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一个狂徒转变的过程

132

河南省 张一涛

“神啊 你的审判太实际 满了公义和圣洁 你的话语就是光 显明了人类的败坏 以往信神不明白真理 悖逆伤你心还不知 蒙羞懊悔亏欠你 我今才明白 审判刑罚使我醒悟 看见你爱太真实 认识你的公义性情才知自己太败坏……神啊 面对你真实的爱 我感激又亏欠 没有你严厉的审判 就没有我今天的转变 是你的作工拯救了我 使我的性情有了变化 经历实行你的话 心里满了快乐……”(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啊 你给我的爱太多》)每当唱起这首诗歌,想起神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拯救,我就对神充满了感激之情。是神的审判刑罚变化了我,使我这个狂妄自大、充满野心的悖逆之子有了点人的模样,我由衷地感谢神对我的拯救!

我出生在农村,因着家里穷,父母老实经常受人欺负,从小我就被人看不起,挨打受气成了家常便饭,我常常为此伤心流泪。为了不再过这样的生活,我就发奋读书,以求将来得个一官半职,做个人上人,让所有人都看得起。可是,我正准备中考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那时红卫兵造反、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天天闹革命,搞得乌烟瘴气,人心惶惶,高考制度也被取缔。就这样,我失去了考学的机会,心里非常失望,像得了一场重病一样难受。后来我想:既然考不了学当不成官,那就努力挣钱吧,只要有钱也能被人高看。此后,我便四处寻找挣钱的门路,因家里穷没有做生意的本钱,我就求亲靠友借了五百元钱开了个卤肉店。为了日子过得能胜过别人,我一天到晚都不闲着,吃了不少苦头。通过几年的努力,我的手艺越学越精,生意越做越红火,家里也很快富了起来,很多人也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

1990年春天,村里有一个人传我信了主耶稣。信主后,我努力研读圣经,追求圣经知识,注重背诵一些圣经章节,很快我就熟记并掌握了许多名章名句。当我看到马太福音16章26节中主耶稣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又看到主耶稣呼召彼得时,彼得立刻舍了网,跟从了主耶稣,我心想:“钱够花就行了,赚得再多如果人死了还有什么用呢?要想得到主的称许,就得效法彼得。”于是,我舍弃了生意,开始全时间在教会里奔波。当时,我特别热心,借着亲戚朋友一下子传了十九个人,又借着这十九个人发展到二百三十多人。当我又看到主耶稣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我心里更是美滋滋的,认为我这样撇弃花费、传扬主耶稣的救恩,就已经是在遵行主的道,行在了遵行天父旨意的道路上,到下一个时代神的国成就时,我就能在地上作王掌权了。受这种野心支配,我的热心更大了,立下心志一定要效法主耶稣的“爱人如己,包容忍耐”,以身作则,不怕吃苦。有时到弟兄姊妹家,我就帮着提水、烧柴、干农活;弟兄姊妹有病了,我就去看望;没有钱的,我就拿自己的钱帮补:我看见谁有困难就去帮助。很快,我便得到教会弟兄姊妹的一致好评和上层教会负责人的信任。一年后,我就被提拔为教会负责人,牧养三十处教会,管理的信徒约有四百人左右。得到这个地位后,我的心情特别好,觉着我的努力付出终于有了收获,与此同时,我心里又有了更高的理想:追求更高的地位,得到更多人的赞扬与崇拜。又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成为一名上层教会负责人,带领五个县的同工,牧养四百二十处教会。此后,我更是不敢怠慢,特别注重外表的好行为,注重在同工与弟兄姊妹中间树立自己的形象。为了让同工赞同、弟兄姊妹高看,我在教会里反对大吃大喝,禁止一切异性交往和不正之风。我的“正直、有正义感”得到了同工和弟兄姊妹的拥护赞成,由此,我的狂妄本性也膨胀得越发不可收拾。再加上我把一些常用的圣经章节倒背如流,给下级教会负责人和同工聚会讲道时不用拿圣经就出口成章,弟兄姊妹对我都特别佩服,所以在教会中,我是说一不二,弟兄姊妹都听我的。我总认为自己说得对,见解高,因此无论是治理教会、划分教会,还是提拔教会负责人和同工,我从来不与人商量,都是我一人说了算,真是“作王掌权”了。那时,我也特别享受站在讲台上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风采,当所有人都向我投来羡慕、仰望的目光时,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令我心旷神怡、忘乎所以。尤其是当我读到约翰福音12章44-45节:“耶稣大声说:‘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来的。人看见我,就是看见那差我来的。’”还有约翰福音3章34节:“神所差来的就说神的话,因为神赐圣灵给他是没有限量的。”我心里就特别有享受,不知羞耻地认为自己就是神所差来的,是神赐圣灵给我,借着我把神的心意表明出来,因为我能解释圣经,能理解别人不能理解的“奥秘”,能明白别人不能明白的“内涵之意”。我只顾沉浸在地位所带来的愉悦之中,完全忘了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只是一个蒙主恩召的器皿。

随着教会的不断扩大,我的名气越来越响,当地派出所到处抓捕我。有一次,我回家拿衣服被警察逮了个正着,并判了三年劳教。在这三年中,我受尽了各种残酷的迫害、折磨,浑身上下犹如脱掉一层皮,真是度日如年,但出来后我依旧信心百倍地传福音,并且“官复原职”。半年后,我又被当地政府抓捕,判了三年劳教。在这期间,他们对我百般折磨,并把我关押在看守所七十天,之后又把我押到劳教所,让我在窑厂出砖。当时正值农历七月的中伏天,窑室的温度有70摄氏度左右,每天要出一万多块砖,饥饿加上之前的酷刑折磨,我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根本顶不住这样的高温劳作。但恶毒的狱警根本不管这些,只要完不成任务就给我拉背铐,令我双膝跪地,并在我腋下和腿弯里各夹一个酒瓶,再用电警棍打,致使铐齿深深勒入肉里,痛得我撕心裂肺。在这种残酷的折磨下,我只干了七天活儿就晕倒在了窑室里,经过五十二个小时才抢救过来,但几乎成了植物人,除了有意识能看能听以外,什么都做不了,不会吃饭,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也不知大小便。经受了中共政府这样的摧残,我的狂妄本性挫败了许多,以前在教会里那威风八面、趾高气扬的劲头也荡然无存,变得特别消沉、悲观,活在无边的痛苦与无助之中。后来,劳教所的人出了歪点子,他们找医生办假病例说我是“遗传病”,给我妻子打电话让她把我接回了家。为了给我治病,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卖完了,亲戚来看我时都是讽刺、挖苦和讥笑。面对此情此景,我更加心灰意冷,觉得世界太黑暗,人间没有亲情、没有爱,都是逼迫残害、讥笑毁谤……面对病痛的折磨、生活的无望,我不知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正当我身陷绝境之时,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回家一个多月后,就有两个弟兄来给我传神的末世福音,说神又作了一步新工作,第二次道成肉身来拯救人类。当时,我怎么也不相信,因我不会说话,就找出一些圣经章节让他们看,以此来反驳他们。他们温和地对我说:“弟兄,信神应存着一颗谦卑寻求的心,因为神的作工常新不旧,一直在向前发展,而且神的智慧更是无人能测透,所以咱不能太守旧了,你持守恩典时代神作的工能进入国度时代吗?再说,圣经中主耶稣当时说的话都是有其内涵与实际背景的。”紧接着,他们打开全能神的话给我读,又找出很多圣经中关于神末世作工的预言让我看。借着神的话和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神名的意义、神三步作工的内幕、神经营人的宗旨、道成肉身的奥秘、圣经的内幕等等,这是我有生以来从未听过的,也是我苦读圣经多年无法领受到的奥秘与真理,我听得津津有味,心服口服。随后,弟兄又给了我一本神话书,说:“等你病好了,再给你的同工和弟兄姊妹们传福音。”我很高兴地接过了神话书。那时的我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看神的话,一边看一边祷告神,我那渴慕、享受的心情就像是鱼儿得了水一样,特别喜乐、满足。不久,我的病也渐渐好了起来,能下床走动了,生活也能自理了。后来,我在家过上了教会生活,每个星期聚两次会。

有一次,教会安排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姊妹来给我聚会,她是我们原派别一个弟兄的女儿,以前我负责教会工作时经常到她家去,我心想:“教会负责人怎么不会安排呢?让一个小孩来带我,这不是小看我吗?”受狂妄本性支配,我不屑地说:“我信神的年头比你的年纪都大,以前我上你家去你才几岁,还经常逗你玩,你现在却来给我聚会……”小姊妹被我说得面红耳赤,受我辖制再也不敢来了。教会只好又换了一个姊妹来给我聚会,我见姊妹年龄也不大,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在想:“不管是论信主的年限、资历,还是论圣经知识、治理教会的经验,我都比你强得太多了!看你的年龄最多信三四年,我已经信二十一年了,你哪有资格给我聚会!”谁知这个姊妹口齿伶俐,说话直爽、一针见血,聚会时,她翻开神的话念道:“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如果他真是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让人敬拜他,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从他的这些表现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神的话好像两刃利剑扎在我的心上,直接打中我的要害,把我信神所作所为的卑鄙存心、丑陋表现以及我的本性实质都揭示得入木三分,我羞愧满面,恨不得能有个地缝钻进去。对照神话语的揭示,想想我的流露才认识到自己的本性太狂妄,实质就是在与神为敌。以往,为了让人高看、崇拜,做个人上人,能高人一等,我苦读圣经,竭力装备圣经知识,并为此获得了梦寐以求的地位、名利及众人的拥护。我以被人仰望、崇拜为享受,以作工讲道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以独揽大权来显露、炫耀自己,我总愿享受站在讲台上众星捧月的感觉,甚至不知羞耻地用圣经章节来见证、高举自己,认为我就是神差来的,真是狂妄得不可一世。今天,我又以自己作工讲道多年为资本贬低、小瞧姊妹,认为自己信神年头多,圣经知识多,治理教会有经验,比谁都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对两个小姊妹轻看、藐视,说话打击中伤,狂妄得丧失了理智、人性。现在才认识到,我的追求正是抵挡神、与神对立的,是在与神争夺神的选民,我活出的就是典型的撒但形象。在神的话面前我不得不服气,我跟神祷告说:“神啊,我太狂妄了,有了地位就高高在上,没有地位仍然谁也不服,用老资格、权威来辖制人,看不起人,我太不知羞耻了!今天是你在拯救我,我愿接受你话语的揭示审判。”

接着姊妹又翻开一段神的话让我看,神说:“……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在我眼中的人都是衣冠禽兽、都是毒蛇,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装出一副可怜相,我都不会向人发出怜悯之心,因为人根本不懂得黑与白的区别,人都不懂得真理与非真理的区别,人的理智如此麻木还想得福,人的人性如此卑鄙还想作王掌权,这样的理智给谁去作王?这样的人性怎么能登宝座?实在是不知羞耻!都是不自量力的小人!我劝你们这些想得福的人先找个镜子照照自己的丑相,你是作王的料吗?你长了得福的五官了吗?性情一点不变化、一点真理都行不出来还想着美好的明天,真是妄想!”(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看着神的话,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感觉神的话语句句都扎在我的心上,使我倍受审判,又特别蒙羞,我在原宗派时追求作王掌权的一幕幕丑态又浮现在眼前:在弟兄姊妹中间我总是高高在上、发号施令,妄想掌权控制一切,不但没有把弟兄姊妹带到神的面前,使他们对神有认识,反而让他们都尊我为高、为大……我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让神厌憎,令人恶心,真是无脸见人,更对不起弟兄姊妹。此时的我羞愧不已,看到自己为了野心欲望所付出的代价是多么的不值钱,我拼命追求地位、被人高看仰望是多么的谬妄,我日夜奔跑,吃苦耐劳,坐监受残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并没有使我对神有认识,反而使我狂妄的本性越来越膨胀,越来越目中无神,甚至还妄想到神的国成就时能在地上掌王权。同时,我也意识到自己在原宗派时遭受中共的迫害,正是神借此使我能更好地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否则,依我在原宗派的威望与地位,依我目中无神、不可一世的狂妄性情,我是绝不可能轻易放弃地位而接受全能神的,定会成为拦阻人归向神的恶仆与神作对到底,最终遭神惩罚!我不禁从心里感谢神的拯救和神对我极大的宽恕。就这样,在神话语的揭示中,我低调了许多,在弟兄姊妹面前再也不敢那么张狂没有理智了。

在神的看顾保守下,我的病渐渐好转。一天,教会负责人安排我尽接待本分,我听后心里很不情愿,认为让我尽接待本分是大材小用,但又不好拒绝,就勉强答应了。在接待期间,弟兄姊妹在屋里聚会,让我在外维护环境,我心里的想法又出来了:“让我尽接待本分看个门,以后能得到什么呢?回想以往我站在讲台上多么神气,而今天尽这本分既没脸面又没地位,身份也太低了!”这样一段时间后,我里面的抵触越来越多,委屈越来越大,不愿再尽这个本分了。后来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就对教会负责人说:“得给我换个本分,你们都传福音、带教会,却让我在家尽接待本分站岗看门,以后我能得到什么?”姊妹笑着说:“你想错了,在神面前本分没有大小,更没有高低贵贱,我们不管尽什么本分都是在各尽功用,教会是一个整体,功用不一样,身体只有一个。咱们看一段神的话吧。”说着她给我念了一段神的话:“今天在这道流中凡是真实爱神的人都有机会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只要存着顺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神按人不同的功用来成全人,只要你尽上所有力量,顺服神的作工,就能被神成全。你们现在都不完全,有时能尽一方面的功用,有时能尽两方面的功用,只要为神尽全力,为神花费,到最终都会被神成全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乎各尽功用》)听完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心里踏实亮堂了,原来神成全人不看人有无地位、尽何本分,神成全的是人的心、人的顺服、人的忠心,看的是人最终有无性情变化。人无论尽什么本分,只要能尽上全力、尽上忠心,同时注重追求真理达到脱去败坏性情,都能被神成全。在教会中各人尽的功用虽不一样,但目的都是为了满足神,都是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如果我们真是为了满足神而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没有个人的存心目的与掺杂,即使所尽的本分在人看不起眼,不值得一提,但在神眼里神是珍惜、宝爱的;如果我们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存心与欲望尽本分,无论作多大工作、尽什么本分也不蒙神喜悦。随后,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尽本分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该有自己的选择,更不应该跟神讲条件、搞交易,若是为了得福、得冠冕而信神、尽本分,这样的观点不正,实在没有良心理智。想想自己之所以不甘心作小工作、尽小本分,不就是受得福存心与追求地位的野心支配的吗?在我的思想里认为有地位、有权力,能作大工作,能带领人,神就喜欢,而且是作工越多肯定越能蒙神称许,越能得神赏赐。因此,我总是抓住地位不放,总是追求作大工作,尽大本分,最后得大冠冕。正因为我里面存有这种错谬的观点,才导致我对教会安排的本分不满意,甚至还误解神的心意,生发怨言,认为让我尽接待本分是大材小用,是瞧不起我,我真是太狂妄无知了!在神话语的审判下,我再次感到蒙羞惭愧、无地自容。同时因着神话语的开启,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神喜悦什么样的人,成全什么样的人,厌憎什么样的人,而有了顺服神的心。于是,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甘愿在教会里做个最小的,把接待本分尽好,维护好环境,让弟兄姊妹安安心心地在我家聚会,不受任何搅扰,我要用实际表现来安慰神的心。

借着这次经历,我认识到神的话太好了,神把所有的真理及拯救人类的全部心意发表了出来,我们只要用心多看神的话,就能在凡事上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解决自己的观念与想象。从此,我对神的话更加渴慕,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起来看神的话,时间长了,对神的话也能记住一部分了,也能摸着点神的心意了,心里感觉特别有享受。后来,一个负责福音工作的弟兄常住在我家,有几次他传福音遇到难处就让我帮他找神的话解决,他看我找得挺快,后来一遇见难处就让我帮忙找神的话,并对我很羡慕。我的狂妄本性不由自主地又开始发作了,心想:“别看你是传福音负责人,有问题还得让我帮忙解决,论看神的话你没有我看的多,也没有我明白的多,我已经得着真理了,如果我做传福音负责人肯定要比你强。”因此,我心里开始看不起弟兄,时间一长,甚至有些嫌弃他。一天,教会负责人来我家,问我这一段时间情形怎么样,我满有信心地说:“正常,每天我都看神的话、祷告,那个弟兄看我明白的神话语多,整天让我给他找神的话解决问题……”教会负责人听我说话带着狂气,拿起神话书说:“咱们看几段神的话吧。神说:‘地位越高,野心越大,明白道理越多,性情越狂妄。信神如果不追求真理而追求地位是很危险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无论你听到哪方面的真理实际,你就往自己身上对号,你把这话落实到自己的生活当中,落实到自己的实行当中,那你肯定会有收获,会有变化;如果你把这话就装到肚子里,记在头脑里,那你永远不会有变化。……你得把基础打好。一开始就打字句道理的基础这就麻烦了,就跟人把房子建在沙滩上一样,以后你垒得再高它也有倒塌的危险,也不会长久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应该与人敞开亮相》)”听到神的这些话,我蒙羞不已,意识到是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又发作了。以往信主耶稣时,我就注重高深的圣经知识、道理,并以此为资本高高在上,越来越狂妄;如今,我有幸看到这么多神话真理,可我又走老路,凭自己的头脑管用,记住了一些神话语的字句就以为自己得着真理了,就又狂得谁也不服,与人争地位、比试高低,真是不知羞耻!看到装备字句道理只能让人越来越狂妄,唯有从神话语中明白真理才能使人性情变化活出人样。弟兄信神年头比我多,明白的也比我多,但他却能谦卑向我寻求帮助,这正是弟兄的长处,也是他经历神说话作工明白真理达到的效果,而我不仅不向弟兄学习,不在生活中注重实行神的话,活出正常人性,还小看、嫌弃他,我真是狂妄、瞎眼、无知!此时,我心里十分痛苦难受,感到自己这狂妄本性实在是羞耻、丑陋,太让人恶心!而且像我这样狂妄得没有一点理智,最容易触犯神的性情,若不变化,不老老实实地追求真理,只能断送自己。认识到这些,我从心里感受到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正是神对我的爱与拯救,使我对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有了些恨恶,也明白了信神应该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

这事过后,我就开始寻找自己如此狂妄没有理智的根源,是什么东西在主导我的思想,使我常常流露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撒但一切都为它自己,它想超过神,摆脱神自己掌权,占有神所造的万物,人被撒但败坏以后,人也变得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唯利是图,所以说人的本性就是撒但的本性。……人的本性里有很多撒但哲学在里面,你自己有时候不明白,但是你每时每刻都在凭着那个东西活着,并且你还觉得很对,很有道理,撒但的哲学成了人的真理了,人完全按着撒但的哲学活着,并且没有违背丝毫。所以,人时时都在流露撒但的本性,处处在凭着撒但的哲学活着,撒但的本性就是人的生命。”(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越来越亮堂:原来人被撒但败坏后,人的本性就变得与撒但一样狂妄自大、无法无天、不敬拜神,反而都追求让人高看,把自己当神一样来敬拜。撒但将它的各种思想、处世哲学、生存法则,利用社会的熏陶、伟人名人的言论灌输到人的心里,成为人赖以生存的生命,主导着人的思想,支配着人的行事为人,使人变得越来越狂妄没有理智。回想自己因从小被人欺负、歧视,就开始羡慕那些有权、有地位的人,再加上“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等这些撒但的生存法则从小就深种在我心里,支配着我的生活,因此不管在世界上还是在教会里,我都是竭力地追求地位、名利,追求高居人上,做人上人。在这些撒但毒素的毒害下,我总把自己看得很高、很好,总在弟兄姊妹面前摆老资格,总拿自己的长处去衡量别人的短处,以至于目空一切、说一不二,甚至狂妄到认为自己是神差来的,想与神一同作王掌权。这些撒但毒素使我狂妄得丧失人性理智,与撒但一样处处都想掌权,想站高位辖管人类,活出的完全是一副撒但魔鬼相,这些撒但毒素把我害得太惨、太深了!我向神祷告:“神啊!我再也不愿凭这些东西活着了,因这些东西使我吃尽了苦头,活得丑陋不堪,让你恶心厌憎。神啊!我愿竭力追求真理,成为一个真正有良心、有理智的正常人,活出一个真正人的样式,安慰你的心。神啊!求你的刑罚审判不要离开我,求你作工洁净我,只要能使我性情早日得变化,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被你得着,我愿接受你更重的审判刑罚、击打管教。”

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弯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东西都来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丑与恶的源头,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样的属性是因为人经过撒但的败坏与加工,基督是未经撒但败坏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属性而没有撒但的属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我的心又一次被神的话感动了,神那么至高伟大尚且卑微隐藏,在人中间作工从来不见证自己是神,也不宣扬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更不以神的身份自居,而是一直默默无闻生活在人中间,发表真理供应人、带领人,作着拯救人类的工作。神太伟大,太圣洁了!神的生命里就没有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的成分,因基督本身就是真理、道路、生命,至高无上又卑微可爱。看到基督的所有所是,我更感到自己的狂妄是多么的可耻与无知,我渴望效法基督,愿追求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满足神。此后,效法基督活出一个真正人的样式成了我的追求目标。

有一次,我对一段神的话怎么也看不明白,不知道神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又碍于面子不愿放下自己向弟兄姊妹寻求交通,怕他们小看我,因为以前尽是我给别人解决问题,从来没有过我有什么难处向别人寻求解决的。后来,我认识到自己不愿敞开交通,还是受狂妄本性的支配不想被人低看,就背叛肉体向弟兄姊妹寻求交通。没想到,弟兄姊妹不但没有小看我,还耐心地与我交通神的心意,使我的难处很快得到了解决。还有一次,一个弟兄让我转送一封有关教会工作的信件,结果因我狂妄自大,凭想象行事,没能及时送出去。眼看着就要耽误工作,弟兄心里很着急,当面对付、揭露了我。当时我心里也很难受,感到脸面上挂不住,但我知道对付修理临到,正是神检验我有无顺服、能否实行真理的时候。我就跟神祷告:“神啊!今天临到对付修理,我心里难受,也想反抗,因我从来都是站高位指责别人,从未服从过真理,活出的都是撒但相。如今我经历了你这么多作工,也明白了能接受对付修理的人是最有理智的人,是对神有顺服、有敬畏的人,这样的人才有人格、有人样。今天,我愿意以爱神的心来背叛自己的肉体,愿你感动我的心,成全我的心志。”这样祷告后,我心里感到特别平安、有享受,也能放下脸面地位甘心接受弟兄的对付修理了。事后,弟兄怕我接受不了就与我交通神的心意,我也谈了自己的经历认识,我们都欣慰地笑了,我从心里感谢神拯救、变化了我。

就这样,在全能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中,我狂妄的性情渐渐有了变化,能低调做人了,不再那么狂妄自大谁也不服了,临到什么事不再自己说了算,也能征求弟兄姊妹的意见,能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了,终于有了一点人的模样。从此,我感到自己单纯了许多,活得也轻松、快乐了。感谢全能神拯救了我!若没有神的拯救,我仍在黑暗、罪恶里苦苦挣扎,永远没法脱去败坏;若没有神的拯救,我的本性只会越来越狂妄,甚至让人把我当神一样敬拜,触犯神的性情遭受神的惩罚也浑然不知。在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中,我看见神的爱太实在,神一直用他的爱来感化我,等待我的回转,不管我有多少悖逆,多么难办,对神有多少埋怨、误解,神从不计较,仍是精心地摆设各种环境唤醒我的心,唤醒我的灵,拯救我脱离撒但的苦害,活在神的光中,走上了真正的人生道路。神忍耐、等候我二十多年,为我付出的代价无数,神的爱真是浩瀚无穷,硕大无比!如今,神的刑罚审判成了我的至宝,也是我生命经历中的宝贵财富,我永远不能忘怀,我受这苦有价值,有意义!虽然我现在与神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但我有信心追求性情变化,更深地经历神的审判刑罚,我相信神一定能把我变化成一个真正的人,达到与神相合。