己的能力多挣钱。有钱就有了一切,有钱就有权利、有地位,就会被人高看,这样活着才有价值,有意义!她把“有钱能使鬼推磨”“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等这些撒但的生存法则当成了自己的座右铭,结果失去钱财就好像丢掉半条命似的。

莲英捧着神话语书,抬头看向窗外沉思着:“是啊,本来家里开诊所挣的钱也够花了,但我不满足这些,还想挣更多的钱享受得更好,能风风光光被人高看。每当有人喊我老总、经理时,那心里甭提多高兴,再苦再累也觉得值!这些年我信神一直尽本分,虽然让弟弟帮忙打理生意,但心里常常惦记着厂子,就盼着厂里能接大单,赚更多的钱,还经常打电话指挥弟弟该怎么谈生意,怎么管理好工厂……特别是见厂里效益不好时,我更是挖空心思想着怎么能提高效益,人在这儿尽本分心却早就跑了。现在厂子一下子没了,就像把我的心给掏走了,我整天痛苦、难受,像丢了魂似的。之前我总觉得这么大的家业我能放下交给别人打理,还能在教会尽本分,证明自己对神很忠心,现在才看清我信神只是为了得福、得利,外表上尽着本分,心并没有交给神,也不注重追求真理,结果看事的观点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变化,试炼临到还被钱财折磨得死去活来。”

揣摩神话

莲英越揣摩心里越亮堂,原来钱财早已成了她的生命,撒但正是用名誉、金钱牢牢地控制着她,牵引着她一步步远离神。她想到主耶稣说:“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马太福音6:21)“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传道书中说:“我见日光之下有一宗大祸患,就是财主积存资财,反害自己。”(传道书5:13)莲英发现她为了钱财心每天被生意的事占着,本分也尽不好,信神脚踩两只船,钱财、真理一起抓,这样下去到神工作结束时,那就会因着没得到真理而被神毁灭啊!莲英明白了,神许可这样的试炼临到她,并非只是让她肉体受痛苦,而是为了更好地拯救她啊!

莲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微微抬头望着窗外,太阳出来了,地上的雪泛出了银光,她发现冬天的早晨原来是那样的美。这时,莲英感到轻松了很多,心里对神充满了感恩。

莲英俯伏在地向神祷告:“神啊!虽然我们被人骗了,工厂倒闭让我损失了一百多万,但我借着这样的试炼对你的主宰有了认识,对撒但的诡计也有了一些分辨。神啊!从你的话中我才明白,信神要是不好好追求真理、没得着真理生命不能蒙神拯救,即使挣再多的钱,吃的、穿的、享受的再好,到头来还是一具行尸走肉,最终只能跟撒但一同灭亡。神啊!我不想成为钱财的奴隶,更不想成为它的殉葬品,我只愿好好追求真理,尽好本分来还报你的爱。”

厂子倒闭了,但是莲英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莲英家开了三十年的诊所颇有口碑,可丈夫生病了,莲英要照顾丈夫,又要顾及诊所,实在有些忙不过来。

“这样吧,咱们先让几个徒弟暂时打理诊所,怎么样?”莲英给丈夫削苹果,正好说起此事。

丈夫躺在病床上思考着。

莲英把苹果递给丈夫,又说:“现在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啊,孩子们都在外地,你这儿又需要人照顾,想来想去,也只能先这样了,等你病好了再接手不也一样吗?”

丈夫考虑了一会儿,便答应了。

一年后,莲英丈夫的病痊愈了,俩人去找徒弟准备要回自己家的诊所。

丈夫开着车正在路上行驶,突然天空乌云密布下起了雨,莲英向外望去,只见窗外灰蒙蒙的一片。

二人来到徒弟家里,没想到的是……

“你们又有房又有车,我接了诊所快一年了只买了房,还没买车。你们以前不是总说把我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吗?既然这样,诊所就让我继续经营吧。我如果挪了地方就没生意了,还是你们重新找地方吧!你的诊所、药物还有一些用品我给你们钱,你们就好人做到底,帮人也帮到底。”徒弟吴梅坐在沙发上一副高傲自是的样子。

短短一年时间,徒弟判若两人,莲英看着吴梅,怎么也想不到为了钱财她竟能做出这样的事。面对这样的结果,莲英感到无可奈何,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无论莲英和丈夫怎么说,吴梅始终没有松口的意思。

莲英不想再和她白费口舌,只好先回家再作打算。可她一想到苦心经营了三十年的诊所,现在就这样没了,她和丈夫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丈夫也因此又病倒在床。

莲英心里痛苦不已:“我怎么也想不通事情会变成这样,这徒弟在我家七年,我一直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待她,连结婚的事都是我给操办的,现在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呢?这不是典型的无赖吗?这人跟人之间哪还有情义可言啊!”

莲英实在气不过,再次到诊所与吴梅理论,但不管莲英怎么说,吴梅就是不给诊所,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

“你别打算要诊所了,我们是不会给你的,药和物品我们给你钱,你们是多年的老医生了,到哪儿开门店不都一样嘛。”吴梅的婆婆靠在药柜旁,冷冰冰的样子让莲英感到实在是寒心。

吴梅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尽是些胡搅蛮缠的话,莲英极度痛苦,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双手在打颤,浑身也不停地发抖,一点力气也没有,站都站不稳。莲英眼看着自己苦心经营三十年的诊所被人强行霸占,她撕心裂肺般地难受,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似的。

莲英流着泪走在回家的路上,越想越气愤,越想越委屈,她胸口憋闷得上不来气。一想到气得病倒在床的丈夫,莲英感到绝望,她怪自己当初自作主张将诊所让徒弟管理,要不怎么能出这样的事?她不禁在心里喊道:“这是什么世道啊!处处都是恶人当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莲英颓然地坐在路边椅子上,她痛苦、绝望到了一个地步,不由得在心中呼喊:“神啊!我家工厂已经没了,现在诊所又被徒弟霸占,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总是好人受欺,恶人当道。这诊所可是我们一家人生活的依靠,以后我们可怎么办呀?神啊!我该怎么经历眼前的这个环境,愿你带领引导我。”

莲英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她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刚回到家,亲戚朋友都来了,他们从莲英脸上的表情已经知道了答案,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你这徒弟真没人性,简直不是人。”

“开了三十年的诊所怎么能让一个徒弟就这样占去了,没有诊所你们靠什么生活呀?”

“这事交给我们吧,黑白都是咱的理,我就不信摆平不了,是你们太老实,她家才敢这样欺负你们。”

“你说一句话,我们就去找她,不管出什么事你不用管了。”

听了亲戚朋友这番话,莲英心里不断地翻腾:“这徒弟都不管我家死活,看样子是要无赖到底,那我也不用给这样的人留情面,交给亲戚去解决吧,我和丈夫也不出面了。”莲英顿时有了底气,决定让亲戚们去解决。可她又突然觉得有些不安,意识到作为一名基督徒,如果默许亲戚采取过激的方式把诊所要回来,这到底合不合神心意?这样是不是在用人的办法,凭血气去解决这件事呢?这时,她想到了一段讲道交通:“试炼临到首先记住啦,赶紧来到神面前祷告摸神心意,认识神的爱,这是最要紧的。你如果跑到撒但面前就麻烦了,撒但给你吹点儿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迷糊,你又该背叛神了,所以你赶紧来到神面前,别给撒但可乘之机。如果你找那些外邦人商量,那就给撒但可乘之机了,你只会埋怨神,然后就用人的办法排除、摆脱、解决,最后什么也没得着。”(摘自《讲道交通(二)·满足神的最后要求才能蒙拯救》)

莲英猛然醒悟:“是呀!外表看是徒弟抢走了我家诊所,实际上这不和撒但试探约伯,让强盗夺走他的财产是一回事吗?这也是神的试炼临到了呀,可我不寻求也不祷告,就用自己的办法去解决,这不是上了撒但的当吗?撒但就是想借着这件事来挑拨我与神之间的关系,让我对神产生埋怨,活在撒但的网罗中失去见证。更何况现在大家都是在气头上,要是再惹出什么事来,不正中了撒但的诡计,更让撒但控告、嘲笑、愚弄吗?”想到这儿,莲英赶紧跟亲戚朋友说:“你们还是先回去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们。”

待亲戚们走后,莲英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面对这个环境很难顺服下来,一想到经营了三十多年的诊所就这样拱手让给别人,我就不甘心。神啊!我现在心里特别受煎熬,就想用人的办法去解决,但我知道这样做不合你心意,愿你带领我能走出这个困境。”

祷告后,莲英看到一段讲道交通说:“我们从圣经里看见一件事,圣经里有一个人叫约伯,他敬畏神、远离恶,在当时他是个完全人,神为了试炼他与撒但打赌,结果试炼就全临到约伯了。临到以后一天之内约伯的万贯家产、满山的牛羊都让强盗给抢跑了,房子也被人放火烧了,所有的财产全毁了。约伯当时没有犯罪,他是敬畏神的人,是一个完全人,他所有的这些都是神祝福他的、是神赐给他的。我们看看约伯临到这样的试炼是怎么说的?约伯埋怨神没有啊?没有一点儿埋怨吧,约伯怎么说的?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你看约伯没有怨言。约伯临到这事,有约伯的一点儿错吗?没有。突然祸从天降啊,所有的财产都毁了,约伯没有一句怨言。”(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达到真实地认识自己》)莲英坐在书桌前认真地揣摩着:为什么约伯能敬畏神远离恶,是神眼中的完全人?约伯临到试炼时,他的财产、儿女被剥夺了,他没有埋怨,没有一点血气,也没有用人的办法解决,去跟人争斗,去找人算账,而是能称颂神,赞美神;约伯临到试炼,更没有受人的迷惑、拉拢、引诱,而是能在试炼面前冷静下来去寻求真理,最后站住见证,说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记1:21)

想到这里,莲英点点头,心想:“是啊,试炼临到虽然很痛苦,但是最能显明人对神有没有真实的信了,我虽然也多次看约伯的经历,也常常跟弟兄姊妹交通约伯是怎样为神站住见证的,但是当自己的财产受损,需要为神站见证时,我心里就没有神了,也不来到神前祷告,而是冲动,凭血气,用人的办法去解决,我这样的表现怎能羞辱撒但,哪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啊?”

莲英为自己做事的鲁莽而感到自责,看到自己在试炼面前跟约伯比相差太远了,她默默向神祷告立下心志:“神啊!我愿效法约伯的理性,在眼前的环境中寻求真理,愿意为神作见证,哪怕最终真是一无所有,我也要感谢神、称颂神的名!”

一天,莲英坐在客厅看视频,认真地听着正在朗诵的神话:“按照常理来讲,神赐给约伯丰富的家产,约伯理当为失掉家产而觉得对不起神,因为他没有看好、照顾好,没有守住神给他的家产,所以,当听到家产被掳之后,约伯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到现场清点各样东西,然后向神认罪以便获得神的再次赏赐,而约伯并没有这样做,他之所以这样选择,自然有他的想法。在约伯的心中深深地认为他的一切都来源于神的赐福,并不是他劳碌所得,所以,他并不以所得的赐福为资本,而是以尽心尽力地持守自己当守的道为生存的原则。他宝爱、感谢神的赐福,但他并不贪恋或索取更多的赐福,这是他对待家产的态度。他既不为得赐福而做什么,也不为没有或失掉赐福而烦恼、忧伤过;他既不因着神的赐福而欣喜若狂、忘乎所以,也不因着常常享受赐福而忽略了神的道,忘了神的恩。约伯对待家产的态度让人看到约伯此人真实人性的流露:其一,约伯不是贪婪之人,他对物质生活的要求标准是很低的;其二,约伯从来就没有担心也不害怕神会从他手里夺走他的所有,这是他在心里对神的顺服态度,就是无论神什么时候夺走,或神是否夺走他都没有要求,没有怨言,他不问缘由,只求顺服神的安排;其三,约伯从来就不认为他的家产是自己劳碌得来的,而是神赐给的,这是他对神的信,即指约伯的信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约伯在炉灰中祷告

看完这段神话语朗诵视频,莲英感到豁然开朗。从约伯对待家产的态度上,莲英看到约伯他对神的主宰有认识,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神随时挪走那是神自己的事,神怎么作都对,无论是让人得福,还是受祸、受痛苦,人都应接受、顺服,因为人只是小小的受造之物,没资格埋怨神、要求神,更没资格评价神作的事。莲英看到自己还不具备约伯的理性,总认为家产是她挣来的,是她的本事,是她的能耐,所以,当失去的时候才会这么痛苦,甚至还能陷在撒但的网罗中埋怨神,差点失去了见证。

莲英的眼睛湿润了,她看到约伯信神跟随神心里注重的是怎么遵行神的道,怎么能够见证神、荣耀神,所以在临到这么大的试炼时,他才能安静下来祷告寻求神的心意,心里只想着该如何满足造物主,在撒但面前、在整个人类面前为神作响亮的见证,约伯做到了,他对神的信,还有对神的顺服与敬畏打败了撒但,羞辱了魔鬼,最后得到造物主称许。

约伯的见证使莲英颇受感动,此时,她终于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允许这样的试炼临到她,是让她认识神的主宰,成全她对神真实的信心,使她能够在试炼熬炼中对神有真实的顺服和敬畏。她若是在顺风顺水时赞美神,在试炼患难中就否认神埋怨神,这哪算得上是真心信神的人呢?

莲英又想到一段神话,她迫不及待地从茶几上拿起神话书,打开后她看到神的话说:“人的生命是来源于神,天的存在是因着神,地的生存也是来源于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带有生机的东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带有活力的东西都不能摆脱神权柄的范围。”(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莲英明白了,天地万物都是来源于神,他们所有的一切不也是神赐给的吗?她和丈夫都是没有什么文化的平民百姓,如果没有神看顾保守,他们怎能从最初的一无所有到开诊所,到最后办工厂呢?这不都是神的主宰安排吗?撒但控告时,神允许撒但的试探临到她,工厂被人算计倒闭了,诊所也被最信任的徒弟霸占了,如今她又成了一无所有的人,这一切有撒但的试探,但更有神对她的成全啊!这些身外之物,原本就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是她来在世上一遭,有幸听见神的声音,经历神话语的带领和洁净,这才是最宝贵的!莲英又想到约伯临到试炼明白了神的心意,为神站住了见证,有幸看到了神的背影;今天试炼临到了她,她也应像约伯一样顺服神的主宰,为神站住见证,在这个环境中能够产生对神的真实认识。虽然顺服下来要受很多苦,或许失去钱财后会面临生活的拮据、世人的讥笑、亲朋好友的远离,但她知道这是神的祝福临到了她,是神给她一次为神作见证的机会,不管受多少苦,流多少泪,她都愿意效法约伯站在神一边。这时,一段神话语浮现在莲英的脑海里:“每次实行真理,每一次熬炼,每一次试炼,每一次神的工作临到,人都得受极大痛苦,这些对人都是考验,所以每个人里面都有争战,这就是实际的付代价。……在爱神的路上,在撒但与神争战的时候,你能站在神的一边,不向撒但回转,这就达到爱神了,这样就站住见证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明白了神的心意,莲英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清晨,空气清新,东方出现了一片红霞,莲英在房间里正插着耳机听神话语诗歌,丈夫在一旁锻炼身体。

“爸——妈——我回来了。”

“婷婷。”莲英看见二女儿从外地回来,激动地站了起来。

吃完饭,婷婷在收拾自己的衣服,莲英过来帮忙。

“妈,咱们家发生这些事,我知道你和爸受了不少苦,但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咱们再往前经历经历,说不定还‘柳暗花明又一村’呢!妈,我已经想好了,这次回来我和你一起信神,不打算走了,我知道你要尽本分,爸身体又不好,我留下来照顾他。现在我也长大了,家里的生活就由我来负担吧。”

听到女儿的话,莲英眼里噙着泪花,特别受感动,她心里很清楚这是神在给她开辟出路,是神的恩待临到了她,莲英在心里赞美神的爱。

随后的日子,女儿一边聚会,一边在网上做生意,女儿的生意非常好,一个月就挣二三万元,儿子上学的问题,给丈夫看病及家庭的生活,各方面问题都解决了。而且没有了厂子的生意和诊所这些缠累,莲英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多,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聚会、尽本分上了。莲英不由得向神献上祷告:“神啊!你知道我生命的需要,你为了成全我进入真理实际才摆设环境试炼熬炼我,可我却不理解你的心意,甚至还埋怨、误解你。在我最痛苦、最软弱、最难熬的时候,你就在我身边默默无闻地扶持、帮助、保守着我,兴起各种人事物来为我排忧解难,使我看到了你对我的爱与祝福。神啊!我亏欠你太多了,我愿好好尽本分来安慰你的心。”

每每回忆起这段经历,莲英就感觉到温暖,感觉到被神牵挂很幸福,虽然在试炼熬炼期间她也受了一些苦,也流过很多泪,更有过忧伤,但是经历过后莲英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愿意在以后的尽本分中好好追求真理,来还报神对她的拯救之恩。

从工厂倒闭到现在,莲英收获的太多了……

相关内容

基督徒为什么要临到苦难
约伯所得的最大福气是什么
约伯称颂神的名,不问祸福
约伯一生活出的价值
神话语诗歌《约伯对待神赐福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